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打赌/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嘿嘿一笑的说道:“赶紧走吧,免得主人回来了,找你赔钱。”然后心情么么哒的吹着口哨转身离开。

北眼神如刀子一般狠狠的扫了李泽道几眼,最后,还是跟上,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家伙的话,对于他,现在莫名有了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

他说他说不定几天就可以找到上,北觉得,这话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可以把“说不定”这几个不是表示不是那么肯定的字眼去掉,变成他几天就可以找到上。

“哦,对了,你放心,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走了几步之后,李泽道回头看了北一眼,嘿嘿一笑,“我的那些女人随便一个都比你好看。”

“……”北的那张脸又一次僵硬,而且这话,比之前他说的那什么先奸后杀的那句还不能忍啊。

“我杀了你!”她怒喝了一声,身体已然腾空而起,然后猛地朝他的后背踹了过去。

李泽道像是不知道对方就要一脚踹在他的后背似的,皱着眉头低头的的,似乎在寻找些啥。

北不得不硬生生的再次停下了自己的攻击动作,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她大概猜得到李泽道在寻找什么,她在寻找上以及那些村民离开之前所留下脚印一类的痕迹,通过这些痕迹,或许可以判断出上带着这些村民从哪个方向出发进入了山里。

一个小时之后,李泽道已然把这个由三十来间土坯房构成的小村落的各个角落都逛了个遍,最后回到了村口那块上面刻有狼头的长满青苔的大石头跟前。

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北不远不近的跟在后头,时不时的用杀人般的眼神扫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的背影几眼,然后又看了看手里的那仪器,仪器始终只有两颗led灯闪烁着红光,所以上没有在方圆百米的距离内。

与此同时,她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找对方留下的踪迹。

李泽道微微弯腰,扫了石头跟前的那杂草丛生的地面一会儿,抬头看着同样在打量着地面的北问道:“有什么看法?”

北看他一眼说道:“这个地方留下不少人为踩过的痕迹,另外还有一些家畜的粪便,所以村里的人离开之前应该在这个地方聚集了下,然后……”

她指了指北边说道:“往这个方向进山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从留下的痕迹上来看的确是那样,不过我有不同的看法,你想想,上是什么人?阴险狡猾极为谨慎的人,他带着村民离开之前,怎么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让咱们找到?况且按照他们的推论,这些村们至少离开得有两天了,上有大把时间清除掉这些痕迹啊,但是他为什么没那样做?说忘了或者说没注意到,你信吗?”

北愣了下,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她不得不承认,李泽道分析得挺有道理的,至少她就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而上无论是在哪一方面,跟她相比两人都是半斤八两,所以上说什么也不应该留下这种如此明显的痕迹,除非……故意的!

“所以,咱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些痕迹,十有八九是他故意留下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咱们往这个方向进山搜寻,甚至说不定的,前方还有他布置的一些陷阱。”李泽道说道

“那,你发现什么了?”北问道,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她几乎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家伙一定有其它跟自己所发现的完全不一样的发现。

李泽道手伸了过去,抚摸了下那块大石头,说道:“刚刚的村里晃荡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我是上的话,我会怎么做,我会想说,怎么办?怎么办?我得罪的可是黄文啊,黄文肯定会猜到我可能会去的几个地方,包括狼村,甚至,我还会想说,狼村不回来不行,因为这里我有在意的人,以黄文那心狠手辣的手段,一定会以他们作为要挟,甚至对他们痛下杀手的,所以,我就赶紧回来了,回来之后,我就诚恳的对村民说,我对不起大家,我给大家招来祸事了,大家赶紧躲起来吧。”

“然后,为了避开祸事,为了活命,村民赶紧收拾好一切能收拾的东西……然后我还会想了,黄文会亲自来了吗?不可能吧?因为在那种高高在上如此傲气的人眼里,我对他来说就如同一只蚂蚁似的没啥区别,所以他不可能亲自出手的,所以谁会过来?那几个对我知根知底的兄弟?嗯,十有八九就是他们了……”

李泽道此时压根就不像在跟北说些啥,更像是在喃喃自语:“我太了解他们了,他们心狠手辣却也心高气傲,太相信自己所看到了呢,所以,自然得布置一番让他们看到,成功的欺骗了他们的眼睛,对,还得设个陷阱他们给杀了,让他们有来无回,这样我就能得到早就融进他们舌头的那神奇石头了……”

李泽道的眼睛突然间一下子就睁大了,回头看着北:“等等,你说村民为什么要收拾得如此干净?甚至连一条内裤都没留下?”

“……我怎么知道?”北有些抓狂,这个家伙竟然重点在注意别人家的内裤?这种穷山沟里那些女人穿的内裤能性感到哪去?说不定的连内裤都没穿。

想着,北更是郁闷了,为什么自己也关心起内裤来了?我靠!

李泽道皱着眉头说道:“你想啊,按照咱们之前的猜测,他们就是出去躲个几个月的,然后就又可以重新回到这里了,所以压根就没必要收拾得这么干净的啊。”

北的眼睛一眯的:“你的意思是,他们这是彻底的放弃了这里了,不打算回来了?”

李泽道的表情也微微的凝重起来了说道:“这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是……”

他看了看北边,然后回头看了那村子一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不带走的话内裤可能就要没了。”

“又是内裤?什么意思?”北烦躁异常,很想狠狠的暴揍这个家伙一顿,饶是她自认为智商已然不低了,但是现在却是一点都不明白李泽道在神神秘秘或者说唧唧歪歪的嘀咕些啥。

李泽道想了想,手伸了过去说道:“把你手里的仪器给我。”

“你想干么?”北说道,还是把手里的仪器扔了过去,“就这一个,别弄坏了。”

“走吧。”李泽道说道。

北微微一愣:“你知道他们走哪条路了?”

“就走你刚刚所说的那条。”李泽道指了指北边说道。

刚刚北就指着这个方向说上很有可能带着这个人从这个进山,只不李泽道立马反驳,并且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所以,北眼里的杀气涌动的,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贱人拍死!刚刚自己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这个家伙是什么反驳的?说什么现在找到的这些痕迹,十有八九是上故意留下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往这个方向进山搜寻,甚至说不定的,前方还有他布置的一些陷阱……但是现在,这个家伙却说要往那个方向走?

靠,玩我啊!

北觉得这个家伙真的太贱了,太欠揍了,你要不出手狠狠的揍他一顿的话你都会觉得很对不起自己。

“你不会忘记你刚刚说什么了吧?”北语气恶寒的问道。

“打个赌,咱们往那个方向的那条小山道走一小段距离,第三颗led就会开始闪烁。”李泽道语气笃定的说道,“最多就走个一百米。”

北看着那条上面还有一些脚印的小山道,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也就是说,上在离他们百米左右的地方正偷偷的监视着他们?开什么玩笑?

“不相信?”李泽道问道。

北果断的摇头。

“那打赌。”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如果亮了,你就……帮我捶捶背……”

北怒了,就要动手:“你想死?”

“等等,先别急着动手,都说了,这是打赌了,总不会是你觉得我赢定了把?”李泽道笑嘻嘻的说道,“你也可以提出你的赌注来啊,我要是输了,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的命!”北杀气腾腾的说道。她觉得自己的性子实在越来越好了,知道现在还让这个王八蛋一次又一次的在口头上占自己的便宜。

“呃……换一个,要不然我可就不赌了。”李泽道耍赖。

“……那跪下,抽自己十个嘴巴子向我道歉。”北愣了下说道。说完之后,她这个后悔了啊,这个郁闷啊,这个想杀人啊,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按照他说的话去做呢?他说换一个自己就乖乖的换一个了?

李泽道嘿嘿一笑:“成交,你就等着帮我捶背吧。”

北气得全身发抖的,但是却又无可奈何,恶狠狠的说道:“为什么就不是你跪下抽自己的耳光子向哦我道歉?”

“因为,我不可能输的。”李泽道一脸莫名的笑容。

当下,李泽道在前,北在后,两人缓缓的踏上了那条杂草丛生的不能算作是路的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