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熊猫诞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上初一的时候,偶然的一次机会,程阳听到了贝多芬的《月光曲》,从此对于音乐这一块,迷恋得不行了,之后毅然的走上了音乐这一条路,其实他父亲原本是希望他能进入部队的。

事实证明,程阳在音乐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所以初一才开始接触,但是进步却是很神速,否则李谷老师也不可能收他当入室弟子,即便程阳的父母来头不小。

所以,虽然现在把所有的重心都转移到音乐上面来了,很少像以前那样每天坚持的锻炼身体,进行格斗方面的训练,不过底子还是在的。

所以当看到那小子竟然不知死活的过来打算揍人的时候,程阳心里直接乐了,刚才还在犯愁着没有好的借口暴揍你一顿呢,结果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只可惜,程阳忘记一件事情了,那就是他之前找了四个人去找这小子的麻烦,但是结果却是这小子竟然找上门来了,那四个人呢?

因为他忘记了,所以,注定结果是悲剧的。

程阳压根就还没反应过来的,对方已然一巴掌抽过来了,速度快到程阳压根就没发现对方已然出手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那张帅气的脸已然中招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程阳伸手抹了一把,手掌心有血丝出现。

他知道自己的在嘴角被对方这一巴掌给抽破了,当下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变得凶狠暴躁起来了,声音冰冷的的说:“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巴掌下去,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你的掌控了,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

“啪!”又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在这房间里响起。

程阳这一句威胁的话还没说完的,李泽道已然又是一巴掌过去了,他又一次没能反应过来就这样北抽了一巴掌了,甚至,那巨大的力量瞬间扇得他身子一横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虽然这巴掌不是抽在自己脸上,但是鹿晓东已然完全懵了,眼里满是惶恐之色,他再次意识到自己当真干了一件很是愚蠢的事情,学习了十天之后难得放假在被窝里睡个懒觉又或者听听音乐什么的,多好,为什么要出来呢?出来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跟程阳一起“狼狈为奸”呢?

而这一巴掌下去,程阳已然懵了,好一会总算有点清醒了,一点煞白的,咬牙切齿的吼了句:“王八蛋!”

被这么一个小白脸接连抽了两巴掌,现在还趴在地上就像条死狗似的,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怎么他也练过好长一段时间的部队格斗,长得也比那小子壮一点,高一点,怎么就这样被接连抽耳光子?对,一定是自己太大意了!

当下两手一撑地猛然站了起來。

“砰!”

就在他刚刚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却是一个拳头骤然间出现,很是干脆的一拳砸在了他的鼻子上,于是程阳很是干脆的,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鼻子更是喷出鲜血出来了,止都止不住,就好像阀门坏掉了的水龙头似的。

鹿晓东傻眼的看着这血腥的一幕,从小到大仗着父母所以还真没吃过亏,当然,也没跟谁打过架,所以这么血腥的画面还真从来都没见过。

傻眼的同时,恐惧难免,因为对方要是不讲理的,在揍完程阳之后说不定的会对他下手?这是一个很恐怖的问题。

恐惧的同时却又莫名的想笑,看到程阳被揍得这么惨,心里其实还是挺爽的。

“呼……你……你还打?”程阳眼睛猩红的可怕,抬头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还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鼻子,鲜血顺着指缝里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另外一只手则撑在地上打算起身再说。

这样趴着被居高临下的看着让他觉得异常的耻辱,比被抽这几个巴掌还耻辱。

“砰!”还是一拳。就在他挣扎着就要站起来的时候,李泽道又是一拳头过去了,重重的砸在他的左眼上,于是半只熊猫就这么诞生了。

金素妍小手紧握成拳头,小脸通红的,一副激动难耐的模样,又看了看了看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身体发颤的如一条死狗的程阳,心里异常解气。

她倒是不担心李泽道把人给打死了,毕竟她知道李泽道下手是有分寸的,至于事后被报复什么的那种担心,更是没有了。

“唔……”程阳*着,咬着牙,双手撑着地缓缓爬了起來。此刻的他满脸鲜血,显然是在地上撞的不轻,左眼微闭,已然有点睁不开了,但是仅剩的右眼却是充满了狠毒与冷辣,他冷冷的盯着李泽道,仿佛要把他生吃了一样。从小到大,通常只有他打人,啥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了?

“你会死的很惨,我向你保证。”程阳目光阴冷的盯着李泽道,尽管他被打得像一个猪头了,但是却依然保持着高傲的态度,仿佛一言便可以决定李泽道的生死似的,“你知道我爸是谁吗?你知道我妈是谁吗?我保证,我肯定会让你见不到……”

“啪!”一声响亮而又狠辣的耳光瞬间将他接下来的话给打回到了肚子里,一下子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下了。

“你爸是谁,你妈又是谁,关我屁事啊?”李泽道一脸的无语,这年头拼爹也就算了,他倒好,爹妈一起拼。

程阳听对方这么*裸的讽刺,更是咬牙切齿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今天也要把这小白脸给杀了。

事实证明,仇恨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力量,所以即便现在程阳被打得就跟一条死狗似的,那种想要了对方给杀了的心思猛地涌起的时候,一股力量紧随着游遍他全身。

“王八蛋,我杀了你……”程阳咬牙切齿的怒吼了一声,猛地起身,然后一肘子顶向李泽道的太阳穴。

军队格斗术讲究的是快准狠,一出手就是致人于死地的招式,用最大的力量打击敌人最脆弱之处!

太阳穴毫无疑问的,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所以,程阳这是真想杀人了,他从来都没想杀过人,但是现在他不顾一切的就想让眼前这个王八蛋去死!

“去死吧……”他那张惨不忍睹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狰狞!

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就在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肘就要重重的砸在对方的太阳穴上并且为此而感到无比兴奋无比解气的那一瞬间,一只拳头却是先发制人的猛地砸在了他的那右眼窝上。

于是,很是干脆的,他整个人也再一次干净利落的摔在地上,更悲剧的是掉地的同时嘴跟地面亲密接触了,*了下,几枚牙齿随着一口鲜血,掉在了地上,而此时,一直完美的熊猫就此诞生了。

再次遭遇重击,程阳没有懵,反而清醒了,看向李泽道时那目光已然不在是狠毒与冷辣了,而是恐惧,浓浓的恐惧。

到现在他才彻底的醒悟,人家打你根本就跟玩一样,人家把你所说的那些恐吓完全当成一句屁话,所以,之前的猜测是对的,他大有来头,他是铁板一块,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外来人那么简单。

“呼……”程阳*着,身体发抖的站了起来了。但是这一次他在也没勇气说那些恐吓的话了,因为他知道回答他的将不是一拳,就是一巴掌。

所以他只有恐惧的看了一眼李泽道,艰难的说道:“你……你到底是谁?

“啪!”回答他的还是一巴掌,程阳再一次被扇倒在地。

“靠……”此时的程阳*着,也不知道该愤怒还是该恐惧了,被这么一拳一巴掌的打着,他觉得他已然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鹿晓东则是咽了咽口水很是艰难的把眼神移开,这简直就是单方面虐杀啊,太残忍了啊,身为程阳的师弟,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啊。

他在想,要不偷偷的报警?否则程阳要是被活生生的打死了那怎么办……好吧,鹿晓东想报警的真正原因是,警察要是能及时赶过来,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挨揍了?

但是,不敢啊,要是被发现自己偷偷报警了会不会被揍得更惨?

李泽道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曾经我实在不想打你,只是让你赔我两百万的时间损失费,然后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可是你装逼装过头了,出言不逊啊,惹到我也就算了,但是你敢用言语羞辱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金素妍听着,俏脸微红的,芳心又是一阵大动。

“所以我只好揍你一顿了……其实我平时很不喜欢打人的,真的,因为揍你这样的家伙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李泽道说。

“……”

揍你这样家伙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程阳听着差点吐出好几口鲜血,他很想质问这个暴力狂,既然没有成就感,那为什么你还要打我?为什么?

当下,程阳很是艰难的坐起身来,他怕了,真怕了,这家伙不是人,是鬼,是魔鬼,在一瞬间他突然相信如果自己还耍帅的话眼前这位小白脸会活活打死自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