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逆袭!打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用尽全力抽自己一百个耳光子。”北说,声音里没有任何的人类的情感在里头。

杨凯木了下,然后……笑了。或许是觉得对方这话确实好笑被逗乐,又或许笑一笑能减轻一下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恐惧,反震杨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他就是笑了,但是,他愿意发誓,发最恶毒的毒誓,如果他事先知道他这一笑带来的后果竟然如此严重的话,他保证不笑,憋死都不笑。

可惜,他不知道!

就在他露出笑容的那一瞬间,杨凯只觉得眼前一花的,然后他就愕然的发现,那个女人竟然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了。

下一秒,他仿佛听到了蛋碎了那种声音,然后,他的那张脸已然完全凝固住了,双手下意识的捂住那前一秒被重创了的下体,然后身体重重的跪在了那满是碎玻璃渣子的地面上,膝盖瞬间被刺破流出血来了。

但是,膝盖的那种疼痛跟胯下的那种疼痛比起来,还真不算什么,或者说胯下是在太疼了,所以反而感觉不到膝盖处传来的那种疼痛感。

“唔……啊……”他发出了一声极为惨厉的惨叫。

北的脚在地上一挑的,一根其中一个小弟掉落在那里的棍子已然蹦跳起来,落入了她的手里。

李泽道回头捂脸,一副不忍心继续看下去的架势。

北举起那棍子,毫不犹豫的猛地朝杨凯的那张脸砸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棍子狠狠的砸了杨凯的那嘴上,杨凯的哀嚎声很是干脆的被打回肚子里,身体很是干脆的向后倒,与此同时,鲜血更是大口大口的从他嘴巴上里呕出,还挟带着好几枚已然脱落的牙齿,整个人看起来凄惨无比。

“笑什么笑啊,有什么好笑的?为什么不自己抽脸呢?傻逼!”听到身后传来动静之后,李泽道很是感慨的嘀咕。

“很好笑吗?”北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口呕血的杨凯,冷冰冰的说道。

杨凯没有回答,那种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已然让他失去大部分听觉以及视觉了,所以,现在他现在眼前一片模糊的,耳朵嗡嗡作响,压根就看不清正居高临下看着他的那个女人,也听不清她在说啥。

“不好笑!”北自己给出了答案,然后,一脚踩在杨凯的手臂上。

“咔嚓!”杨凯的手臂被她踩断了一只。

然后北又是一脚踩在了杨凯的右腿膝盖上

“咔嚓!”杨凯的右脚响起了清脆的骨折声。

他已然痛苦得脸惨叫声都发布出来了,那张血淋淋的脸已然拧成了一个包子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剧烈的抽搐着。

“真的不好笑”北说。

……

在北跟李泽道离开没多久,几辆警车呼啸而至,身穿制服荷枪实弹的刑警冲下车,勇敢的冲进了那酒吧里,就好像里头有什么十恶不赦的罪犯在里头负隅顽抗似的。

然后很快的,那满地躺着的伤员被一一的压上警车,然后警车再次呼啸离开。

不远处的车里,李泽道看着那呼啸而去的警车,心里一阵感慨的,果然,权利是个好东西啊,这不,北一个电话出去之后,这些警察立马就赶到现场了。

至于对里头那场面的解释是:以杨凯未为首的犯罪团伙因分赃不均在自家酒吧里发生械斗……

所以,这回,杨凯不仅残了,还得进监狱里头吃个几十年免费的牢饭。

“觉得我残忍?”北扫了李泽道一眼,冷冷的问道。

李泽道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很在意我对你的看法?”

“……”北不说话了,牙痒痒的,差点就一个没忍住朝他扑过去,狠狠的咬他几口。

“开车!”最后,她冷冰冰的说道。

“去哪里?”李泽道问。

“医院。”北冷冷的回应,眼神里已然又流露出一股极为凌厉的杀气了。

李泽道以为这个女人再次返回医院是想像暴虐杨凯那样也暴虐张春潮一翻,毕竟她这个名义上的叔叔也够禽兽的,竟然对她母亲做出那种如此宁人作呕的事情出来,然后在狠狠的抽张冠新这对老夫妇几个响亮的耳光子,让他们羞愧想死,甚至跪下认错的。

但是没想到,北却是在车上打了几个电话,等她到了医院之后,医院的院长带着几位科室的主任竟然亲自迎了过来了,还一口一个张主任的。

北冷冷的说道:“接到电话了吧?”

“接到了,接到了。”院长说。他们确实接到了卫生厅的电话,说有一位年轻的姓张的在骨科方面极有权威的骨科专家将前往你们医院,做好接待准备,那位专家是为一位名叫张小阳的患者去的。

虽然上面说那位专家是女性,也很年轻,但是院长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年轻到如此没天理的地步,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医生啊。

医生都穿白的,被称为白衣天使,她呢?一身黑,还是皮的,那张脸更是冷的,这哪里像天使了?分明就是死神。

但是你能质疑上面的话?不能!

所以,只当做这个所谓的专家跟早上那个被送到医院来的张小阳是亲戚关系什么的,在得知张小阳的伤情之后,冲忙赶了过来了,反正做好接待就是了。

“张小阳现在的情况如何?”北问道。

院长看向了帮张小阳动手术的主治大夫赵医生,后者赶紧说道:“伤势很严重,复原的几率基本为零。”

“帮我跟我的助理准备一套衣服,带我去看看吧。”北冷冷的说道。

很快的,两套白大褂被送来了,北跟李泽道穿上,然后跟在主治大夫赵医生的后面,朝着病房走了过去。

“你想做什么?”李泽道压低着声音,很是无奈的问道。还骨科专家?你会治吗?李泽道突然间想起来,这个女人可是昆虫博士啊,平时说不定跟猫狗接过断腿什么的,说不定的真会治呢。

“逆袭!打脸!”北扫了他一眼,说。

“……”

李泽道想了想小声提醒道:“两位老人家的身体好像都不太好。”

“关我什么事?我只关心我在乎的人。”北看着李泽道,冷冷的回应。

“有没有包括我?”李泽道臭不要脸的来了这么一句。

北没说话……那就是默认了,至少李泽道是这么想的。

此时,做完手术的张小阳早就被送回病房里了,只不过因为麻醉药的缘故,所以人暂时的还处于昏睡的状态。

张春潮坐在那里,眼睛猩红,脸上满是暴戾之气。

十几年前,他大哥跟大嫂死了,他们生的那个扫把星远离蓉市之后,张春潮就开始发迹了,这么多年来,在蓉市算是彻底的站住脚了,无论是黑白两道的,多少都给他一点面子的,特别是黑的,他跟杨凯俨然是蓉市的一霸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向来都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份,啥时候被这样欺负过来了?现在,对于儿子好利索不残废这事情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他只希望杨凯能赶紧找到那两个王八蛋,然后,十倍甚至是百倍还之。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他旁边小心翼翼的站着,这个女人是张小阳的后妈。她知道张春潮脾气暴躁,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所以不敢多说啥的,免得引火烧身。

被紧急治疗了一番的张冠新以及梁春花夫妇也在这病房里,老头面色潮红阴沉的,老太太则边抹着泪,来一句“哎呦啊,我的心肝宝贝乖孙子哟……”,然后在抹一下眼泪,恶毒的咒骂那行凶者两句。

病房的门被推开,主治大夫赵医生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年轻的……实习医生。

张春潮站起身来迎了过去,老头跟老太太也起身。

虽然这医生没能治好张小阳的伤,但是他们都是讲道理的,所以自然不会怪这个医生怪这医院医疗水平不行什么的。

张春潮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跟在赵医生身后的那个年轻女医生,不仅仅是这个女医生的那张脸蛋长得实在好看了一点,更是因为,这个女医生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啊,就好像曾经在那里见过似的。

“帮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骨科方面有着绝对权威的张张专家,是……我们医院请来特地帮病人看一下伤势的,旁边这位是她的助理,李医生。”赵医生帮把身后的那两人介绍给病人家属认识。

然后,张春潮以及他的父母都木了下,他们以为这年轻医生是跟来实习的,没想到竟然是骨科方面的专家……会不会太年轻了点?毕竟这年头没有一大把胡子一头白发的你好意思说你是专家?

但是赵医生没必要骗他们,所以,这是真的。

当然,老头老太太并没有认出这年轻男女早上的时候还跟他们一起上了电梯,毕竟年纪大了记忆力本就不行,况且那时候都急坏了,那里有心思多想的?

然后,希望一下子重新在他们心里头燃烧起来了,老太太更是蹒跚着脚步跑到跟前了,一把抓着了北的手臂,哀求道:“张专家,我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我的宝贝孙儿啊,他还年轻啊,不能就这样毁了……”

北没躲,任凭老太太抓住她的手臂,眼神冷漠的打量着这张老脸。

“那时,我才五岁呢,更年轻……”她在心里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