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我才是受害者/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逃脱的,在那种情况下,我不觉得你们有能力逃走。”上看着北,满脸苦涩,既然要死了,自然得死得明白一点不是?虽然……好像没有什么意义啊。

北扫了李泽道一眼,没有说话,她很是清楚的知道,如果这回过来的不是李泽道,而是东他们,他们早就死在这里了。

因为他们不会那么谨慎,他们的推理能力,联想能力以及对细节的那种把控没有如此变态,他们不会想到要让那头大狗熊替他们去跳那个上挖好的那个大坑……又或者说,他们压根就不会想到那里竟然有那么大的一个坑,他们以往的那种骄傲只会让他们坚定的认为,上死定了!

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你看我这张脸就知道了。”

上很是认真的看了李泽道那张脸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不知道。”

李泽道指了指自己那张脸很是认真的解释:“这是一张很帅的脸,所以幸运女神深深的被我这张脸所吸引了,恋上我了,所以,我在幸运女神的帮助下,顺利逃脱了,就这么简单。”

听到李泽道这话,上已然有了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他被李泽道这种臭不要脸的自夸给雷得外焦里嫩的。

他早就知道这个李泽道是个脸皮很厚很不要脸的家伙,但是没想到,他比自己所想象的还不要脸多多了。

北听着,那张冷漠艳丽的小脸也在抽,很想一脚过去,把这个不要脸到极点的家伙给踹进水里。

“不过,哥们,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心思当真很可怕啊,胆子也很大,把我们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摸透了不说,还敢假扮成老王出现在我们面前,更让人佩服的是,如此敬业的,小鸡鸡都被烧熟了的情况下还能继续往下演下去……佩服,佩服。”李泽道一脸由衷的说道,这个家伙不去当演员是在是演艺界的一大损失啊。

北苦笑:“还不是败得一塌涂地?”心里暗骂,该死的幸运女神!

“杀了我吧,不过放我了我爷爷他们,放了那些村民,他们都是无辜的。”上看着李泽道说道。他知道这个男人有心软的毛病,这从他试图救那个被老王他们三兄弟给囚禁起来的疯女人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所以,上算是把他爷爷以及那些几十号村民活命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了。

“我为什么要杀你呢?”李泽道看着他奇怪的反问。

“……不杀我?”上愣了下。

“石头既然没融入你的舌头里,自然就不需要杀你了。”李泽道笑道,“难不成你想死?”

上看了北这个女人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在能活的情况下当然不想死了,只是……”

“在我的眼里,你已经是个死人了。”北冷冷的打断了上的话说道。

上听懂了这个女人的意思,这个女人竟然打算放过自己?所以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神已然满满都是诧异的神色了,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是心狠手辣的主啊,让她饶了爷爷他们的性命都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没想到竟然连自己都不杀……怎么作风改变如此之大的?被李泽道影响了?

“放你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两个条件。”李泽道说道,“第一,帮你的那几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必须死,妈蛋啊,我可是差点被他们的那些*给炸死呢,现在一想起来还心有余悸的,而且我想他们不死对你来说也是极大的困扰吧?第二,你今后恐怕就得在这个地方老实的呆着了,否则被黄爷的人发现了,你得死,你的村人也得遭殃,我跟北也得跟着倒霉。”

上点了点头:“我明白,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克伦跟德隆就跟我爷爷以及其他村民在一起,位于那山洞里,当然了,他们喝多了,所以现在肯定还在呼呼大睡……”

李泽道笑笑:“只怕不是喝多了,而是被你下了某种药吧?”

北咧嘴笑笑,算是默认了。

当下,李泽道手伸了过去,把上身上的穴位解开。

上站起身来说伸了伸懒腰的,说道:“真就这样把我给放了?不怕我继续在暗中搞事?”

李泽道阴恻恻一笑:“你可以试试。”

上耸了耸肩,也跟着笑了起来,只不过的很快的,他脸上的笑容已然凝固了,已然出现痛苦之色,将那已然变得有些麻木的手抬起来一看,脸色微微变了下,只见自己的手臂那里不知道什么之后已然有一只蜘蛛趴在那里。

很显然的,那只蜘蛛刚才在他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上没有慌乱的然后赶紧把蜘蛛甩掉将其其踩死什么的,而是看向了北,他太熟悉这个女人的底细了,所以不用想也知道,这毒蜘蛛肯定是她放的。

“这种蜘蛛虽然有毒,但是最多就是让你身体不协调几天,死不了人的。”北看着上冷冷的说道,取出了玻璃瓶以及镊子,将上手上的毒蜘蛛取下来放进了玻璃瓶里,收回背包里。

上苦笑,何止是身体不协调,还很疼好不好?你没见我疼得额头上都已经冒出冷汗了?

李泽道表情同情的拍了拍上的肩膀,很想说谁让你在这个女人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大洞的,以至于这个女人现在压根就坐不下去,睡觉也只能趴着了,这个如此小气的女人能不报复吗?

况且就只是让蜘蛛咬你手臂而没咬你屁股甚至是小鸡鸡,你就应该该偷笑了。

但是注意到北投射过来的那种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眼神,实在担心一会儿那蜘蛛会不会也出现在自己身上,李泽道果断把要说的话吞回肚子里了。

“走吧,我带你们上山。”上说道。主动提出要带李泽道他们去那个他们藏身的隐秘之所,也算是间接再一次表明他的立场,他真没打算在作出任何的反抗。

李泽道跟北对视了一眼,然后笑笑说道:“不了,我全身湿漉漉的怪不舒服的,想生火将其烤干一下再说,你自己过去把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纳西人处理掉就行了,明天,水估计也就消退得差不多了,我们也该离开了。”

上看着李泽道点了点头,也没在坚持了。

“谢谢。”他由衷的说道。

“谢你自己吧。”李泽道说道。

上明白了,李泽道所指的是他救出被老王三兄弟囚禁起来的那个女人。

“那,再见,有时间过来找我,我请你喝我爷爷酿的酒,保证你喜欢。”上说道。

“好。”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

上又朝北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很快的就消失在夜色里。

“你竟然没杀他,让我挺意外的。”李泽道看着北说道。

“我为什么要杀他?”北反问。

李泽道下意识的看向她那被屁股包裹着的翘臀,因为裤子被利石给划破了,所以可以看到少许让人容易产生遐想的肌肤。

北的眉头皱了起来了:“你想死?”

李泽道赶紧把眼神已开,然后跑去找来了一些干柴,生了一堆火,打算把身上那为了伪装成死人而弄得湿漉漉的衣服烤干。

“我觉得你可以先转过身去,我要脱衣服了。”李泽道看着北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北像是看死人一样看了这个家伙一眼,转身大步的离开。

“哦,对了,别走太远,也别太晚回,我也就半个小时就能把衣服给烤干了,等我烤干了衣服就帮你换药。”李泽道说道,“你可不是我,身体自带愈合能力,不换药的话,伤口很难愈合的。”

北的身体猛地剧烈一颤的。

“我杀了你!”她杀气腾腾的说道,然后猛地一回头!

“啊,你干么?”一声惨叫打破了周边的那种诡异的死寂。

发出惨叫的不是北,而是李泽道!

然后这声凄惨地叫声响很是干脆的让北的脑袋更是又一次当机了,她愣愣的瞪大眼珠子盯着李泽道看,整个人完全处于发懵的状态了。

本来,她转过身来是想让这个王八蛋好好的感受一下自己此时心里的怒火的,但是,一转身的,她就懵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李泽道……的身体,准确的说,是李泽道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一丝不挂甚至连裤头都没穿的身体,所以……她什么都看见了,很是清楚的看见了。

就在她面红耳赤的感觉到呼吸不畅大脑有些昏眩的时候,这个王八蛋竟然就捂着自己的下身大喊大叫起来,难道他以为自己会非礼他?

“喂,还看啊,还不赶紧转过身去?”李泽道手捂着下体,身体微微蜷缩,表情委屈的喊道,“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好不好?”

“……”北很是干脆的将自己的嘴唇咬的滴血,这才让自己彻底的缓过神来,然后赶紧转过身去!

她面红耳赤的,心跳极快,与此同时,她又很想杀人,很想很想!

“李泽道,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她杀气腾腾的说道,然后重重的跺下脚的,逃命一般离开了。

李泽道的表情更是委屈了,喃喃自语到道:“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