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御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这次能顺利的逃过这劫,我会去孤儿院看看的。”李泽道说道。

北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像是为了躲避啥似的,眼神有些慌乱的躲避了下,看向了车窗外,来了这么一句:“到时我带你去……”

觉得这话怪怪的,说不定会让这个自恋的家伙误解啥了,冷冷的补充说道:“我的意思是,那家孤儿院就在凤凰市。”

这个向来想杀你就杀你压根就不屑解释啥的女人,此时竟然解释起来了。

李泽道微微楞了下,然后笑笑:“好。”

然后就是较长的时间的一段沉默。

北表情已然恢复了以往的那种冷酷了,她默默的抽着香烟看着外头,李泽道则默默的抽着香烟看着她。

北把烟头弹出窗外之后,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走吧。”

然后,趴了下去。

李泽道看了她那暴露在自己面前的被黑色皮裤包裹得紧紧的皮裤一眼,笑笑,回过头来,专心开起车来了。

足足开了一整夜的车,最后车子来到了川省的省会蓉市,之前李泽道跟北就是从燕京乘坐飞机到这城市来,然后出发前往西条乡的。

出发之前,李泽道跟北还在靠近机场的一家酒店里开了两个房间,财大气粗的直接开了十天,并且把一些行李放在房间里头,主要是换洗的衣物。

经过在狼村折腾了这么一番之后,两人身上的衣服倒也不至于衣不遮体的,但是皱皱巴巴都是泥灰,甚至漏点皮肤那是肯定的。

比如北的屁股,就破了个洞,露了点让人一见就免不了遐想一番的春光。

所以,打算先在酒店休息一番,至少也换下干净的衣服,然后搭乘最早的航班返回燕京。

当然了,搭乘飞机返回燕京估计是明天的事了,因为此时整个蓉市都被倾盆大雨笼罩着,甚至还伴随着阵阵的大风以及闷雷,天气极为恶劣,所以,蓉市机场前往各地的航班基本上都取消又或者是延误了。

将车在酒店门口停下之后,两人冒着那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进入了那之前登记入住的酒店。

之前的门卡已然泡水了损坏用不了了,因此李泽道跟北在酒店工作人员那显得有些异样的眼神的注视下,花了点钱重新要了一张门卡,之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当然了,两个房间挨着。

一回到房间之后,李泽道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伸了伸懒腰的,只觉得一身的疲惫好像瞬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似的。

目光落在地上多出的那几张上面印有几乎全-裸,仅用手挡住了私密部位,表情满是挑逗的美女以及一连串电话号码的小卡片身上,李泽道摇了摇头,在心里评价了一番,这胸部,一看就是假的,这脸蛋……一看就是亚洲四大邪术的华夏ps整出来的。

有关亚洲四大邪术这事情是任天堂告诉李泽道的,分别是泰国的变性术、韩国的整容术、岛国的化妆术、华夏的PS术……之后让任天堂还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示,其实她是这四大邪术的集大成者,不信的话你可以检查检查。

李泽道听了之后着实吓了一跳,于是很是认真的检查了一晚上,最后得出这个女人骗人这么一个结论。

眼神从那小卡片上移开,李泽道伸了伸懒腰,走进浴室,往浴缸里放上了热水,紧接着干脆的把自己的给脱个精光,舒服的泡起热水澡来了。

泡澡的功夫,拿起放在那一旁的那黑黝黝的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作而成的药罐子把玩起来了。

“要不,把里头那颗药丸吃了?反正自己是可以把老鼠药当饭吃的男人,所以不怕中毒的……”李泽道嘀咕,着实心痒痒的,就等于是老猫在见到咸鱼之后,却是被告知,那虽然看起来是一条咸鱼,但是实则很有可能不是一条咸鱼,甚至吃了可能会死,那只能在一旁干呆着,想离开,却又舍不得,是在抵挡不住这种诱惑啊。

“但是,万一……挂了怎么办?”李泽道又嘀咕,“天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啊?吃了不会死人呢?这可是一千多年前的玩意儿啊,到现在竟然还不腐烂发霉的……这得添加了多少防腐剂啊,还是其本身就是防腐剂?”

……

另外一个房间里,北没有泡澡,毕竟臀部那里还有伤,仅仅只是洗了下头发,简单的擦了下身体,对着镜子,把伤口上的那些黑乎乎的药渣扣掉,清洗一下,检查一下伤口,果然,那种不知道名的草药的药效奇佳,又或者说,那个混蛋的口水本身也带有疗伤的作用,所以,短短的两天,那偌大的伤口已然愈合了八九成了。

看着镜子里的那伤口发了会儿呆,脑子里净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甚至不知不觉的,镜子里的那张脸都发红滚烫起来了。

赶紧把脑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掉之后,她从行李箱里取出了之前就带着的一个小型医疗箱,对着镜子帮自己处理下伤口,敷上价值千金对伤口极有疗效而且事后不会留下疤痕的雪蛇膏,然后贴上纱布包扎了下。

取出干净的一套衣服换上之后,想了想,她把之前穿的那套皮衣皮裤以及李泽道用来帮她包扎伤口的那布条都仔细的折叠起来,然后放进行李箱里。

吹干头发之后,联系了下黄爷,表示现在风大雨大的,航班已然全部取消了,他们只能搭乘明早的航班返回。

黄文并不着急,他还跟北说,可以在蓉市好好玩两天放松一下。东他们在接到已然击杀上并且得到黄色石头的消息之后,也起身往回赶,只不过他们去的地方更是遥远偏僻,甚至东跟下刚深入了沙漠之中,所以想回到燕京还得几天时间。

北知道,黄文这是在间接的表达他对自己的那种信任,毕竟现在那块黄色的石头可是在自己手里的,加上已然融入自己舌头的那一块,那就是两块了,他很放心的把两块石头

当然,这也可是说是一次试探,黄文这是在试探她的忠诚度,在试探她的身体她的心是不是跟随着李泽道走了……这一点,北也明白。

另外,还有一点,蓉市其实是北的出生地,她生命中的前五年也是最快乐最幸福最单纯的那五年是在这里度过的,当然,这里也有极为惨痛的回忆。

“那我在这里呆两天。”北说,“看能不能把一些事彻底的了了。”

通完电话之后,北拿着香烟跟一个漂亮的打火机,走到窗户跟前,眼神冷漠的盯着外头那狂风暴雨看。

抽出一支香烟,动作潇洒冷酷的点燃,香烟不是自己熟悉的那种味道,是李泽道买的那一盒,不过……味道也很好呢。

北觉得应该好好的跟李泽道道谢一下,若不是他,别说顺利的从上手里拿到了那块黄色石头,自己现在早死了,甚至尸体都要被炸得四分五裂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而不仅仅只是屁股上多出了个洞那么简单。

但是……身体被他看光……就算是谢他了吧?他救了自己的命,自己身体被他看了……挺公平的。

乱七八糟的想法继续……那个无耻的家伙现在在干么?也站在窗户跟前抽烟?又或者是……盯着地上多出来的那些黄色小卡片看然后寻思着要不要打个电话?他要是真敢打电话……我杀了他!

然后北北自己的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吓了一跳,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女人了这么碎碎念了?他打电话叫只鸡甚至是叫只鸭的关自己屁事啊?

心情莫名的有些烦烦躁的把烟头在窗户上掐灭之后,然后回过身去,手指一弹的,烟头划出了一道极为漂亮的幅度之后,最后准切无误的掉进了角落里的那垃圾桶里。

想了想,北轻轻的咬了咬嘴唇的,然后走到房门跟前,打开门,走出了房间,来到了走廊里。

就在这时,对面房间的门开了,一个赤着膀子,下半身仅穿着一条内裤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那里,在看到一身皮衣皮裤的北之后,眼珠子一下子直了。

半个小时之前,男子拨打了小卡片上的电话,之后,一个女的娇滴滴的给他电话说,她已经上楼了,让男子开门迎一下。

然后男子赶紧把门给开了,于是就看到了刚好走出房间站在走廊的北!男子说什么也没想到,这次过来的这只鸡的质量竟然如此高的,完全没有以往的那种风尘气息啊,那冷酷的小脸,那身材,还有那一身皮衣皮裤……御姐啊,我爱御姐。

男子咽了咽口水的,身上仅有的那条内裤更是快速的被撑起来了,如同一顶小帐篷似的。

然后,他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笑容:“美女,这里。”

北看着这个正用无理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看的男子,也注意到了他下体的变化,眼神骤然间一冷的,看对方真如同看死人一眼没啥区别。

此时,这个中年男子压根就已经是精虫上脑了,北那冷漠的眼神里散发出的那种凌厉的杀气在他看来反倒成了是在挑逗勾引他,所以,男子流着口水一副猪哥相的同时手更是伸了过去就要拉住搂住北那*。

北猛地一脚过去,狠狠踹在了男子胯下那顶小帐篷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