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把脉/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钢管舞,它被称为这世界上个最性感的舞蹈,舞者凭借着自己那柔软的身体围绕着钢管尽其所能的做出性感撩人的动作出来。

很显然,北有着不浅的舞蹈功底,她的身体柔软,动作大胆,表情……好吧,李泽道看不到她的表情。

“她学这个做什么?没事自己跳着玩?总不能是跳给黄文那个老家伙看吧?”李泽道心里想道。想到这个问题,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点儿吃醋。

音响里响起的那音乐愈发的激昂,北的动作也越来越疯狂,最后,她那被皮裤紧包括着的大长腿更是紧紧的夹住了李泽道的胯下,以一个倒钩的姿势向下仰,然后,那震耳欲聋的音乐戛然而止。

北的腿依旧紧紧的夹着李泽道的胯,手却是伸了过去勾住了李泽道的脖子,直起身来,小脸微红,像是羞涩了,但是却又有着一如既往的冷漠。

这样的举动对她来说,比之前跳钢管舞的时候更是难上好多倍了,之前她安全可以说,我就是突然间想跳舞而这个地方刚好没有钢管……但是现在,怎么说?我忘记下来了?我在梦游我魔怔了所以双手勾住你的脖子?

好在,她的内心够强大,所以,表情还能保持着那一如既往的冷漠,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谢谢。”她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解释她为什么要说出这两个字,“因为,你之前救了我的命,还因为我已经很久没这样轻松过,快乐过了。”

“就嘴上说说?”李泽道问。

“那你还想怎样?”北感觉到了自己的慌乱,曾经,在生死边沿挣扎过,她也没有任何慌乱的感觉,但是现在,有点,而且语气,有点像女朋友在跟自己的男朋友撒娇,这一点她自己也发现了。

李泽道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你不会咬断我的舌头吧?”

“……”北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李泽道,但是,其实心更是慌乱了。

然后,她松开李泽道的脖子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在不下来,她就要把持不住了,然后回头,拿起桌面上的一罐啤酒,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头也不回的冷冷的说道:“再也不见。”

李泽道沉默,他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

然后他耸了耸肩膀笑道:“还是可以再见的。”

北听着,肩膀微微的颤了下,李泽道说这话的声音不大,口气也有些奇怪,初听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开玩笑,但是,稍微的体会一下,又会觉得他似乎真的这么想的,之所以平淡,没有用那种笃定的语气看,那是因为不需要,压根就不需要强调什么。

北回头看着他,语气笃定冰冷,的说道:“除非,你杀了黄爷;但是,你想杀黄爷之前,得先杀了我!”

所以,这是一个死结,除了黄爷,谁也解不开的死结!

李泽道的表情变得邪异了,玩味的说:“我就说了嘛,你肯定会爱上我的。”

“……”北转身,拿起桌面上的易拉罐,也不管是空的还是里头还有酒,一股脑儿的全部都朝李泽道砸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两人登上了返回燕京的飞机,两个半小时之后,飞机稳稳的在燕京国际机场降落,然后两人驱车回到了黄文居住的那四合院。

从昨天凌晨从ktv返回酒店到现在,北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准确的说,是彻底的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她,看李泽道也如同是在看死人一般没啥区别,甚至看都不多看李泽道一眼,也不多说一句话。

此时,黄文正在后院那里泡着他最喜欢的那茶,当然了,没有例外的是,那泡茶的水里又被他添加了鹤顶红在里头。

当然,他脸上戴的还是贾明的那张面皮,并没有以真面面对李泽道。

“回来了……”黄文抬头看着一前一后走过来的北以及李泽道,脸带笑容。

北走到跟前,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到了黄文面前:“这是被上带走的那块石头。”

“辛苦了。”黄文说,并没有拿起那盒子打开看一下,显然,北办事,他放心,也相信,自然也就没必要检查了。

“那我下去了。”北说。

黄文摆了摆手:“去吧,东他们明天的时间才能赶回来,这两天好好休息,做好进去魔窟的准备。”

“好。”北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这小庭院,离开的时候,看都不看李泽道一眼,完全当他是空气。

李泽道则自来熟的在黄文面前那位置上坐了下来,黄文看着他笑笑,送了一杯泡好的香茶过去。

“我还以为,你会拿下她。”黄文说道,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像是在开玩笑,但是偏偏眼珠子还死死的盯着你,就好像试图看穿什么似的。

李泽道端起面前那杯茶,喝了一口,感受着那种香气在口腔里回味着的同时说道:“我向来都是被追的。”

黄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我有让北跟你说了一些有关fc组织的事情,她跟你提了吧?”

“提了。”李泽道淡淡的回应,“为此,我们还差点动手了。”

李泽道眼神直直的盯着黄文的那双眼睛看,语气里不无嘲讽的说道:“你们……真伟大。”

黄文坦然接受,点了点头:“是挺伟大的,女孩子们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逛街,学生能安心的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听课……包括你,能潇洒的跟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搞暧昧的……这种种事情都得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国家富强,国家先得富强起来,百姓才能够安居乐业!在建设国家以及保护国家这两件事情上,fx组织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其中的艰辛是你没办法理解的,所以确实称得上‘伟大’这两个字……哦,是‘真伟大’这三个字。”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这说你胖你还喘上了?难道你会不知道我这是在嘲讽你?

“明面上,神龙组织明组代表华夏官方的最强战斗力。”黄文说,“其实,那只是一个幌子,各个超级大国都会用到的幌子,最强的战斗力怎么可能如此干脆的暴露在世人面前呢?”

李泽道实在不想看这个老头继续墨迹下去了,打断了了他的话说道:“为什么想进入魔窟森林里?或者说,为什么想进入古墓里?想得到古墓里头的东西?”

黄文笑笑说:“其实,早在几十年前,我们就想进入魔窟森林了,但是那时候手头上所掌握的资料极少,所以不得不作罢。之后,我们对于魔窟森林的认识有所突破,这得感谢你师父,他是第一个进入魔窟而最后却能安全离开人……那时候,我们就在想,为什么那种毒气对他没影响?再然后,我们查找了大量的资料,进行了大量的推敲,在加上买通了你师父身边的一些人……”

李泽道打断了黄文的言语说道:“我只想知道,坟墓里有端木卫庄留下的能够让认突破传说中的那层境界的丹药这事情你身后的那个组织的人都知道,还是……只有你自己知道?”

黄文神秘笑笑:“你觉得这种事情我办法瞒住组织里的其他人吗?你觉得仅凭我就能得到那么多的信息?”

“谁知道呢?”李泽道耸了耸肩。

“况且,坟墓里头有没有那种神奇的丹药,还说不定呢。”黄文又说。

“一定有的。”李泽道语气笃定嘲讽,“否则你也不会这么积极的。”

黄文懒得跟李泽道废话了,说道:“好好休息去吧,东他们明天就能回来,我这边也得做一些准备,两天后,咱们出发进入魔窟森林里。”

“你确定你有办法对付里头的那个返璞归真的高手?”李泽道问。

黄文喝了一口茶,一脸享受的,然后用他那沙哑难听的如同乌鸦的叫声一般的声音唱起京剧来了。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

妈蛋!李泽道很是干脆的起身离开,离开之前没忘记顺手拿走桌面上那一小罐子价值连城的茶叶。

“你等等……”炎黄停下他那鬼哭狼嚎的歌声,叫住了李泽道。

李泽道转身,那拿着茶叶的手很是干脆的放后面去。

“不是茶叶,你是我曾孙子,太爷爷不至于连这么一罐子茶叶都跟你计较。”黄文笑呵呵的说,“甚至,你要是肯叫我一声太爷爷的话,我送你个几斤都不是个事。”

“不好意思,我平时很少喝茶。”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炎黄看着他那张脸几眼,然后说:“你过来,我帮你个脉。”

“把脉?”

“把脉。”炎黄点头。

“我没病。”李泽道冷冷的说。

“不育不孕也是病。”黄文一脸享受的喝下了一杯茶。

“……”李泽道有了一种想把手里的这一小罐茶叶狠狠的砸在他那张披着别人的面皮的老脸的冲动了。

所以,是想治疗他的不孕不育之症状?李泽道觉得自己想多了,毕竟自己之所以不孕不育那全拜那五彩石那黄色部分所赐,他总不能是想帮自己取出那块石头吧?开什么玩笑?他还指望自己跟他进入魔窟森林里呢?再说了,他有那种能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