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太侮辱人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这话是开玩笑的,此时房门正被敲得“砰砰……”作响呢,一副不开门就敲到你开,甚至把门板给你砸烂了的架势,所以,怎么继续?

说着的功夫,李泽道已然从金素妍的身上爬了起来,与此同时,金素妍也起身,揉了揉自己那张滚烫的小脸,低头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满脸羞涩的笑容。

“我不是花木兰……”她嘀咕。

李泽道很是郁闷的同时走了过去,也懒得通过猫眼看一眼那敲门的家伙到底是谁,当下很是干脆的拉开了房门,然后,一个软绵绵的身体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李泽道的一次反应竟然是,这个女人是北……为什么会想到北,李泽道自己也觉得很莫名其妙。

但是,很快的,已然察觉到了,不对!因为北那个女人从来不用香水,至少李泽道没在她身上闻过任何香水的味道,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是那种很淡但是却很好闻的体香。

而怀里的这个女人,身上则有着很浓郁的香水味,不是太高档的香水的那种味道……跟任天堂她们待久了,好的香水跟不好的香水,李泽道多少还是懂一点的。

况且,身高也不对,北的身材高挑,而怀里这个女人,最多就到自己的脖子……

所以,不是北,更不是自己熟悉的任何开一个女人。

与此同时,金素妍看到开门的那一瞬间,竟然有一个女人直接往泽道哥哥的怀里钻的,眼珠子也微微的瞪大了。

当然了,心里产生的那情绪中不包含任何的醋意委屈什么的,因为李泽道的情况她多少了解的,也正是因为了解了,所以她才有勇气对他表露心声。

如果李泽道就一个女朋友,那金素妍说什么也不敢喜欢这样的男孩,因为……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李泽道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怎么会允许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随随便便的扑进自己的怀里?

所以,他很是干脆的一拳打出。

“啊……”那个女人惨呼出声,身体很是干脆的倒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跌倒在酒店走廊那厚厚的地毯上。

女人遭遇重击,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疼痛,先是楞了几秒,紧接着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大声的辱骂着:“尼玛的……疯了啊,敢打老娘……尼玛的……”

李泽道刚刚的那一拳只是把她给推开,而不是杀敌,否则现在在这个女人只怕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能气急败坏的骂人。

李泽道这才看清这个女人的长相,化妆之后还是挺好看的,当然了,最吸引人的不是她的长相,而是她的那身打扮,胸前漏出大片春光,都快盖不住臀部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的小短裙,还有那性感的高得有些离谱的高跟鞋……这很像是从事特殊职业的“小姐”。

“就算房间里有那种小卡片,但是自己也没打过电话啊……”李泽道在心里嘀咕的同时,冷冷的说道,“敲错门了。”

然后很是干脆的把门给关了!

“呃……”女子一脸的凌乱。

关上门之后,李泽道回头看着瞪大眼睛长大嘴巴看着自己的金素妍,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敲错房间了……我不是随便的男人,这你是知道的,所以她这么一抱我的我下意识的就给她一拳了……”

金素妍一个没忍住的抿嘴乐了,泽道哥哥确实不是随便的人呢,但是随便起来不是人呢。

与此同时,金素妍,心里的那种紧张羞涩少点了,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那些“步骤”,所以,她说:“泽道哥哥,我先洗澡去……”

“一会儿的……”李泽道无可奈何耸肩说道,“麻烦来了……”他已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了还有交谈的声音,当然,这房门的隔音效果不错,加上金素妍的心思没在那里,所以没能听到外头传来的动静。

“麻烦?警察……扫黄?”金素妍微微一愣。

“……想什么呢?”李泽道哭笑不得的,手伸了过去掐了下她的鼻子,然后在她耳旁说,“很快就能解决麻烦了,到时咱们一起洗……哦,我的意思是我本来就要洗,一起的话还能帮国家节省点水不是?”

金素妍那张脸再次红头了,却是满脸羞涩的看着李泽道,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话音刚落,门又一次被重重敲响,这次声音更大了,几好像要把那门给砸烂了似的。

“坐下等我一会儿。”李泽道轻轻的按住金素妍的肩膀让她在椅子上坐下来,这才走了过去,又一次过去把门给打开,这一次,四个一脸凶狠的大汉闯了进来,很是干脆的把李泽道的拦起来,跟在他们后面的则是刚刚被他很是干脆的推出去的那个女人,此时女人看着李泽道满脸的怨恨跟委屈的,很显然的,李泽道的那一拳,严重的伤害到人家了。

当然,伤害的不是身体,而是心理,是自尊!

女子不是没被推过,但是以往那都是被推倒在床上的,这次倒好……这王八蛋太侮辱人了!

最后进来的女子很是干脆的把门给关了起来,所以,典型的瓮中捉鳖啊!当然了,谁是鳖就不一定了。

“小子,你很嚣张啊!敢玩我老婆?”为首的那个大汉指了指王梓,又指了指那怨恨委屈的女子,露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害怕的表情说道,“更禽兽的是,你玩完之后竟然还打她了把她给扔出去了?”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这找麻烦的借口够牵强的,也够……侮辱人的啊!

首先,他品味这么高的怎么可能看上这种女人呢?再者,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从开这个房间到现在也不过短短的二十多分,在这二十分钟里就玩完了还把人给推出去了……有那么快吗?太欺负人了!太侮辱人了!太过分了!

“那个什么程阳让你们来的对吧?玩这么一出的打算让我的女人对我产生误解?另外我停在餐厅门口的那辆车上面的油漆也是你们喷的,对吧?”李泽道也懒得墨迹了,直接揭穿了他们的老底

“呃……”男子听着表情已然有些傻逼了,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金素妍听着,眼珠子一下子就睁大了,然后很快的就想明白了,已然一脸气愤的表情了,原来是他在暗中搞鬼啊,太欺负人了呢。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程阳的不认识。”男子大声喊道,先掩盖住他的那这种心虚,“老子只知道,你玩了我老婆,玩完之后还打人……所以,老子也把你揍一顿,不过分吧?”

“不过分。”李泽道说,“把人家的老婆玩了之后还的动手打人的,之后被揍一顿确实是应该的,但是问题是……我没玩你老婆啊,就你老婆那样的,我硬得起来吗?”

“……尼玛的!”女子着实有了一种被往死里侮辱的感觉了,当下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恨不得挠死这个混蛋!

帅是挺帅的,只是嘴巴这么恶毒呢?

“你他妈的找死!”男子也差点被李泽道这话给噎死,当下恶狠狠的骂道的同时,扬这那大手,就要往李泽道那张脸狠抽过去!

程少可是说了,打残这张脸,多加两万!这一巴掌下去,两万轻松到手。

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抽象李泽道那张脸,李泽道却是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脑袋了,然后猛地对着墙壁砸了过去!

“砰!”在他自己以及三个男子另外还有那个女子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额头就已然重重的撞击在墙壁上了。

好好的“春宵”被搅了,加上被侮辱了,所以李泽道的力道不小,只一下的,男子的就已然头破血流了,血水流进眼睛里面,已经让他难以视物。

还是没解气,所以李泽道又一次抓着他的脑袋再次朝墙壁砸了过去。

“砰!”仅两下,男子很是干脆的晕死过去了,当然了,由于李泽道的动作太快了,所以男子压根就来不及惨叫求饶什么的。

直到自己的老大像是死了一般,剩下三个男子这才反应过来,纷纷的喊叫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放开我们老大……不然我打死你……”

“你……完蛋了,摊上大事了……我们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

放开就放开,叽歪啥?李泽道那抓着人家脑袋的手一松的,已然晕死过去的男子很是干脆的瘫软下去,一动不动的,就好像真死了似的。

“杀……杀人啦……”女子看到男子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果断的尖叫。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尖叫着的女子很是干脆的原地转了两圈,然后倒地……她被李泽道很是干脆的一巴掌抽晕了。

然后李泽道紧接着又是两脚过去,狠狠的踹在了其中两个男子的肚子上,两人很是干脆的被踹飞了,倒地不起。

“还打吗?”李泽道抬头看着正一脸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的最后一个男子,冷冷的说道。

男子咽了咽口水,一脸的惊恐,下一秒,果断的跪了下去:说“爷,我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