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有缘人/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后,李泽道听到了那个神经病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无量天尊……女施主,贫道早就说了你有血光之灾的,女施主怎么就不相信呢?”

李泽道回头看了那男子一眼,男子报以微笑回应:“无量天尊……”

李泽道嘴角扯了扯,赶紧回过头来,这货果然是一个神经病啊,从那家精神病院逃跑出来的吧?要不要报警?

“泽道哥哥,那个女人……”金素妍依旧有些茫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就是一个品性恶劣的女人。”李泽道笑笑,简单解释,“赶紧吃吧。”

赶紧吃,所以这是……金素妍羞涩一笑说道:“泽道哥哥,你着急了啊。”

“呃……我的意思是,都凉了呢。”李泽道一脸的无奈,自己是那种如此猴急的人吗?

金素妍吃吃笑着,然后她大口的吃了起来了,边吃边暧昧的看着李泽道小声说:“但是,我着急了呢……泽道哥哥,我迫不及待的想你欺负我呢……”

“……”

而此时,不远处偷偷的观察这边动静的程阳跟鹿晓东也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小子脸上出现的那种冷冰冰的气息了,尤其是散发出来的那股威压,让他们见了之后都有些不自在了。

所以,这个他们扬言说想要玩死他的小子,只怕还是有来头的,毕竟普通的小白脸身上是不可能散发出那种气息出来的。

“师兄,那小子看起来不简单啊,或许是一块铁板呢,要不……算了?”鹿晓东一脸关心的劝道,“天涯何处无芳草……”

程阳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又岂能不知道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他这哪里是在劝?这分明是在激将法!

妈蛋啊,真当自己是傻逼不知道你小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不想理会你罢了。

“也是,放弃这野草,然后追求肖梦君去?”程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鹿晓东不说话了,眼里那种隐晦的戾气一闪而过。

程阳冷哼了一声,想了想,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出去,原本他是想来个狠的,那就是让人把这小子当街暴揍一顿,现在感觉到这小子的来头或许不小,所以自然得改变一下策略了,至少不能让事情没有缓和的余地。

……

神经病起身,却是没有离开,而是走到李泽道跟前,停了下来,满脸祥和的笑容看着李泽道。

“有事?”李泽道被看得心里莫名的有些发毛。

神经病做了个稽:“无量天尊,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所以,施主,我能坐下跟你们一起吃饭吗?”

“呃……”李泽道看着这个神经病,嘴角微微抽了抽,所以他这是蹭饭来了?

金素妍也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个言行举止怪异的家伙,不明白他要干么。

“那个……不太方便吧?”李泽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委婉一点,把一个神经病惹火了终究不是一件太理智的事情,让别人误以为你也是神经病那怎么办?

“方便的,施主旁边的位置完全可以容下贫道的。”神经病说,依旧一脸祥和的笑容。

“……卧槽!”李泽道忍不住槽了出来了,脸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厉害了,他以为黄文的那种不要脸已然是最高境界了,没想到这个神经病更是不要脸出新的境界出来了,这当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李泽道心里满满的都是自责,心里破天荒的竟然有了一种对不起黄文的感觉。

“可是……我跟我女朋友在约会啊,而且咱们不熟悉啊。”李泽道弱弱的给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咱们有缘分啊……萍水相逢就是缘分,贫道掐指一算,贫道跟先生你很有缘分。”男子一副神棍的样子说,然后直接一屁股在李泽道身边坐了下来了。

“哎呀,卧槽……”李泽道瞪大眼睛,有了一种想揍人的冲动了。

下一秒,李泽道眼珠子瞪得更大了,因为这个神棍竟然手伸了过去,很是自来熟的把李泽道面前那还有一半的牛肉直接端到自己面前,然后拿起李泽道用过的叉子,叉起那牛肉,直接往嘴里塞。

金素妍瞪大眼睛长大嘴巴看着这一幕,都忘记继续嚼了。

李泽道则是恶心得死去火来的,那可是他用过的叉子啊,上面留有他的口水啊,但是他竟然……孰可忍孰不可忍啊!李泽道真想揍人了,而且是往死里揍的那种!

与此同时,这个神棍像是没嚼似的,三两下就把那大板块牛肉给吞下肚子了,然后一脸享受的说:“无量天尊,这味道挺不错的……贫道在试试这个……”

他的目光落在那碗玉米浓汤上,然后动作很快的手就这样伸了过去,拿到跟前,大口的喝了起来了。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啊抽的,身体摇摇欲坠,看起来都快要摔倒了。这玉米浓汤他刚刚喝过,所以上面也有他的口水!

“无量天尊……这汤也是相当美味的。”道士喝完之后,一脸享受的说道,“不比那牛排差。”

“闭嘴!”李泽道在也受不了了,双手握紧成拳头,眼神冷漠的盯着这个神棍看,冷冷的,一个杀伤力十足的字眼从他的嘴里喷出来,“滚!”

神棍后知后觉,看着李泽道:“无量天尊,施主,你说什么?”

“我说,滚,否则就别怪我动手暴揍你一顿然后把你扔出去!”李泽道恶狠狠的说道,他觉得自己的脾气实在是太好了,这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掀桌子打人了。

神棍却是看着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无量天尊,施主……我看你印堂发黑,这是命犯小人之兆啊……”

“哦,贫道还感觉到了,你体内气血正被一点一点的压制着,这是戾气即将大爆发之兆啊……”说着,他眯着眼睛掐指一算,“哦,贫道帮你算了一下,不碍事的,自有……”

哎呀,卧槽!李泽道差点喷出一口鲜血的同时很是干脆的打断了他的言语说道:“你真是道士?”

道士点头:“贫道清虚子。”

“你真会看相算命什么的?”

清虚子神秘笑笑,那眼神那表情就跟大街上那些骗人钱财的神棍没啥区别,说道:“施主若信,贫道便会,施主若不信……贫道还是会。”

这回答……李泽道就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傻逼啊,觉得自己当真犯贱自己找罪受啊,更是觉得自己的嘴角有什么液体流下来了,他说,“那你有没有帮自己算过,你今天会有血光之灾?”

“无量天尊,贫道算过了,没有。”清虚子说道。

“……你算错了,有的。”李泽道说,然后猛地手探了过去,就要把这个打算白吃白喝满口胡邹的家伙拎起来,先抽他个几个巴掌,在扔出去。

妈蛋,老虎不发威,你真我我是病猫了?我生气起来连自己都怕的你知不知道?

但是,就要李泽道的手即将抓到他的领口的瞬间,李泽道骤然间发现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如同闪电般的一下子就扣住了自己的手。

死死的扣着,没办法继续往前,也缩不回来,就好像生根发芽彻底的固定在那里了似的。

李泽道抬头,看着这个神棍的那张脸,眼珠子瞪圆,满脸骇然之色。

这个在他看来假装成道士很不要脸的到处骗吃骗喝满口胡言乱语的家伙竟然是一个高手!一个可以轻易抓住自己的手让自己动弹不得的高手!

“……黄文?”他看这张正带着欠揍的笑容的很是陌生的脸,很是艰难的开口问道。

直到现在,黄文已经化身成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出现在李泽道面前,一个是贾明,另外一个则是东方不群,李泽道的眼睛在毒的,也愣是没能看出那两人是同一个人,另外汤姆也就是南,李泽道也很难想象他竟然是人妖东方铭!所以,只能说,fc组织所掌握的那种换脸的技术实在太牛逼一点了,不仅仅是那张脸,甚至眼神都可以换。

加上有这种如此恐怖的可以轻易制服自己的身手,所以,李泽道很难不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黄文假扮,闲得蛋疼过来玩弄他。

“无量天尊,贫道不是什么黄文,贫道清虚子。”道士依旧一脸祥和的笑容说。

“你……别开玩笑了。”李泽道都快哭了。

“无量天尊,贫道没有开玩笑,贫道真的是清虚子。”道士笑着说道,那样的笑容,还真有几分出家人悲悯天人的架势,“贫道一早闻鸡而醒,肚子饿了,便算了一卦,卦上显示,北方方位不仅有美食,还能遇见有缘之人,所以,贫道就过来了。”

这理由……李泽道听着嘴斜眼凸,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了,他觉得自己是要遭天劫了,不然他怎么感觉到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要不是确定对方的身手深不可测的,至少是黄文那种级别的,甚至如果他真不是黄文的话,可能比黄文还牛逼的人,自己压根就打不过啊,李泽道早就一拳过去了。

“你到底是谁?”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情绪已然有些崩溃了。

“无量天尊,贫道清虚子。”

“……”

“好吧,你可不可以先把我的手放开?”李泽道认输。

“无量天尊。”清虚子笑笑,松开他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