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香味出来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北冷哼了一声,然后一脚过去,踹在了地上躺着的王大王肚子上,于是很是干脆的,王大王的身体就如同一个皮球似的,划过一道弧线,滚到一旁的荆棘丛里去了,当然了,他早就被北下重手击杀了,已然是一具尸体了,所以即便滚入荆棘丛中了,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痛苦。

李泽道觉得这个王大王其实很幸运,因为他死得很快!如果他现在还活着的话,他肯定会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在然后,同样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王小王的命运也跟王大王一样,被北一脚踹飞了,滚入了荆棘丛中。

至于方才北没对老王下重手,不是因为她仁慈,而是因为她也清楚,他们的确需要这个向导带他们找到狼村。

老王见状,身体猛地颤了几下,胯下已然湿漉漉了,直接吓尿了!

“饶……饶命……”他声音颤抖的磕头求饶起来了,看着北的眼神跟看着魔鬼似的没啥区别,而不在像之前那样,除了淫-欲还是淫-欲。

北却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这个敢用眼神“亵渎”自己多次的家伙一眼,然后手里的那燃烧着的木头已然被她当作暗器朝着老王投掷了过去。

很准的,燃烧着的那一头很是干脆的重重的顶在了压根就毫无防备的老王的胯下。

“嗷……”触不及防受到如此重的一击,老王很是干脆的惨叫,身体更是猛地从地上蹦跳了起来,狂拍打自己的胯下,因为,那里已然着火了!

“痛痛痛……救命……救命啊……杀人啦……”老王开始打滚了,边打滚边用力自己的胯下,试图灭了那火,边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可想而知,他此时有多痛苦。

当然了,在这李泽道看来比凤鸣山还荒凉十倍以上的半山腰上,即便他喊破喉咙了,压根就不会有人出现过来救他的,甚至他这种惨厉的呼喊声还会把野兽给吓跑。

见他胯下在那边冒着火光的,李泽道没觉得热,倒是觉得自己的胯下凉飕飕的,心想这个女人的报复手段也太狠辣一点了把?当下眼神极为不忍的从老王身上移开,看着表情冷酷异常的北,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不知道你有没有闻到道烧焦了的味道?”

北眼神冷冰冰的扫了李泽道一眼,说道:“他现在要是死了,你负责找到狼村,找不到,你死!”说完,大步的走进了那小山洞里。

“我靠!还能在不讲道理一点吗?貌似让他胯下着火想要他小命的人不是我吧?”李泽道看着她那消失在洞口的背影,满脸的愤愤不平。

歪着脑袋看着天上那轮弯月,李泽道认真的想了想,最后还是觉得自己找不到狼村,所以,向导还是得要有的,所以这个老王小鸡鸡可以被烧熟,但是绝对不能死啊,要死也得等到了狼村之后才能死!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救人!

于是李泽道赶紧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折了一大串还带着水珠的树枝,然后朝着在地上打滚哀嚎的老王胯下猛抽了过去。

一下!两下!

于是老王胯下那其实已经都快要被他自己扑灭的火一下子就被李泽道用这潮湿的树枝给扑灭了,不少冰冷的水珠更是落在了老王此时那火辣辣的胯下,然后他脸上的那种痛苦已然少点,也逐渐了停止了那种近乎惨无人道的哀嚎,大口的喘气气息,那张大饼脸更是因为痛苦以及恐惧已然扭曲成一团变成包子脸了。

李泽道微微蹲下,语气里有着无限同情的说道:“你没事吧?”

老王很是艰难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有事,这他妈的怎么可能没事吧?小鸡鸡好像都烤熟了,你闻闻,那种香味都出来。

“有事就行,这样我就开心了。”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

“……”

“你打谁主意不好,为什么要打那个女人呢?你知道吗?她杀人从来都是不眨眼的,你看她杀你那两个哥哥的时候眼睛眨了吗?”李泽道一脸的同情。

老王委屈异常,眼泪在打转:“我……不知道啊……”知道的话他怎么可能敢?怎么敢幻想说就如同家里那个疯女人一样把她也关起来了,然后每天抱着她睡觉,然后……这个冬天就不冷了啊有木有?

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女人呢?

然后想到什么,脑子猛地一懵的,眼睛猛地瞪大看向了他的那两位哥哥滚过去的那荆棘丛中,语气哆嗦得厉害:“他……他……他们……死了?”

“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李泽道点了点头,却也懒得跟这个脑子明显不太好使的家伙多说啥废话了,就这智商竟然还试图打劫?试图把这个一见就知道不能招惹的女人劫回去抱着睡觉?你不死谁死?

“你……你们到底是谁?”老王的语气里惊恐之余还有多了一种不了解事情真相就死不瞑目的味道,可想而知,他自己也知道,离死不远了。

李泽道咧嘴笑笑说道:“帅哥跟美女。”

“……”

就在这时,已然背上她那个大背包的北走了出来,眼神冷漠的盯着老王说道:“要么现在就带路,要么,现在杀了你。”

老王眼神惊悚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然后强忍着胯下的剧痛,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只不过两条腿抽搐得厉害,这种情况下别说摸黑走山路了,就是站稳了不动对他来说都是考验。

“要不让他休息一晚上明早在走?现在他这种情况十有八九会直接一脚踩空滚下山去的。”李泽道看着这个冷冰冰的女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老王看了李泽道一眼,眼里的那种感激之色一闪而过。

“那就滚下去吧。”北冷冷的说道,话语里听不出任何人类的感情,手里更是把玩着一把锋利的上面还沾着血的匕首。

那匕首在她手里像是有了生命似的,不断的翻飞旋转着,动作又快又炫,直让人看地眼花缭乱,也让人看得想吓尿……至少老王又有尿意了,但是因为小鸡鸡几乎被烧熟了的缘故,所以疼得他那张脸又拧成一团了。

李泽道看了老王一眼,耸了耸肩膀,表示爱莫能助啊,你自己当心一点别踩空了啊。

受迫于北手里的那匕首以及对死亡的那种恐惧,老王不得不强忍着胯下的剧痛,含泪说道:“那……走吧……”

“算了,我突然困了,明早在出发,不过你要是敢走进山洞里,你就死定了。”北看着老王,冷冰冰的说道,然后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你也一样。”说完,转身返回了洞里。

老王在也受不了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然后破天荒的觉得这个女人还是很善良的。

李泽道看着那洞口,咧嘴笑笑,心想这个女人也没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冷血嘛。

李泽道是个很善良的人,善良的人是见不得别人受苦的,所以他走了过去,用匕首拨开那荆棘丛,找到了那两具尸体,然后扒下其中一个那已然湿漉漉的衣服,然后回到老王跟前,把那冰冷潮湿的衣服扔给他:“放胯下吧,能舒服一点。”

老王接了过来,放进放在自己现在那火辣辣的胯下,果然,舒服了不少。

“谢谢……”他抬头看着李泽道,说出这两个对他来说很是陌生的字眼。

“想死还是想活?”

刚刚还好好的,突然间却是来了这么一句,所以老王愣了下之后,已然满脸惊悚了。

“问你呢,想死还是想活?”李泽道有些不耐烦了,“想死的话就继续当向导了,等到了狼村之后,那个女人肯定会把你的舌头给割掉把你的眼睛给挖出来的,谁让你色迷迷的偷偷看她还说她坏话呢?

“……想……想活……”老王害怕极了,眼神惊恐的看着李泽道,不知道这个长得比乡里的那些娘们还好看的家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那就把你给放了,你这就摸黑下山吧。”李泽道说道。

“啊……”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所以老王直接蒙圈。

“两个条件,第一,把你脑子里前往狼村的大概路线告诉我。”李泽道说道,“我知道怎么走了之后,自然就不需要你这个向导了,你也就解放了……”

“我……我告诉你,这就告诉你……”老王赶紧狂点头。

“不着急,还有第二个条件。”李泽道说道,语气里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暴戾之气,“被你们关在那黑乎乎的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是你们兄弟几个拐来的还是买来的?”

“买……不是不是,是娶的……”老王赶紧改口。

“既然如此,那你继续当向导吧。”李泽道说道。

“呃……不是,不是,是买的,是买的,因为脑子有些不太清醒,所以价格也便宜点,但是还花了我们全部积蓄五千块钱呢。”一听到还得继续当向导,老王着实吓坏了,赶紧说实话。

“回去就给放了吧,她要回家,你就想方设法的送她回去,她回不去,你就一心一意的照顾她一辈子。”李泽道抬头看着天上那轮弯月,淡淡的说道,“这是我的第二个条件。”

山洞里,闭目养神的北微微睁开眼睛,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多管闲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