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眼屎/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想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李泽道像是没事的人似的,看着北笑道,“就像这样。”

说着,他后退了一步,然后……很是不小心的直接踩在了明哥的胯下。

“嗷……”一道极为凌厉的惨叫惨叫声很是干脆的从明哥那满是鲜血的嘴里喷了出来,惨叫的同时,整个人更是直接坐起身来了,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已然扭曲成一个包子了。

“退一步……海阔天空?”北嘴角抽了抽,很是努力的绷着一张脸,不让自己露出一丁点笑容出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不知道你躺在那里啊。”见踩到人了,李泽道赶紧把脚给抬了起来,回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明哥,很是歉意的说道。

“……”大伙看着李泽道跟看一个怪物似的没啥区别,他们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个正不要脸道歉的家伙压根就是故意踩上去的。

明哥抬头,那满是痛苦的眼神复杂的看着李泽道,声音嘶哑的吼道:“你……你……妈的,还不……赶紧上啊,给老子上……”

于是,剩下的几名小混混总算反应过来了,当下看着李泽道,喊道:“妈的,敢对我们明哥动手?废了他!”然后,都在身上摸出了折叠刀之类的,就要朝李泽道冲过去。

这年头,这些还未成年就出来混的小屁孩大多数是因为看了几部黑社会港片而成为混混,又或者是有亲戚朋友什么在校园外混得很好的,大家很厉害人家人怕的,所以跟着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比那些真正在社会上打滚的人要可怕得多,因为他们不成熟,不懂分寸,不可预知,做事动手都毫无分寸的……甚至,即便真杀人了,也还有所谓的未成年保护法这张免死金牌。

所以,他们当真敢下死手!

就比如现在,都掏出折叠刀出来了,那张还显得如此稚嫩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狠厉,就好像面对的是多大的仇人似的。

与此同时,围观的人见刀子都掏出来了,自然满脸惊慌的往后退,甚至有人还赶紧摸出电话打算报警,毕竟这可能是要出人命了。

但是,没等他们往后退两步的,他们脸上的那种惊慌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帅气与运气兼备的男孩,与此同时耳边传来可怕的骨骼断裂声还有惨叫声。

短短几秒,四名小混混全都躺在了地上痛苦*,看他们胳膊腿扭曲的样子,一定是被打断了。

他怎么那么能打?他是……李小龙?

李泽道一脸淡淡的笑容,仿佛这事完全跟他没关系一样的,当下走到正用惊恐眼神看着他的明哥面前说道:“很威风啊,很嚣张啊,平时没少欺负人吧?有没有强-奸过女孩子?有没有偷偷的把人的手脚给打残过?”

“……有……不……没有……真的没有……”明哥睁大眼睛,身体颤抖得不停,眼神跟见鬼了似的没啥区别。

“那就是有了。”李泽道脸上的笑容收敛,声音已然冷了下来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做错事情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所以……”

李泽道的右脚猛地抬起。

明哥突然意识到啥了,一脸的恐惧:“你……你别乱来……啊……”

明哥的话还没说完呢,嘴里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他的腿骨被王梓一脚给踩碎了,粉碎性的那种,接着是膝盖,硬生生的被踢成了畸形。

明哥疼得身体弯曲成弓形,紧紧的抱着右腿,脸色苍白,脸上冷汗跟鲜血直流,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偏偏却是没能晕死过去,很是清晰的感受着那种防仿佛来自灵魂一般的疼痛。

紧接着,更让人惊悚万分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个冷酷的漂亮的女孩子走到在那边哀嚎的明哥跟前,很是干脆的一脚踹向他那抱着自己的右腿的手。

然后,又是“咔擦!”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想起,明哥的手直接被一脚踹断了!这回,他连哀嚎声都没有,直接双眼一番的,失去知觉。

李泽道知道,北之所以会踢断他的手,完全是因为这个家伙作死说了那句“一手托不住啊”……李泽道觉得这个小屁孩的判断还是出了点问题,因为一只手还是可以托住的……李泽道试过。

北把人家的手给踢断之后,也没跟李泽道说啥,一脸冷漠的朝着停在那的车走了过去,当然了,那些围观的人早就很是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了,躲避美女就跟躲避毒蛇似的没啥区别。

“喂,好歹你也等我下啊。”李泽道看着北的背影,一脸的无语,然后回头看着已然一脸傻愣的张瘸子,有些歉意的说道:“老板,耽误你做生意了,中的那些奖金你自己留着吧……就这样了。”

说完屁颠屁颠的追北去了。

“你……这……”张瘸子更是吓傻了,甚至觉得自己的牙齿都砸打颤,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

“怎么做到的?”李泽道上车之后,北冷眼看着他问道。

“不是已经说了,你给我带来好运气了。”李泽道一脸真诚说道。

他心里其实也很震惊,他也没想到拿的三张竟然全中奖了,而且中奖金额一张比一张高……当然了,他挑选刮刮卡之前已然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好几遍了,更是把如来佛祖玉皇大帝什么的都问候了个遍,保佑他能挑选到三张中奖的,否则这要是没中了,自己之前说的什么你不但克不死我还给我带来幸运什么的,不成了屁话了?这个女人不得一个不爽的把自己给杀了?就算没杀揍一顿也免不了吧?

现在看来,当真是运气好到爆棚啊,这个女人当真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啊!甚至,在狼村,要不是在这个女人带来的那种运气,自己不得被炸得四分五裂了?

北眼神冷漠的盯着李泽道不说话,一副你不说实话我就杀了你的表情。

李泽道看着北的那表情,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于是说道:“你看着我的眼睛。”

“在看。”

“你看到里面满满的真诚了吗?”

“我看到一坨狗……”太恶心了,北改口,“眼屎。”

“……”李泽道赶紧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当做镜子照了起来了,果然,有眼屎……好恶心,好丢人!

李泽道赶紧抽出车上的纸巾,然后仔细的把眼屎擦掉,又检查了一遍确保自己那双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的大眼睛完美的呈现的公众面前,这才放下手机,重新一脸真成的看着北:“你在看……”

“滚!”北嘴角抽了抽,回过头去,很是干脆的把眼睛给闭上了。

……

北说的那家位于万家湾社区碧林小区门口的那家年代久远的早餐铺还在,而且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这家早餐店的油条当真不赖,在配上一碗豆浆,那滋味……李泽道真心觉得不比厨神精心做出来的那些菜肴差。

“你真不是去杀人?”李泽道眼神从那对面那小区门口移了回来落在坐在他对面的身上,小声的问道。虽然他之前确信北不是去杀曾经虐待她的爷爷跟奶奶的,但是女人都是善变的,谁知道一会儿会不会直接下死手?

“我有说过不是去杀人的吗?”北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反问。

“呃……”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小心翼翼的说道,“好歹是你的亲爷爷亲奶奶,事情也过去那么久了,还有什么仇恨放不下的?”

北冷冷的反问:“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事情也过去那么久了,况且他也已经死了,为什么你还放不下?”

“……”李泽道哑口无言。

北没在说啥了,站起身来,离开了这家早餐铺,朝着对面那小区的大门走离开过去,李泽道无奈,赶紧跟上。

就在这时,北止步,眼神冷漠的盯着从小区里快步走出来的一个老头以及以及老太太看。

老头七十来岁年纪,身穿一件黑色长袍,留着长长的已然发白的胡须,戴着一个圆框眼镜,看起来跟街边的那些算命先生有些相识。

老太太身体发福,身穿一身碎花格子衣服。

两人的神色皆十分的着急慌乱,就好像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似的,当下小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快速离开。

“你爷……你说的那个张冠新以及梁春花?”李泽道问。

“是。”北冷冷的说道,“跟上吧,看他们去哪里。”

最后,李泽道跟北驱车跟在那辆出租车后面,来到了蓉市第三医院这边,看来,是老两口的谁出事被送医院来了,所以这个张冠新以及梁春花的神色才会如此慌乱无措。

“应该是张先生的小儿子出事了。”跟在老两口屁股后面往医院里头走的北冷冷的说道,“我听说,他当年算卦了,他小儿子是大富大贵的命,将来必成大器。”

李泽道看了这张冷酷的小脸一眼问道:“那现在成大器了吗?”

“不知道,没调查那么多。”北说道,“记忆中,好像听我爸提过,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李泽道有些诧异:“我还以为你全部都调查清楚了呢。”

“我没那么无聊。”北扫了李泽道一眼,冷冷的说道,“不像你,有些事情,非得记一辈子,就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