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让我晕过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回头,见北如此痛苦的,赶紧微微蹲下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北咬牙去说,努力的翻过身去,改用趴着的。然后这才于意识到,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这样趴着貌似比躺着更不雅吧?

扫了李泽道一眼,果然,这个混蛋正睁大眼睛盯着她的臀部看。

“你想死?”北冷眼看着这个家伙咬牙切齿却又如可奈何,与此同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愫正在缓缓的滋生着。

这种情愫来得如此突然的,让她的心里有着莫名的一阵恐慌跟无措。

深呼吸了几下,心态极为强悍的她暂时的把心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出了脑外,毕竟得先把眼前正经历着的难关度过去再说。

“你的屁股受伤了,现在血流不止呢,估计是锋利的小石块一类的东西刺入你的肉里,并且留在里头了。”李泽道指着她的屁股说道。

“不用你管。”北冷冰冰的说道,但是语气里却是没有任何的底气。

李泽道起身又环顾了周围一圈的,说道:“虽然没有感觉到任何被窥视的感觉,但是这个地方其实不是那么安全,在周边这山上随便一个望眼镜的就能看到这地方,所以谁知道上会不会发现之后追上来的?在忍耐一下,找个安全一点的地方在帮你处理伤口,反正死不了人,放心好了。”

“……不用你管。”北很想吐血,再次说出这话的时候更像是在赌气,当然了,同样的,也没有太多的底气可言。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这个冷酷异常的女人也不例外,所以李泽道也懒得跟她打口水仗了,想了想说道:“咱们去北面那座山吧。”

往北面走李泽道自然也有自己的考虑,东边自然是不可能过去的,毕竟洪水正是从那个方向倾泄下来的,西边方向是正是他们来的那个方向,加上洪水正往那个方向倾泄,所以自然也排除。

至于南北两边,之前发生爆炸的正是北边那山体,更是有不少落石掉下来,可想而知,山体上也被安置*了,那就证明,村民以及上不太可能藏匿在北边这山上,所以,他们藏匿的地方已然呼之欲出了。

所以,这时候,最安全的是北边。

当下也没管这个女人同不同意的,李泽道那两个背包都放在后背上之后,然后将北横抱了起来,就要再次下水。

“我……自己可以……”北试图挣扎,但是再次牵扯到伤口,疼得身体颤抖起来了,她从来都没发现,她原来是如此怕疼的,当然了,之前她几乎都没受过什么伤就是了。

“行了,别逞强了,如果还有点力气,就主动一点,抱紧我,我的手还得用来划水呢。”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

“……”北抬头看了李泽道一眼,咬了咬银牙的,然后手微微有些颤抖的伸了过去,用尽她身体上所有的力气,搂住了他的脖子。

李泽道再次下水,虽然身上还挂着一个人,不过此时水流已然没有那么湍急了,加上李泽道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身体已然恢复了不少,所以,没费太多劲的就带着北上了岸,抱着她拐进了一条杂草丛生的山路,大步的上山,最后钻进了那厚厚的灌木丛里,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块大石头。

他在石头的侧面停下来,那个位置即没有山风,又可以直接照射到阳光。虽然现在的阳光已经越来越弱,很快就要消失不见。

李泽道把北轻轻的放下,当然了,屁股上多了血洞,自然是不可能正躺着了,所以只能是让她趴在那里。

北觉得很难堪,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她其实很希望自己要不就疼晕算了,但是偏偏很疼,却是压根就没有晕过去的迹象,反而很清醒。

李泽道快速的解开背包,从里头找出银针跟刀子,然后看着北说道:“我这就帮你把屁股里的石头挖出来。”

“等……等等……”北脸开始发烫,她很是清楚的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个男人扒下她的裤子,会看到自己的隐私的地方,甚至,他的手还会伸过去,所以……还是让我晕我过去吧。

所以,她看着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我觉得,你可以让我先晕过去……”

“怕疼?”李泽道装傻,“放心,作为一名中医,我自认为还是挺合格的,我现在就帮你扎针,保证比麻醉药还好使,让你感觉不到疼……”

“打晕我!”北眼神冷漠的看着李泽道,坚持。

李泽道笑道:“你就不怕你晕着的时候,我就对你动手动脚的?”

“你可以试试,我杀了你!”北的眼睛里杀气弥漫。

“需不需要帮你把衣服烤干?穿湿衣服睡觉终究不太好。”李泽道又问。

北没有说话,看着李泽道的眼神跟看着死人没啥区别。

李泽道明白,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当下笑道:“我开始了。”然后伸手轻轻的在她的额头太阳穴位置揉了揉,很快的,北就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脑袋越来越晕,很快的就昏迷过去。

看她睡熟之后,李泽道取出了银针,也懒得消毒啥的,毕竟这个女人的舌头可是融入那石头的,所谓的感染对她来说不存在的。

当下他将银针扎向了北耳后的亲耳穴,之后,只要他不将这银针拿开,那么不管他怎么折腾这个女人的伤口,甚至把她给查查哦哦一顿,这个女人也不会醒过来的。

当然了,这种所谓的查查哦哦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李泽道才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呢。

然后,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扯掉了北那紧紧包括着她那翘臀以及大长腿的裤子,然后……李泽道的眼睛是睁得如此大的,表情是如此认真的盯着人家那雪白翘挺的臀部……上的伤口。

这个女人还是很有料的,她的皮肤是如此的柔嫩的,就好像是抚摸着那最名贵的绸缎似的,假如这上面没有那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的话。

正如李泽道所预料的那样,这是被暴裂开来的锋利的小石块给击中了,那种威力几乎不亚于被一颗子弹击中,甚至造成的创伤比子弹还严重。

不过好在这个地方肉多厚实,加上这是一个很懂得保护自己的女人,所以伤口不是太深。

李泽道深呼吸了几下,手里的匕首伸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切割其这伤口来了。

……

李泽道躺在草地上,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很是无聊的数着天上的星星。

在他旁边还烧了一个大火堆,北这个女人也趴在火堆旁,仍旧处于昏睡的状态,虽然李泽道早就把扎在她亲耳穴的银针给取下来了。

她臀部上的那一块石头已然被李泽道成功的取出来了,而且伤口上还被王梓涂抹上厚厚的草药。

草药是在周围找的,这种草药能起到止痛以及帮助伤口更好愈合的,至于伤口感染这种问题,李泽道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当然了,涂抹前李泽道自然而然的把草药放入嘴里嚼烂了这才小心的敷在上面的,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撕扯下了一块布条,绑住了那盖着草药上,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包扎。

在之后,李泽道生了一堆火,想了想,觉得这个女人穿着湿衣服睡觉肯定很不舒服,而且说不定要感冒了,况且自己之前问她的意思的时候她也默许了自己那么做!所以李泽道很是好心的帮北把衣服内衣皮靴什么的,一股脑儿的全部脱下来,将其在火上都烤干了,这才又一一的帮她穿回去。

在这一连串举动中,自然而然的,不该看的都看了,不该摸的也都摸了,对于此,李泽道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一副被你占了多大便宜的架势表示大不了我对你负责就是了。

又一次数眼花了,李泽道侧身,眼神却是跟着一双冷漠的眼珠子相对,谢天谢地的,她总算清醒过来了,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那么无聊的在那边数星星了。

从她要求李泽道把她弄晕到现在,已然整整五个小时过去了,一开始,李泽道又是帮她疗伤又是帮她脱衣服烤干衣服帮她穿衣服什么的,有点事情做,不会觉得无聊,但是这些事情都做完之后,李泽道简直都快无聊死了。

“你醒了?”李泽道表情欣喜的说道,“觉得好点了吗?”

北眼神一如既往冷漠的看着这个男孩,微微点了点头。刚刚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衣服裤子都在,臀部也没有暴露在空气中,下体也没有不适的感觉……但是里外的衣服都干了,所以……她自我安慰说天都黑了所以应该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了又是烤火的所以干了也正常。

之后,她又感受了一翻臀部那伤口,那个地方已然没有昏睡过去之前的那种撕裂一般的疼痛感了,精神也已然好了不少,至少,现在假如还需要淌水的话,她也不需要这个男人搂抱着淌过去了。

然后……她站起身来,在这臀部受伤的情况下,坐现在对她来说可以说是一种奢望。

她眼神有些不太敢跟李泽道相对小声说出了那两个对她来说极为陌生的字眼:“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