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老王/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收破烂的中年男子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下,他说他叫老王。

这个名字李泽道很不喜欢,心想影子那个破妞要是在,现在指不定要挽起袖子狠狠的揍这个眼神总是时不时的闪烁一下幽光特别是在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北之后眼里的那种莫名的幽光更甚了的家伙一顿吧?

边揍还会边破口大骂:“马蛋,就你长得跟个王八似的你也好意思叫老王?让你叫老王……让你叫老王……”

按照老王的说法,他们兄弟有三个,姓王。当他们出生的时候,他们的老子为了省事,直接取了这样的名字,老大就叫大王,王大王,老二叫王小王,他是排名第三,就只能是王老王了。

由于通往狼村的路全部都是山路,开车过去压根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老王的建议下,李泽道跟始终一声不吭的北同意把车停在老王家门口那,老王说他大哥也就是王大王在家,可以帮忙看车,当然了,不需要多收钱的。

当下,老王背着那个大麻袋,在前面领路,北开车缓缓的跟在后头。

在北没同意的情况下,李泽道可没敢邀请老王上车,当然了,老王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脸皮没那么厚主动说要上车。

车子如同乌龟爬似的在这坑坑洼洼的路面上足足爬了十来分钟之后,最后跟随着老王来到了一个破败不堪的土坯房跟前,屋顶甚至有茅草的痕迹。

房子有个破落的小院,小院里堆满了各种破烂杂物,一条土狗很是慵懒的趴在那里,见有人来了就是抬头看了一眼,也不叫,还有几只鸡在那边啄食,甚至角落两头猪在那边刨土,因此整个庭院充斥着的那种奇葩的恶臭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不过李泽道跟北都是接受过特殊训练的人,对于各种环境的适应能力极强,所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最多就是皱皱眉头的然后也就适应了。

另外还有表情木讷的男子坐在那边的一个小凳子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见老王带车过来了,站起身来。

“老三,搞么事?”他看着老王用李泽道听不懂的方言喊道,还用李泽道已然熟悉的眼神看了下了车的李泽道以及北几眼。

特别是看到北之后,眼珠子一下子就瞪直了下,嘴角叼着的那烟差点滑落下来。

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看到,他的喉咙滚动着,正在偷偷的咽着口水呢。

“我大哥,王大王。”老王回头看着李泽道以及北憨厚一笑说道,“你们稍等下,我去跟我哥说下情况,咱们就出发。”说着,朝这个恶臭的破落的小院走了进去。

可能因为觉得着地方太脏乱了也太臭了的缘故,所以并没有邀请两人进去。

李泽道看着北说道:“我想找个地方尿尿……”

“你想死?”北看着他冷冰冰的回应。

李泽道赔笑:“就是问你尿不尿,尿的话帮你问下厕所在哪里……当然了这种地方估计是没有厕所啦,都是就地解决的,你尿的话我可以帮你放风……”

北那套着小皮靴的大长腿微微的抬了起来,冷冰冰的说道:“我背包里还有一双皮靴。”

“……”李泽道想起她暗器的厉害,差点把自己给打吐血啊,当下果断的闭嘴,转身走人,绕到这个土坯房的另外一边,左顾右盼了下,确定没人特别是北那个冷冰冰的女人没偷窥,也没有恶狗毒蛇之类的东西在周围环视着,当下放心的打开拉链,放起水来了。

放完之后,李泽道拉上拉链,就要走然,突然间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

动静是从一旁的一个很破落的窗户传过来的。

李泽道眉头皱了皱,悄然的走到那窗户跟前,眯着眼睛往里头一看,与此同时,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扑向那扇小窗跟前,出现在李泽道的视线范围内。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眼神空洞没有任何色彩的女人,一个浑身脏乱不堪脸上那脏兮兮的脸上带有干涸的血痕脚上还戴着铁链子跟一条狗似的被拴在那里的女人。

李泽道的身手跟胆子摆在那里,甚至他是连真的鬼魂都见过的男人,所以骤然间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倒也没有吓一跳,只不过的,已然想到什么,眉头已然死死的皱了起来。

而此时,那个披头散发的人看到李泽道之后,很是明显的愣了下,然后她嘴巴大张的,发出了那种尖锐的李泽道不明白她想表达些什么的声音,并且开始拼命的拿手拍着窗户,震得窗户上的灰尘刷刷的往下掉落,啪啪作响。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以及老王的声音:“她是我嫂子,脑子有些不太正常,之前总是乱咬人,所以我哥无奈就把她给关起来了,没吓到你吧?”

李泽道回头看着老王,故作心有余悸笑笑说道:“确实吓了我一跳呢。”

老王憨厚一笑:“没事的,她出不来……我已经跟我哥说了,他会帮忙看好车的,你放心好了,咱们出发吧。”

“出发吧。”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再次回头看了那扇被砸得砰砰作响的小窗户一眼,李泽道的眼睛又眯了下,然后离开。

在老王的带领下,三人朝着前面那座看起来巍峨壮观的但是又显得很是荒凉的狼山出发。

李泽道随身背了一个小包,里头装有水,面包牛肉干之类的食物,当然了,一些急救需要用到的东西自然也有,比如说银针一类的东西。

一身黑色皮衣皮裤显得冷酷异常的北也背着一个背包,背包比李泽道的那个大不少,里头除了吃的喝的外李泽道还知道里头放有一些空的玻璃罐子。

李泽道现在已然知道,跟东方铭这个超级官二代一样,北也有自己的另外一层身份,她其实是一名昆虫专家,在中科院动物所任职。那些空的玻璃罐子自然就是为了当遇到让她感兴趣的昆虫一类的东西捕捉它们用的。

她的这层身份是出发之前东找他闲聊告诉他的,东还说了,西北部某个村子发生了变异蚊子咬人感染致死事件,最后是北通过研究那些变异的蚊子最后成功的培养出了疫苗,救了半个村子以上的人的命。

而东主动找他聊天,一开始李泽道的眼神其实满满的都是警惕的,他问东说你是不是跟南一样?东让他滚,然后说,之所以找你聊天是因为咱们是同一类人……咱们都很帅,甚至你比我还帅!李泽道对于这话赞同得不能在赞同了,于是放下警惕之心跟他聊起来了。

现在李泽道还知道了,这背包里头还有一双皮靴……这个女人也太不讲卫生了,竟然把鞋子跟吃的放一起。

老王拿人钱财,也想着与人减负,所以他鼓起勇气对北献殷勤表示我可以帮你背背包。

北用像是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老王尴尬笑笑,然后不敢在多说啥了。

狼山之所以叫狼山,自然是因为山里有很多狼的缘故,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久到老王都不知道多久了的以前的事情了,按照老王的说法,从他记事开始就在也没见到狼了。

当然了,为了表示他没多收费,他赶紧深山里说不定有,不过遇到了也不用害怕,狼怕火跟响器,到时候他有办法吓跑它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去狼村,按照他的说法,其实是误入的,他那时候跟二哥小王上山其实是打猎来了,想看能不能打到狼,剥狼皮去卖,要知道,一张好的狼皮可以卖好几千块钱呢,结果最后爬山涉水的误入了那个狼村,但是还是没有看到狼。

然后,他又一次强调,这回说不定可以遇到狼。

老王是一个很合格的导游,他一变在前面引路,一边介绍周围的风光和一些比较罕见的植物山石。

当然了,因为长期劳作爬山路的缘故,所以他的体力自然很是不错的,爬起山路来像是在走平路似的。

只不过,让他吃惊的是,这个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爬起山来如履平地,更让他吃惊的是,那个好看得不像话的女人也是如此,这爬了坂田他都有些心跳加快,轻喘粗气了,这一男一女倒好,脸不红心不跳的,轻松跟上。

更为恐怖的是……那个女人穿的还是带有跟的皮靴啊!

这两个人是专业跑马拉松的运动员?还是登山运动员?不然怎么可能会用这样的体力呢?

更让老王差点震掉下吧的还在后头,一路上因为荆棘树刺太多,实在让人防不胜防啊,所以虽然他有着丰富的走山路的经验,并且皮糙肉厚,但是也在脸上身上留下了几道口子,但是这两人,身上仍旧那样干净,脸上也没有划痕,甚至,他们好像……没流汗啊!

这太不科学了。

北总算看到自己感兴趣的小昆虫了,也没跟走在前面的老王以及李泽道打个招呼的,直接停了下来,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巨大登山包里取出镊子和一个玻璃瓶子,然后戴上透明白手套,把石头缝隙里的一只张牙舞爪的类似蜘蛛的昆虫小心翼翼的夹了出来,放进瓶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