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见面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他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忏悔,道歉,前提是她是骨科方面的专家,她说不定有办法治疗他们的心肝宝贝孙子的腿……北早就知道是这样一种结果,所以,因为事先心里不报任何一丁点希望,所以现在看到他们这样一个反应,自然没有任何一丁点意外。

面对这样的亲人,面对这样的爷爷奶奶,她的心早就如同一潭死水,没有任何涟漪。

她眼神冷漠的看着冲他咆哮的名义上的爷爷,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说道:“你有一件事倒是没说错……”

她回头指了指病床上的张小阳,冷冷的说道:“这个家伙的手脚被打断,胯下那玩意儿被废,确实是因为我的原因……哦,我的意思是,他的手是被我一脚踢断的。”

“……”众人的眼珠子瞬间瞪大了。

北又指了指在那边像是看戏似的的李泽道:“至于腿跟胯下那玩意儿,跟我没关系,他干的。”

“……”众人那睁大的眼珠子齐刷刷的顺着北所指落在在那边悠哉抽着烟的李泽道身上。

“呃……脚确实是我打断的,但是胯下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后退了一步了然后不小心踩在了他身上,刚好就踩在那个地方了。”李泽道赶紧解释,满脸的尴尬。

“……”

老头跟老太太面红耳赤的,已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所以这个扫把星现在能耐了带人回来翻旧账了?她先故意把他们的宝贝孙子毒打成不成人样了,现在又过来羞辱……太恶毒了,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呢?

张春潮那张脸已然狰狞到极点了,尼玛的,敢对我儿子下那么重的手?之后还敢到这来如此嚣张的叽歪?真当我这个当叔的不敢抽你?

当下在也忍不住了,眼神恶毒的盯着北,声音嘶哑的吼道:“臭-婊-子……”

大手猛地扬了起来,就要狠狠的抽在北那张脸上!

但是,北的速度比他快多了!

“啪!”她猛地一巴掌抽在这跟她有血缘关系的叔叔的脸上。

“啪!”她又一巴掌抽在张春潮的脸上。

“砰!”她一脚踹在了已然被两巴掌抽懵了的张春潮的肚子上,促使他的身体很是干脆的朝着李泽道所坐着的门那里倒飞了过去。

看到这个女人竟然用这样一个“暗器”试图“伤害”自己,李泽道吓了一跳的同时,赶紧站起身来,一招“帅哥踹狗”直接踹在了张春潮的屁股上,把这个“暗器”踢回去。

“砰!”北又是一脚出去,这回重重的踹在了张春潮的胯下,然后大伙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掉了的声音。

这回,张春潮没在倒飞出去了,他重重的趴在地板上,那张已然变成红肿的猪头脸因为痛苦已然扭曲成一团了,就像是一个包子似的。

然后,北脚猛地抬了起来一脚踩在张春潮的手臂上。

“咔嚓!”张春潮的手断!

北又是一脚了,踩在了张春潮的右脚大腿上。

“咔嚓!”张春潮的右腿腿骨响起了清脆的骨折声。

北是一个公平的人,所以张春潮的受伤程度跟杨凯几乎一样。

北无视地上哀嚎的张春潮,然后看向已然处于呆滞的状态还没反应过来的二老。

因为北出手的速度太快了,手段也太狠辣了,所以他们果断的没能反应过来,至于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更是不堪了,见到如此恐怖的场面,早就缩在角落那里瑟瑟发抖了。

北冷冰冰的说道:“这算是给你们的见面礼,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

“啊……杀人了啦……”老太太惨叫了一声,身体已然瘫倒在地上,满脸惊悚的喊道,“春潮……儿子,你怎么样了?儿子……”

张冠新却是瞪大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北看,身体颤抖得极为厉害,仿若见了鬼一般。

然后,他捂着自己的心脏,满脸通红的,表情痛苦异常,下一秒,身体一晃动的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嘴巴大张的,就好像一口气喘不过来似的。

“再也不见!”北说,然后转身离开。

……

老两口的命硬,最后没就这样去了,被抢救过来了,至于张春潮,当他刚被紧急推进手术室的时候,警察已然过来了,他的下场跟杨凯一样,不仅成为废人,今后的大半辈子更得在监狱度过。

北离开医院之后,并没回酒店,而是让李泽道停车,然后压起马路来了。

就跟之前逛商场一样,她的眼珠子几乎不往左右两边的那些店面看,不理会那些跟她擦肩而过还偷偷的咽口水的帅哥,她就这样脑袋微微低着,迈步尺寸几乎一样大的步伐,以相同的频率,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整个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她是一具没有灵魂躯体。

李泽道晃晃悠悠的跟在她身上,不时的打着哈欠,有些无聊的左顾右盼的……为什么没有美女呢?今天美女都哪去了?

终于,在走了足足一个小时之后,北总算停下了脚步,回头眼神冷漠的看着李泽道。

“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是一个很好的倾述者,又或者还想借我肩膀咬几口?也可以商量。”李泽道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很是仗义的说道。

他很是清楚的知道,在医院的时候,这个女人的那种报复基本上是属于自虐式的,即便那老头老太太在恶心的,但是终究血溶于水,他们这样,这个女人心里肯定也不是那么好受。

“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北沉默了下,问道。

又是这个问题,李泽道给以了相同的回答:“你很在意我对你的看法?”

北又是一阵沉默的,最后冷冷的说道:“是。”

“……”她这么大方的承认了,李泽道反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像是为了解释自己所说的那个“是”似的,北紧接着说道。

“如果我是你啊……”李泽道想了想说,“下手说不定的会比你重。”

对于李泽道这个回答,北很是满意,想了想说:“明天……回燕京?”

她说这话其实带有询问的意思,如果李泽道说不回,那在蓉市多逗留一天,去玩玩景点什么的也并不是不可以,可惜的是,李泽道压根就没听出来,还以为行程已经确定了,点了点头说:“嗯,好。”

于是,北的心猛地空了下,回到燕京之后,就不能跟他靠得如此近了,也不能跟他说什么废话了,不能估计刺激他损他然后被他……调戏,被他吃豆腐,也不能咬他了……

不知不觉的,她喜欢上跟李泽道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了,喜欢上他的那种犯贱,他的那种臭不要脸,喜欢山他身上的那种气息……在北看来,李泽道就是罂粟,你明明知道那是毒品,一旦产生依赖性了之后想要离开那是及其艰难的事情,但是或是好奇或是那罂粟本身太好看了太吸引人了,所以靠近接触了,所以……她现在心里已然有了欲罢不能的感觉了。

所以,听李泽道这么无所谓的就点头说回去,她心里莫名发堵,恨不得过去揍他一顿的,他就这么想回燕京?

见这个女人突然间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李泽道赶紧做了一个防御的动作:“大姐,我好想没招你惹你吧?”

北眼神冷冰冰的看着他,更想揍他了!她想说怎么没招惹呢?在狼村的时候你封住我的穴位对我做出那种如此过分的事情,那就是招惹;之后你救了我,那是招惹;你帮我烤干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你帮我换药,那是招惹;你跟我说我给你带来幸运,那是招惹;你陪我去ktv听了大半个晚上的《世上只有妈妈好》,这也是招惹;甚至,现在你屁颠屁颠的跟在我后面大马路,那都是招惹……

当然了,北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不是她的风格,她能做的是只能是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盯着这个混蛋看,在然后,在她的脑海里,这个混蛋被她狠狠的暴揍了一顿,最后乖乖的跪在她面前唱《征服》……

“要不,回酒店休息?”李泽道被她看得浑身上下发毛了,小心翼翼的提出自己的建议,“又或者是去哪个景点玩?”

就这样压着马路也太无聊了一点了吧?正常人压根就感觉不出来这种事情啊……当然了,这话李泽道也就在心里想想而已,不敢说出来。

“去ktv。”北说。

“……”李泽道内心被一群草泥马狠狠的践踏了一翻!

“有问题?”北冷冷的问道。

李泽道果断狂摇头,反驳她那相当于在拿自己的性命在开玩笑,这种蠢事李泽道才不会干。

“算了,不去了。”北回头指了指前面一家大商场说道,“去那里吧,我想买内衣。”

“呃……买什么?”李泽道楞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open可不是这个女人的风格啊,她若是真想买内衣的话怎么可能跟自己说呢?早就让自己滚了!

“内衣。”北冷冰冰的重复道。

“呃……那我在那肯德基等你吧。”李泽道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肯德基,他知道自己滚的时间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