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上校/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就怕这小子不禁打啊,老子一棍子下去他就挂了。”小楚懒洋洋的回应着走了出来,实在提不起兴趣啊,揍这么一个玩意儿当真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说出去名声也不好听。

话音刚落,“咔嚓!”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然后……如果有音乐,此时此刻应该是架子鼓连续狂飙,然后“锵”的一声,骤停!又或者有雷,现场就该“轰隆”一声,裹着最强烈的闪电,直接打在眼前的地面上,然后悄无声息。

总之,就仿佛是世间万物突然间定格了似的,音乐定格,呼吸定格,眼神定格,呼吸也定格了。

小楚当然还是那个小楚,不一样的是,他不再是刚刚那一副不情不愿的提着一根铁棍很拽的架势了,而是趴在那里,右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左手手臂……那手臂已然被一棍子抽断了,那张脸更是因为痛苦而扭曲成了一个包子。

“啊……”他那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房间,打破了那种诡异的死寂。

孙坚傻眼,剩下的七个健身教练也傻眼,他们张大嘴巴,眼神发愣的看着趴在哀嚎以及站在那里手里还抓着一根铁棍的李泽道身上来回交替。

他们压根就没看清楚对方是如何做到的,那短短的甚至两秒钟都不到的时间里就把小楚手里的铁棍夺走了,甚至还给了小楚一下的,直接把小楚的手臂给砸断了!

与此同时,房间外头,李萍跟程阳听到这已然变声了的惨叫声,心里实在有着说不出的解气。

“儿子啊,这事就交给你孙叔叔了,妈妈这就带你上医院再说……”心里解气的同时,李萍看着自己儿子那张猪头脸,那熊猫眼,那坍塌的鼻子,着实心如刀割啊,心里是在把那小子跟恨死了。

“我没事的妈,我想看看那个混蛋落个怎么一个凄惨的下场再走。”程阳恶狠狠的说道。

“那你疼不疼啊……哎呦,你这是要心疼死妈妈了。”李萍抹着眼泪,对房间里头的那个王八蛋更是恨得死去活来的,“你放心,妈一定会好好的帮你出这口恶气的,我可是跟那你孙叔叔说,在不出人命的情况下,怎么折腾都行。”

“妈妈,里头还有一个女的,那个女的比那个男的更恶毒……她还踩了我肚子两下呢。”程阳可怜巴巴的说。

然后语气一下子就变得阴冷:“我想划花她那张脸!”想学音乐当明星?去死吧!把你的脸给毁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当明星。

“该死的女人,好,那就把她的脸给划了……放心吧,妈不会因为她是个女孩子就放过她的……哎呦了,心疼死我了?疼不疼?呼呼……”李萍新疼得不停了,轻轻的在儿子脸上那伤口上吹起气来了。

房间里,除了趴在地上哀嚎的小楚,其他人还处于当机的不敢相信他们所看到的这一幕的状态。

所以,这个人人畜无害的小子很能打身手很恐怖?所以他刚刚还说出那样的话露出那样的笑容不是因为他傻而是因为他……有恃无恐?

“还打吗?”李泽道掂了掂手里的铁棍,看着孙坚冷冷一笑说道。

“你来自……某个神秘的部队?”孙坚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李泽道,很是艰难的开口问道。到底是退役的军人,所以一下子就联想到那样了,他可是听说过,华夏有几支特种部队,其中一支叫神龙组织,这些特种部队里的成员各个能够以一当百的,虐死他们这种小兵就跟玩似的。

“你猜。”李泽道笑得很是诡异以及神秘,“算了,看你那架势也是退伍军人吧?给你看个东西吧,看完之后,记得帮我保密。”

说着,李泽道掏出那本上校的证件,扔给了孙坚。

孙坚接了过来,咽了咽口水,打开,然后……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掉落下来了,上校,他的军衔竟然是上校!

其他几个凑过来的教练看到之后,也瞠目结舌的。

这小子是上校这件事情给他们带来的那种震撼远比方才这小子用他们肉眼跟不上的速度把小楚的棍子夺走还打断他手臂的那一幕强烈多了。

孙坚的心一下子就落到谷底了,如果他仅仅只是身手恐怖没有什么来历的小子,那么咬牙也得扑过去,不然跟嫂子没法交代啊,但是,他是上校啊,十有八九是来自某只神秘的特种部队拥有超级强悍身手的军人啊,这要是继续对他动手……所造成的那种后果简直不敢想象啊。

李泽道手伸了过去,孙坚赶紧把证件交还给他,表情却是极其复杂的,这下捅的篓子大了,程哥一家子要倒霉了。

然后,本能的,他朝李泽道敬了个军礼,另外其他军人出身的教练也赶紧的,朝李泽道敬了军礼。

“我不知道程阳是怎么跟他妈以及你们说这事情的,这件事情简单来说就是,程阳喜欢我的女人了,喜欢却又得不到那怎么办?那就拿她的男朋友开刀呗,所以,他被我揍一顿了。”李泽道说,“我本来是在执行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时间却是被他耽误了不少,索赔点损失不过分吧?”

孙坚僵硬着一张脸不敢吭声,心里更是认为这次捅的篓子大了,这位上校想必是在执行某项秘密的任务,结果却是被程阳给打扰了,这要是因此任务失败了,那……

金素妍听着,却是表情羞红的,她当然知道,泽道哥哥说的执行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指的是什么事情了。

“把人抬走吧,别忘了跟外头那个明显进入更年期状态的女人说,这件事情如果想揭过……”李泽道看着孙坚,淡淡一笑说道,“那就辞职了,她不是个好人品公仆。”

“是。”孙坚表情复杂的说,又对李泽道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低下身去,把痛苦不堪的但是却又因为知道对方那如此恐怖的身份所以很是干脆的吓得都不敢再乱叫的小楚搀扶了起来,然后给了那几个健身教练一个眼神的,一行人灰溜溜的来到门前,打开门,走了出去。

最后一个离开的还没忘记动作轻柔的把门给小心翼翼的关好。

“老孙,解决了……不会是一下子出手过重把人给打死了吧?”见走出来的孙坚一行人表情都有些怪异的,迎过来的李萍心里也咯噔了下,人没死,她有太多的操作空间,但是人要是死了,事情可就变得十分棘手了。

“嫂子……”孙坚面色怪异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于是,李萍的心更是猛地跌落到谷底了,所以……人的被活活的打死了?难怪,一开始还能听到那凌厉的惨叫声的,但是之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所以,人真的被打死了?怎么办?

“老孙……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在……你……”李萍表情凌乱不知所措的看着孙坚,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

“嫂子,他没死。”孙坚说道。

“呃……”大落又大起的,所以李萍也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我们……打不过他,他一出手的,小楚的手臂就断了。”孙坚又说。

“……”李萍一副你在跟我开玩笑的表情。站在那边的程阳的表情也木了下,当听到说那王八蛋已经死了,他先是狂喜了下然后猛地涌起了一股浓郁的恐惧,毕竟这可是出人命案子了,就算他老妈是朝阳区人事局一把手,就算他老子是军区连队的指导员,怕也是压不住吧?

而现在,听孙叔说,他们打不过他,他一出手他们中的一个人的手臂就被打断了,所以……之前的那惨叫声是这家伙发出来的而不是那王八蛋?所以,接下来压根就没在继续动手的他们就吓得胆子都快破了赶紧灰溜溜的出来了?

“嫂子……我们真打不过……最重要都得是,不能动手啊。”孙坚咽了咽口水,让自己稍微平静了下,眼神恐惧了扫了那扇门一眼,然后压低着声音说道,“他的军衔是上校……”

李萍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看向那扇门,很是艰难的说:“你说……他是什么上校……呵,老孙,你别跟嫂子开这种玩笑了,你程哥在部队里混几年了,也才是个尉官,那个小子你也看到了,那么年轻,估计跟我们小阳差不多大吧?会是上校?”

孙坚也知道,这事情太匪夷所思了,但是证件的真伪,他还是分辨得出来的,况且那如此恐怖的身手摆在那里。

“嫂子,这种事情我敢随便开玩笑吗?”孙坚很是艰难的说道,然后扫了站在那边表情已然有些白痴的坑妈货一眼,小声的说道,“他说了,这件事情的经过是,小阳喜欢上他女人了,所以找他麻烦,结果反过来被他教训了,他还说他正要执行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结果被小阳耽误了,所以才会生气提出索赔的……我怀疑,他正执行某项机密的任务。”

“……”李萍的脑子很是干脆的当机了下。

“另外,他最后说,这件事情如果想揭过……除非你辞职了,他说……你不是人民的好公仆。”孙坚很是艰难的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