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酒吧/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蓉市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是蓉市一所很普通的职业技术高中,到这种学校来上学的,要么是学习很差的普通高中都上不了,更别说是之后考上大学什么的,所以过来学习一门技能,要么干脆的就是过来混日子的。

就比如张小阳,他就是过来混日子的,他跟其他四名同学组合成赫赫有名的s5,简单说,就是帅哥五人组。

张小阳仗着他父亲跟他干爹是开娱乐场所的,是社会上那种真正意义上的混混,手底下几十号人呢,所以平时没少欺负欺负其他男同学,骚扰女同学,甚至,也发生过把男同学的手脚给打断了,甚至还有一次喝多了,把一个女同学给骚扰了。

至于天天在校园后面那条小街道白吃白喝,更是常有的事情了。

当然,这些事情最后都不了了之了,或是害怕时候被报复所以忍气吞声的,又或者是

被他老子张春潮给压下来了!

而今天,一大早的一则消息在蓉市科技职业技术学院里不胫而走,直接引爆了整所学校。”

“听说,今早s5在校园后面的那条小街道白吃白喝人家的早餐的时候被打了……”

“是啊是啊,这事情我知道,我在场呢……”

“真的,跟我说说……”

“就是一男一女在那边刮刮刮乐,好像购买了三张……不对,不对,是十张,十张全部都中奖了你知不知道,最大的一张竟然是十万……天啊,十万啊,我可是两块钱都没中过,然后张小阳眼红啊,就说张瘸子在演戏什么骗人的,还看人家女孩子好看,出言调戏,还打算动手动脚的,结果那个男的……我靠,李小龙的徒弟的,直接一拳就把张小阳那张脸给打塌了……”

“哎呀,我还听说,那场面可血腥了,张小阳的手脚断了,其他人的手脚也都断了……”

“听说张小阳的小jj都被割下来了呢……”

总之,越传越邪乎,甚至到了最后,张小阳头也没了,横死街头!

而在学校操场的某个没人的角落里,竟然还响起鞭炮的声音了,等学校里的保安听到动静赶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没人了,只剩下一股刺鼻的硝烟味以及那满地的红色的鞭炮纸。

在然后,学校外头的那条小街道也响起了鞭炮的声音……这是要过年了?

与此同时,发生了如此恶劣的学校的学生当街被断手脚刑事案件,负责这起案件的分局的何局长自然不敢懈怠了,更别说还个朋友联系他了,说那个被断手脚的学生是他的干儿子,让他帮个忙。

所以,何局长很快的赶紧开了个会议,组织人手,要求他们务必最最短的时间侦破此案,抓到那两名行凶的罪犯,给受害者一个交代,给蓉市一个美好的明天!

然而,还没等他开完这会议的,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了,接完电话之后,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着手底下的那些人,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个,刚刚开会的内容……”

一个警员赶紧一脸认真的表态:“局长,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侦破这件案子抓到那两个嫌疑犯的……”

何局长像是看傻逼看了他一眼:“刚刚开会的内容,大家忽略掉就行了,之前忙什么就继续忙去,这个案子呢,大家不用管了,上面已经派人接手了……哦,那些请过来配合调查的证人,也都让他们离开吧。”

“……”其他警员你看我我看你的,都有些懵圈。

给给他电话的让他帮通气一下的杨凯一个电话?想了想,何局放弃了,他已然嗅到一股危险的味道了,杨凯也不知道招惹谁了似乎要倒大霉了,他的那个干儿子出事只不过是个开始罢了。

所以,不仅不能通知他,还得离他远远的,可别被波及到了……嗯,把他的电话拉黑,当做什么事都不知道。

……

北正看完有人传到她手机里的一份资料之后把手机给了李泽道,李泽道扫了几眼,记下了这份资料的一些信息。

杨凯,男,三十三岁,天乐集团的老板之一,而天乐集团的另外一个老板则是张春潮。天乐集团在蓉市拥有几家夜店,也经营一个沙场,自然也养了一群小弟,算是半黑半白性质的,拥有的资金不算少,所以两人在蓉市也算是有一定实力的人物。

李泽道想,看来那个张冠新所谓的算卦也不全是胡扯,至少他当年算卦说他的小儿子是大富大贵的命,将来必成大器,这还是挺准的,毕竟以现在对于所谓的成大器的评判标准来看,有钱或者权就等于你成大器了。

而且,李泽道在医院里可是听到这个张冠新说了,他说他算出了他的宝贝孙子有血光之灾……这不真有吗?

当然了,李泽道可不敢当着北的面说那个老头算的卦还算是靠谱的,否则北不得杀了他?

“天乐集团的前身是城阳集团。”北看着李泽道,说出了一些这份资料没有的信息,“城阳集团的老板叫马连成,曾经的蓉市警局副局长马天安的小儿子……六年前,他们一家六口全部都死在一场车祸里……”

“呃……”李泽道听着,眼睛微微睁大了:“你说的马连成,就是当年在购物商场跟你爸爸起冲突的那个?”

看来这个女人六年前大开杀戒了一次,甚至还直接灭了他全家!当然了,那些人的死,毫无意外的,全都都死于意外,毫无破绽的意外!

北眼神冷漠的看着李泽道,微微点了点头:“你觉得我残忍?杀死了无辜的人?”

李泽道苦笑了下,点了点头,他确实觉得北的一些做法有些欠妥,毕竟祸不及家人不是?

“我爸是无辜的,我妈妈是无辜的,我……也是无辜的。”被冷冷的说,“我们一家子有那样的遭遇是活该?”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没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跟她扯下去了,扯不清楚也没什么意义,毕竟人都死了。

况且假如时间能倒回到六年前,并且那时候李泽道也在北身边,北想杀对方全家,李泽道也不一定去劝阻。

北五岁的时候被害的家破人亡,长大了有能力了,反过来报复对方,让对方也家破人亡,这合理,但是多少有些不合情,毕竟终究祸不及家人。

其实,很多人在劝导别人的时候,总是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觉得自己要给对方最冷静、理智的分析,觉得自己只要说出了正确的道理,对方就应该听进去,然后接受、做到……他们完全忽略了,他们不是当事人,他们没处于当事人所处的那种状态,也没去考虑当事人品性。

想了想说道:“这个杨凯以及张春潮原本都是马连成的手下或者是员工什么的,在马连成死了之后上位的?又或者是他们后面出钱收购的?”

如果是前者,那就颇有讽刺的味道了,自己的哥哥被自己老大或者老板给玩死了,当弟弟一点都不知情还狂拍老大或者是老板的马屁……不拍马屁的后面上位有他事吗?

“我现在只知道,我想找杨凯麻烦。”北冷冰冰的说,那感觉,就好像那个杨凯已经是一个死人似的。

“那就走吧。”李泽道指了指前面那家大上午的所以压根就还没开门营业的酒吧,说道,“把这家装修如此豪华的酒吧给砸了,那个杨凯就会乖乖的主动出现在你面前跪下唱征服的……”

这酒吧是天乐集团旗下最大最豪华的一家酒吧,在蓉市也是档次最高级别之一的存在,所以只要把这酒吧给砸了,杨凯确实会大动肝火的然后赶紧过来,并且他肯定不会报警,这种半黑半白性质的人物,在场子被砸了之后,是绝对不会麻烦警察叔叔的,丢不起那个脸啊。

“他没机会唱歌的。”北像是看傻逼似的扫了李泽道一眼,冷冷的说,“我也不想听他唱。”

又一个冷笑话,李泽道身体颤了颤,好冷!

两人下了车,朝着前面那家酒吧走了过去。

大中午的,酒吧自然还没营业,所以那擦得发亮的玻璃门紧闭,里头也是漆黑一片。

李泽道就好像回到了自家的店门似的,取出一枚回形针,三两下的就把锁给打开了,然后推开玻璃门。

“请。”李泽道对门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北像是看傻逼一样看了他一眼,然后迈步走了进去,李泽道紧跟而上的,随手把门给关好。

找到了开关的电源之后,李泽道将其全部打开,瞬间,这个豪华的酒吧的内部全部展现在李泽道跟北面前。

酒吧有两层,一楼是酒吧大厅,有吧台,有一个大舞池,二楼则是卡座,坐在卡座上可以一览楼下的风景,而且,到时肯定灯光幽暗,想要在这卡座里面做点儿什么小动作也不会有人看见。

“装修得如此高档,砸了可惜啊。”李泽道有些心疼的嘀咕着的功夫,已然走向吧台那里,操起那椅子,朝着那装满各种酒的酒柜上砸了过去。

“哐当!”一声闷响的,玻璃碎末以及酒水四溅,撒了一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