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天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盒子里有两样东西,其中一样是一块石头,石头闪烁着对李泽道来说很是熟悉的那种奇妙的幽光,光是纯青色的,所以,这是女娲补天剩余的那块五彩石纯青色部分的边角料?按照师父的说法,纯青色部分能融入人的眼睛,可以让人拥有超强的精神能力,说白一点,能够用意念控制一些东西。

至于另外一件东西,则是一个黝黑的有成年人两根大拇指粗的类似药罐子的东西。

“这是……”李泽道手伸了过去将那个类似药罐子之类的东西拿了起来,打量起来了。仅从这个玩意儿的外形来看,这应该是小罐子才对,而且入手冰凉,颇为沉重的,似乎是铁铸的。

至于那块闪闪烁着蓝光的石头,这就是一把双刃剑,融入一块黄色的石头就让他很是干脆的失去生育能力,师父收集了五枚平安扣融入了其中四枚身体,机能更是被快速的燃烧殆尽,所以李泽道心里莫名的有些害怕以及抵触,惊愕之余后,暂时放一边。

一口气灌了大半坛酒的老赵头打了个重重的酒嗝,双眼迷离的,已然有着几分醉意了,说话舌头也开始大了,斜着眼睛看了李泽道手里的那黑黝黝的东西一眼说道:“应该是个药罐子吧?至于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就……呃……不知道了,老子试过了,靠近磁石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不是铁……而且可以肯定,里头……是有东西的,只不过瓶塞子奇特啊,根本就打不开的,就好像瓶塞跟瓶身其实就是连为一体的,但是关键,它却又能让你看出这就是一个瓶塞,只不过塞太进去了罢了……”

李泽道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仔细的观察起瓶口来了,果然发现瓶口正被一块貌似跟瓶身一样的物质做成的塞子紧紧的塞着,想把瓶塞拿起来,却跟根本没有可以抓取的地方,将那个药瓶子放在耳旁轻轻一摇的,隐约的,听到里面传来“嚓嚓”的声响,显然真的有东西在里面。

“陈抟留下这两样东西的时候没说啥吗?”李泽道看着老赵头问道,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奈,这老家伙不厚道啊,你想喝酒也得等把所有事情都说了再喝啊,你看现在一看就喝高了……李泽道真担心这老头把什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

老赵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什么……说什么……哦,他说的那些话……因为……因为狼将军怕忘记了所以记录下来了,一代传一代的最后传到老子这里,整整一千多年,老子平时没事就取出那块……羊皮看几眼,都倒背如流了……呃……当年陈抟给了这两样东西之后,说……说……哦,那个……”

他指了指李泽道手里的那黑黝黝的玩意儿说道:“哦,这瓶子用外力是没办法将其……那个打开的,因为……因为这瓶子被锁了……”

“……被锁了?”李泽道一脸你在跟我开玩笑的表情。

“是……被锁了,陈抟是跟狼将军这么说的,锁住这瓶子是……哦,被天锁锁住的。”

“天锁?”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再抽,这个老头简直越说越是离谱啊。

老赵头斜着醉眼看着李泽道:“小子,你知道什么是……是天锁吗?”

李泽道心说,我只知道你喝多了,当下随意回答:“天上的锁?”

“天上的锁?幼稚!”老赵头撇了李泽道一眼,然后一弯腰的,又把另外一坛酒抱在怀里,打了个酒嗝继续说道,“陈抟可是……跟狼将军解释这天锁了……他说,天锁咱们华夏五帝之首,被尊为中华‘人文初祖’的黄帝发明出来的,更神奇的是你知道那是天锁,但是你根本就看不到那把锁……”

李泽道心里被一大群草泥马践踏了一遍,这都什么玩意儿?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爷,要不……您先休息一下?”

“怎么,你小子觉得老子我喝多了胡言乱语了?”对于李泽道这话,老赵头很是不满,大手一挥的,“告诉你,老子……没……没醉,就这点酒能让老子醉?想都别想……告诉你,老子曾经喝了……嗝……”

“那个,咱们还是继续说天锁吧。”李泽道无奈。

“不过,老子也觉得陈抟当年估计那是喝多了吹牛呢,什么狗屁天锁的?怎么老子没看到呢?”祖祖辈辈在这个地方窝了千年了,所以老赵头对于这个陈抟的那种怨念显而易见,语气也不是那么恭敬,特别是在喝了酒之后。

“那个陈抟可是说了,什么……那个……哦,说什么天锁,其实就是一把黄帝用意念制成的锁,相传可以锁住任何的东西。”

“意念?”李泽道眉头皱了皱眉,目光落在盒子里那蓝色石头上,这石头一旦融入你的眼睛里,不就可以让你拥有超级强悍的精神能力,然后用意念控制一些事情吗?

“陈抟那个老家伙还……向我祖上狼将军……吹那个牛皮了,他说……嗝……相传,当一个人的精神达到一种极为高的境界的时候,他就可以用意念控制一些事情,比如说他想喝酒,他只要看向桌上的那坛酒,那坛酒就自动飘到你面前让你喝……同样的,天锁也是如此,黄帝想让某个东西打不开,他用自己那超强的意念添加了一把天锁上去,这样以来无论外界多么强大的力量强加上去的,你都别想打开那个东西……你小子说说,这是不是吹牛,是不是?”

“吹牛!”李泽道附和。当一个人喝多了之后,你千万别跟他反驳啥,否则他说不定会跟你拼命的。

与此同时,李泽道眼神在那纯青色的石头上以及手里的药罐子来回交替,眉头已然微微的皱了起来了。

所以,这个药罐子真的被一把用所谓的黄帝的意念制成的无形的天锁锁着?所以陈抟还留下这块纯青色的石头其实就是为了让你拥有超强的意念然后打开那天锁获得里头的东西?

“老爷爷,有关这块石头,陈抟有多说啥吗?”李泽道问道。

“石……石头啊……”老头晃了晃那有些晃晕的脑袋,然后砸吧砸吧嘴的,又在怀里摸了摸,最后取出了一小块黑乎乎的皮革一类的东西,朝李泽道扔了过去,“这……羊皮上可是狼将军的亲手……笔迹,这要是流传出去,那可是值很多很多很多钱的……你小子……自己看吧,老子要喝酒,没……没空理你……小子,你别在老子面前转来转去啊,转得老子的眼睛都晕了……”

“……”

然后,老赵头动作极为豪迈拔掉那一坛酒瓶口的木头塞子,然后,仰头继续大口的灌了起来。

几秒之后,“哐当!”酒坛子从老赵头的手里滑落,瞬间破裂,在看老赵头,整个人已然重重趴在那里,不省人事。

李泽道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打开那一小块羊皮,皱着眉头看起上面书写着的毛笔字来了。

字体不算漂亮,又是繁体字,但是李泽道还是勉强看懂了,这上头记录的是陈抟跟狼将军交代的一些事情。

当然了,这些事情刚才赵老头基本都说了,比如什么村子同时遭遇水火之灾毁于一旦,那是拥有伏羲骨以及双手断掌的有缘人出现的征兆,也提到了那药罐子上的天锁,还提到说有缘人自然能将其打开……

屁啊,李泽道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奈,我可打不开啊……我不是有缘人?开什么玩笑?

上头记载,天锁是黄帝用意念制作出来的一把无形的锁,必须是精神能力达到极高境界的人,方能看到那锁,而且还必须配合黄帝流传下来的一道咒语,才能将其打开。

“咒语?菠萝菠萝蜜?”李泽道嘴角抽了抽。

与此同时,有关这纯青色石头的记载,只说那是一块玉石,能够保平安。

“难道,陈抟多少在防备狼将军?害怕狼将军得知这石头所拥有的那逆天神力所以占为己有因此故意那样说?”李泽道在心里嘀咕,“另外他算准了,千年后自己这个拥有伏羲骨以及双手断掌的有缘人会出现并且熟悉那块纯青色的石头?若真是那样,这个陈抟当真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牛逼啊。”

又把这一小块羊皮上面的字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并没有看到那所谓的有关咒语之类的文字描述,所以,是陈抟没说?不可能啊,陈抟既然能算到千年之后发生的事情,并且把纯青色的石头都留下了,怎么可能不留下咒语?

狼将军忘记记录了?应该也不可能,那位如此重守承诺的将军肯定会记得陈抟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所以,很有可能,咒语他其实已经说了,就藏在他交代的那些话里。

那么,是什么?

又皱着眉头扫了那羊皮几眼,仍旧看不出来那咒语到底是什么,况且即便眼睛里融入这石头之后,能不能看到那天锁那是一回事,因此李泽道不得不暂时先放弃。

想了想,把羊皮折叠了下,然后起身扶起趴在那里已然醉得不省人事的老赵头,把羊皮放回他怀里。

坐回那石头上,李泽道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周边并没有人,很显然的,老赵头在这里的地位极高,所以他说让人别来打扰,其他人就没敢靠近这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