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孤儿院/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费了点时间,李泽道捡来了不少干枯的树枝生了堆火,不过有些遗憾的是,并没有在周围找到野鸡兔子什么的,也没有找到狼,李泽道还想炫耀一下手艺的……不是说想让一个女人对你有好感首先就得抓住她的胃吗?

李泽道当然没奢望这个女人对自己有好感什么的,但是……好歹别动不动就说我杀了你什么的。

等李泽道把火生起来的时候,太阳已然完全落山了,周围一片昏暗寂寥的,偶尔传来了不知道昆虫又或者是动物发出的轻微的异响,更是增添了几分死寂。

当下李泽道把外套脱下来铺在那大石头上,然后边把草药的叶子塞进嘴里嚼起来边回头对北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表示你可以趴下去脱掉你的裤子了。

北像是看死人一般看了李泽道一眼的,耳根子红烫了下,咬了咬牙的,终究还是爬上去,趴了下来,然后双眼紧闭的同时伸手把自己的裤子轻轻的往下拽。

李泽道难免又喝了几口草药汁的,然后又一次的帮她换了下药。

李泽道的针灸的缘故,外加草药以及北的舌头融入了黄色石头的缘故,所以伤口愈合得很好,发炎之类的问题那是一点都不存在的,按照这种康复速度,所以,这真的可以说是最后一次换药了。

“可以了。”李泽道说,转过身去,“不需要再换药了,回到西条乡,保你能够在车里坐着。”

北起身,默默的提上了裤子,然后抬头看着李泽道那背影,心里一时间空了下。

“所以……这样的日子从此结束了,所以,从此跟他除了陌生人还是陌生人?说不定的之后还会一刀子过去?”她心想,然后很快的,就硬生生的把心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聊聊?”李泽道在那火堆旁坐了下来看着北小道,算是没话找话。

北看着他,没说话也没点头。

不说话,所以就是默认了。李泽道问道:“你从小就跟在黄文身边。”

北沉默了下,微微的点了点头:“是他把我从孤儿院带走的。”

“原来。”李泽道点了点头,微微伸了伸懒腰的,后背靠在那石头上,紧接着说道,“我睡了。”

“……”看着李泽道那已然闭上了的眼睛,北嘴角抽了抽的,她真的很想打人!说好的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聊天呢?

一夜无话,也没有狼一类的动物过来骚扰什么的。

第二天一早的,两人整理了下,再次出发,与此同时,此时的北更是没想搭理李泽道了,完全当他就是空气……她还在为李泽道昨天晚上秒睡的事情而生气。

李泽道见她表情跟想杀人一般没啥区别,当下也没自讨没趣开口说点啥。

另个人很是沉闷的一前一后,花了大半天时间,最后翻过了狼山,已然依稀的可以看到前方那个穷得不能再穷的小村落西条乡了。

再次回到这个鬼地方,李泽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慨的,毕竟此行当真凶险啊,差一点点就被*给炸得身体缺个零件了。

当然了,收获也极为丰富,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狼村祖祖辈辈在等到其到来好赶紧脱身的那个拥有伏羲骨以及双手断掌的有缘人,然后得到了陈抟留下的那块纯青色石头以及那类似鬼丸的药丸。

一路上,李泽道都在想,那到底是一颗什么样的药丸?另外陈抟当真能算到千年以后发生的事情?若他当真是这样一位奇人的话那为什么最后他竟然死于非命?最重要的是,他留下这么一颗药丸,到底想做什么?

当然了,李泽道就算智商在高,分析能力在强悍,面对这如此诡异的事情,脑袋自然也是属于乱成一锅粥的那种。

当下,两人走进西条乡,跟之前一样,那些村民看着他们两个就跟看到外星人似的没啥区别,毕竟这一男一女两人的穿戴虽然跟他们一样,也是破破烂烂的,上面泥巴的泥巴,灰尘的灰尘,但是架不住人家的那张脸长得好看啊。

两人无视村民的那种眼神,继续往里头走,最后来到了老王那土坯房跟前。

还是那破败的土坯房,脏乱不堪的院落,只不过院子里原有的那几只鸡鸭,那猪以及狗都不见了,恐怕是主人没在家所以那些家畜都饿急眼了,很是干脆的离开这庭院找吃的去了。

车还停在那里,并没有被动过的迹象,看来正如上所说的那样,三兄弟恶名在外的,倒也没有人敢到他们家门口这来对这车动下手脚什么的,只不过免不了的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甚至挡风玻璃以及车头盖那里还有几泡已然风干掉了的鸡屎一类的玩意儿。

这年头,鸡比人的胆子大啊!

“你清理下。”北看着那鸡屎,眉头已然皱了起来了,然后对一旁的李泽道说道。这是一整天以来,她对李泽道说的第一句话。

“为什么是我?”李泽道无奈,我也觉得很恶心好不好?

“第一,我是女的,第二,我受伤了……”

北看着李泽道补充说道:“你是知道的。”

“呃……我知道……”李泽道老脸已然有些红了,他确实知道。

第三……”北像是看死人一眼看着李泽道,没继续说下去,她只是把她那大长腿给抬了起来了。

“呃……这院子里有个辘轳,我去找个桶之类的打点水过来洗下车子,反正时间还早。”李泽道很是果断的说道。

然后,他佩服自己佩服得不行了,自己果然是俊杰……多么识时务啊!

简单的冲洗完车子之后,已然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之后,两人上车,跟来的时候不一样的是,现在李泽道负责开车。

北则是上了后座……坐着,身体微微偏了下坐着,通过昨晚再次换了下药之后,伤口虽说已然好了大半了,但是坐下难免还是有疼痛感,只不过比起之前强太多了,连坐车都是个问题。

只不过车子在那坑坑洼洼的路面上行驶一会儿之后,北看了前面专心开车的李泽道几眼,咬了咬牙,趴了下去……还是趴着舒服啊。

李泽道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有些好笑,但没敢开口调侃,否则他有理由相信这个女人一定会恼羞成怒的。

车子很快就离开西条乡,来到县里,加了个油之后,然后李泽道还在附近的一家商店里买了点吃的东西,其中还包括两包香烟,其中一包当然是自己抽的,另外一包则是女士香烟,帮北准备的。

重新回到车里,北已然坐起身来,正在打电话,看她那表情神态的,李泽道就知道她肯定是在跟黄文通电话。

北看了上车的李泽道一眼,然后继续对着电话的话筒说道:“嗯,我们现在已经到苍山县了,很快的就能抵达燕京……嗯,伤口没什么大碍……”

李泽道看她笑笑,拿出一支香烟点燃,然后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

一分钟之后,北挂了电话,然后看着李泽道说道:“我跟黄文说咋们在狼村的遭遇了,上跟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连手,在整个狼村里外都安置了那种威力极强的*……我还说,狼村的村民不知所踪,不过上以及两名罗斯柴尔德的成员被咱们两个给杀了。”

李泽道笑笑:“对他撒谎的感觉如何?”

上没说话,但是看李泽道的眼神跟看死人一样没啥区别。

“给。”李泽道把拿包女士香烟扔给她,“只有这种牌子了,没有你抽的那种,将就下,等到了川省的省会蓉市之后,就有了。”

北看了李泽道一眼,难得的脸上的那种冰冷融化了点,然后拿起那盒香烟,抽出了一只叼在嘴里,接过李泽道递过来的打火机,动作潇洒冷库的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了烟雾。

在烟雾的缭绕下,那张冷酷却又精致的小脸已然变得有些缥缈。

“知道我是怎么进入孤儿院的吗?”她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声音不大,不喜不怒,不笑不悲,“因为,我的父母一夜之间全部死了。”

李泽道看着这个突然间好像换了一个性格的女人,沉默。

“在之后,其他亲戚都没想让我黏上,所以我去了孤儿院……”她看着李泽道,“你去过孤儿院吗?”

李泽道楞了下,摇了摇头。

“有客人来的时候,是孩子们最光鲜的一刻,干干净净的,有新衣,有热饭,还有无微不至的关怀……至于平时,那是是灰暗的,阴森森的,无论是多么炎热的夏天,你都会觉得寒冷。”北说,依旧是不喜不怒,不笑不悲的表情,就如同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似的,虽然那是她的亲身经历。

“所以,我觉得你的天道基金会之后可以多帮助一下那些孩子,比起那些病种快要死的人,那些孩子其实更需要帮助。”北看着李泽道说道,“当然,我知道这种话你不喜欢听,在你的世界观里,众生平等,谁也没有资格随意剥夺他人的性命对不对?”

李泽道苦笑了下,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