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伏羲骨/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上跟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已然在台阶跟前等着了。

老头不高挑清瘦,不仙风道骨的,也不不阴沉冷酷或者威风凛凛……乍一看,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老头。

一身灰色的粗麻衣服,脚上套着一双沾着泥尘的布鞋,那张黑黝的老脸上满满的都是岁月雕刻出来的痕迹。

只不过,当李泽道的眼神跟他相对的时候,却又觉得这老头一点都不普通,因为一个普通的生活在穷乡僻壤的老头的眸子是不可能如此亮的。

当然了,李泽道也早就料到这个上的这个爷爷压根就是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一个没啥见识的农村老头能允许他的孙子在那边“胡闹”又是*又是水淹的把整个村子给毁掉了?关键是,这个老头跟那些村民好像也没有怕的意思啊。

“这位就是我爷爷,狼村的村长,大伙习惯称呼他老赵头。”北帮介绍起来了,“爷爷,他们就是我跟你说的李泽道以及北。”

“你们好,谢谢你们帮我们家驴蛋,帮狼村度过了这次灾难……”老头一脸感激的看着李泽道以及北,诚恳的说道。

北表情冷漠的点了点头,就算是回应了,李泽道则微微一笑说道:“应该的,毕竟我们跟……哦,驴蛋那是好朋友,好朋友应该互相帮助的,互相关心爱护的……”

北眼神冰冷的扫了李泽道一眼,想杀人,这个家伙怎么废话这么多呢?

反正不知处于什么样的心里,她现在就是觉得烦躁,越靠近这个家伙越烦躁,离远点也烦躁,一想到就要回去了就更是烦躁了,然后……很想痛扁他一顿。

上听着,脸上的肌肉却是在轻微的抽着,这个家伙,当真很不要脸啊,撒谎的时候脸色压根都不带变一下的啊。

老赵头却是哈哈一笑说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这次灾难可是你们带来的啊,如果你们不来,村子也就不会毁了。”

“……”李泽道的笑容有些尴尬了,这个老头,说话怎么这么白呢?所以他想见自己,是为了谈赔偿?

“当然了,认真算起来,错也不在你们。”老赵头看着李泽道说道,“毕竟祸事都是驴蛋招来的,这小兔崽子,要不是他是我孙子,老子早就打断他的腿了。”

“……”

“爷爷……”上笑得尴尬。

“哈哈,不说了,不说了,里头请,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亲手酿造的梅子酒了。”老赵头说道,漏出了一口已然掉了几颗的大黄牙,“他娘的,那两个洋鬼子太能喝了,昨天喝了一晚上愣是把老子存的酒给喝没一半了,早知道他们今天就要翘辫子了,老子也就不那么热情招待他们了。”

“……”

上一脸的无奈,话说那一半酒有四分之三以上都是你一个人喝的吧?

整个山洞里四周都有那种很原始的火把在燃烧着,所以即便阳光照射不进来,也显得亮堂。而且山洞的面积极大,李泽道初步估算了下,近乎有近千平,因此别说只是区区的六十多号人了,就是上百号人,住在这里也不会觉得拥挤啥的。

甚至西北角落还被用石块堆砌起隔离了几块地方,几十只鸡鸭羊之类的就生活在那地方,旁边还有几条狗在那边趴着吐舌头。

所以空气其实不算太好,但是对于狼村的村民来说,更恶劣的环境他们都经历过了,所以这种地方跟天堂无疑。

比如这里每年都得下几次大暴雨,也发生过泥石流,所以山下那村子毫无疑问的会暂时被淹没,那种时候,他们都会提前上山,到这个风吹不着雨打不到的山洞避难。

此时,那些村民聚在一起,聊天的聊天,用架起的大锅煮东西的煮东西,下象棋的下象棋,还有两个人在角落里那块大石头跟前接着那顺着石头缓缓流下的不知道从哪里渗流过来的水,总之脸上都洋溢着简单的却是很幸福的笑容。

见老赵头带人走过来之后,都会跟老赵头打招呼,可想而知,这个所谓的村长在村里的地位那是相当高的,然后用异样的眼神开始打量着李泽道以及北,指指点点说些啥。

李泽道还看到了那个在西条乡遇到的被王家三兄弟囚禁起来的那个女人,此时她坐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墙壁上的一个火把看,眼神没有太多色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能被囚禁之前精神就问题了加上被囚禁了那么长时间病情更是加重了,所以精神状况很不好。”上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我是把她打晕之后扛回来的,醒来之后还是大吵大闹的,见人就想咬,喝了我爷爷的熬煮的药之后,情况稳定一点了……哦,我爷爷略懂歧黄之术,村里人谁生病了都是他帮忙医治的。”

“原来。”李泽道点了点头。

老赵头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说道:“好好的一个女孩子竟然经历了那种如此惨无人道的如此黑暗的经历,那些人当真禽兽不如啊,回头等她病情稳定了,能想起啥来了,驴蛋你就送她回去。”

“好的,爷爷。”上赶紧说道。

老赵头回头看着李泽道:“小子,听驴蛋说,你对中医有着颇深的研究?”

“呃……略懂,略懂。”李泽道很是谦虚的说道。

“哈哈,那水平跟我一样,老子我也是略懂略懂。”老头哈哈一笑。

“……”

最后,老赵头带着李泽道他们来到了山洞东北角落跟前的一张纯天然的表面凹凸不平的石桌跟前,然后看着李泽道说道:“小伙子,坐吧,咋们聊聊。”

李泽道看着他点了点头,依言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他知道这个老头让他的孙子上把自己找来的目的肯定不是那么单纯,当然了,李泽道不是神,所以可一点都不知道这个老头到底想干么。

“驴蛋,你带这个小女娃四处逛逛,好好领略一番咋们这个山洞的风光。”老头回头对上以及北下了“逐客令”。

“呃……”上无奈,早说啊,我们不就不跟过来了?然后有些紧张的看了北一眼,毕竟这个女人的脾气可是很不好的啊,之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没少动手,而且是搏命的那种。

北冷冷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我先出去了。”就这个臭烘烘的破山洞有什么风光可言?再说了,北对于那些风景名胜也一点都不感兴趣。

“呃……好,那你先出去等我。”李泽道点了点头。

北转身就要离开,然后又转过身来看着李泽道说道:“我只等你两个小时,过点了,我杀了你。”

“……”

北没在说啥了,转身大步离开。

上朝自己爷爷以及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离开,把空间留给了爷爷跟李泽道,虽然,他其实也很好奇爷爷到底找李泽道所为何事。

“驴蛋,别让其他人过来打扰老子。”老赵头喊道。

“知道了,爷爷。”北回头说道,心里更是好奇无比了,就好像猫爪子在那边挠痒痒似的。

“小子,那女娃脾气不好啊,跟她在一起有你受的,指不定的三天两头的就得揍你一顿。”老赵头看着李泽道说道,“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干瘦不好生养啊。”

“……她不是我女朋友。”李泽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幸好北已经离开了,否则那个女人听到这话之后不得大开杀戒啊!

“现在不是,以后就是了。”老赵头看着李泽道那张脸语气笃定,“相术方面老子我也略有研究,你跟那个女娃有夫妻之实没夫妻之福……”

“……”李泽道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

这是越说越离谱了,看着对方那张愈发有神棍味道的脸,李泽道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老爷爷,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李泽道想赶紧搞清楚这个老头到底想干么然后赶紧出去,毕竟北可是说只等两个小时啊,超过了的话,那个女人真的会杀人的。

“你……姓李?”老赵头问道。

“呃……准确说,不是,我复姓‘上官’,因为某些原因,所以姓李了。”李泽道简单解释道。之前肖蔷薇就找他说想没想改一下姓,毕竟你父亲可是复姓上官,李泽道最后还是没改,对于这个父亲,心理终究有着不小的疙瘩。

严格来说,除了有血缘关系外,上官浩宇的种种做法压根就不是一个当父亲的干得出来的。

“哦,其实你姓什么都无所谓。”老赵头很是直白的说道,“只不过多问一些,才显出老子的相术其实还是有一些水平的。”

“……所以?”李泽道很是起身离开,麻蛋啊,这个老头不会是太无聊了也看腻那些村民了所以找自己过来陪他扯淡吧?

老赵头一副神棍模样的看着李泽道那张脸说道:“小子,把你额头上的毛向上缕缕,让老子看看你的额头。”

毛?大爷,那叫刘海不好不好?李泽道这个无奈啊,却也依言手伸了过去,把自己的那盖住自己整个额头的时尚的刘海往上缕,把整个额头漏出了出来。

反正这是一个帅气的额头,所以也不怕你看。

老头看着,眼珠子已然越来越亮,已然变得有些激动了,然后啧啧的惊叹起来了:“伏羲骨,不会错的,真的是伏羲骨,小伙子,就是你了,这都上千年了,终于等到你了……不能高兴太早,不能高兴太早,不仅仅得有伏羲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