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别放开/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张冠新以及梁春花这老两口在电梯口那边焦急的等着电梯下来的时候,北跟李泽道也已然走到两口子身后了,跟着其他几个人一起等电梯下来。

满脸着急的老两口也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这对年轻人一眼,旋即回过身去,并没有多想,只当他们是来医院看望病人又或者是看病什么的,跟其他那几位等着电梯下来好上楼的人没啥区别。

所以,他们并没能认出北。

也难怪,当年北的妈妈生北的时候,是个女孩,本来重男轻女的观念就极重的老两口就没正眼瞧过他们的孙女,之后自学成才的张冠新更是通过北的生辰八字算出了北命犯孤星,是会克死亲人的,更是直接把她当做瘟神了。

在之后,直到北五岁了,他们也没来看过北一眼,在然后,北的父母出意外了,他们坚定不移的认为是被北克死的,心里对于这个孙女自然除了怨恨那就只剩下害怕了,那天,当着北的爸爸的尸体跟前,张冠新更是直接给了北一个耳光子,压根就没有仔细去看看已然已经五岁的北长什么样了。

而现在女大十八变,当年的那个命犯孤星的扫把星如今已然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女了。

所以,这老两口此时又怎么可能认得出现在他们身后的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就是曾经被他们厌恶,痛恨,害怕,恨不得她赶紧去死的那个会克死亲人的亲孙女呢?

北看着这两位从血缘关系上来说,是她亲爷爷以及亲奶奶的背影,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只不过一旁的李泽道知道,整个女人此时心里肯定没有她表面上看起来如此平静冷漠,毕竟她小时候的那段悲惨的遭遇至少有一半是眼前这两位老人一手造成的。

见她那垂下的手已然握紧成拳头了,李泽道心里猛地咯噔了下,这是忍不了了准备动手杀人了?

也没问这个女人同不同意的,李泽道的手赶紧伸了过去,一把握住她那拳头……李泽道觉得自己很伟大,因为这一举动无疑是在玩命,稍不注意的,就会死得很惨烈。

感觉到自己那冷冰冰的小手骤然被一只暖和的大手给握住了,北的眼珠子微微瞪大,抬头看着李泽道。

李泽道的眼神可没敢跟北相对,而是脑袋微微抬起,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打量着天女花板看,就好像不知道自己的手已然握住了北的小手似的。

北回过神去,然后也像是忘了自己的手正被对方握着似的,没有挣扎一下啥的,更没有缩回去。

电梯门开,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走了进去,李泽道拉着北的小手跟着其他几个等电梯的人也跟着几个人走了进去。

电梯开始缓缓上升,这短短的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上上停停的,不时的有人出去有人进来。

这期间,李泽道始终冒着生命危险握着北那冷冰冰的小手,没敢放,让他有些纳闷的是,这个女人的反应竟然如此平静的,连微微挣扎一下的迹象都没有,难道……这个女人其实很喜欢被我这样牵着小手?嗯,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为什么不象征性的挣扎一下呢?

最后电梯在十一楼稳稳的停了下来,张冠新跟梁春花夫妇举动有些慌乱的走了出去,李泽道拉着北的小手紧跟出去。

“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北冷冰冰的问道,语气里没有任何人类的感情。

李泽道的目光从匆忙向前走的老两口的背影缩了回来,看向了北:“嗯?什么事情……哦,你说手啊……”

见北的眼神如此不善的,李泽道赶紧把她的放开,讪笑道:“我这不……怕你一个没忍住杀人吗?”

北眼神冷漠的看向了那名义上的爷爷奶奶,冷冷的说道:“刚刚我确实想杀人,越靠近他们,那种感觉越强烈啊。”

这算是在间接的在跟李泽道解释说,为什么你握住我的手之后我没挣脱这事情,因为你不握住我的手,我就真要杀人了。

李泽道觉得她必要如此隐晦的解释,因为他也不会傻乎乎的想说你是因为喜欢被我牵着小手所以才没挣脱一下的……好吧,之前心里那点小九九已然早就被李泽道扔出脑海里喂狗了。

然后,北跟随在他们的后面,向前走了过去。

李泽道跟上:“不用在握你的手了吧?”

“你可以试试。”北说。

“呃……我觉得不需要了。”李泽道讪笑,这回要真在握她的手的话,这个女人就真要杀人了。

前面是手术室,手术室门口有几个人在那边一脸着急等着,甚至还有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在。

“春潮啊,小阳怎么样了?这到底是出什么事了?”被老伴搀扶着的张冠新人还没走到跟前的,已然朝着一个中年男子喊了起来了。

梁春花更是满脸着急的,眼红鼻酸的:“就是,春潮啊,我的那个宝贝孙子到底怎么了?在电话里也不说清楚,这……都急死了都……”

中年男子赶紧朝着二老迎了过来:“爸,妈,你们小声点,这里是医院,小阳还在里头做手术呢。”

不远处的北看着,对一旁的李泽道压低着声音说道:“那个男的,就是他的小儿子张春潮。”

“听那意思,这是张春潮的儿子也就是二老的孙子出什么事了,在里头做手术啊,警察也在,所以……被砍了还是被车撞了?”李泽道点了点头附和。

两人的耳力都极为惊人,所以虽然离他们有个二十来米的,但是却也清楚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张冠新催促。

张春潮脸上露出了暴戾之气,声音低沉狠辣的说道:“在学校周边吃早餐的时候被打了,手脚都被打断了,鼻子也塌了,另外,听说下体也被踩了一脚……具体会不会落下病根子,得等医生做完手术出来才能知道……”

梁春花身体依然瘫软下去了,捶胸顿足的哭骂起来了:“这……哎呦,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哪个丧心病狂杀千刀的敢对我的宝贝孙子这样下毒手的……”

张春潮赶紧扶住自己的老妈,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的宝贝孙子哟,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干的……”梁春花继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捶胸顿足,更是用各种难听的话咒骂那个敢对自己宝贝孙子下毒手的人。

张冠新面红耳赤,怒气冲冲的指着自己的儿子张春潮破口大骂:“我是怎么跟你说的的?啊?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我帮小阳算了一卦,卦中显示他有血光之灾,让你注意点……你是怎么当父亲的?啊?小阳要是有什么事的,我……我……打死你……”

“我的宝贝孙子哟……佛祖保佑,保佑我那宝贝孙子没事,让我少活十年都行哟……哪杀千刀的?我诅咒你全家出门都被车给撞死……”

一个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皱了皱眉眉头说道:“病人家属,请安静一点,别影响到里头的帮做手术的医生。”

一听到他们的声音会影响到里头的医生做手术,心疼孙子心疼得不停了的老两口这才消停了点。

看着这一幕的北的声音已然变得阴森了:“孙子……呵呵……”

她很想过去,狠狠的抽那悲痛不已的老头老太太几个耳光子,质问他们说,当初为什么这样对我,就因为我是孙女不是孙子?

就因为你算卦说我命犯孤星?就因为你儿子你儿媳妇心疼他们的骨肉跟你们犟了,所以最后他们死了你们连一滴眼泪都没有也没想为他们讨回公道?就因为我命犯孤星所以你们说我是杀人凶手,把自己父母都给杀了……

那一幕幕埋藏在内心深处已久的黑暗再次涌现心头!她很是清晰的记得,那天,年仅五岁的她,在爸爸的尸体面前茫然的恐惧的哭着,然后这个她忆事之后第一次见面的亲爷爷走过来了。

那是怎样一张脸?阴暗!仇恨!冰冷!没有慈祥,没有心疼,没有安慰,有的只是那冷冰冰的差点把她给抽晕了的一巴掌……

北向前一步,然后,她的手又一次被李泽道抓住了。

“别松开。”她眼神冰冷的盯着前面那些人看,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杀气。

“不松开。”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说道,“肩膀借你靠靠?胸口也行。”

北回头看着李泽道,脑袋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张嘴,猛地咬了下去。

“嘶……”李泽道眼珠子瞪大,倒抽凉气,但是没把这个正狠狠咬他的肉的女人推开,因为他知道,这个压抑许久的女人需要发泄……但是,你也不能咬我啊?你可以咬你自己啊。

直到感觉到自己的嘴里有血腥味了,北这才松开牙齿,抬头看着李泽道,冷冷的问道:“疼?”

李泽道咧嘴呲牙,眼里满是委屈:“废话!能不疼吗?你让我咬一口试试?”

“你的生肖又不是狗。”北说。

“……”李泽道无言以对,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