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救兵/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那不唱了。”李泽道也觉得金素妍目前这种状态说话声音都在颤了,沉默了下厚着脸皮说,“那个火起了,帮个忙……会吧?”

“啊……嗯……”金素妍明白过来,小脸滚烫的,“在学校里,看过呢……”

“看过?那种小电影?”

“嗯,不是我的呢,同桌的手机里就有……我那学校你知道的,都是一群早熟的不喜欢学习的学渣……”害怕李泽道误会啥,她赶紧补充解释。

“那给你实践的机会……”李泽道说,说完之后,他觉得自己很禽兽,然后……还想做更禽兽的事情。

金素妍窘迫,那颤抖着的小手开始摸索,然*住的刹那,李泽道反应不是那么大,毕竟习惯了,但是金素妍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

1010房间里,程阳在陆晓东哥的搀扶下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了床上。

“师兄,你没事吧?”鹿晓东问,他其实很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却又很是清楚的知道一旦就这样走了,那就等于彻底的得罪死程阳了,现在虽然也得罪了,但是毕竟情有可原也没得罪死不是?

“死不了……”程阳吐出了一口血水出来,冷冷的说,扫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那几个他找来的小混混,更是心有余悸的,那个家伙的身手当真恐怖,所以,他还真不怪鹿晓东刚刚的反应。

这么一个腹黑的文弱书生刚刚要是表现得很是仗义表示想动我师兄你先动我什么的,程阳反而会觉得这家伙太假了,甚至还会认为这个小子是不是变态看上自己了。

当然,此时程阳也已然联系他母亲了,早在鹿晓东费劲的搬运那几个家伙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联系了。

只不过不是打电话,而是发了一条信息,毕竟他真正的目的是搬救兵而不是让人送钱来,要是让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暴力狂听到了那怎么办?

况且他有他的考虑。

短信的内容是:你儿子玩了我老婆北我抓了个现行!带两百万到万盛路富豪大酒店1015房间来,否则老子就不仅只是揍你儿子一顿那么简单了,老子还会把事情闹大的!

短信了里还携带着他刚刚自拍的一张照片,程阳觉得,估计自己的老妈见了照片之后,都不敢相信照片里的这个人竟然会是她的儿子!

而发完短信之后,程阳很是干脆的把手机关机了!

于是这件事情就完全变了味道了,程阳知道,向来十分宠溺自己的老妈在看到短信内容之后,第一个反应一定是先打电话,然后电话关机了,然后这事情是真的,她的儿子当真落入人手里了并且被打得连妈见了都不认得了,之后对方竟然还敢如此嚣张的抢走了她儿子的手机然后给她发了这条短信。

程阳还知道,他妈妈一定不相信他儿子会睡别人的老婆……她儿子那么帅气那么有才的,家庭条件也不错,还用得着去睡别人的老婆?

更不相信他儿子睡了别人的老婆之后还被抓现行……毕竟她儿子若真睡了的话不会那么不谨慎的。她更愿意相信她儿子这是掉进什么桃色陷阱里头了,然后,她会暴怒,她会炸的,在然后,护犊之心极重的她一定会很是干脆的动用各种关系,最后浩浩荡荡的杀向这酒店来的。

另外,程阳还猜测得到,他母亲一定不会给他父亲电话的,她会用她的手段亲自来处理在这件事情,因为他父亲是军人,颇为正直的军人,平时更多是讲道理,而不是动手拳头,要是得到这消息之后一定不允许她乱来的。

况且,夫妻两人现在也还在闹别扭,处于冷战的状态!冷战的原因是,前些日子,程阳的哥哥程明私自给了他父亲手底下的几个兵电话,让他帮教训一个人,最后却是踢到一块大铁板了,他父亲暴怒之下,狠狠的揍了程阳的哥哥程明一顿,甚至还打折了他哥的一条腿。

程阳的妈妈心疼孩子,觉得自己的丈夫下手太重了,两人之后大吵了一架。

所有,程阳现在猜测得到的结果是,母亲会浩浩荡荡的带人杀过来,然后一过来之后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把1015房间里的那两个贱人暴揍一顿之后在说。

程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效果,况且对方也没有什么背景,仅就有一个舅在朝阳区警局当队长的,所以程阳还真不怕把事情闹大。

“虽然你们没能把事情办好,但是钱我还是会照付的,就当做是医药费。”程阳看着因疼痛而瘫坐在那里的四男一女五个人说,“然后,这件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

为首的那个男子,摸了一把那满脸的鲜血的,很是感激的说道:“谢谢程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他们没能把那灾难给消了,程少却还是照样给他们钱,可以说很仗义了。

程阳点了点头,看向了鹿晓东说:“师弟,麻烦你在开个房间,送他们去休息一下又或者送他们去医院……然后你我今天没见面,你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鹿晓东明白程阳的意思, 点了点头说:“咱们哥俩今天确实没见面,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程阳这话实在太合他的心意了,他现在都恨不得赶紧走远离这个旋涡呢。

鹿晓东才不愿意相信那个处处透露着诡异的小子会仅仅只是有一个在朝阳区警局当队长的舅舅就敢如此嚣张,但是很明显的,被仇恨愤怒蒙蔽了双眼的程阳这是信了。

提醒他一下?提醒他说还是别闹了否则事情可能会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鹿晓东想了想放弃了……他没那个义务不是?

……

正如程阳所料想的那样,他那位在朝阳区人事局当一把手的老妈李萍在收到从自己儿子的手机里发过来的这这条带有她儿子被打得不成人样的信息,并且打过去发现她儿子的手机已然关机了之后,整个人直接炸了,那张脸阴沉得仿佛一拧就可以拧出好几斤水似的。

她立马拿起座机,就想给她那个在燕京军区某连队都指导员的丈夫一个电话,告诉他儿子出事了。

但是一想他的那种迂腐,前段时间更是下手如此重的把大儿子程明的腿都给打折了,一下子就气得气打不出一处来了,然后拨打了另外一个号码。

不多时,电话被接了起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喂。”

李萍开口说:“老孙啊,是我,你嫂子,李萍。”

“原来是嫂子啊,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男子一下子就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出来。

“嫂子遇到事情了,想请你帮忙下。”李萍开门见山的说,语气里有着一股压根就掩盖不住的*味。

男子叫孙坚,是李萍的在丈夫程大刚曾经的战友,后来复员了,开了一个健身馆,并且给程大刚送去了几张健身馆的金卡,李萍平时没事也会去他那健身馆锻炼一下身体。

总之,两家的关系还算不错。

这些日子,孙坚的儿子打算报考公务员,孙坚自然找上了李萍,让在暗中帮忙使劲一下,李萍表示,笔试还是得考好的,至于到时候面试,她会看着关照关照的。

所以此时孙坚已然听出她话里的那股火气了,加上两家的关系不错,儿子考公务员的事情更得麻烦人家,因为立马表态说:“嫂子,你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没二话。”

“我们家小阳出事了,被几个杂碎扣下了,他们还出手打他了。”李萍说,眼睛仿佛要冒出火来似的,声音却是有些哽咽了。

一想起自己的儿子被毒打成那样,她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

孙坚听着,也吓了跳,这是绑架?

后面李萍简单的解释了下,孙坚这才明白过来,不是绑架,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程阳被扣在某个酒店里了,对方还很嚣张的表示拿两百万去换人。

孙坚明白李萍的意思,她不想警察插手,而是打算自己找回场子,狠狠的报复一下对方,对方怎么打她儿子的,她就十倍甚至是百倍还回去。

“嫂子,我程哥他知道这事吗?”孙坚问。

“别提他,那个混蛋压根就不拿他们当他的亲生儿子看。”李萍语气凶狠的说道。

孙坚也听说前段时间他这位老战友把自己儿子的腿给打断了这事情,那时候孙大刚还找他喝了回酒,表示差点被那兔崽子给坑死了,还知道,夫妻两人现在正在闹矛盾。

当下说:“嫂子,我这就带人过去跟你汇合,咱们一起去那酒店找回场子。”

“好,我等你。”李萍说。

半个小时后,孙坚把在他那健身房当健身教练的七八个人都叫上了,甚至还带上了钝器,然后开车跟李萍汇合,然后一行人三辆车车朝着万盛路富豪大酒店行驶了过去。

这几个在孙坚那健身馆上班的健身教练都是退伍兵出身或者是体校出身,各个都是肌肉男,身手自然是不错的,打架从来都没怕过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