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斩妖除魔/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出你的目的吧。”李泽道看着这个家伙,眼神已然有些警惕了,“别跟我说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什么有缘人什么的,你这种有着如此恐怖的身手的高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如此无聊的事情来呢?”

金素妍疑惑的看着这个……神经病,心想,这竟然是个高手?还是一个让泽道哥哥忌惮紧张的高手?难道这年头高手满地走,眨一眨眼睛就有好几个从你眼皮子底下溜走?

清虚子看着李泽道,很是谦虚的说:“无量天尊,贫道可不是什么高手,只不过是用了多年的时间练了一把力气罢了。”

“……”李泽道听着实在有了一种想跪下去磕头叫声师父的冲动了,你听听你听听,这话说的逼格多高啊,高到比简直比珠穆朗玛峰还高了。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需要有天赋,譬如装逼!李泽道就觉得自己没有这种天赋,但是毫无疑问的,这个家伙在装逼这件事情上的确是天赋异禀,即便是师父复生,也得跪!

他说只是练了一把力气?那自己这样的高手算什么?李泽道觉得自己这是被往死里侮辱啊。

“至于你说的目的……贫道说了,早上醒来,肚子饿了,便算了一卦,卦上显示,北方方位不仅有美食,还能遇见有缘之人,所以,贫道就过来了。”道士把刚刚那套说辞又说了一边。

“……你觉得我是傻逼?”

神棍很是认真的看了李泽道几眼:“施主不是傻逼,相反的,施主是个大智大慧之人。”

李泽道第一次发现,原来被夸是如此难受的一件事情:“所以,我是你说的那个有缘之人?”

“是的,你就是贫道要找的有缘之人。”清虚子看着李泽道说道。

“刚刚那个女人呢?”

“刚刚女施主跟贫道也算是有缘人,毕竟无缘对面不相逢不是?让贫道觉得惋惜的是,她似乎不相信贫道的话。”清虚子无奈的说。

李泽道压根就不知道该说啥了,充满无力感的说:“然后呢?”

“然后……无量天尊,贫道有几句话想跟施主你说说。”

“那你说吧,我听着呢。”李泽道说道,心想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果然是有目的靠近自己的,当然了,应该没有什么恶意才对,毕竟若真是有恶意的话,以自己跟他的那种差距,是没办法阻止他做些啥的,比如,把自己给杀了!

当然了,心里多少还是怀疑这个家伙其实就是黄文,所以,不管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李泽道基本上都会当屁话听。

清虚子手伸了过去,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一副悲悯天人的莫模样,说:“无量天尊,施主,斩妖除魔对抗邪恶力量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辛苦了。”

“……”李泽道目瞪口呆,很是艰难的说道,“就……这句?”

“无量天尊,还有一句话。”清虚子说道,“贫道看好你哦,加油!”

“……”这一刻,李泽道差点就不顾一切,掀桌子跟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但是偏偏却又很厉害的神经病决一死战!

然后,清虚子手伸了过去,抓起桌面上的那牛角包,塞进嘴里,语气含糊的对表情已然崩溃的李泽道说道:“无量天尊,贫道这就离开了……哦,也别太有压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真失败了……哎,天意不可违啊,天意不可违……到时再说吧,你只需要记住了,但尽人事各安天命,还有,贫道与你同在。”

说着,一脸悲悯天人的样子叹息摇头的,然后手又伸过去了,再次拿起一个牛角包,塞进了嘴里……脸色猛地微微变了下,这是……太大口了被牛角包给噎到了。

当下赶紧手忙脚乱的拿起李泽道面前那咖啡,一口喝到底,这才一脸舒服的打了个饱嗝的。

他看着李泽道:“无量天尊,贫道离开之前,在说一句,施主你真印堂发黑啊,这是招小人了的征兆……还有你有暴戾之气爆发之兆……”

李泽道捂脸,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崩溃,都是哀求:“我求你了,别跟我说话了,你走吧,求你了……”

“泽道哥哥……”不知道过了多久,耳旁传来了金素妍那满是关心的声音。

“嗯?”李泽道把手那脸上移开,却见金素妍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至于那个什么狗屁清虚子的,已然不知道哪去了。

“那神经病,走了?”李泽道问。

“走了。”金素妍点了点头。

“妈蛋,神经病!”李泽道看着面前那已然空了的盘子以及杯子,想起了自己的口水被他给吃了,忍不住开口骂道,心里更是恶心得死去活来的。

金素妍见李泽道一副郁闷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倒是觉得挺有趣的,问:“泽道哥哥,那个……神经病真的是一个高手?”

李泽道深呼吸了下,然后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我不是他的对手……算了,估计是我认识的一个人假扮成那样故意过来消遣我的,不用理会。”

李泽道还是认为,这个神经病是黄文假扮的,老混蛋,当真是闲得蛋疼啊!又或者是这是他的一种变相的警告?别乱跑也别乱搞什么小动作,你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我的掌控里?

当下,李泽道看着金素妍说道:“这没法吃了,还没吃饱的话咱们在找个地方吧。”

金素妍的小脸一红的,眼神期待却又羞涩,就像是个新婚的小媳妇似的:“吃好了呢。”

“那……送你回学校?”

“啊……泽道哥哥,你真是讨厌呢……”金素妍羞得无地自容,她知道,李泽道这是故意在逗她。

佳人窘迫,李泽道有些得意,拉住她的小手:“走吧。”

两人很是甜蜜的相拥着离开了这餐厅,来到餐厅外头那停车位,打算开车找家舒适一点的酒店好好交流一下人生谈谈理想。

但是,当看到停在那边的那辆福特福克斯之后,两人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

之前停在那里的福特福克斯,车体都被喷上了红色的油漆,写着这么几个字:“活好人骚,一夜五百!”

这样的颜色,这样的字眼,真是刺得让人眼疼啊。

与此同时,已然不少路过的人未在那里了,对着那福特福克斯指指点点的,甚至有的还取出手机拍下照然后往朋友圈发。

“啧啧,是福克斯的车主是得罪谁了?竟然被这样玩了?”

“还能怎样,估计是哪个傍大款的小三,被原配给发现了报复了呗……”

“小三啊……啧啧,小三基本都是长得水灵活又好点了,一夜五百,妈蛋啊,我轻松点呃可以包是个晚上以上……”

“滚一边去,这种女人,也就是给那些四五十岁,甚至是六七十岁的大款睡的,哪轮得到你……”

“太过分了。”李泽道说。当然,心里没有郁闷生气什么的,毕竟刚被那个什么清虚子给整得情绪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了,眼前这事情跟遇到那神经病这事情比起来,压根就不算个事……好吧,李泽道不郁闷生气的最主要原因是,这车又不是他的,是孙俊东的,所以丢的也是丢他的脸。

况且,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谁搞的鬼?都已经跟了一路了,他跟金素妍走进这餐厅用餐他们也鬼鬼祟祟的跟进来了,还不时的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往他们这边扫,想到他是金素妍的师兄,以后金素妍还得时常跟他见面呢,所以李泽道也懒得理会。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做出这种如此作死的事情出来啊!你知道这是谁的车吗?是朝阳区区长的儿子的孙俊东的车啊,他的车你也敢动?

李泽道有些幸灾乐祸。

然后,他突然间想起几分钟之前那个脑子有问题的所谓的道士说的话,他说你印堂发黑这是招小人的征兆……这不,真招小人了?

李泽道眉头皱了起来了,如果他不是黄文的话,那他会是谁?

这么一个绝世高手没有理由主动跑来和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搭讪吧?所以,必有所图!

“的确是太过分了……这是有人认错车了吧?”金素妍愤愤不平的说。毕竟车上这话骂的可是女的啊,但是泽道哥哥可是男的啊,所以在她看来,这是认错车了。

“没认错。”李泽道说。

“嗯?”

“没事,咱们走吧,打的,那车就扔在那里,之后再处理,现在干正事要紧。”李泽道笑笑说道。

干正事……金素妍羞红着一张脸乖巧的点了点头,没多问,当然了,也知道现在走过去开那车确实不太方便,现在这些围观看热闹的人只是拍车,他们若是过去了,那可就要拍人了。

当下,李泽道牵着金素妍的小手走到马路跟前,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上车,上车之前,李泽道看似无意的扫了一眼停在路边一辆奥迪车,嘴角已然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了。

这家伙,当真是色胆包天啊。

与此同时,不远处那停在路边的奥迪车里,程阳看着这两人就跟那些围观的人一样,看热闹似的看了那辆车几眼,然后就打的离开了,就好像那辆车不是他的似的,当下心里满满的都是纳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