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两个神经病/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小风更多是震撼,因为,当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冷意并且用那种如此可怕的眼神看向周平光的时候,何小风就知道这个女人要动手了。

但是,他却是只听到了那“砰!”的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闷响,压根就没看清对方出脚的动作,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周平光已然趴下了并且这个女人的脚直接踩在他的脑袋上了,可想而知,她的速度有多快。

震撼之后,何小风心里满满的都是悲哀,因为他发现如果这个女人这一脚踹向自己的话,自己哪怕在有提防的情况下,也是躲不过去的。

“你……做什么?”

“还不赶紧放开周少……”

“……”

以赵队为首的这几个警察以及以红发男子为首的这几个混混总算清醒过来了,当他们看到这个女人的那被皮裤紧紧包裹着的大长腿竟然踩在周平光的脑袋上,果断凌乱了。

赵队气得那张脸都憋红了,他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竟然敢当着警察的打人的,而且打的还是周副市长的侄子,太不像话了,太无法无天了!这是挑衅!对国家执法机构的严重挑衅!

“我劝你放开周少,不要抗法。”赵队长已然拔出腰间的手枪了,枪口对准了北。

其他几名警员同样如此,纷纷的掏出手枪,枪口对准北,还有一个对准了李泽道,他们俨然把这两人特别是这个女人当做是挟持人质的暴力分子。

至于被戴上手铐了的何小风,心里满满的都是悲哀跟怨念,因为这些警察竟然把他扔一边了,难道……自己一点危险性都没有?这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保安跟红发男子见警察枪都掏出来了,赶紧都带着自己人后退,当然了,红发男子没忘记把那个周平光那个胖乎乎的儿子抱走。

那些远远围观的人同样如此,一下子就散个没影了,生怕子弹一个不长眼的打在他们身上那怎么办?

北抬头看着赵队,眼神冷漠的异常的,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赵队那紧握手枪的手心莫名的冒出冷汗了,他紧张了。

“听到没有,放开周少,把手举起来,否则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周队长更是用力的抓紧手里的手枪,大声喊道。

“你可以试试。”北冷冰冰的说着,脚还很是干脆的在周平光的那张打脸上用力的碾压着,很是干脆的,周平光那张脸被搓掉了一层皮了,“在你开枪的前,我至少可以让死十次。”

“……”赵队长只觉得自己那张脸抽搐得都快没感觉了,其他几个警察也是一脸的凌乱。

这个女人……是个神经病?不然怎么念起电影的台词来了?

李泽道打了个哈欠,很是好心的说道:“别怀疑她的话,在你们开枪之前,她至少有能力让你们死十次……况且还有我啊,我至少可以让你们死十五次!”

“……”这些警察的内心又一次被一群草泥马践踏,原来这个男的也是神经病。

于是有一把枪从北的脑袋上移开,对准李泽道的脑袋……只有一把手枪,怕是制服不了他啊,听说神经病的爆发力都是很强悍的啊。

何小风微微低头,羞愧得死去活来的,他觉得自己刚刚那句“你猜”的逼格跟这两个家伙说的这话比起来了,远远不如啊,看来,自己在装逼的道路上,还是个绝对的新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北回头,眼神冷冰冰的看着李泽道:“你有比我强那么多?”

“呃……当然没有,最多就十一次,这不说十五次效果更是震撼吗?”李泽道赔笑。

“……”这些警察只觉得嘴角已然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然后显得很是突兀的来电铃声响起,赵队长兜里的手机响了。

赵队长把手机里存着的一些重要的电话号码都甚至了不一样的来电铃声,比如现在的电话铃声,只属于局长,所以这是局长来电话了。

但是两个挟持人质的具有强大攻击性以及得了妄想症的神经病就在他面前,周少还在他们的手里,所以即便是局长的电话,赵队长也顾不上了。

“别动,听到没有,我说别动,我真开枪了……”赵队长见那个女人的脚从周平光的那张脸上抬了起来,作势又要踩下去,当下大声喝道,然后……脸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眼珠子睁大的,表情跟见了鬼似的没啥区别。

前一秒,手里紧握的手枪竟然不见了,与此同时,更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被冷冰冰硬邦邦的硬物顶着。

他的手枪竟然莫名其妙的被那个女人夺走了,甚至,那个女人那拿着他那配枪直接把枪口顶在他的脑袋!

其他警员见状,也懵了,然后各个面色潮红如临大敌,之前对准李泽道的那两把枪的枪口也移开对准了北。

当然了,大气都不敢随便乱出的,更别说是开口说话了,他们害怕刺激到这个女人,万一她一枪把队长给崩了那怎么办?

“真是一个高手啊,看来是从哪个神秘牛逼的部门出来的,神龙组织?”何小风瞪大眼睛在心里嘀咕道。

“应该是你的顶头上司打给你的,接电话吧。”看着这张已然沁出大量冷汗,眼角因为害怕还在剧烈抽搐的脸,冷冷的说道,然后把手枪从他的脑门上移开。

那种强烈的压迫感以及如同站在死亡边缘的窒息感瞬间消失,赵队长眼神惊恐的看着这个恐怖的女人的同时,也没管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的,狂咽了几口口水……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如果还认为这个女人是神经病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神经病了。

当下努力的给了手下一个手势,让他们把枪放下来,然后赶掏出那始终响个不停的手机,可想而知,局长找他有很着急的事情,在联想这个女人说的话……所以……这回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了?

赵队长轻颤的手很是努力的抓稳了手机,接通,放到了耳旁:“喂……”

“赵青阳,你他妈的不想干了是不是?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局长那近乎咆哮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现在是不是带人在泰禾天街三楼?是不是?说话啊……”

“是……”赵队长的心一沉,果然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你对他们做什么?说啊……”

瞒是瞒不了了,赵队长小声说道:“把……其中一个铐了,拿枪对准其中两个……”

局长的咆哮声传了过来:“赵青阳,你他妈的想死别拉上老子……还不赶紧把人给放了,好好道歉然后给老子滚回来?快啊……”

“砰!”这是电话被重重挂断了的声音。

赵队长抬头,眼巴巴的看着北,其他几个警员则是眼巴巴的看着他。

北把手里的手枪还给了赵队长,冷冷的说道:“离开的时候,记得把这个家伙带走。”

说着的功夫,又是一脚过去的,踹在了周平光的那嘴上的。

周平光哀嚎了一声,嘴巴一张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里头还夹带着十几枚牙齿,北这很有水平的一脚,很是干脆的把他的大半口牙齿都给踹断了。

赵队长身体颤了下,不敢多说啥,忙不佚的点了点头,然后赶紧小跑到何小风跟前,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极为尴尬吝啬的笑容:“误……误会……误会……”

然后赶紧把何小风手上的手铐给打开。

“我真是警察。”何小风点了点头说道,“我叫何小风,凤凰市里湖区警局的局长,你回去调查一下我的资料就知道了。”

“……误会,误会……”他只能这么说,表情都快哭了,虽然不是一个城市的,但是论级别,可是跟他们局长一样啊。

“你的这种做法……耻辱啊,就因为他是什么……哦,副市长的侄子你就由着他来?如果我真被你们带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很清楚吧?”何小风嘲讽,却又莫名的辛酸,唉,像我这种正直的帅气的刚正不阿不畏惧强权的人民好警察还是太少了。

“误会……误会……”还是只能这么说。

不远处的红发男子以及他的那几个小弟看到这一幕,各个呆若木鸡。

他们看到赵队长的枪竟然莫名其妙的被那个女疯子抢走了,他们看到那个女疯子把枪顶在赵队长的脑袋上了,他们还看到赵队长在接了电话之后赶紧屁颠的过去帮人把手铐给解了……

所以……这一幕比一幕震撼啊,脑子不够用啊,反应不过来啊……直到警察把他们的手给铐了他们这才反应过来。

赵队长他们没白跑一趟,他们带走了基本没了半条命的周平光以及红发男子他们几个,罪名是在公共场所恶意威胁恐吓甚至是殴打他人……

赵队长很快就挪动位置了,被贬去交警大队当一名最底层的交警,至于周平光……他被抽空去了一趟医院的那个当副市长的叔叔狠狠的抽了两个耳光子,并且表示以后我不是你叔叔。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