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副作用/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嘀咕的同时,李泽道还是再次坐了下去,然后挽起袖子,把手递了过去。

然后,等对方那干瘪冰冷的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的时候,李泽道突然想醒悟过来了,不是,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听话就这样乖乖的把手伸过去呢?

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很是不爽的看了黄文一眼,只见他眯着眼睛,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这种表情当真跟那种行走江湖骗人钱财的老郎中没啥区别啊。

一分钟之后,黄文手指移开,打量着李泽道那张脸看。

“你干么?”李泽道被看得有些发毛。

“中医必经步骤,望闻问切,你说呢?”黄文微微一笑说道,“问是不问了,不是你不肯说实话,而是因为,我比你都了解你身体的状况,毕竟有关神丸的炼制虽然是你父亲在负责的,但是其实背后是我在教他怎么炼制的。”

“……”李泽道眼里的杀气涌动。

“行了,下去休息吧。”黄文端起茶杯,美美的喝起茶来了,那表情高深莫测的,让李泽道很想一拳过去。

“……你还没告诉我生什么病了呢。”李泽道很是郁闷的说,却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当真出问题了,这个老混蛋压根就不会这么无聊做出这种事情来。

“也不算是生病,就是服用神丸之后,出现副作用了,出现的那种副作用一点一点的积累,平时你是感觉不到的,但是,看现在这情况,这是要爆发了,也就这一两天的事。”黄文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你不用怕,死不了的,太爷爷不会让你死的。”

“我靠……”李泽道心里被几百万只草泥马狠狠的践踏了好几百遍。

“哦,对了,之前给你的那有关神丸的炼制法子,是假的。”黄文又说,“那是治疗不孕不育的药方,你可以试试。”

“……”李泽道很是干脆的站起身来,转身就走,当真觉得自己有病啊,跟自己个老混蛋墨迹啥呢?

离开四合院,走出了那条戒备森严的幽深的小巷,来到那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李泽道反而不知道应该去那里了。

飞回凤凰市一趟,显然是不现实的,毕竟两天后就要进入魔窟里了,黄文明天肯定会联系他的。

想了想,李泽道给了孙俊东一个电话,让他帮自己送一辆车过来,不需要什么好车,普通的低调的就行。不管接下来要去做什么,有辆车方便一点。

孙俊东在接到李泽道的电话之后,自然是欣喜无比的,毕竟之前他弟弟做出那种蠢事出来之后,他就担心啊李少虽然说这事翻篇了,但是谁知道之后会不会疏远他的,现在算是彻底的松了口气了。

当下赶紧放下手头上的活,按照李泽道的要求开了一辆普通的福特福克斯来到了李泽道跟前,把车子交给了李泽道。

“谢啦。”李泽道说道。

“李少说哪里的话?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那您忙,我这就先走了。”孙俊东陪着一张笑脸离开。

进入这孙俊东送来的福特福克斯车子里之后,李泽道有些无聊的盯着前方看,去哪里呢?

在蓉市的时候,他觉得跟在北的屁股后面转悠,是如此无聊的一件事情,现在他才知道,跟在一个美女后面晃悠那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

去找她?继续跟在她屁股后面晃悠……李泽道觉得自己的想多了,她不对自己动手算是不错的了。

想了想,李泽道决定去看一下金老头,毕竟从上次帮他跟他的金素妍讨回公道到现在,也已然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他现在的生活应该很不错吧?

景山公园是燕京很有名气的一个公园,西临北海,南与故宫神武门隔街相望,是明、清两代的御苑。公园坐落在明清北京城的中轴线上,公园中心的景山,曾是全城的制高点。

而在元、明、清三代,景山及其附属建筑不仅是一座供游赏的皇家园林,还具有习射、停灵、祭祖、官学、躬耕、戏曲、宗教等多重功能。

当然,这座公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情是,崇祯十七年旧历三月十九日,明朝崇祯皇帝在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攻进时,仓皇从故宫的神武门逃出,在这景山东坡的一棵歪脖老槐树下吊死了。

金老头就是在这景山公园当公园管理人员,管吃管住,五险一金各种福利齐全,还有点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充当生活费搓搓有余,工作轻松,偶尔给公园里的那些花浇浇水修剪修剪就行了。

李泽道来到这座具有浓郁的皇家特色的公园之后,此时金老头跟一个老头坐在那里看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下棋。

一段时间不见,他的精神明显好了不少,甚至,原本那黝黑发皱的皮肤竟然也白一点了。

李泽道走到跟前,轻轻的拍了下金老头的肩膀:“老大爷……”

金老头回头一看,竟然是李泽道,那张脸已然露出了喜出望外的笑容了:“李先生……”

“都说了,叫我名字就行了。”李泽道笑道。

“使不得,使不得,你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金老头说道,明显的情绪有些激动了。

“老金啊,这小伙子不会是你家孙女的男朋友吧?”下棋的一个老头抬起头来笑呵呵的说道“长得可真俊啊。”

“老牛,下你的棋,别瞎说。”金老头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泽道一眼,心里却是免不了一声轻叹的,他要是能看上丫头,那倒是好咯,至少,他走了之后,丫头还有人疼有人爱的,不至于无亲无故的。

“哈哈,别藏着掖着,我又没孙女,可不会跟你抢。”老牛开玩笑道,可想而知,跟金老头的关系不错。

所以,这个老头现在生活很是滋润的,也交上朋友了,甚至说不定的过两天,还有哪个老太太愿意跟他呢,李泽道算是百分百放心下来了。

“下你棋。”金老头说道,然后把李泽道带到了一旁的另外一张石桌石椅跟前,两人坐了下来。

然后,金老头眼睛微红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李先生……感激的话,我就不说了……老头子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李泽道劝慰:“不用放在心上的……对了,素颜最近好吗?有经常跟你联系吧?”李泽道现在仅知道她现在成为了业界德高望重的音乐家李谷老师的学生,跟他学习有关音乐的一切,至于这一个月多一点时间以来,她的学得怎么样了,适不适应,有什么受到委屈什么的,这些信息李泽道就不清楚了,毕竟这一个多月来,两人之间没有联系。

“好,好……好着呢,丫头三天两头的就会给我一个电话,说老师对他很好,其他学生也很照顾她。”金老头点了点头说。一提到孙女,脸上的笑容已然多了起来了,“哦,她今天还放假一天呢,早上还过来看了我下,然后又回去了,说是要回去练琴……这孩子,很勤奋的,一定不会让李先生你失望的。”

李泽道点了点头,笑道:“那就行了。”

然后,金老头的声音又开始哽咽了:“李先生,你知道吗?当看到丫头站在我面前的时候叫我爷爷的时候,我都差点认不出她,我都以为我老眼昏花这是看错了,这个年轻的漂亮的女孩子是我的孙女丫头?老牛他们都说我有福气呢,孙女那么漂亮的,还说要帮介绍对象,我很骄傲的说,我们家丫头那么好看的,又不是嫁不出去,要你们介绍?”

金老头抹了抹眼泪:“所以,真的,真的很谢谢你,要不是你,丫头现在说不定压抑到疯了又或者是,那天我半夜惊醒了,她的脖子在悬梁上那挂着呢……”

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说道:“都过去了。”

“我们还说起李先生你呢……”金老头看着李泽道,有些尴尬,迟疑了下说道,“丫头还说呢,你这个当哥的是不是把她给忘了,没联系过她……她说这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那种失落呢……”

“呃……怕打扰到她学习。”李泽道说道,“也忙,最近事情很多。”

“我就是跟丫头这么说的,要不现在我给丫头一个电话说李先生你过来了……”没等李泽道说啥的金老头已然拿出手机拨打起电话来了。

李泽道没阻止,心里微微苦笑,他大概知道这个老头心里在想些什么,他这是想让她那孙女跟自己的关系在往前一点。

很快的,电话接通,金老头跟电话那头的金素妍说:“丫头啊,李先生现在就在旁边呢……”

“真的?”李泽道清晰的听到了金素妍那充满惊喜的声音。

李泽道笑笑手伸了过去:“老大爷,电话给我,我跟素颜说两句。”

“诶,好,你说,你说……”金老头赶紧把电话递给了李泽道。

“哥……真的是你吗?你在燕京?在景山公园?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妹妹给忘了呢。”金素妍的声音有着小紧张,更多的是惊喜以及兴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