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渣男/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的腿很长,胸前极为饱满,就像两个大碗倒扣在那里然后被皮衣给紧紧的包裹着似的。

更重要的是,看起来她的年龄在二十七八岁左右,无论是长相还是身体都没有一点儿青涩感,正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所以,这个一个很标准的御姐,会用皮鞭抽你的御姐。

只不过,她的眼神是如此的冷,就像是薄冷的刀子一般,让人觉得身上凉嗖嗖的。

美女见多了,所以李泽道并没有被这样的一个极品尤物给惊艳到,但是很是自然而然的就想起南极,因为南极曾经也是这样的标准的皮衣皮裤打扮,只不过南极的身材比起这个女人来显得纤瘦一点,没这么饱满,眼神虽然也冷但是跟这个女人比起来,那简直就是春天般的温暖。

与此同时,这个女人那冷冰冰的眼神正如同两把刀子似的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就好像李泽道曾经对她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出来一般。

“这位美女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北。”东回头看着李泽道笑道。

“你好。”李泽道有礼貌的点了点头。

女子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让开身子,让他们进去。

真没礼貌啊!李泽道在心里嘀咕,然后跟在东身手,绕过这个女人那冷冰冰的身体,进入了这个他算很是熟悉的庭院里,然后北随手把门关好。

“等等……”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泽道跟东回头。

“你,该死!”这个女人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红唇轻启,露出了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只不过话语里却是听不出任何人类的感情。

李泽道笑笑:“因为……南?因为你爱的南被我杀了?”

李泽道在心里很是恶寒的诽谤,南极那种女人喜欢东方铭那种调调的男人,那么这个比南极还冷酷的女人肯定也是喜欢东方铭那种人妖吧?甚至,她喜欢的是真正的人妖?啧啧……品味这是太独特了!

北的眼睛微微眯了下,身上的那种杀气更为浓郁了。

东看着李泽道,脸上出现了莫名的笑容,幸灾乐祸的说:“兄弟,你刚刚这话彻底的把这位北姐姐给惹毛了,她最讨厌的人可是南那种娘娘腔啊,你竟然说她喜欢他……你死定了……”

北如刀的扫了东一眼,后者吓了一跳的,举手投降,赔笑:“你忙你的,我先进去了。”

说着逃命一般的,朝着后院溜了进去,很是不讲义气的把有些发懵的李泽道留在那里。

“呃……总不能是因为我看到你的时候没流口水的所以你就觉得我该死吧?”有些发懵的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恨自己的李泽道暗中嘀咕,“又或者是因为南极?这个名字叫作北的女人跟南极的关系不错,自己把南给杀了又害得南极流产了所以她想替南极出一口恶气?”

然而,没等李泽道开口说啥的,对方骤然间出手,拳头已然重重的砸向他的下吧了。

李泽道吓了一跳的,一点都不敢大意,因为他很是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那种凌厉的杀气,她是真的想杀死自己!当下赶紧单手握拳,以更加雄厚的劲道朝着北轰过来的这拳头轰了过去。

“嘶……”拳头尚未接触,那拳头所裹挟的狂风劲气便已经撞击在一起发出互相绞杀的刺耳响声。

下一秒,“轰!”的一声闷响,两只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一起,两股磅礴大气席卷而出,然后两人的身体同时震了震,又再次用力。

“砰!”一声闷响的,李泽道跟北的身体同时倒飞了出去。

李泽道的后背重重的砸在了身后的一棵大树上,树发出了惨烈的声音,树叶纷纷掉落。而北的身体则很是干脆的把几盆开得正旺的花给压碎了。

然后,两人很快的就都爬了起来,盯着对方看。

“你,该死!”还是这句话,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种杀气跟刚刚比起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等等……我好像没招惹你吧?”李泽道扭了扭脖子,有些委屈。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那么想要自己的命呢?

还有,里头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黄文是怎么回事的?自己这个重要的“客人”都要被打死了他们怎么还不赶紧出面阻止这个疯女人停止发疯?

你信不信我转身就走不配合你了?

北没有回答李泽道这个问题,她的身形再一次展开,脚下的皮靴踩在地上扑的青石地板上哐哐作响,准备再次朝李泽道扑过来。

妈蛋,整得本帅哥好像怕你似的!李泽道咬了咬牙的,双腿微微一绷紧,身体已然高高跃起了,然后像是一头补食的秃鹰向下疾冲,他的拳头握的咯嘣咯嘣作响,一拳砸向北的脑袋。

这次,李泽道是真动杀机了!既然你们不阻止,默许这种事情发生,那我也不用客气什么了!李泽道觉得,在除掉黄文身边的这样一位高手,貌似也挺不错的。

所以,李泽道这一拳头用尽了全力,没有丝毫保留,这一拳要是轰实了,对方的脑袋便要像是一只受到重击的西瓜爆裂开来汁液飞溅。

北的眼睛微微一凜,却是不躲不避的,因为她有信心,在对方击中自己的脑袋之前将他的身体打飞!

但是就在这时,李泽道那原本轰向对方的脑袋的拳头却是悄无声息的向下移动,瞬息之间已然出现在北的胸口,然后一拳打向北那丰硕又结实的胸膛。

换句话说,之前轰击对方脑袋其实是虚招,李泽道的目标其实是对方的胸口……谁让这个女人的胸口那么引人注目的?让人一见手不由自主的就过去了!

“砰!”北的身体遭遇重击,很是干脆的喷出了一口鲜血向后飞了去。

可是在她身体凌空倒飞而去的同时,脚下的军靴突然间脱脚而出,就像是一枚喷射出去的*似的。

“砰!”李泽道的胸口很是干脆中招了,闷哼了一声,飞在空中想要乘胜追击的身体重重的坠落在地上,只觉得气血翻红的,要不是为了面子死死的撑着,只怕血已然喷了出来了。

“你,无耻!”北站起身来,眼神如刀的盯着李泽道。此时,她的嘴角已然多了一抹殷红的鲜血,右脚上的鞋也不见了,露出了一只精致白皙的没有任何遮挡的小脚。

李泽道同样站起身来,揉了揉疼得厉害的胸口,此时,他身上穿的衣服上也多了一道清晰的鞋印了。

他抬头看着这个实力强悍的女人,还特别的扫了对方胸口一眼两眼好几眼,嗯,仍旧坚挺,所以是真材实料的,而不是往里头塞着气球什么的一打就爆或者瘪下去,有些遗憾的是,刚刚压根就没太多的心思去感受一下那里的那种柔软。

北见对方的眼神竟然如此放肆的,恨不得把他的眼珠子给挖下来才解气。

李泽道有些无语的说道:“大姐,谁无耻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的这话就很无耻?我压根就没招你惹你的你一见面就想杀我,甚至还连靴子都是暗器?还能在卑鄙一点吗?”

“去死吧!”北怒喝,就要再一次朝李泽道扑过来,一副不死不罢休的架势。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制止了她:“北,够了。”

这声音李泽道熟悉,尖锐沙哑,就好像有一把沙子堵在喉咙那里似的。

李泽道抬头看去,果然看见贾明也就是黄文从后院那里走了过来了,他还是披着贾明的面皮,并没有以自己真实的面孔现身。

在他身后还跟着四个男子,其中就包括东。

李泽道猜测,其他那三个身材跟长相各不相同,表情也全然不同的但是都没有东帅更没有自己帅的男子应该就是西以及上下左右中的三个吧?

“是,黄爷。”北回头看着黄文颔首,身上的杀气尽数收敛,只不过那股仿若天生就有的冷意仍在。

这个女人,还真像是一块千年寒冰。

“没事吧。”走到跟前,黄文看着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北最讨厌那些明明已经有女人还在外头跟别的女人勾三搭四的男人,也杀了不少渣男,所以才会想杀你。”

“呃……所以在她心里我就是……渣男?”李泽道心里这个不爽啊,看了北一眼,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那只被北当作是暗器的靴子。

“别碰我的东西!”北冷冰冰的喝道。要不是黄文就在这里,她就要再一次举起拳头朝李泽道扑过来了。

李泽道看着这个女人,咧嘴一笑的,然后手微微一用力。

手里的靴子脱手,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好看的幅度,很是干脆的飞出了墙外。

“你……该死!”北眼神如刀子咬牙切齿的瞪了李泽道一眼,双手握紧,终究没朝李泽道扑过去,当下就这样光着一只脚,恨恨的走人。

站在黄文身后的东以及其他几个男子,皆瞪大眼珠子看着这一幕,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北被这样欺负啊!然后东一脸膜拜的看着李泽道,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兄弟,你牛!

黄文则像是没见到这一幕似的,看着李泽道笑道:“跟我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