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鬼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的,一厘米左右厚的瓶盖已然全部脱离瓶身了,李泽道按捺住心里头的那种激动或者说莫名的紧张,手伸了过去将那瓶盖取出放在一边,然后深呼吸了下,这才将药罐子摇晃了下,更是清晰的听到了罐子里头的东西敲击在罐壁发出的那种声音,声音不大,很沉闷,但是感觉得出来,里头的应该是球状体一类的东西,所以,这是一颗某种药丸?

当下,李泽道将药罐子的口对着手心将药罐子倾倒了过来,然后微微晃了下,很快的,一颗圆滚滚黑得诡异的类是药丸的东西从瓶子里滚了出来落入王梓的手心里,入手的时候却是凉得异常的,周围隐约的好像还冒着寒气,就好像这是用那种传说中的千年寒冰制成的似的。

李泽道看着手心那颗仿若冒着诡异的寒气的类似药丸的东西,脑子很是干脆的当机了下。

“鬼丸?”他的脑子里瞬间冒出了这两个烫金的金光闪闪的大字出来的!

是的,是鬼丸子!这颗黑溜溜的玩意儿跟李泽道所熟悉的鬼丸几乎一模一样,不仅仅是外观,还有它本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

鬼丸是用人的灵魂制作而成的,所以本身带着极为浓郁的阴气,给人的感觉是阴森森的,现在位于李泽道手心里的这颗药丸给人的感觉同样如此,甚至,那种阴气比李泽道之前所看到的鬼丸二号还要强烈多倍,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你身后站着诸多的厉鬼正对你吐舌头似的。

所以,这真的是……鬼丸?

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了,只是鬼丸不是二十多年前一个叫做陈一冰的生物学家秘密研制出来的吗?后来陈一冰藏匿的那个叫做“影门”的组织被师父给端了,鬼丸教父陈一冰归顺打算回国,谁想却是发生空难死于非命。

现在李泽道还知道了,黄文所处的那个藏匿得极深但是偏偏所拥有的势力,权利以及财力都极其恐怖的fc组织也在暗中偷偷的研制鬼丸,而父亲所创立的阎罗殿只不过是黄文利用其研制鬼丸的一个分支罢了,黄文所采用的方式是广撒网多捕鱼。

当然了,李泽道知道,直到现在fc组织仍旧没能成功的炼制出鬼丸出来,现在市面的那些鬼丸,都是当年陈一冰研制出来的“库存货”,并且数量已然及其稀少了,被吃掉一颗就少一颗,现在黑市上一颗难求,也就只有fc这种财大气粗门路极广的组织,才能一出手就是十颗八颗的,而且多数都是鬼丸二号。

其实,有关鬼丸零号,一号以及二号仅从外观来看,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但是其本身散发出来的那种阴气,可以让你很好的判断出这是几号,当然了,前提是你接触过鬼丸。

而现在,李泽道手里的这颗在李泽道看来无疑是鬼丸的“鬼丸”散发出来的那种阴气比李泽道所见过的那鬼丸二号强太多了,所以,这是……鬼丸三号?甚至是四号?五号?

李泽道已然凌乱了,这怎么可能呢?毕竟鬼丸的制造者可是陈一冰啊,而手里的这颗却是一千多年前陈抟装进这个药罐子里然后交给狼将军的……

所以,不是鬼丸?

但是真的跟鬼丸很像很像啊!

百思不得其解,李泽道把药罐装回那药罐子,将那瓶塞塞紧,小心的收藏好之后,看了正在那边打鼾呼呼大睡的老赵头一眼,然后起身离开。

穿过整个山洞,在村民那异样的但是却又熟悉的眼神的注视下,李泽道回到了台阶这里,上在这边等候着,见李泽道过来了,迎了过去。

“你爷爷喝多了,睡着了。”李泽道笑笑说道。

“哈哈,那是我爷爷不知道你的底细,不然他也不敢找你喝酒。”上耸了耸肩膀,以为爷爷这是找李泽道拼酒最后自己喝趴了,“要走了?”

他其实很好奇想问我爷爷跟你说些啥了,但是想了想还是没问,毕竟他跟李泽道压根就没熟悉到那程度,至于回头问爷爷去……上觉得自己的想多了,那个老头就是一个奇葩,在喝多了的情况下嘴巴更严。

“嗯,该走了,否则,黄文说不定的就要杀过来了。”李泽道说道。

上点了点头,明白李泽道的意思,毕竟黄文想收集八块黄色石头,之后进入魔窟这事情他是参与者之一,他杀了西带走石头就等于是给黄文出了一个大难题了,现在李泽道跟北要是没回去,这就等于两块黄色石头又没了,黄文不得疯?说不定的就真的带人杀过来了。

“谢谢。”上说,“我欠你一条命,也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李泽道耸了耸肩:“以后记得还就行了。”

“有机会一定还。”上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哦,对了,你们的车还停在那破土坯房跟前,应该没有人敢去乱动才对,那三兄弟在乡里是无赖出名了,所以那些乡民没有胆子去他们家门口撒野,即便屋子里头没人。”

“知道了……走了,不用送了。”李泽道笑笑,然后迈步踏上了台阶。

上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奈,自己好像没说要送啊。

上了台阶哈着腰离开了这个绝对隐秘的山洞,李泽道来在那凸出来的石头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万丈深渊,哪怕现在胆子摆在那里,心脏还是难免抽了几下,再次佩服一番狼村的那些村民,竟然用勇气下到这个地方来,一般人早吓晕了。

回过身子,两腿微微一绷紧的,身体向上一跃,李泽道整个人已然稳稳的回到上面了,向前看去,只见趴在一块石头上的北像是受惊的老鼠似的一下子就从那石头上蹦跳起来了,然后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他。

所以,她这是站乏了坐着可不方便所以只好趴着了?而听到动静知道自己出来了所以赶紧起身,表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李泽道觉得有些好笑,看来无论什么类型的女人,都喜欢做那种掩耳盗铃的事情。

“需要跟你说一下那个老头找我做什么吗?”李泽道朝她走了过去问道。当然了,李泽道是不可能说真话的,有关那药罐子里头装有的那枚类似鬼丸的东西,李泽道说什么也不可能说出来的,当然了,也没敢吞下去,谁知道吞下去之后身体会有什么反应的?

有关纯青色石头的事情同样也不能说。

至于老赵头说,这个女人跟自己有什么夫妻相……妈蛋啊,这就更不能说了,否则这个女人肯定会杀人的。

所以……李泽道开始在脑子里编一套他自认为是人都挑不出毛病的说辞来了。

北表情冷漠的看了李泽道一眼,没有说啥,很是干脆的转身离开。

“呃……好吧,这样不需要编了。”李泽道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无奈笑笑,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跟上。

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下了山回到了村口这里,然后继续走进那片被山洪给冲垮了不少树木的密林。

这回没在遇到熊了,想必即便有熊,也早就被那洪水也冲走了,只不过树木断裂的不少,路不好走,方向难辨,好在李泽道那种超强的记忆力以及推理能力摆在那里,所以,顺利的通过那密林。

紧接着又淌过了那条没有桥的小河,然后又翻过了三道山岭,最后回到狼山脚下,接下来,只要翻过这座荒凉的大山,就可以回到西条乡了。

此时,时间已然来到了傍晚时分。

“休息一晚上,明早再起身爬山?”李泽道看着北问道。他其实不累,但是跟在他看得出来北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虽然她极力的隐藏,但是李泽道还是发现了,毕竟伤在那里,走路引起伤口不适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北眼神冷漠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点了点头。

“去那边那块大石头后面的,能挡一下风,然后我去找点干柴,烧堆火,顺便看能不能抓点野味兔子野鸡什么,这几天竟吃压缩饼干一类的东西,都快吐了。”李泽道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说道,“然后,还得帮你换下上伤口,草药我摘了,就在我背包里。”

北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盯着李泽道看,一副你是不是还想占我便宜的架势,冷冰冰的问道:“还换?”

“最后一次了。”李泽道有些无奈,这个女人的那种眼神太伤人了,自己已经连续两次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那种人了,为什么这个女人还是不相信自己呢?这一刻,李泽道很想找一面镜子好好的照一下,是不是自己这两天没时间打理一下妆容的胡子这都长出来了所以整个人看起来猥琐了?

“今晚换了别乱动好好的休息一晚,明天翻过这狼山回到细条乡你就可以坐车了……当然,你要是想趴着我也没意见。”

北咬了咬嘴唇:“最好是最后一次,否则……我杀了你!回到西条乡要是还坐不了车的话,我也杀你!”

李泽道这回没占便宜似的贫嘴,笑笑转身找干柴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