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报复/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伟大的鲁迅先生说,这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所以,因为这里有被人走过的痕迹,所以,这里就是一条路,虽然这条路满是荆棘以及杂草,甚至说不定的毒虫之类的东西就藏匿在杂草丛中,准备给你致命的一击。

李泽道走得很慢,迈一步之后,有时候得停下一分多钟,左顾右盼的,也不知道在寻找些什么。

北只当他在装模装样,没有多想,况且她还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距离,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无聊到这种程度,竟然会跟他打赌,天啊,自己什么时候干过这种如此幼稚的事情了?

不过,说什么也不能输!说什么也不能帮他捶背!所以,北觉得自己得主动一点把行走的距离给计算好,而且绝对不能给这个王八蛋任何耍赖的机会!

但是,就在她在心里很是解气的嘀咕她已经前进了九十八米,前面的李泽道已经走了九十九米,只要他往前在挪动一两步然后这个打赌自己就赢了!

“喂,九十九米了!”她冷冷的提醒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混蛋,你就等着跪下抽自己十个耳光子然后向我道歉吧!

李泽道闻言,那原本就抬起来要迈出去的腿直接收了回来,然后回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女人,然后把手里的仪器扔还给她:“自己看吧。”

北伸手接住,那有些疑惑的眼神看了仪器一眼,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只见仪器上面竟然有三颗led灯在闪烁着红光,而不是原有的两颗。

所以,打赌输了?所以真要帮他……捶背?开什么玩笑?这一刻,北真的有想杀人的冲动了,杀了他,也就不存在打赌这件事情了不是吗?

然后她然间想到什么,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了,浑身上下已然散发出了一股极为凌厉的杀气。

把仪器收起来之后,眼神警惕的扫视着周围,有一颗led亮了就意味着上就潜伏在周边,说不定的正准备给他们致命一击呢,所以由不得北不重视,毕竟她很清楚上的实力。

“咋们走吧。”李泽道说。

“走……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北脸上的肌肉抽得厉害,上就在前面你为什么要往回走?

“你说,密林里那被你用麻醉针麻醉倒的熊瞎子醒了吗?”李泽道皱着眉头问道。

“……”完全跟不上对方的思维,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在做什么,所以北觉得自己快疯了,脸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厉害了。

“去看看吧,不行的话在想别的办法。”李泽道像是在喃喃自语似的,侧着身子绕过北就要离开。

北深呼了下,像是看死人一眼看了李泽道的背影一眼,然后就要继续朝前挪动位置,既然你这个家伙怕死怕危险什么不敢继续靠近,我自己去!

然后,北发现她的手臂一下子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给紧紧的拽住了。

瞬间,北的身体猛地的僵硬了下,紧接着好像有一股如同电流一般的气息从她那被抓着的手臂开始流窜开来,最后袭卷了她的整个身体,酥酥的,麻麻的,那种感觉当真从未有过。

再然后,她反应过来了,她回头,那张脸犹如千年寒冰,她的手臂从来都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抓过,从来都没有!当下眼神如同在看死人一般看着李泽道一个字一字的说道:“你……找死!”

“……不就抓你一下手臂吗?有那么严重?要不我的也让你抓一下?”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你以为愿意抓你啊,我要不抓你的话,说不定的,咱们都得死!”

“放开!”北怒喝。她现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她只想杀人……可以不杀人,但是至少也得把他那爪子给剁下来!

曾经自己的靴子被这个家伙摸了,哪怕最后他没有将其扔出庭院,北也没想要了,而现在,自己的手臂被摸了……剁掉?开什么玩笑?所以,只能把他的给剁掉了!

“放开就放开!”李泽道嘀咕,松开了她的手臂。

李泽道松开瞬间,北已然发动攻击了,最凌厉的攻击!

她一拳轰向李泽道的面门,与此同时,那大长腿也踹向了李泽道的胯下!上下两条路线同时攻击竟然没有丝毫影响。

要知道,我们一拳打出去的时候,身体的重力就要向着拳头倾斜,脚部很难同时跟上。即便能够跟上,也会受到速度和力量上的约束。

她上下两路同时攻击,看起来不显眼,好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其实对大脑的运作和人体的协调能力要求极高,当然了,杀伤力也极大,受攻击的那一方一个不小心的,要么脸被打扁,要么就要变成太监了。

当然,脚长,所以胯下会先中招!

“我靠,真下死手了啊?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好像让你产生错觉了觉得我真怕你了?”电光火石之间,李泽道心思急涌的同时快速的做出了反击。

他的手如同闪电一般的,一下子就把北那顶向他胯下的那被皮裤包裹着的大长腿给直接搂抱在怀里了。

所以现在的北的姿势是,一脚踩在地上,另外一只脚向上抬,被李泽道紧紧的搂抱在怀里,都快成“一字马”的状态了。

然后,李泽道的脑袋一偏的,很是干脆的躲过了北紧接而来的那一拳。

与此同时,李泽道火气已然被激发起来了,妈蛋啊,那个地方是你能碰的吗?你又不是我的女人!所以李泽道很是生气,一生气他就想报复!他……另外一只手抚摸起这腿来了。

正想着继续发动攻击的北的眼睛瞬间瞪圆了,一时间她觉身体麻麻痒痒,极其难受,那张已然僵硬的脸更是难得的红烫了下。

她其实很想怒喝对方赶紧放开她的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嘴巴就是紧闭的,银牙只能紧咬着,压根就没办法张开嘴巴。

然后,她感觉到对方的那大手滑到她的大腿根部时,虽然还隔着皮裤,但是她的身体竟然出现一阵轻微的颤栗。

然后,李泽道那原本做着抚摸动作的手猛地握拳的,下一秒他很是干脆的一拳头打在了北的……胯下!

以牙还牙!看你以后还看不看随便的就想踹别人的胯下……烧更不行了!一想起老王那惨状,李泽道就莫名的觉得胯下发凉的。

这一招即不要脸又不要脸,简直是突破了男人无赖无耻的底线……当然了,李泽道是不会这样认为,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可以随便踹自己那里,那么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揍女人那里呢?是啊,凭什么?

而这一拳带来的效果自然也是极为明显的,毕竟那里不仅仅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对于女人来说也一样,虽然李泽道用的力气不是太大!

受到这种前所未有的带着极为浓郁的侮辱性的攻击,北只觉得只觉得血气上涌,脑子很是干脆的直接当机了,整个身体都处于瘫痪状态……她的另外一只脚在也支撑不住她的身体了,所以当李泽道松开她那大长腿之后,她整个直接瘫倒在李泽道的怀里,是的,她现在整个人都被李泽道紧紧的搂抱在怀里了。

不知道是被拍重了还是被气晕了……反正她现在虽然很想他怀里爬起来,更想杀人,但是却是动弹不得。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那头熊瞎子醒了没?”李泽道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

然后,北反应过来了,实在又急又气啊,急得想哭,气得想吐血!这个家伙竟然敢对自己做出这种如此过分的事情出来,当真该死,所以,她很是干脆的,她一拳砸向李泽道的太阳穴,李泽道的反应速度异于常人,也同样的挡臂阻挡。

然后,她又一拳打向李泽道的面门,李泽道也闪电般出手,把她惊慌失措下慢了许多的纤细手臂给打掉了。

她还是不肯罢休,脚猛地绷紧膝盖狠狠的顶向了李泽道的胯下!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你敢打我妹妹,我就打死你弟弟!

李泽道早就把这个女人给吃透了,况且,因为出发前服用了一颗鬼丸二号的缘故,即便身手没能加倍提升,但是却多少也提高了点,打趴这个女人压根就不再话下,因此在对方的膝盖再次顶向自己胯下的时候,他很是干脆的也一膝盖过去。

“砰!”两个膝盖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疼!锥心的疼!疼得向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眼泪的北都快流泪了,这个王八蛋的膝盖怎么那么硬?铁做的?

“别闹了,办正事要紧,不然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

“……”北真气得快晕了,他对自己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出来了却说自己闹?

她杀气腾腾的吼道:“放开我……放开我……你该死,我杀了你……”

“能不能换句台词?”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说得我好像很想抱你似的,整个身体冷冰冰的硬梆梆的,有什么好抱的?”

“……”北觉得自己从小到大所遭受的那些羞辱那些痛苦全部加起来都没有现在的多。

说着李泽道表示很是嫌弃的松开了这具其实很滚烫也很软的身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