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老赵头的辛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按耐住此时心里头掀起的那种异常的汹涌,耐心的等这个老头继续说下去。

对于老赵头接下来要说的那些内容,他已然不仅仅只是好奇那么简单了,毕竟对于陈抟,对于这个已然被神化了本身也如同神一般的男人,他的一些牛逼哄哄的事迹,李泽道太过熟悉了。

据说他创造出了内里速成法子,有了那套方法,随便一个人都能修炼出内力变成武林高手;他还找到了一代鬼医端木卫庄的坟墓,甚至他还打算泡端木卫庄的遗孀……当然了,是真是假李泽道就不太清楚了;然后,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把那连黄文那样的高手都奈何不得的五彩石一分为五的,最后还打磨成了五枚平安扣。

李泽道看得出来,黄文眼光于顶,对于师父那位全身带满了bug的男人,也仅仅只是稍微的佩服一下,但是对于这位陈抟,则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所以,李泽道着实很好奇,陈抟当年救了狼将军之后是不是留下什么东西了让狼将军帮守护着,最后交给那个上天指派下来的那个生有伏羲骨以及双手都断掌的男人……

李泽道想了想,那个上天指派下来的男人不就自己吗?否则为什么这个老赵头又是看自己面相的又是看自己手相的,然后激动得跟吃了蜜蜂屎似的表示什么这都上千年了总算把你给等到了,还有什么完成使命了什么的?

老赵头好酒,两大碗也就是两斤的五十年的女儿红下肚之后,压根就没能满足,反倒把满肚子的酒虫都给勾了起来了,想打开木塞在来一碗,想了想,舍不得啊,当下抱着酒坛起身。

“呃……怎么不说了?”李泽道问道。

“突然间想喝梅子酒了。”老赵头说,“我去换一坛梅子酒过来。”

“……”

很快的,老赵头就一手抱着一个酒坛子回来了,自己倒了一大碗,当然了,知道面前这小子是不喝酒的,于是也没有帮倒的意思。

这回他没在一碗干了,而是抿了一口酸辣酸辣的梅子酒在嘴里,继续打开话匣子:“话说当年,就在我的祖上狼将军被追兵追得像条狗似的的时候……”

“……”李泽道脸上肌肉的抽了抽,心想那位威风凛凛的狼将军要是知道有你这么一个敢如此埋汰他的不孝子孙,恐怕要气得直接活过来了吧?

“这时候,那个戴着狼面具的高手横空出现了,他三五下的就打趴了几十个追兵,然后在前面带路,最后带着狼将军一行人来到了这个山洞里。”老赵头说着,脑袋还微微的抬起了四十五度角,扫了这个山洞几眼,脸上满满的都是感激之色,就好像他就是狼将军,而不是狼将军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在然后,狼面高手把他脸上的浪面具给摘下来了,露出了他面具下的那张脸。我的祖上狼将军一下子就将其认出来了,这不是陈抟又是谁?当年赵匡胤第一次前往华山拜访陈抟的时候,我的祖上是跟随着的,跟陈抟有过一面之缘,所以的我的祖上是认得他的,只不过赵匡胤拜访陈抟要做什么,我的祖上狼将军就不太清楚了,自然而然的,老子也就不清楚了。”老赵头像是怕李泽道询问啥的,所以来了这么一句直接把李泽道的话给堵死。

李泽道微微点了点头,在心里很是骄傲的嘀咕道:“我知道赵匡胤找陈抟要做什么。”

“在之后,狼将军再三向陈抟表达他的救命之恩,陈抟让他无需客气……让我祖上帮个忙就行。”老赵头看着李泽道说道,“救命恩人提出要帮忙了,狼将军自然点头同意了,之后陈抟给了狼将军一样东西,告诉他说,未来的某一天,会有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到时候只需要把我交给你的东西交给他就行了……”

“那是什么东西?”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老赵头,咽了咽口水问道。

老赵头像是没听到李泽道的话似的,端起酒碗,喝了一口梅子酒,无限感慨的说道:“交给狼将军那东西之后陈抟很是为难的表示了,那个人可能很能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出现,不过,在未来的某一天他肯定会出现的!狼将军赶紧表示,我要是没等到,就把东西交给我儿子,我儿子没等到,就交给我孙子……就这样,一千年过去了,这东西现在传到我手里,一千年了啊,我们也算是报答了当年陈抟的救命之恩了。”

“所以,那是……什么东西?”李泽道又咽了咽口水。

“小子,这时候,你最应该问的问题不应该是……为什么老子会认定那个人就是你吗?”老赵头问。

“……因为我有伏羲骨,我双手断掌……”李泽道说,拜托,你刚刚都那么明显了,所以这还用问吗?

老赵头点了点头:“是啊,当年狼将军就问陈抟说,那是一个怎样的人?陈抟说,那是一个拥有伏羲骨左右两手都断掌的男人!之后,陈抟教会了我祖上狼将军简单的相术,离别之际,还掐指一算的,表示之后你们肯定要下山建立一个小村子安身立命的,什么时候村子里同时遭遇水火之灾毁于一旦,那就相当出现了异像,也就是说拥有伏羲骨两手都断掌的人已然出现了……”

“呃……”李泽道那张脸抽得厉害,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啊。

“于是,狼将军等啊等啊,直到他老人家百年之后,仍旧没得到那个人的出现,于是临死之前给他的儿子留下遗言,然后他的儿子等啊等啊,这一等的,就等我这辈了……多少辛酸,多少期盼,唉,不提也罢……”老赵头一大碗梅子酒下去,似乎全部的辛酸,都在这碗酒水里。

“……”

“总而言之,这千年来村子被淹了好几次了,也着过火灾,但是又是水灾又是火灾的,这真没有过啊!”

老赵头看着李泽道表情已然有些得意:“所以,你以为老子为什么同意让驴蛋又是安置*又是把山上的深潭的堤坝给炸了让大水把整个村子给冲没了?这样一来水跟或火不就都有了?村子也没了……那不就这证明,那个我们等了千年要等的那个人即将出现吗?”

所以……还可以这样操作?李泽道只觉得只觉得自己的那张脸抽得异常的厉害,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老头才任凭他孙子搞把整个村子给毁了了啊。他其实很想问一个问题,万一自己没有伏羲骨,双手也没有断掌,那怎么办?

“假如陈抟那个坑了我们一千年的老家伙没吹牛的话。”老赵头补充了这么一句。

“……”

老赵头无限感慨的说道:“你说老子怎么早没想到呢?早早主动一点就又是水又是火的把村子给毁了你小子不就出现了?白白等了这么多年。”

“……”李泽道那张脸抽得更是厉害了,你早的话自己那时候可还没出生啊。

“果然,你小子就出现了,老子之后也就不需要守着这破地方等你来了,可以安心的搬离这个鬼地方了,就是那个西条乡那个穷不拉几的地方都比这里强啊,至少人多一点,还通电,还有自行车,不像这个地方,一切都是最原始的。”老赵头说着,端起那碗酒灌了一大口。

李泽道算是听明白了,这个老头早就有带着村里的人搬离这个鬼地方的想法了,只不过碍于那一代传一代的那个承诺,那个遗言,所以愣是强忍着……真不愧是狼将军啊,一言九鼎的将军啊,这都已经传了千年了,他身上的那种军人的豪爽以及一言九鼎的基因此时正从老赵头身上很好的提现出来。

所以,当自己真的出现,他是如此开心如此激动的。

当然了,到了上这一代,那种基因基本已经没了,变成了阴险狡诈了。

“所以,陈抟交给狼将军的那东西是……”李泽道又一次咽口水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老赵头用他那已然微微有些朦胧的醉眼看了李泽道几眼,打了个酒嗝之后,然后手伸进怀里,摸了摸,最后摸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黑乎乎的小盒子出来,然后朝李泽道扔了过去说道:“陈抟交给狼将军的那东西就在这盒子里,自己看吧。”

说着,老赵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甚至鼻子发酸的,都快哭了,总算是把肩膀上那厚实的担子给彻底的放下了,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带着村里离开这个熊瞎子都比人多的鬼地方了。

这是天大的好事啊,必须庆祝!所以,他干脆将整个酒坛都举起了起来,仰头,嘴巴大张,银色的酒水往他那张大的大嘴里不断的倾泄下去,就如同一条瀑布似的。

另一边,李泽道则是上下打量这个一看就年代久远的木头盒子来了,当然了,除了年代久远之后,倒也不是用什么好木头制成的,手艺也不是那么精良,颇为粗糙,想必是老赵头的爷爷或者是爷爷的爷爷什么的自己动手做了出来的,就为了存放陈抟给的那东西用。

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一下心情,然后缓缓的把盒子给打开,然后,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仿若见鬼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