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得罪我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干得不错!”北说,然后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太长腿抬起,冷酷的靠在了另外一张椅子上,然后摸出香烟,点燃一支。

“喂,你不帮忙?”李泽道苦着一张脸,这店有点大啊,就他一个人砸的话得砸到什么时候?

“你觉得让我一个女人做这种事情合适吗?”北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

“……你是女人?”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得厉害,她竟然好意思说她是女人?哪有女人这么冷酷这么暴力这么动不动就想杀人的?

北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下来了,冷冰冰的说道:“你说什么?”

这个混蛋,把自己的身体都看光了竟然还敢说自己不是女的?

“呃……我说砸店这种如粗暴的事情当然得由男生来做啊,女孩子怎么可以做呢?您在那边坐着看就行了,我保证让这酒吧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李泽道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补救。

“白痴!”北眼神冷漠的看着这个混蛋,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

二楼角落一个房间里,负责看场子的两个保安听到楼下传来的巨大动静在之后,吓了一跳的,赶紧跑出来看。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不是那种正规的保安,属于在看看场子的那种,是杨凯的小弟的小弟一类的人物,酒吧没营业的时候,他们轮流在这边呆着,预防小偷进来什么的。

当然了,这种事情基本上从来都没发生过,毕竟这里是什么地方?谁敢来这地方偷东西呢?

但是现在,他们竟然看到楼下一个男子正举着一把椅子狂砸吧台以及酒柜!太匪夷所思了,太不可思议了,所以他们先是木了下,然后边往下跑边气急败坏的骂道:“干什么?干什么?找死啊,还不赶紧住手?你小子知道这酒吧是谁的吗?”

“尼玛的,还不赶紧住手……”

李泽道像是没听到这两个保安的怒吼声似的,继续心情么么哒的砸着那进价不高却是卖得死贵的所谓的洋酒什么鸡尾酒调和酒什么的,甚至是假酒。

“住手……找死啊……”

两个怒吼着的保安总算冲到跟前了,其中一个更是举起手里的棍子就要往这个肆无忌惮的闹事的家伙的脑袋抽过去。

“妈蛋啊,还寻思说没趁手的工具砸呢,这下好了。”李泽道见到那朝自己挥过来的棍子,心里一喜的,手一伸的,已然把对方拿棍子抢夺过来了,在手上掂了掂,很趁手。

“谢谢。”他看着棍子莫名其妙被夺走所以有些发愣的保安说道。

“……”两名保安的那张脸更是傻逼了。

“帮个忙呗,帮我把这家酒吧给砸了,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啊。”李泽道一脸诚恳的说。

“……”两名保安对视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那张抽得极为厉害的脸。

“怎么?不给面子?”李泽道怒了,最讨厌给脸不要脸的家伙了,于是手里的棍子很是干脆的朝着这两个发懵的保安身上招呼。

几分钟后,这两个鼻青脸肿的保安哭丧着脸,开始埋头砸起这本应该由他们来看护的酒吧来了。

李泽道则抓一张椅子在北旁边坐了下来,讨好道:“稍等一会儿哈,按照这速度,半个小时左右能全部砸完吧。”

当然了,李泽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毕竟你看人家电影里,大哥一出场的就带着几十上百个小弟,站在门口黑压压一大片,一声令下,大家风风火火的就干起来,秋风扫落叶般的把店铺给砸完……哪像他们现在这样,还得等上大半天,一点儿也不帅不酷不威风。

要不……让那两个保安打几个电话多招呼几个人过来?

北冷冷的扫了这个欺人太甚的家伙一眼,没说话,莫名的,她觉得那两个正埋头边哭边砸东西的小伙子很可怜,真的很可怜。

最后,一楼都差不多砸烂了,那大理桌面变成碎片了,那沙发被划破了,天花板上那各种各样用来制造效果的灯也全部被砸了下来,墙壁上粘贴的各种装饰也全都花了,就只剩下李泽道跟南极屁股下的那两把椅子还是完好的。

然后,他们流着泪,拖着疲惫的身躯沉重的步伐,喘着粗重的气息,来到了二楼的vip卡座,包厢,继续干活。

“干完活,我请你们抽烟。”那个暴力的神经病朝他们喊道。

两个保安对视了一眼,眼泪更多了。

好不容易,全部打杂完毕,他们下了楼,来到了这个暴力神经病面前,怂着脑袋,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都打烂了……”

“干得不错……抽根烟。”李泽道很是满意,给他们一人发了一只香烟,然后,自己也点燃了一支。

两人不敢不接,只觉得手里的香烟就跟烧红的木炭似的没啥区别。

“认识杨凯吗?”李泽道问道。

两个保安对视了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那是他们的大boss之一,怎么可能不认识?

“给他电话,跟他说,这酒吧被砸了,让他过来一趟吧。”李泽道轻轻的吐出了一口烟雾。

“呃……”

“有问题?”李泽道举起了手里的棍子。

“不……不是……”其中一个保安哭丧着脸,赶紧解释,“我们两个的级别太低了,联系不到杨总啊。”

“那就联系你们的上司吧。”李泽道很是通情达理的笑道,“能联系上吧?”

“能……能……”两个保安赶紧忙不佚的点头,然后打电话联系他们的老大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由几辆面包车,各种小车,最好的是一辆奔驰s600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的杀向那酒吧,车门哗啦啦的被打开,几十号人一一的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在从奔驰s600下来的,满脸杀气的杨凯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杀进了那大门已然被打烂了酒吧里头。

当看到酒吧里头的惨状,那满地的酒水,碎玻璃渣子,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额头青筋暴起,嘴角直抽的,都快没感觉了。

他深呼吸了几下,稳了稳心神的,然后冷冰冰的眼神落在站在那里的那年轻男女身上,男的一脸欠揍的笑容,女的则是一脸冰冷的就好像谁欠他几百万没还似的。

电话里说,酒吧被一对年轻男女给砸了,对方还扬言让自己过来,就是眼前这两人?

地上还趴着那两个负责看场子的小弟,生死不明……其实他们是在李泽道的建议下趴下去装死的,否则要是让杨凯知道这酒吧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他们被胁迫下砸的,杨凯他们不得把他们的皮都给扒了?

在他们趴下装死的时候,他们感动哭了,觉得这个神经病暴力狂其实挺善良的,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恶毒。

杨凯眼神里的杀气一下子就变得浓郁起来了,他摆了摆手,声音低沉沙哑的说道:“留口气就行了。”

然后,站在他身手的那几十号小弟拿砍刀的拿砍刀,拿棍子的拿棍子,各个一脸残忍的表情的,就朝着长在那里的李泽道以及北扑了过去。

北始终表情冷漠的,看都不屑看这些人一眼,当些人浩浩荡荡的朝她杀过去的时候,她甚至眼皮子都懒得动一下,更别说是身体做出一些举动出来了。

李泽道斜着眼睛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就知道这个女人压根就没有动手的打算,还得他来,当下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猛地蹿了出去,手里的棍子已然砸向了冲在最前头的那个男子挥过来的那铁棍上。

“哐当!”一声闷响之后,旋即又是“咔嚓!”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那个男子手里的铁棍很是干脆的被砸飞了不说,手腕更是直接断了。

在之后,李泽道每一棍挥出,必有一个人倒下。

一分钟,可能还更短,总之杨凯嘴角叼着的那香烟都还没来得及点燃的,这场在双方看来都是虐杀的打斗已然结束,地上横七竖八的倒满了人,伤势最轻的那个,手臂也被打断了一只。

杨凯睁大眼睛,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香烟已然从他嘴角滑落了,呼吸也早就停滞了,甚至,他都怀疑这些小弟是不是早就跟人串通好的,纷纷的倒下装死呢?

然后,他觉得应该说些什么,他看向了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那个年轻男子,很是艰难的说道:“不知……杨某什么地方得罪二位了?”

这么嚣张的就把他的酒吧给砸了,还这么能打的,怎么可能是神经病?也不太可能是其他有过摩擦的竞争势力派来砸场子,毕竟他们没那么大的面子让这样人为他们效力,所以……他们这是寻仇来了?

“你没得罪我,但是你得罪她。”李泽道指了指一旁的北说道,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说太不仗义了,虽然这个女人很不仗义,但是自己不是那种人啊,于是改口说道,“不对,你得罪她就等于得罪我了……所以,你得罪我了。”

“……”杨凯看向了北,北则扫了李泽道一眼,跟看白痴似的没啥区别。

然后,她那冷冰冰的眼神落在了杨凯身上,被这样的眼神盯着,杨凯莫名的打了个冷颤的,这个女人的眼神实在是太冷了,就好像他已经是个死人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