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老赵头的秘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一脸的蒙圈,什么伏羲骨?什么等上千年了?老大爷,我学习不好你可别骗我啊。

“你看啊,这上至百会穴的顶部,下至中正之部,两侧周边城,直上入鬓曲,下达眉尾之福堂,形成一颗方形的印。”老赵头无视李泽道那张蒙圈的脸,指着李泽道的额头,神色激动的继续神棍到底,“主大富大贵,大名大寿,可享帝王之福!”

“呃……老爷爷,您到底想说什么?”李泽道艰难的问道。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被夸是如此难受的一件事情,主要是……太玄了,什么伏羲骨的,李泽道还是第一次听过,最让李泽道在意的是这个老头的那句话……这都上千年了,终于等到你了……什么意思?

老赵头却是手伸了过去,就要抓住李泽道那手。

李泽道下意识的把原本放在那石桌上的手往后一缩的,老赵头很是干脆的抓了个空,李泽道看得出来,这个老头多少还是有两下子的,至少,出手的速度快准狠,若非自己的速度更快的,早就被吃豆腐了。

“小子,把你的手给老子看一下。”老赵头表情激动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您到底想干么?”李泽道有些警惕了,这老头这是见自己帅所以打算对自己动手动脚?妈蛋啊,别以为你是一村之长你是上的爷爷你一大把年纪了我就不敢打你?

“看手相啊。”老赵头说道,“好确定你是不是我们要等的那个人。”

“老爷爷,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先把手给我再说,如果你就是我们要等的那个人,那老子自然会跟你小子解释清楚,如果不是,老子犯得着跟你小子多说啥?”老赵头说话就是这么直白。

“……左手还是右手?”李泽道眼神仍旧警惕。

“两手。”老赵头说道,表情已然有些不悦了,“你小子那是什么表情?整的老子我好想会对你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出来似的?呸,你小子可别侮辱人,虽然你小子长得比村里的女娃还好看,但是老子可没那种嗜好。”

“……”

在不伸手,就好像真是在侮辱人了,所以,李泽道表情警惕不情不愿的把两手伸了过去,放在那凹凸不平的桌面上。

老赵头像是老猫见到咸鱼似的,手立马扑了过去,一下子就抓住了李泽道左手,拽到自己跟前,埋怨道:“小子,别握着拳头啊,把手摊开,老子要看手相,不是要挨你的拳头。”

李泽道讪讪一笑的,把拳头摊开。

老赵头瞪大眼睛一副若有其事的样子看起李泽道的手相来了,然后那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脸上有着难以言明的激动神色。

然后,他松开李泽道的左手,抓起李泽道的右手,继续瞪大眼睛盯着他手掌心的那手纹看。

在之后,他松开李泽道的手,满脸激动的说道:“小子,你左手两手都是断掌,你知道吗?”

“呃……”李泽道看着满脸激动的老赵头,微微的点了下头,这事情他倒是知道。人的手掌上都有三条线,那就是生命线,智慧线以及感情线,如果其中二大掌纹线,即感情线和智慧线合二为一,横贯于手掌中,好像一条横纹将手掌分开二部分似的,那么这就通常说得断掌。

有关断掌民间向来都是有一些说法的,什么男儿断掌值千金,女儿断掌值一蚊,还什么女人断掌的话会克夫,甚至李泽道小时候还看过一部电视剧,叫做《断掌顺娘》,说的是克夫的故事,当然了,这些都是扯淡。

所以,李泽道从来都没拿所谓的断掌当回事,更不会傻逼逼的把自己的手掌摊开给别人看,然后一脸发愁的表示,哎呀,我断掌了,怎么办?怎么办……

老赵头站起身来,原地踱步,一副激动难耐的模样:“不行,不行,太激动了,太激动,老子得平复一下心情……这都上千年了啊,总算把你给等到了……对对,喝酒,喝酒,喝点梅子酒心情就能平静下来了……”

老赵头激动异常,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跑去取他亲手酿造的酒去了。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看着他那离去的背影,心里被一群草泥马践踏了一番,心想这个老头有病?

很快的,老赵头就返回了,他右手多一大坛酒,酒坛口虽然用木块塞着,但是李泽道俨然问道散发出来的那股浓郁的酒香味了,至于他的另外一手,则拿着两个大黑碗,这这种大碗要是装满酒,那一碗得有一斤。

“小子,今天老子高兴,咋们多喝一点,这可不是老子酿造的那些梅子酒,那梅子酒……当然好,但是跟这坛酒比起来,那差远了,当年老子的老婆怀孕,老子酿了这坛女儿红,打算等我闺女出嫁的时候喝,结果生了个带把的……最后,老子埋了整整五十年啊,这功夫要不是那驴蛋那小兔崽子往地上埋什么*的,老子还舍不得把它挖出来呢。”老赵头说道,把大碗往李泽道面前一摆的,然后扯掉木塞子,开始往李泽道面前那大黑碗里倒酒。

顿时,酒香扑鼻,主要是酒虫或者那些对酒有研究的人,看着那银白色的酒水,眼睛早就发亮了。

可惜了,李泽道不懂酒,甚至嘴角还抽了抽在心里嘀咕这酒真的存放五十年了?喝了不会拉肚子吧?

“小子,干。”老头端起面前那碗酒,一脸激动,然后仰头一口干。

砸吧砸吧嘴,那张老脸满满的都是满足:“好酒!好酒!”

李泽道端起碗来,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也就那样,甚至还不如白开水好喝呢。当然,这种话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否则这个看起来跟神棍没啥区别的老头肯定会他急的吧?

“你不喝?”老赵头见李泽道只喝了一口问道。

“呃……喝,喝……”

“小子,喝不了就别勉强,老子从来都不会强迫人喝酒,在老子看来,那些说出什么不喝就不是兄弟对我不尊重什么的都是脑残,不喝就不是兄弟啦?兄弟之间的情分真他娘的也太廉价了……”

说话的功夫,他的手早就伸了过去,拿起李泽道面前那只喝了一口的酒,然后仰头,又是一口干:“好酒!好酒!”

李泽道目瞪口呆的,妈蛋啊,那里头可是我的口水的啊,这……算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老爷爷,那个……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李泽道站起身来说道,决定先离开再说。听着老头在那边神经兮兮的说着一些压根就听不明白对面话,李泽道觉得是一种折磨,还不如赶紧离开,虽然那个女人总是板着一张冷脸,动不动就我杀了你,但是那张脸,那身材摆在那里,可比面对这个老头的时候好太多太多了。

“有事,有事,你坐,坐,不用客气,把这当作自己的家就行了。”老赵头打了个酒嗝,两大碗下肚的,那张老脸也泛起了一丝油腻腻的红光了。

李泽道无奈,心想我要是真不客气的话就该跟你翻脸了。

老赵头小心翼翼的把木塞塞回那酒坛子,伸着舌头,把嘴唇周围的酒渍舔掉,然后看着李泽道说道:“你们上山的时候,驴蛋有跟你说起我们这个村子狼村的由来吗?”

这是终于要步入主题了?李泽道点了点头,表示驴蛋说过了。

老赵头说道:“简单说,当年我的祖上狼将军带人一路逃亡,经历的重重的追杀,甚至都逃进大山里头了,那些追兵还是穷追不舍的,最后我的祖上狼将军遇到了一个带着狼头面具的贵人,在他的帮助指引下,狼将军一行人最终成功躲进这个天然形成的山洞里来了,这才躲过了那次灾难。”

“有关带着狼头面具的高人帮助我们祖上狼将军这事情,村里的这几十号人,那是人人都清楚。”老赵头说道,声音已然压低了,“但是还有另外一桩事情,只有老子我知道,当然了,之前知道这事情的是我老子,再说往上,就是我老子的老子……总之这事情从狼将军那里传下来,一代传一代的,最终传到我这里来,我这还没来得及传给驴蛋他爹的,你出现了,那我们的使命也就到此结束了。”

李泽道听着,一头的雾水,心里却是免不了的好奇心被勾引起来了,问道:“老爷爷,到底是什么事情?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老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脑袋微微抬起,一副陷入回忆的样子,就好像这事情他不是从他老子那里继承过来的,而是他是其中一个参与者似的。

“这个性子耿直的老神棍很喜欢装逼啊。”李泽道在心里嘀咕。

“你知道我祖上狼将军遇到的那个狼头高手是谁吗?”老头目光收了回来,一脸神秘的看着李泽道问道。

“……是谁?”李泽道很是艰难的配合这个老头在那边演。

“小子,听说赵匡胤输掉华山的故事吗?”

李泽道木了下,眼珠子瞬间瞪大了,脱口而出:“您是说,那个救了狼将军的狼头面具高手是……陈抟?”

“就是陈抟!”见李泽道竟然知道陈抟的,老赵头满脸红光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很是高兴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