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谁先上的问题/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王尴尬一笑,指着自己那张黝黑的大饼脸说道:“比如说,就没钱娶,所以三十多岁了还打光棍。”

说着功夫,眼角的余光还隐晦的看了坐在那里看着表情冷漠的盯着手里的玻璃瓶看的北,玻璃破里装的正是之前她捕捉到的那只有毒的蜘蛛。

李泽道笑笑,看着这个正不知死活偷咽口水的家伙,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我还以为是……你们买来的甚至是拐来的,想逃走,所以被你们关起来了。”

“啊……”老王的表情明显愣了下,然后赶紧解释:“不是的不是的,买娘们拐娘们的那可是犯法的……是……是要天打雷劈的,我们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呢?”

“哈,就是开个玩笑。”李泽道安慰道,“我可是听说了呢,像这种穷乡僻馕的地方,外头的女孩子是不愿意嫁进来的,况且,就算想娶也给不起彩礼钱,所以,通常用买的呢,至于家里有姐妹的,长大了之后就给弟弟或者哥哥换亲去……有没有这回事?”

上次在燕京,李泽道解救出那两个被囚禁在地窖里当性-奴的女人之后,对于类似的事情也做过一些了解。

每年都会有不少女人被拐骗到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鬼地方去,然后像是牲口似的被卖给那鬼地方的人家。

很多人贩子就是靠骗,要是路途遥远,那就得靠药了,一旦用药了,难免就会造成一些可以想象得的后果,要么药死了,要么药傻了。

至于这些女人,跑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报警就更别想了,当然了,更多时候报了也没用。他们会像拴着一条狗似的,把你给拴起来,唯一的下场就是沦为生孩子的工具,越穷生得越多了,生了,你也就认命了,没想在逃跑了。

甚至,有时候哥哥买的女人,也供弟弟享用。

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出现在那小窗户后面的那个女人十有八九也是被拐骗过来然后卖给老王这一家子的。

老王连忙摆手干笑:“没有……没有,没有这回事呢。”

李泽道微微一笑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北则眼神冷漠的扫了李泽道一眼,又慌乱的结束的老王一眼,鼻子轻哼了一声,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多管闲事。”然后抽出一支女性香烟,继续抽起来了。

这场狂风暴雨到了晚上,这才渐渐的有了停歇的迹象,当然了,摸黑赶路是不可能了,三人决定在这山洞里休息一晚上,明早出发。

老王毕竟拿人钱了,自然得尽本分了,当下让李泽道跟北放心睡觉,他负责看着看火守夜,预防有什么东西溜进来。

李泽道后背靠在那冷冰冰的洞壁上,很是放心的闭目养神起来了,北同样如此,坐在那里,两腿大长腿伸直,双手抱胸,缓缓的把眼睛给闭上。

老王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这被皮裤紧紧包裹着的大长腿,忍不住的,又咽了咽口水,火光的照耀之下,那双眼睛闪烁着毫无掩饰的淫-秽的幽光。

火苗越烧越旺,夜色越来越沉,李泽道跟北的呼吸声已然均匀起来了,像是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一般……至少在不时的偷偷的把目光落在北身上的老王老说是这样。

然后,兜里的手机轻微的震动了下,一条短信进来了。

当下,他咽了咽口水的,然后从火堆里拿起了一个燃烧的火把,悄然起身,来到了洞外。

此时狂风暴雨已然停歇,甚至天上都出现了一轮如同月牙一般的弯月了,只不过大晚上的山上的温度本来就低,更别说刚下过一场大雨,所以出来的时候,老王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的。

“他娘的,怎么这么冷?真想抱着里头那个娘们睡觉啊。”他在心里嘀咕,又咽了咽口水,这才挥动了几下火把。

很快的,黑暗中两道黑影悄然的靠近,他们都熟悉这一带的路,加上格外小心,所以,基本没发出什么动静。

眼见的老王发现了他们,举着火把快速的迎了过去。

“大哥,二哥……”他小声的打招呼道,“那对狗男人爬山都累坏了,现在睡熟了,就跟咱们家养的那死猪似的。”

好吧,这一刻,老王浑然忘记了,之前爬山的时候,他都满头大汗喘着粗气了,身上也被荆棘划了好几道口子,但是他口中的这对狗男女甚至连一滴汗都没流……

“他娘的……”王老王咽了咽口水,小声说道,“把那个男的给杀了,至于女的……直接入洞房就行了……我先来。”

“我先……”王小王不干了,当老王带人回去的时候,他那时在屋里,通过窗户他看到了那个女人,差点眼珠子没掉下来,之后更是幻想着那个女人然后把屋里的那个被他们拴着的那个女人给强上了。

“老大,上次买那个女人的时候,你先的,这次轮到我了吧?”王小王说。

“我是老大。”王老大不让步。

“我还老二大呢,这你是知道的……”

“滚……”

“好了,好了。”老王没好气的看着自己这两个不懂得爱幼的禽兽哥哥,小声说道,“人可是我带回去的,所以我先,要不然,我可不干了,我完了之后你们一起不就行了?他娘的,女人又不是只有一个洞。”

“行,你先你先。”两个禽兽哥哥妥协。

然后,王大王跟王小王都握紧了随身携带的镰刀,悄然的跟在老王身后,来到了洞口,然后,大王跟小王对视了一眼,两人一前一后钻进了那洞里,就要对里头的那个男的下死手。

但是,当他们进入这个火光明媚暖和的洞里的时候,两人都傻眼了下,然后揉了揉眼睛,再看,仍旧跟之前一样,什么鬼影都没看到,里头压根就没有人!

两人有些蒙圈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回头里走出了山洞。

“老三,人呢?”王大王出声问道。

“人?”老王一愣,“不就在里头吗?”

“里头个熊,连个鬼影都没有。”王小王说道,然后左顾右盼起来了,只不过周围黑乎乎的,别说是两个人了,就是连鬼影都没看到。

“不可能啊,我出来的时候他们明明睡得很香啊,之后出来迎你们的时候我也在往后看啊,他们没离开这个洞口……”说着,老王就要进入山洞里查看一下。

就在这时,一道如同鬼魅一般的黑影骤然间出现在他跟前,然后,老王只觉得身体一冷的,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刀子已然出现在他的脖子上,然后脖子那里一热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喷出来似的。

“呃……娘啊……”他惊呼了一声,手一抖的,手里的火把已然从手上滑落。

一只修长的手伸出,一把抓住了这火把。

“别动,否则你的脑袋会跟你的身体真就要分家了。”一道冷冰冰的女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老王的身体瞬间绷紧了,在也不敢随便乱动了,而且明明很冷的,但是额头上却是冒出了冷汗了。

用眼角的余光,他已然看到他的两位哥哥王大王跟王小王不知道什么已然都倒在那里了,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在然后,老王感觉到那把把他的脖子给抹了一条血痕的刀子已然从自己的脖子那里离开了,然后,他觉得腿很软,很想一屁股坐下再说。

“行了,你转过身来吧。”另外一道显得满满都是嘲讽的男子的声音响起。

老王咽了咽口,然后身体打怵的缓缓的转身。

只见那对狗男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那里了,女的一手拿着刚刚他举的那火把,另外一手则拿着一把匕首,匕首上面还有着血迹,在火光的照耀下,她的那张脸是如此冰冷的,以至于老王见了又打了个寒颤,然后那两条腿在也承受不住他身体的重量了,直接跪了下去。

至于那个男的,则一脸又是讥讽又是怜悯的笑容。

“嫌钱少可以跟我商量啊,为什么要当山贼打劫呢?会不会太不道德了?”李泽道笑呵呵的问道。

老王看着李泽道,咽了咽口水的,有些艰难的说道:“没……没好意思,山里人朴实,你知道的……”

“……”听到这么不要脸的话,李泽道的内心直接被草泥马狂践踏。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周炎是这世界上最不要脸的人,但是现在……李泽道觉得很对不起周炎,他误解他了。

然后,他看着北说道:“你看着处理吧,毕竟让他们牵肠挂肚冒着被暴雨冲走的危险跟到这里来的人是你,不是我……”

李泽道悻悻闭嘴了,因为这个女人看着他的眼神的眼神跟看死人没啥区别。李泽道知道,这个不是那么讲道理的女人不仅把这三个不知死活的敢在背后讨论谁要先上她讨论上她身上有几个洞这种问题的家伙恨上了,把他也恨上了,理由很简单,这个导游是他找的。

不过李泽道还冒着生命危险小心翼翼的多说了一句:“那个……我的意思是,还是留下活口,咱们还得靠他找到狼村呢。”

当然了,李泽道也知道,北应该没有要杀他的想法才对,否则这个老王早就成为一个死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