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诡异场面/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张专家,求你了,一定要救我孙子,老头子给你跪下了。”张冠新那发福的身体挣扎了下,就要跪下。

除了李泽道,其他包括赵医生甚至包括张冠新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张专家会客气一下的,赶紧搀扶住老人家,然后一脸认真表示老先生您别这样救死扶伤本是医生的天职什么的。

但是,张专家没有,她就这样冷漠的看着张冠新,看着他跪下了。

张冠新跪下之后嘴角也抽了下,心里实在纳闷啊,自己就是做做样子的,怎么就真跪下了?

然后,这些人都有些木了,眼神发愣的在张专家以及跪下的张冠新身上来回交替,一时间场面有些诡异,尴尬。

李泽道悄然的后退了一步,离北远一点……在怎么说这也是大不敬啊,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他害怕一道天雷下来,把这个女人给劈了,到时殃及自己了那怎么办?

然后,北的声音打破了那种诡异的死寂。

她那冷漠的眼神从跪下的张冠新身上收了回来落在老太太说,冷冷的说道:“放手。”

就好像抓着烫手的山芋似的,老太太赶紧松开了这个年轻的专家,表情也不知道是尴尬还是什么的,总之,很精彩。

“……老先生,你无需这样,这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赵医生赶紧伸手把表情同样精彩的老头给搀扶了起来。

“你,出去。”北回头看着赵医生,冷冰冰的说道。

“呃……”赵医生的那张脸瞬间憋红了,然后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吝啬的笑容,“那……那我就先出去了。”

说完,赶紧离开这个气氛很是诡异的病房。

李泽道像是没自己事了似的,随手抓了一把椅子,走到病房门口放下,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有些无聊的掏出香烟跟打火机,点燃了点燃了一支,看起热闹来了。

然后这老两口以及年轻一点的小两口又木了……医生怎么可以在病房抽烟呢?而且看他那架势,怎么感觉像是在看什么热闹似的?

张冠新觉得自己应该说啥了,至少不能让他在这抽烟吧?但是,没敢,这可是专家啊,是救命稻草啊,是让他的那宝贝孙子重新站起来的希望啊。

张春潮也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啥,毕竟这场面……太诡异了,这一男一女两个所谓的骨科专家太诡异了,表情诡异,举动也诡异……但是,不知道应该说啥啊。

至于梁春花以及张春潮她的那个儿媳妇,都是怕老公的没有什么主见的人,自家男人都没说啥了,他们自然也没敢说啥了。

所以,病房再次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死寂,这一家四口四双眼睛来回在李泽道以及北身上来回交替,表情都很精彩。

北缓缓的走到病房跟前,看着病床上张小阳那张惨败的破了相的脸,又扫了一样腿上,手臂上包裹着的那厚厚的纱布,回头看着张冠新冷冷的说道:“老先生,听说你会算命?”

“啊……”张冠新楞了下,这位专家怎么会知道这事情?

张春潮赶紧过去,轻碰了下发愣的父亲的肩膀,给了他几个眼神的,让他别发呆了赶紧配合一下。张春潮想不明白这个女专家到底在搞什么鬼,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毕竟主治大夫赵医生没道理随便找两个人过来糊弄他们啊。

他之前可是偷偷给了赵医生一个大红包,让他尽量帮忙,现在这专家过来了,想必是红包起作用了。

老头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说:“研究了几十年的易经了,看相算卦方面,略懂一些。”

“那帮我算算吧。”北说。

“……那个……张专家您的生辰八字是?”

北很是干脆的报了自己的生辰八字之后,冷冷的说:“老先生,麻烦了。”

“应该的,该应的。”张冠新赶紧说。

然后眼睛微微眯着,嘴里喃喃自语嘀咕些啥,手指有模有样的掐算起来了,整一个人就跟路边的那种老神棍没啥区别。

坐在那里看热闹的李泽道,差点没笑出来,装!接着装!傻逼都知道,接下来你肯定要说张专家,你这是大富大贵的命。

然后,打脸!

然后让这一家子的眼珠子又一次瞪大的是,张专家竟然也取出香烟跟打火机,然后动作冷酷潇洒的点燃了一支。

这……

张春潮想说,要不一个巴掌抽过去?尼玛的,玩老子是吧?但是扫了病床上的儿子一眼,硬生生的忍住了心里的那一股火气。

有模有样的掐算了一会儿之后,张冠新看着冷漠的抽着香烟的张专家说:“我算出来了,张专家你这是……大富大贵的命,无论是事业还是生活,都一帆风顺,那个……”

北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声音冰冷低沉:“真的?要不你在好好算算?要是算错了的话,你的孙子就不仅仅只是要拄着拐杖走那么简单了,他的另外一条腿,也得废,到时就只能坐轮椅了。”

“……”

“你什么意思?啊?什么意思?给老子说清楚了,否则你今天别想出这个门!”平时被奉承惯脾气也暴躁的张春潮一下子炸了,咆哮着就要狠狠的给这个所谓的狗屁专家几个耳光子,“你他妈的还是医生吗?威胁恐吓?你妈的还抽烟?你他妈的找死啊……”

“春潮……闭嘴!”张冠新赶紧拦住自己那暴脾气的儿子,“你怎么跟张专家说话的?滚边去!”

梁春花满脸着急的赶紧死死的拽住自己的儿子,不让他乱来。

张冠新回头看着张专家,陪着一张老脸笑道:“张专家,我的代替我儿子跟你道歉啊,他就是那臭脾气……我真的没算错,你确实是大富大贵的命……”

北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大富大贵?不是应该是……命犯孤星会克死人的命吗?”

“……”张冠新木了下。

“我可是清楚的记得,我刚出生的时候,你就帮我算命说,我是命犯孤星之命,会把你克死的!”北又说,冷冰冰的声音里有着不无嘲讽的味道在里头。

“……”张冠新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那张老脸满满的都是惊恐之色,那指着北的手指有着肉眼可见的颤抖,“你……你……”

“你……你是张九九……你是张九九?”张春潮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圆了,失声喊道。他现在总算知道了,为什么这女专家一进门的时候,他一看到她就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因为她跟他那个死去的大嫂有着七八分相识啊。

而现在越看越是觉得她就是大嫂的翻版,越看越像,唯一的最大区别是,大嫂性格是懦弱的,属于逆来顺受的那种,而这个女人太冷了,太目中无人了,就如同一块寒冰矗立在那里似的。

“九九……你……你是九九……扫把星……”梁春花的眼珠子也瞪大了,跟见了鬼似的。

只有张小阳的那个搞不清状况的后妈,有些纳闷的在心里嘀咕:“张九九……谁啊?”

“老先生,是你当年算错了,还是现在算错了?”北冷冰冰的问道。

张冠新哑口无言,那张老脸更是通红的,就好像无形当中有一双大手左右开弓狠狠的抽他那张老脸似的,表情相当精彩。

他怎么也没想到……或者说,没能算到当年那个一出生就被他嫌弃甚至恨不得让她赶紧早点去死的孙女如今竟然如此强势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难怪,她的表情,她整个人的状态是如此的不对劲,跟其他医生压根就不一样……她这是打脸来了啊。

他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努力的蠕动着喉咙:“……九九,当年……当年是爷爷对不起你,你要怪就要怪爷爷好了,这跟你叔一家子,跟你堂弟没关系啊……爷爷求你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救你弟弟……”

所以,这是打起亲情牌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北觉得特恶心,特想吐。

“……爷爷……对不起你啊,爷爷当年太糊涂了……”张冠新又一次跪了下去,更是老泪纵横,“爷爷给你跪下了,给你赔礼道歉了……”

“九九……九九,我的宝贝孙女……奶奶也给你跪下了……奶奶求你了,救救小阳啊,他在怎么说也是你弟弟啊……”老太太也颤抖着那发福的身体,跪了下去,悔恨不已的抹着泪水哀求道。

北更是觉得恶心了,刚刚是谁说出“扫把星”这三个字的?

北眼神冷漠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忏悔的二老,冷冷的说道:“很是抱歉,他的伤我医治不了,他的那条腿废定了,我今天到这来,无非是想羞辱一下你们罢了了。”

“……”老头跟老太太的表情瞬间僵了下,站在那里的张春潮更是一脸阴沉的表情了。

“真治不了?”张冠新明显不死心。

“治不了。”北冷冷的说道。

然后,老头剧烈的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了,老脸涨红的,一副激动难耐的样子指着北,吼道:“扫把星!你就是扫把星!我就说呢,我的宝贝孙子好好的怎么就遭遇这一劫了,就是因为你回来了……你……你给我滚……滚……滚得远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