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不讲道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疼吧?”李泽道看着她那张精致白皙的脸上出现的那个泛红的巴掌印,心里的火一下子冒了出来了。

“你在……就不疼了。”周倩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然后……那个巴掌印更红了。

李泽道又安慰了几句,然后回头看着坐在那里一脸冷笑看着自己的男子。

“不是要赔偿吗?谈一下吧。”李泽道说。

“哧!”脖子上挂着一条比狗链还粗的金链子男子冷笑了下,松开了那女子的腰,站起身来说道,“妈的,老子还以为大人会过来呢,结果来了你这么一个小屁孩,你是那个小婊-子的的姘头?出头来了?妈的,跟你谈有用吗?”

“多少还是有用的,我带钱过来的。”李泽道说。

男子看了冷冷的看了他几眼说道:“我马子最心爱的吉娃娃的被那个小婊-子踹了一脚现在跑个没影了,已经养出感情来了,就算找回来了,说不定也受重伤活不长了,也不讹你,十万块钱!加上我女人为了追狗,把脚给崴了下,得去看医生吧?五万,所以,给个十五万,这事就这么了了。”

李泽道听着想笑,这家伙狮子大开口是一回事,关键是,狗比人值钱啊!

“十五万……”苏丽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当下就向怼回去,心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一条纯种的吉娃娃市场价在千十来块钱左右,再说了,自己踢的那一脚肯定不可能就这样什么把狗踢成重伤活不了几天啊,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压根就没崴脚……

一旁的周倩拉了她一把,微微摇了下头,表示泽道个哥哥会处理好的,之前几次她被绑走了甚至最近那一次还被绑到岛国去了,泽道哥哥都能救出自己,更别说这种小事了。

李泽道看了也已然站起身来,表情不屑的扫了自己几眼的大长腿女子,心想腿真崴了现在还能在穿着目测至少十厘米以上的高跟鞋摆着高冷的pose站着?

“你看……你这会不会太多了一点?”李泽道说道。

“你妈的,你的意思是说老子讹你?”男子一脸的不爽,“你妈的,老子需要为了十几万讹人吗?你以为老子差那十五万?”

“就是,你以为我们徐哥差那十五万?”女子挽住了男子的手,看着李泽道,满脸的不屑跟骄傲,然后她指了指苏丽,“还有这个婊-子,你妈的,敢踹老娘的狗?之后还敢抽老娘的脸?乖乖过来让老娘踹两脚,否则就不是十五万的事情了。”

之前周倩想扶起那个女子,却是触不及防的挨了那女人一耳光子,苏丽上前理论也挨了一耳光子,性格使然,她当然要还回去了,只不过被女人给躲过了,两人还推搡了几下,然后很快的狗链男带人出现了,所以现在,女子看苏丽要多不爽有多不爽,不狠狠踹她几脚压根就不解气。

“去,把那个臭婊-子给老娘拽过来。”女子那涂抹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着苏丽叫嚣道。

于是那几个男的就要动手。

李泽道挡住了对方的去路说道:“看来,你们这是不打算讲道理了。”

妖艳女子指着李泽道骂道:“讲你妈的,你算什么东西?上啊,赶紧把那个臭婊-子给我拽过来!”

那几个男人回头看着金狗链男,妖艳女子连忙挽着他的手臂撒了个骄,那傲人的胸部在他的手臂上狠狠的压了几下。

“那就让美美出口恶气再谈赔偿。”男子说道,然后指着李泽道,“小子,识相点的话赶紧让开,否则我这些兄弟的一个拳头下去,你那张小白脸恐怕就要毁了。”

“看来,你们这是打算仗势欺人了。”李泽道又说,站着没动。

“妈的,你找死啊?”徐哥骂道,“老子就是不讲道理,老子就是仗势欺人怎么了?”

李泽道看着徐哥笑了,露出了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朝他露出了这么一个笑容之后,太阳底下的徐哥的身体莫名一颤的,要知道,混到这个层面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个感觉了。

这个看上下不过二十岁的小子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竟然笑了,他妈的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是神经病还是有所依仗?

没等他多想的,浩浩荡荡的几十个人突然间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了,而且都手持甩棍的,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徐哥见状,脑子懵了下,这个小子真的有所依仗?

那五个准备动手的小弟更是不由自主的退到他身边,一面有些慌张的戒备,一面不断的转头去看徐哥,等他拿一下主意,至于之前那个还趾高气扬的的耀眼女人,此时已然吓得脸色煞白的了,躲在了徐哥后面。

“徐哥,走不了了。”一个男子咽了咽口水说道。自己的拳头再硬的,能硬过对方的甩棍?自己在能打,能一个打十个?

“别废话!”狗链男子很是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从兜里掏出香烟跟打火机,点燃了一根。

说实话,几十个人他也不是叫不过来,关键是,出现在那里的那个男人,让他知道今天这跟头这跟头这是栽定了。

浩北哥,这个男人原本在凤凰市的地下世界其实也就是小人物一个,但是约莫一年以前突然间崛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已然吞并了不少小势力了,现在俨然是凤凰市地下世界的龙头老大了,至少,凤凰市有半数以上的娱乐场所基本上都是他开的或者他占有股份。

更让他觉得不安的是,浩北哥竟然恭恭敬敬的站在那小子跟前,努力的在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颔首叫了一声:“李少。”

这番举动跟狗见到主人似的没啥区别!

徐哥早就听别人说过了,浩北哥发展这么猛,那是因为他身后站着某个大人物,那个大人物可以帮他搞定很多麻烦。

那个大人物就是眼前这个小白脸?

徐哥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他笑呵呵的看着浩北哥:“那个……浩北哥……好久不见哈……你看这事整的……”

浩北哥当作没听见,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始终颔着脑袋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条最忠实的狗似的,在主人没有发作任何指令的情况下,也就没有任何的动作。

所以,徐哥的脸上的笑容僵了下,看向了李泽道,小心翼翼的开口:“李……李少?”

这个两个字是刚刚他从浩北哥那里听来的。

“害怕了?”李泽道问道。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这事整的……吓到这两位可爱的女孩子了,我愿意诚恳的道歉并且赔偿。”徐哥嘴角动了动,小心的说道。

“刚刚,我其实是很愿意跟你谈的,毕竟打我女人的脸的不是你,而是你身后那个女人,我最多就是打断她的手,但是……你的嘴巴也不干净啊,看我老实就想欺负啊,不理智啊……”李泽道的声音不大,甚至没有任何的叫嚣威胁,就是很平和的在跟你说话,但是徐哥听起来,却是觉得毛骨悚然。

因为他听懂了李泽道的意思,李泽道之前愿意谈其实在跟他一个机会,如果他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讲道理,他不仗势欺人,那么这件事情在他的马子的手被打断嘴巴子被抽烂之后,也就可以了事了。

徐哥委屈得想哭,也很想骂娘,在之前的那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讲道理不欺负人呢?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女人的手给打断呢?

妖艳女人又一次站出来,指着李泽道色厉内荏的说:“你以为你现在人多就了不起了?你……你敢动我们,我告诉你,徐哥的小弟更多,回头徐哥一定找回来,我劝你……”

李泽道眼神满是同情的看着徐哥:“你的眼睛是不是近视太严重了没配眼镜?包养了这么一个傻逼玩意儿。”

“哎,你……”

“啪!”女人刚想说啥,徐哥转身的狠狠一巴掌抽在她的那张脸上,直接把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给硬生生的扇回去了。

然后,他回头,看着李泽道,深呼吸了下说道:“李少,您……”

李泽道却是没在看他一眼,然后看着浩北哥交代道:“那个女人,我要她两只手,至于这个所谓的徐什么哥的,也断他两只手……哦,对了,把他们的牙齿也打掉,嘴巴太臭了。”

李泽道没打算自己动手,揍这种家伙,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那个女人捂着脸,神色大变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了,至于徐哥,脸上已然浮起了暴戾之气了。

他喉咙蠕动了下,说道:“确实,现在你们人多,完全占据了上风,但是……我劝你别把事情做得太过了,我徐东庆也不是好惹的,真鱼死网破,浩北哥你那些娱乐场所至少得关一半……”

李泽道回头朝浩北的一个手下要了他手里抓着的甩棍,然后回头看着徐哥说道:“你是想说,你身后有人?”

本来他真没想亲自动手打人,但是对方这么贱这么无耻的,你不打他真是对不起自己。

“我表叔可是人大代表,他也认识了不少凤凰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一提到他表叔,徐哥心里的底气也足了点,同时也暗暗警惕对方的手里的那甩棍突然间朝自己的脑袋上甩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