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贫道掐指一算/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兄,不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吗?要征服一个女人的心,还是先想办法征服她的子-宫,很显然的,那小子征服了……”鹿晓东说。

这算是暗示了,暗示程阳说,你其实也可以那样干,那么这个女人也就拿下了。

“这是咱们认识以来,你说过最有道理的一句话。”程阳看了这个平时跟他关系不是太好的师弟,笑了笑说。

“傻逼!”鹿晓东在心里冷笑,然后叉起一块牛肉,塞进自己的嘴里。

“傻逼!”程阳也在心里冷笑,就你心里那点小九九,谁不知道呢?要不是我对肖梦君那个骄傲得可以的女人当真不感冒,还有你什么事?

“不过,在征服她之前,得先玩死那小子,妈的,敢染指我看上的女孩子?”程阳那张脸再次阴了下来了,然后摸出手机,打起电话来了。

鹿晓东看着,嘴角微微翘起的一丝幅度,好戏这就要开场了。

吃饭的中途,金素妍去了一下洗手间。

与此同时,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身上的香水味道很是浓郁的女人从李泽道位置跟前经过,最后在前面的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此时那座位的对面已然坐着一个长相普通属于扔进人群里就被淹没了的那种的中年男子。

李泽道抬头看了那女人一眼,嘴角扯了扯,这个女人他有些熟悉,上次他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在跟一个男的相亲,之后还打算泡自己,被自己恶心了几下最后气呼呼的离开了。

现在……又相亲来了?

只见那个女人坐下之后,打量对面坐着的那个中年男子几眼,眼神就跟菜市场挑大白菜似的没啥区别。

然后,女子的眼里的失望一闪而过,长得不帅,身体不强壮,从这可以看出床上功夫应该不咋地,身上的衣服不是牌子,很普通,手腕上空空的,并没有象征男人身份以及财富的顶级腕表的点缀,所以这是一个奋斗了大半辈子了还一事无成的loser!

脑子里出现了“loser”这个标签之后,女人的语气也就感觉不到任何热情了,说:“陈先生?”

“是我。”男子的点了点头,“初次见面,你好。”

“你在燕京有房有车吗?要是没有,那我们也就别往下谈了吧,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女的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说,打算早点结束这次没有什么营养价值的相亲。

女子很是郁闷,自己要脸蛋有脸蛋,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怎么想钓个土豪就那么难呢?

“没有。”男子摇了摇头。

女的斜着眼睛,满脸嫌弃,分贝有些高了,当然了,她压根就没意识自己的声音大了,影响到别人了:“先生,没房没车你出来相亲?非诚勿扰你知道吗?”

“我献爱心来了。”男人并不生气,淡淡一笑,说道。

“献爱心?献什么爱心?”女子看男子的那种眼神就好像在看神经病似的。

“哦,是在这样的,贫……我看了你的资料之后,就大概预测得到你是一个拜金女,恰好我钱多,所以就过来打算给你一点花花。”

女子的那张脸抽了抽:“你……神经病啊?”

“哦,不,我不是神经病,我是认真的。”男子表情极为认真,语气诚恳,以至于连在那边看热闹的李泽道也觉得这应该是一个低调的隐形富豪才对。

男子说:“我之前在硅谷工作,刚回国,所以还没来得及买房买车呢,不过房子已经挑好了,三百多平,不贵,也才十多万一平,车子呢,也让朋友去定了,我喜欢大器舒适一点的,所以就暂时定了一辆奔驰房车……至于存款,上亿还是有的。”

“……”女子已然一脸懵圈的表情了,所以,这是一个品味不咋地……哦,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是一个低调得令人发指的超级大富豪?

“老板……刚刚,我是其实是开玩笑了的,活跃一下气氛嘛……”很快的,她就反应过来了,一副羞答答的样子说道,“其实我一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就动情了,我就知道你是我这一辈子要等待的那个人……”

男子很是大度,说:“哦,没事,因为我也是开玩笑的。”

“……什么意思?”女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下。

“其实,贫道的本职是一名道士,无量天尊。”

“……道士?”女子那张脸彻底的僵硬,紧接着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起来了,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贫道是一名道士,无量天尊。”男子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兜里掏了掏,将一张黄纸放到女子面前,说,“施主,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你我坐在这里,那就是有缘,所以这送你,可消灾弭祸……老道掐指一算,你今天有血光之灾。”

“……”女子脸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厉害了,不仅仅是这个男子说出的那些屁话,还因为她清楚的看到了,那是一张上面不知道画了些什么玩意儿的符纸。

正端着柠檬水喝的李泽道,也差点一个没忍住的,就把嘴里的水给喷出来了,因为反差太大了,刚刚李泽道都相信了,他真的是一个刚从硅谷辞职然后低调回国打断创业的超级大富豪,没想到,他竟然是……道士?

道士?你开什么玩笑?

“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女子很是艰难的说道,更是硬生生的继续绽放出笑容出来,她更愿意相信,这是这个超级大富豪这是对她的又一次考验,很是奇葩很是诡异的考验。

“不,贫道是认真的,我真的是道士,贫道清虚子,无量天尊。”男子露出了一个慈悲的笑容。

“我……你神经病啊?”女子在也受不了了,指着他气急败坏的骂道。

“我不是神经病,我是道士。”

“我……”女子快疯了,当下很是干脆的拿起面前那杯水,狠狠的朝着男子的那张脸泼了过去。

“啪!”男子那张脸很是干脆的被泼了个正着,不过他并没有生气或者是什么的,仍旧一脸平和的笑容。

“无量天尊。”他说。

“我……尼玛的,神经病……神经病……”女子破口大骂,更是觉得自己也要变成神经病了,所以,这种病是会传染的!当下然后重重的把杯子砸在桌面上,然后一把抓起那道所谓的可以消灾弭祸的符,狠狠的揉成一团,然后砸向男子那张脸,气急败坏的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起身离开。

“无量天尊……女施主你真的有血光之灾啊……”身后传来了男子的声音。

“神经病……”女脚步一踉跄的,差点就一屁股摔倒在地上了。

与此同时,金素妍刚好从洗手间回来,跟气急败坏大步要离开的女子面对面碰到了一起。

“滚一边去,没见老娘要过去吗?”她现在很是不爽,所以干脆的把气撒在金素妍身上了。

其实过道挺宽的,她只需要稍微的侧一下子身子就能过去了,但是,她那没多大的耐心以及理智早就被那个神经病给磨没了,现在有的是满腔的火气。

金素妍压根就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后知后觉的,眼神茫然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嗯?”然后看向李泽道。

“让你滚开,没听见吗?”气急败坏的女子很是干脆的扬起手来就要朝金素妍那张脸抽过去。

身后,一道冷冰冰的声音猛地响起:“你敢碰她一下,我保证你一定会被抬着离开这里的。”

这声音太冷了,所以很是干脆的心里一颤的,那已然举起来的巴掌无论如何在也没办法继续往前抽过去了。

脖子僵硬如同机器人一般回头一看,她看到了声音的主人,眼珠子已然睁大了下。

有些人,长着一张大众脸,掉进人群里就找不到,即便曾经见过几次面之后你再一次见到也会觉得这张脸很是陌生……比如那个神经病!

但是,有些人,你只要见过一次,你就能牢牢的记住他……比如眼前这个男孩。

这个男孩,女子之前只见过一次,也是在这餐厅里,并且牢牢记住了。

她之前打算主动出击泡他,玩怕玩*甚至自己掏的房钱,那也赚了,毕竟这个男生太帅气了,身上的那种气息那种气质让人着迷,但是最后,她被狠狠的“羞辱”了一顿,气急败坏而逃。

“滚!”李泽道沉着一张脸,冷冷的说。心里头实在纳闷,有气你继续找那个所谓的道士出,你找上我的女人算怎么回事?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女子的心又是一颤的,当下不敢多说啥,赶紧侧着身子绕过金素妍,快步的离开。

但是,或许是因为李泽道的表情以及语气吓到她以至于她腿软了,又或者是脚上穿的那恨天高实在太高了,又或者走路不小心什么的,总之,她往前没走几步的,很是干脆的脚一崴,“哎呦!”的一声直接跪趴在地上,额头更是跟一旁的桌子那桌腿来了个亲密接触。

“砰!”

“啊……”她尖叫了一声,额头上已然撞出血了。

店里的服务员见状,赶紧过去把她给搀扶起来:“小姐,你没事吧?”

“滚,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她捂着额头带着哭腔,一把推开了服务员,低走一瘸一拐的逃离这家餐厅,实在没脸继续待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