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我忍你很久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没办法理解,没办法理解以及你们的做法。”李泽道最后说。

“没有对错,只有应不应该,我们是站在国家面对整个世界的角度上来考虑事情的,所以跟你的想法有些巨大的偏差,那是很正常的。”北说。

李泽道看着这个女人:“所以,你是在说我的想法……狭隘?”

“你其实可以换另外一个词,那个词更为贴切。”北说道。

“什么词?”

“幼稚。”

“……”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在你还没抵达那个高度的时候,就别用你那幼稚的思维去断定某些事情的对错,那样的话跟网络上的那群引人发笑的键盘侠没啥区别。”北淡淡的说道,“你说呢?”

这……又被侮辱了,李泽道郁闷得死去活来的,真受不了啊,真的很想对这个女人动手。

“你师父确实很强大,但是他大局观狭隘,或者说,他太过理想化,总觉得这世界应该是人人平等,没有纷争的,这怎么可能呢?所以,即便他的实力强大,上头也没想把他招收进入fx组织。”北看着李泽道说,“当然,你师父自己也明知这是不可能,甚至他还担心上面害怕他的实力太多强大,对他采取什么措施的,所以他选择了离开华夏,选择了独善起身,过起逍遥的日子来了……你跟你师父差不多。”

“包括……喜欢安逸生活,喜欢美色。”想了想,北又补充说道。

“……”

“我不喜欢你。”李泽道很是小孩子气的怼上,潜台词自然是,你不是美女。

北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有接话,又点燃了一只香烟,心想我是不是美女又不是你说的算。

当下,车子继续在雨中穿梭着,李泽道问道:“既然你们都觉得我跟我师父一样,为什么还告诉我这些事情?甚至还变相的威胁我加入,成为你们其中的一员。”

“因为比起你师父来,你好揉捏多了。”北冷冷的说道。

“……”李泽道心里很是干脆的被一群草泥马践踏,当下又把车子停下,然后眼神凶狠的看着北说道,“看来你是忘记了狼村发生的那些事情了,否则为什么还敢这样挑衅我呢?”

北的内心猛地颤了下,不是因为李泽道现在威胁,而是想起了在狼村发生的那幕,这个王八蛋简直不要脸到极致了一拳砸在她的那个地方。

“我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北语气冷冰冰的回应,甚至,眼神还冷如刀子的扫向了李泽道胯下。

你伤害了我妹妹,我就对你弟弟下死手!

李泽道胯下猛地一冷的,悻悻的继续开车来了。

按道理讲,女人在遇到男人耍流氓的时候都会面红耳赤,一边捂着脸透过手指缝隙偷看几眼,一边娇嗔着说道“讨厌,你讨厌啦”。

这个女人倒好,直接怼上了,甚至那漂亮的大眼睛还如此干脆的盯着你的胯下看……这个流氓!这年头,女流氓很危险的,绝对不能去招惹。

“所以,这次进入魔窟,也是得到了上面的……默许?”李泽道问道。

北扫了李泽道一眼,跟看白痴一样没啥区别,还是冷冷的回答道:“更准确的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多时候,上面其实只要结果,不是那么在乎过程的,只要不捅出天大的篓子,不造成巨大的社会舆论就行了。”

北目光落在窗户外头,看着雨水拍打在窗户上,冷冷的说道:“据说,二十多年前,黄爷捅出了一个大篓子了,造成了巨大的社会舆论,所以组织也处理他了,撤销了他的职务,让他面壁思过整整五年,之后才出来继续领导fc组织。”

“呃……当着我师父的面装死的那次?什么江州铁三角?”李泽道问道。

从师父留下的那文档里,李泽道大概知道了一些很表面的一些信息,至于具体当年发生啥事情了,李泽道就不太清楚了。

北扫了李泽道一眼,说道:“不知道。”

然后,她的后背靠在座椅上,很是干脆的把眼睛给闭上了。

“……”李泽道很是清楚的感觉到他的那张脸在剧烈的抽搐着,然后他在也忍不住了,又一次把车子停下,然后有些气急败坏的盯着这个女人看。

“恭喜你,你成功的把一个老实的男人给惹火了。”李泽道说道。

北睁开眼睛,眼神冷漠的跟李泽道对视,语气冷若寒冰:“是吗?我不介意杀了你。”

又是这句!李泽道在也受不了了,已然朝她身上抓了过去,动作快如闪电……妈蛋,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当真已然我是病猫?

北的反应速度也很快,但是比起李泽道来,终究还是慢了点,此时李泽道的双手已然死死的把她的两只手牢牢的按在座椅后座上了,更是一屁股坐在她的大腿上,这就等于大半个人都压在她身上了。

“我忍你很久了!”李泽道恶狠狠的说道。

虽然一个触不及防的被控制住了,但是北的那张脸小脸依旧冷漠,并不见任何的惊慌,冷冰冰的说道:“放开我。”

“不放!因为你一句胡我就把你给放了,我是不是太怂了点?”李泽道恶狠狠的说道。

北嘲讽:“难不成你觉得你不怂?”

“你这是激将法?”李泽道问道。

“什么激将法?”

“激将法就是……”李泽道跟近在咫尺的这双冷漠的大眼睛对视着,一句话没说完的,直接脑袋下去,吻上了她的嘴唇。

然后,在那一瞬间,北明白了李泽道说的激将法是什么意思了,很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与此同时,眼珠子更是瞪大了,这个家伙真敢占自己便宜?而且是在自己没有被封住穴位也没有受伤昏迷的保持很清醒的情况下占的……

北又急又气,她双手下意识用劲,却是仍旧被压得死死的,动都动不了,腿想动也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毕竟地方太小,况且这个家伙的身体正死死的压着自己的大腿。

但是,不能不反击啊。

于是……她努力的把自己的舌头从被李泽道含住的小嘴里面伸了出去,触碰到了李泽道的舌头后就和它搅拌纠缠在一起。

李泽道的眼珠子微微瞪大了,原来这个女人对于这一方面这么有研究啊,竟然知道传说中的法式香吻……就是,动作不纯熟啊。

李泽道决定教她,于是,他很是干脆的把北的舌头顶回她的嘴里,然后他的舌头也紧接着进去。

“学会了?小样……啊……”李泽道大叫着从北的身上蹦跳了起来了,然后脑袋很是悲剧的重重的撞在车顶上了,很是干脆的滚到驾驶位置上去了。

痛!锥心的痛!蜷缩在那里的李泽道感觉到自己的嘴巴满满的都是血腥味了,这个可恶的女人,她竟然如此狠辣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头了。

不仅如此,这么用力的撞了这一下,头顶不得多出了一个大包了?

李泽道郁闷异常啊,亏我还想教你最正宗的法式香吻呢,没想到你竟然狗咬吕洞宾……有这样的女人吗?这样的女人还是女人吗?

在李泽道滚到驾驶位置上的时候,北并没有继续攻击,她很是干脆的摇下车窗,往外吐了两口口水,与此同时,那冰冷的雨点拍打在她脸上,似得她原本那躁动不堪的心稍微的平息一点。

关上车窗,北回头眼神冷冰冰的看着李泽道,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似的,只是那张冷冰冰的脸,有着肉眼可见的红晕。

“看什么看?没见过舌头出血脑袋起了个大包的帅哥吗?”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属狗的啊,有你这么咬人的吗?”

“……我的生肖是狗。”北说。不仅生气不起来,甚至看他如此委屈犯贱倒打一耙的样子,还莫名的想笑,她很是努力的板住了才没让自己的嘴角翘起。北知道,自己快要完蛋了。

“……”

然后,她眼神从李泽道身上移开,点燃了一支香烟,冷冰冰的说道:“再有下一次,就不是出血那么简单了。”

然后眼睛闭上,不再理会李泽道。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车子缓缓的某个大商场门口那停车场停下之后,北这才睁开眼睛,然后径直拿了雨伞打开车门下了车,完全把还在车里的李泽道当成空气了。

李泽道这个无奈啊,感受了下舌头的那火辣辣的疼痛,下车,举着伞很是犯贱的跟在她后面,最后两人走进了那商场里。

然后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李泽道见识了那种可能只属于北的逛街方式,这种逛街方式很是奇葩,很让人无语,甚至是崩溃。

在这有五层楼每一层足有几千平米的大商场里,北先是在一楼从头到尾逛……哦,不能说逛,应该说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走……她就这样脑袋微低的,也不看周围的那店铺,不看周围那些人群,那看那些衣服包包什么的,就这样一步步的往前走。

直到把整个一楼都走遍了,她上了二楼,然后继续,然后是三楼,四楼,五楼……

默默的跟在她后头的李泽道内心毫无疑问的,自然处于崩溃的边沿……假如不是时不时的就能跟美女擦肩而过,甚至美女看到他这样的大帅哥之后还会羞涩一笑的,他早就崩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