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我要废了他/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咬你的脸,肯定不会流血。”北看着李泽道又说。

“……”李泽道懵,身体颤抖,感觉好冷。他没想到北这种女人竟然也可以说出这么冷的一个笑话出来……呃不对,谁脸皮厚了?你才脸皮厚呢!

“其实吧,我的脸皮很薄的,你看现在我抓着你的手,我的脸都红了,你就没红。”李泽道指着她的小脸说。

“……你可以放手了!”北说。她的脸是没红,但是心跳已然无法抑制的加快了。

李泽道松开了她那冷冰冰的小手,皱了皱眉头嘀咕道:“我怎么觉得……很巧合呢?”

“巧合?”

“咱们早上揍的那个小混混啊。”李泽道小声说道,“瘸子老板管他叫阳哥什么的,另外,他的手跟脚被咱们踹断了,脸被我打塌了,下体也被我不小心踩了一脚……”

“不小心?”北冷冷的嘲讽。

人的“脸皮”其实有三种境界,一是脸皮厚,而是不要脸,三是没脸!显然,“没脸”是最高境界,北坚定不移的认为李泽道的脸皮已然达到第三种境界了,甚至已经突破了这层境界达到了北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另外一个境界,否则他怎么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不小心”这三个字呢?

“呃……确实是不小心的。”李泽道讪笑,“哦,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没觉得很巧合吗?里面躺着的那个家伙也被打了,叫什么小阳的,同样的手脚被打断,鼻子被打塌,下体也遭殃重创……”

北的眼睛也微微睁大了,回头看向了正等在手术室门口的张冠新一行人:“同一个人?”

“很有可能。”李泽道说道。

“若真是,下手太轻了。”北说。

“……”

约莫二十分钟之后,手术室外头的那红灯熄灭,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医生跟护士走了出来。

在外头守候着他的几个人“哗啦!”围了上去。

“医生,我宝贝孙子怎么样了?他没有什么大碍对不对?不会危及到生病吧?不会影响到生育吧?”梁春花一脸着急的问道。让最在意的其实是儿子说的那句“下体被狠狠的踩了一脚”,这真落下病根子,严重的话可是要断子绝孙的啊。

“危及到生病还不至于。”医生回应道,“断的手跟脚我们已经接好了,但是受伤太过严重了,特别是膝盖那里,骨头都碎了,彻底恢复基本不可能,今后恐怕得拄着拐杖了……”

“什……什么?”老太太只觉得天旋地转的,差点没晕死过去,直接瘫软在眼珠子瞪远,脸上满满暴戾之气的儿子张春潮身上。

老头面色潮红的,一把就抓住医生的手臂,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无助以及哀求:“不会的,不会的,医生……求你了,一定要医好我的大孙子啊,不管花多少钱都行啊……他才十七岁啊,怎么可以拄着拐杖呢?花多少钱都没关系的……”

“老先生,这不是花多少钱的问题,而是,伤得太重了,以现在的医疗水平,不管你去哪家大医院,甚至去国外,都不可能治疗好的。”医生歉意且耐心的说道,看向站在他旁边的另外一个医生,“另外……”

那个医生接话:“他的下体也遭遇重创,今后在性生活以及生育方面,会受到不小的影响……当然了,还是有恢复的希望的,但是这得经过漫长的治疗。”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所以,这不仅仅是得依靠拐杖才能行走的事情了,还是传宗接代都是个大问题的事情,这真是天要断他们老张家的根啊,这是要断子绝孙啊,所以,老太太很是干脆的两眼一翻了,失去知觉了。

老头那张脸更红了,血压直接飙升,眼前也黑了。

然后一阵手忙搅乱之后,老两口也直接被推进抢救室了。

……

“见到这一幕,开心吗?”李泽道对北说出这话的时候,两人已然来到了楼梯拐角这里。

这里其实不是吸烟区,但是默认的是可以在这里抽烟的,加上没及时打扫的缘故,所以楼梯上随处可见烟头。

“开心。”北看了李泽道一眼,冷冷回应,然后点燃一支香烟。

李泽道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其实是不开心的……至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也是,毕竟血溶于水,即便当初他们是如何伤害她的,他们也是她的亲爷爷亲奶奶亲叔叔什么的,那个今后会变成一个废人的小子还是她堂弟……

李泽道知道,这个女人其实没有她表面上看起来如此冷漠狠辣的,比如,在狼山的时候,他放走了老王,北当做不知道,还比如在狼村的时候,她也放过了上以及那些村民!

往前一点说,当她有能力展开报复的时候,倒霉的也只是当初合计夺走她爸爸的性命的那个男子以及那些刑警,而对于在这件事表现出冷漠冷血的亲人,她选择遗忘,选择就当没这些人。

若非这次重新回到蓉市,恐怕这辈子也就没再见面的可能了。

没等李泽道说啥的,脚步声传来,估计有人烟瘾犯了然后来这抽烟吧,不过他们没到楼梯拐角这里,就停了下来了。

让后,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张春潮的声音,声音里满满的都是阴狠的气。

“老杨,他妈的真想杀人!该死……”

“砰!”拳头重重的砸在墙壁上的声音响起。

“行了,别这样折腾自己,墙壁又不是伤你儿子的人。”陌生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警察怎么说?”

“警察说,他们接到报警赶到现场的时候,行凶的人早就离开了。”张春潮说,“根据现场的目击证人,行凶的是一对年轻男人,另外受伤的也不仅是我儿子,还有他的四五个同学,他们的手也都被打断了……好像是购买刮刮卡的时候起冲突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一男一女两个小年轻把你儿子还有他的几个同学打成这样?”陌生男子的声音有着惊愕之色,“你那个儿子我可是知道的,在学校里打架那是好手啊,跟别说他还有四五个同学在了……那一男一女到底什么来路啊?很是邪门啊。”

“不管他们什么来路?妈的,老子剁了他们!”张春潮恶狠狠的说道,“老杨,小的残,老的病,我走不开,所以麻烦你了,赶在警察找到他们之前,把那两个家伙给我找到,我要他们死!”

“放心吧,我会尽力的,咱们可是兄弟啊,你儿子还是我干儿子呢。”陌生男子说道,“再说,就算警察先抓到他们也没事,别忘了咱们何局熟着呢,到时候给他个电话让他安排一下,整他们一顿消消火那是轻松的,我这打电话安排一下……哦,对了,刚刚我看望老太太的时候,她一直在说命犯孤星扫把星的,到底什么玩意儿?”

“哦,说的是我那死去的哥的那个也不知道死没死的女儿。”张春潮说,“当年我哥的那女儿一出生,我爸一算卦,什么命犯孤星之命,会克死亲人的,会带来血光之灾的,结果,你也知道了,我哥跟我嫂子都死了,她则被她姥姥带回凤凰市,然后听说没多久的,她姥姥也死了,之后她是死是活,我就不知道啊……”

“我妈觉得,小阳这回出事,也是被我哥那个女儿给克的!”张春潮的声音狠辣低沉的,“妈的,要真是被她给克的,老子宰了她!”

“原来啊,当年你哥的事情也闹了不小的动静的,看不出,你哥哥那么老实的一个人,竟然吸毒藏毒了,最后在警局里更是挟持警察试图逃走……可惜了你嫂子,多好看的女人啊。”

张春潮说道:“我那嫂子确实好看啊,那时候是咱们的梦中情人啊,咱们可还对着他的照片撸过呢……听说我哥出事了,我第一个反应是,我这小叔子自然得照顾我嫂子啊,没想到,回头她也死了。”

“你他妈的就是一个禽兽。”

“你妈的,说得当年你好像不想睡我嫂子似的。”

“是,要不是看在她是你嫂子的面子上,哪怕是坐牢,我也会把她给强女干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禽兽也想干那种事情。”

“行了,赶紧打电话……”

声音越来越小,两人越走越远了。

拐角这里,李泽道紧楼包住身体冷冰冰的北,不让她乱动,他要不这样抱住,外头的那两人早就血溅三尺横死当场了,不仅仅是因为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竟然还拿她这所谓的命犯孤星的命格说事,更是因为,他们在背后这样羞辱她妈妈。

李泽道见她就要冲出去了,赶紧拉住她的手,但是,一下子没拉住,只好改用抱的了。

“你可以放手了。”北冷冰冰的说道。

李泽道知道她体内的那股杀气已然被她克制住了,更是知道在不放开的话她接下来要杀的可是自己,当下松开了这冰冷的躯体。

“我妈妈很好看。”她看着李泽道说。

李泽道点了点头:“我知道。”心想看你爷爷你奶奶,就知道你爸爸的基因没多好,如果你妈妈不好看的话,你估计就不是他们亲生的了。

“我要废了他。”北又说。

“谁?张春潮还是另外一个人?”李泽道问。

北的声音里没有任何认为的温度以及情感:“你说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