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死了都要爱/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程阳想开口说点啥,至少暂时服软一下是必要的的时候,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又是一脚过去,踹在他的肚子上。

“砰!”的一声,程阳已然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由于惯性作用,又滑行了一两米远,直接滚到了鹿晓东的脚旁,这才以一种狗吃屎的姿态趴在了地上。

鹿晓东着实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李泽道看向了鹿晓东,后者吓了一跳又后退了一步,下一秒,更是下意识的双手举了起来作了一个投降的动作,声音颤抖很是艰难的说道:“不……不关我的事……我就是……无意中跟师兄偶遇的……”

鹿晓东知道自己这样很没骨气,并且会把程阳给得罪死的,但是比起得罪眼前这个魔鬼,得罪程阳是如此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

“真的?”李泽道问道。

“真的……真的……”他忙不佚的点了点头,求救般的看向了金素妍,“师妹,虽然你长得很好看,但是我心里已经有肖梦君了,所以我可没追求你啊,平时离你也是远远的啊,这你是知道的啊……”

“行了,退一边去。”李泽道说道,实在懒得对这种人品恶劣的墙头草人下手,当然了,最主要的是,李泽道信了他的话了。

鹿晓东如释重负的,赶紧赔着一张笑脸退到一边去,也不敢大声呼吸,害怕这个魔鬼的注意力再次落在自己身上。

“呃……哦……唔……呵……”也不知道是因为过度的疼痛还是因为过度的恐惧,或是因为过度的愤怒,又或者是被鹿晓东这种如此没良心的话给刺得差点吐血,程阳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微弱的古怪的声音,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然移了位了,胃里满是酸液。

“好了,继续刚刚没谈完的赔偿吧,还是那句话,看在你是我老婆的师兄那也就就是我师兄的份上,我也不多要,赔个两百万就行了。”李泽道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张“陌生”的脸说。

然后,有些不忍心了,原本多好的一张脸啊,怎么就成这样了?看来下手真是太狠了点了……李泽道被自己的善良感动得不行了。

“老婆……”金素妍那张脸又一次红了,轻咬嘴唇,眼神如同盛了水一般看着李泽道,甜蜜异常。要是两位师兄都在场,她早就过去亲李泽道几口了。

“……”程阳很是艰难的抬头,视线模糊的看着这个魔鬼,他都已经把自己打成这样了,不给医药费也就算了,竟然还要……赔偿?

而且他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说自己是他师兄呢?若真是师兄的话你怎么好意思下这么重的手呢?

悲从中来,他那已然塌方了的鼻子猛地一酸的,泪珠子差点滑落。

“你这是什么表情?好像我是在故意坑你一样。”李泽道表情不悦的说道。

程阳委屈异常,泪珠子已然混着血水滑落下来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程阳现在很伤心!他很想说你这不是故意在坑我,你这已经是准备要埋我了。

两百万?我压根就没能伤及你一根汗毛啊,就是耽误你几分钟开房的时间,你就敢开口要两百万?狮子的口都没你这么大吧?

“太……太多了吧?”他很是艰难很是小心的说,其实他更想说的是,太过分了吧?当然了,心里也已经做好被敲一笔的准备了,只是……他也没想被人宰得这么厉害啊,他家里是有点钱,但是没有钱到那种地步好不好?

“你的意思是……我的时间不值钱?”李泽道冷笑,手伸了过去,已然抓起一旁的一张椅子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程阳吓了一跳的,赶紧否认,被他用拳头揍了几下,都快没半条命,这要是用椅子,不得活活的被打死?

“我的意思是,我就是个学生,我没那多钱……我能不能给我家人一个电话?”

李泽道想了想说:“可以,那你打吧。”

中计了……程阳暗中松了口气,打电话要钱只不过是幌子罢了,他真正的目的是打电话叫救兵,幸好这个王八蛋脑子还是不够灵没能想到这一茬。

“尼玛的,等我妈带人来了,我一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把你给我的千倍万倍还给你!”程阳在心里很是恶毒的吼道。

“等等……警告你,别耍花样。”李泽道看着程阳威胁道,“比如搬救兵报警什么的,要是有警察或者是其他人找我麻烦,之后我也会找你麻烦的,到时候就不是揍你一顿这么简单了!当然,我也不怕警察什么的,告诉你,我舅可是朝阳区警局当副队长。”

说出这话的时候,李泽道满脸牛逼的神色。

所以,程阳得到的信息更多了,这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得可怕但是脑子缺也不是那么灵光的愣头青,至于他的背景……他舅是朝阳区警局的队长?

“妈的,王八蛋,整死你了!”他在心里恶狠狠的嘀咕的同时艰难的开口,语气诚恳,“不会的,不会的,只是让带钱过来……我还是一个学生,也怕你之后在找我麻烦。”

“还有,我不希望你今后用任何的方式骚扰我的女人。”李泽道又说,“你能向我保证吗?”

“能。”程阳说。心里已然开始幻想这个该死的女人的那种惨烈无比的下场了。

“行了,你赶紧让人送钱过来吧。”李泽道说道,然后看向了鹿晓东。

后者又吓了一跳,只觉得自己呼吸好像都快要停止了,这是轮到自己了?

“你帮个忙,把我房间里的那几个趴在地上的杂碎抬到这个房间来。”李泽道说,“看着碍眼。”

“呃……是是,我这就去,我这就去……”鹿晓东赶紧说。

“钱送来之后,到我房间里来找我。”李泽道看着程阳又说,然后回头拉住金素妍的小手,转身离开。

身后,程阳那双被血水掩盖住一半的熊猫眼,满满都得都是恶毒的神色。

在李泽道的淫-威之下,瘦弱书生鹿晓东的力气变得比之前大不少,一一的把李泽道房间里趴着哀嚎的四男一女五个人搀扶了起来,送到了他跟程阳开的那1010房间。

搬走最后一个人之后,李泽道让他该干么干么去,然后把房间的门关上,回头看着正眼神炙热看着他的金素妍。

“等一会儿吧,处理完他搬来的那些救兵再说。”李泽道说道。按照李泽道的观察,程阳这个人骄傲自负,认为全天下的人都不如他一根手指头,虽然现在李泽道暴揍他一顿了让他有了畏惧之心,但是这种畏惧之心很快的就会转变成怨恨。

所以,李泽道打算把他背后的那靠山也踩了,让他之后在也不敢蹦跶。

“嗯。”金素妍轻轻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泽道哥哥肯定只知道程阳这压根就不是要让人把钱送过来啊,而是要搬救兵,并且他这是打算把所有的麻烦都给解决掉。

当然,也知道程阳一定会认为他们不知道他要搬救兵,毕竟他是如此骄傲的一个人,况且现在被打得基本失去理智了。

眼神羞涩暧昧如同盛了水一般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心虚的说:“累了呢,我想趟会儿……”然后,她上床,躺下,看着李泽道,眉宇间满是羞涩,说:“泽道哥哥,你打人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是累了,太累了,那家伙的那张脸上的皮真厚,我手心都疼了。”李泽道说,然后上床,在金素妍旁边躺了下来。

那么明显的,在李泽道躺下的一刻,金素妍的整个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呼吸都好像有些停滞了。

“不用紧张。”李泽道笑道,“最多,就是把你给吃了……”

“……泽道哥哥……”金素妍羞红着脸轻哼。

然后床铺微摇,一具滚烫的身体一头扎进了李泽道的怀里,金素妍把手搭在李泽道的腰上,把头靠在他的胸口,一条腿还架在了他的腿上。

然后,金素妍明白了,为什么电视剧里电影里女主总是喜欢这样蜷缩在男主的怀里睡觉,因为,很舒服,很踏实,很有安全感,当然了,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还很紧张!

然后,免不了的,膝盖和腿弯就触到了某个不该触的地方,她感觉到了。

但是,她没逃离,只是身体紧绷了下。

再然后,她清楚的感觉到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臀部,然后,身体猛地又绷紧了下。

“时间不够。”李泽道说道。

“嗯?”金素妍。

“不然就把你给吃了。”李泽道又说。

这回,金素妍听明白了,羞涩无措,呼吸急促,小声说道:“一会儿吃也一样呢……我又不跑。”

李泽道微微一笑的:“唱歌给我听吧,不然要起火了。”

“嗯,想听什么?”金素妍小声说,她明白“起火”是什么意思,因为她觉得自己也快起火了。

“就唱……死了都要爱?

“啊……”

“怎么了?不会?”李泽道问。

“不是的,泽道哥哥,这首歌太高了,我这样……气息不足呢。”金素妍小声解释说,以她现在这种连大气都不敢出的状态,别说飙这么高的歌了,就是完整的轻哼一首调调温柔的歌,都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