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这里是燕京/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阳的心里当真很是郁闷,这小子这是什么意思?觉得丢人所以先离开再说,至于车后面再处理,比如大半夜的偷偷的过来开走?又或者是他财大气粗的当真一点都不把这么一辆车放在心上?

当然了,程阳更倾向第一种,毕竟换做是他,他也会先离开再说,而不是在那边气急败坏的大吵大闹说谁干的什么的,毕竟大马路上那么多人看着,只会更丢人。

其实对车动手,程阳是经过一番心思熟虑的,在餐厅里的时候,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那小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凌人的气息,这让他感觉到,这小子或许不是普通人。

所以,原本已经叫人过来打算暴揍那小子一顿的他,选择了让他们先对车动手,一方面可以丢那小子的脸暂时的出口恶气,另一方面哪怕最后那小子来头大他真招惹不起,并且东窗事发了,也可以说认错车了什么的,总之就一辆车子的事情,是不会闹大的。

他原本料定这小子血气方刚的,看到车子被喷上那样的字眼了不得气得当街骂娘,但是,没想到,他像是没事的人直接走了,就好像那车子不是他的似的。

“这就走了?这小子挺冷静的啊,跟上?”一旁的鹿晓东问,那小子的冷静反应也出乎了他的意料了。

程阳阴沉着一张脸点了点头:“跟上吧。”

于是鹿晓东一脚油门下去,跟紧了前面那辆出租车,最后,出租车在一间星级酒店跟前停了下来。

奥迪车里的程阳跟鹿晓东很是清楚的看到了金素妍跟那小子下车,然后金素妍还紧紧的搂抱住那小子的手臂,整个身体都快挂在人家身上了,更是一脸羞涩难耐的模样,两人很是恩爱的甜蜜的进入了那家酒店。

所以……开房来了?大白天开房来了?连车子都不管就这样开房来了?就这么迫不及待的?

程阳已然是怒火中烧了,有种想下车冲过去暴揍那小子一顿的冲动了,甚至,也把金素妍给恨上了,明明就是一个淫-贱到极点的婊-子,你装个屁清纯啊?

程阳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但是都抱着玩玩的态度,哪怕是之前追求肖梦君,也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说白了,因为知道鹿晓东在追求肖梦君,而他又看鹿晓东不爽,所以故意掺一脚,这多少有恶作剧的味道。

但是,那天,李谷老师带着金素妍出现了,在那一瞬间,程阳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滞了,看着她那是消瘦的有着一种让人有想狠狠的保护她的冲动的小身体以及气质,程阳着实有了一种想保护她一辈子的冲动。

在之后的刻意靠近之下,金素妍始终很好的把彼此之间的关系保持在同门师兄妹之间,不冷淡,也不让他有任何越举的机会。

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程阳无疑就是这种情况,他越陷越深,他觉得金素妍是如此的清纯的,如此的大方得体的,如此自爱的,她不会因为对方长得帅又有钱就干么的……总之,程阳把她当做是女神在看待!要知道,就是公认的大美女肖梦君,他也没觉得她是女神啊!

好吧,其实之前所谓的车震,程阳其实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的,他告诉自己说,按压根就不是什么车震,或许那小子停车只是在打电话什么的,毕竟他们也没亲眼看到啊,但是现在……开房啊!

“估计是外地来了,晚上就离开了,所以……抓紧时间吧。”一旁的鹿晓东扫了程阳一眼,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鹿晓东还特地的强调了一下“外地来的……”,所以,本来就怒火中烧的已然快失去理智程阳也很是干脆的认为他就是外地过来的看望一下自己的女朋友,晚上就要离开了,所以,大白天的迫不及待的就开房温存了。

心目中唯一的女神跟别的男人开房了……这不能忍啊!

“这里是燕京!”程阳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星来了似的,冷冰冰的说道。

“这里是燕京!”鹿晓东附和,嘴角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他知道这个师兄这是彻底的被激动了,接下来就是他将进行一系列报复!

鹿晓东才不管那小子来头大不大呢,要是大的话,程阳踢到铁板,那活该,太好了,要是那小子来头小,被程阳一顿猛揍的,那也活该,最重要的是,向来充满正义感的肖梦君之后肯定会知道程阳为了金素妍打压报复她的男朋友这么一件不地道之事,到时候就不会在惦记他了吧?

所以,鹿晓东当真很是期待这两人怼上啊。

……

走进开好的房间里,金素妍就像是一个新婚的就要入洞房的小媳妇似的,手足无措的,羞得那张脸都不敢抬起来看着李泽道了。

“紧张了?”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嗯……”金素妍抬头看着李泽道,羞涩一笑,让后又赶紧的把脑袋给低了下去,有些眩晕,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么……没经验啊。

“那要不,出去逛街吧?”李泽道说着,作势就离开房间。

“别……”下意识的金素妍急呼出声,像只迷途羔羊找到救星似的,一把拉住了李泽道的手臂,只不过在那一瞬间,已然意识到就在跟她闹着玩的,于是俏脸更是绯红一片了。

她在心里自我反省:“金素妍啊,你也太……迫不及待了吧?泽道哥哥该笑话你了……”

“先脱鞋……”她这总算想起应该先做什么了,拖鞋,然后脱衣服,然后……洗澡……电视里就是这样演的,没有经验,紧张得不行了的金素妍决定按部就班。

然后她推着李泽道让他在床上坐了下来,然后蹲了下去,打算帮李泽道解开鞋带。

看着金素妍那一头长发随意散落在肩上,刘海被发卡弄了起来露出了那极为好看的额头,还有那一双犹如星辰一般闪亮乌黑的眸子,还有那眼神,那表情……这要是在换上一身女仆的情趣服装,那就成真了一个还未长成的小萝莉在服侍自己的主人……李泽道果断邪恶了。

暗骂自己是禽兽亵渎了这个女孩的同时,李泽道赶紧说:“我自己来……”

“还是我来吧。”金素妍认真的说,她似乎完全融入一个妻子的角色了。只是……作为妻子的非得帮自己的老公脱鞋?金素妍不知道,她从来没有当过妻子,但是她却想成为李泽道的妻子,然后去为他做这些事情。

最重要的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她心里的紧张少了不少。

“我脚臭,很臭的那种……”见鞋带被金素妍扯住了,李泽道咬了咬牙使出了杀手锏。

“……我喜欢啊。”金素妍抬头,看着李泽道轻声说。我脏了你都不介意呢,这算什么?

这还能说啥?李泽道只好任凭她帮自己把鞋子跟袜子脱了,看她取来了酒店的那拖鞋套在了自己的脚上,每一步都做得如此认真的,就好像古代的那些妃子在服侍皇帝一样,唯一的区别是那些妃子说不定边服侍便骂人的,但是金素妍没有,一脸的认真,就好像在做一件对她来说极为重要的事情似的……于是李泽道恍惚的有些出神了。

“泽道哥哥,你骗人呢……”金素妍的声音把李泽道都得思绪给拉了回来。

“骗人?”李泽道微微一愣,他什么时候骗人了?

“你的脚,没有你说的呃那么臭呢。”金素妍呼吸了下说。

“……”

“当然,还是有点臭……”金素妍抬头看着李泽道说,然后吃吃的笑了起来了,很是得意,却又双颊红扑扑的,就又好像两个熟透的红苹果似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对自己的心爱的人恶作剧了一番似的。

“敢说我脚臭?”李泽道嘿嘿一笑的,手伸了过去,一把把她给拽到床上了,身体一翻的已然把她压在了下面,其中一只手更是按在了她身体前面的某个地方。

那一瞬间,金素妍的身体猛地绷紧了,眼睛紧闭的,没有勇气睁开看他一眼,只是觉得自己的小心肝跳得更为猛烈了,那感觉仿佛要跳出嗓子一般,身体也如同有蚂蚁在爬着似的,瘙痒难受。

“你不是花木兰。”李泽道说。

“嗯?”

“木兰无长兄,木兰无长胸……”李泽道解释,手还抓了下。

“啊,讨厌……你……快点……”金素妍轻哼。

“快点……干么?”李泽道很是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了。

“我……吃饱了呢……”金素妍睁开眼睛,声若蚊蝇的,细不可闻。

“……”

然后,就在李泽道被撩得受不了了就要堵住金素妍那小嘴的时候,酒店的房门很是突兀的被敲响了。

两人的下一步动作自然被这突兀的敲门声硬生生的给打断了,当下眼睛相对,你看我我看你的,其中金素妍的眼睛水汪汪的,如同盛乐水一般,李泽道则是有些郁闷,妈蛋啊,在这种如此关键的情况下竟然被打扰了?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吗?这一被打扰值多少钱?

“泽道哥哥,是……谁呢?”金素妍小声说道。可能已经适应一点了的缘故,心里的那种紧张感已然少了不少了。

“不知道……不用管,咱们继续……”李泽道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