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走极端/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对了,里头那个上校叫李泽道,也是燕京军区的,所以,嫂子,你赶紧找我程哥吧……或许我程哥……”

“李泽道?李泽道……你……你说他叫李泽道?”李萍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脸若死灰。

她想起了上一次,自己的大儿子程明不就是得罪了一个叫李泽道的人,最后被他丈夫程大刚狠狠的暴揍了一顿甚至还把腿给打折了。

事后,她也找人了解了一下这个李泽道,最后得知了他那极为恐怖的来历,所以最后即便认为丈夫下手太重了,但是却也知道不揍不行啊,不揍可能一家子都得跟着倒霉了。

只不过碍于面子,加上平时在家里霸道惯了,所以明知道丈夫是对的情况下,李萍还是继续跟他冷战。

而现在,自己的小儿子程阳竟然又再一次招惹上那个李泽道……

李萍脖子及其僵硬的转过头去,看了自己儿子程阳一眼了,只觉得头晕目眩的同时,更是有了一种想把这个亲生儿子活活掐死的冲动了。

苍天啊大地啊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我到底作了什么孽啊,你们要这么对我让我生出这么两个傻逼玩意儿出来?

我做了什么坏事吗?没有吧?

我见死不救吗?没有吧?

我私底下接受贿赂了吗?没有……好吧,我承认,是接受过几次,但是对方苦苦相逼一副你不接受我就死在你面前的架势,我能不接受吗?况且我没有拿完钱不办事啊!

我没做什么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儿,我是兢兢业业的人民的好公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嫂子……嫂子,你没事吧?”见李萍身体晃动得厉害的,眼见就要瘫倒在地上了,孙坚手疾眼快的,赶紧扶住她。

而见她如此一个反应的,孙坚也已然明白了,嫂子肯定听过“李泽道”这个名字,更是知道这个人完全招惹不起,否则反应也不可能这么大。

“妈……”程阳满脸凌乱的表达自己的关心。孙坚后面压低着声音说的话他听不太清楚,但是有关那小子竟然是什么上校的这话他可是清楚的听见了。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这怎么可能?孙叔叔也太傻逼了,人家说他是什么就真当他是什么了?

后面见自己的老妈用那样的眼神看向自己,他就知道,这次是真的狠狠的踢在一块铁板上了。

所以,他真的是什么上校,甚至,老妈还听过他,否则,反应不至于如此的大。

所以,那个王八蛋牛逼哄哄的说他舅是什么警局的队长那压根就是在帮自己挖坑?

“别……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李萍看着这张猪头脸,声音里充满无力感,这时候她是还不知道自己被自己的儿子给忽悠了,那她这十几年的官场就真白混了。

他看上别人的女人所以想找事是真的,他被暴揍一顿也是真的,但是……那条短信的内容却是假的,根本就是自己这个“好儿子”发的。

你跟别人玩心眼,可以,不仅可以,你妈我还会毫不吝啬的夸你说我儿子真的是太棒了,太机灵了。但是你怎么可以跟你妈玩心眼呢?

这一刻,李萍的内心是崩溃的,是脆裂的,更是知道,自己的仕途到此为止了,如果不辞职的话,后面真的会有很大的麻烦的,如果她当真是极为廉政的,那还好说,但是,残酷的是,她接受过几笔贿赂,给人提供过不少方便,所以,一旦这些事情被挖出来,就不是丢官去职那么简单了。

“妈……”程阳的表情更是凌乱了。

“我……打死你……”李萍伸起手来就要往那张猪头脸抽,但是终究舍不得,最后那高举起来的手狠狠的抽在自己的脸上。

“我……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生了你这么一个玩意儿……”她抽完自己那张老脸之后,情绪有些崩溃的说。

“嫂子……”孙坚试图劝两句。

“妈……”已然彻底凌乱的程阳想说些啥。

但是李萍的情绪俨然崩溃,又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子,嘶声尖叫:“你还待着干么?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去?”

……

房间里,感觉到外头已然没了动静之后,金素妍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泽道哥哥……”

“着急了?”李泽道逗趣。

“啊……哪有?你真讨厌呢。”金素妍羞得不行了,说,“就是……”

“觉得你师兄太可怜了?他妈妈更可怜?因为我一句话工作没了?”李泽道微微一笑问。

金素妍轻轻点了点头的,在李泽道面前,她无需隐瞒什么,当下小声说:“师兄的举动确实很过分呢,但是他妈妈……”

李泽道微微一笑说:“你想想,如果他们今天面对的不是我,而是没有什么权势的普通人,那么,那个普通人会落个什么下场?你也看到他妈那架势了,断手断脚是轻的!这个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算以权压人的,可见也不是好鸟,如果让她继续向上爬,倒霉的只会是老百姓。”

金素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然后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一笑:“泽道哥哥,我想简单了呢。”

李泽道笑笑:“你就是太善良了,见不得别人可怜……”这样一个有着那种如此黑暗经历的女孩子竟然还能拥有如此善良的一颗心灵,而不是变得黑暗,李泽道觉得这很难得。

“继续保持……”他笑着说,“可别像我一样,都腹黑了。”

金素妍为李泽道辩解:“哪有?泽道哥哥很善良呢。”不善良的话之前怎么会出手帮助他们呢?怎么会小心翼翼的呵护他们的情绪呢以及那一丁点可怜且可笑的自尊呢?

“继续夸我,别停,我最喜欢别人夸我了。”

金素妍很是认真的说:“哦,泽道哥哥,你很帅呢……不过我不是因为帅才敢喜欢你的。”

“那是因为什么?”李泽道问道。他听到了“才敢”两个字,所以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了。

“因为……你已经有有很多女人了。”金素妍微微低头,很是认真的说道。这是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李泽道的情况特殊,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金素妍压根就没办法鼓起勇气来表达自己的心思的。

李泽道现在已经知道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多女人了,长得跟朵花似的魅力大并且不忍拒绝是一回事,最最重要的是,这其中有了一种“凭什么”的味道……凭什么接受她却是不接受我?我比她差在哪里?我比她矮?比她丑?胸部比她小?屁股没她大?

这些问题李泽道都没办法回答,所以,收了吧。

几分钟之后,李泽道接到了电话,接到电话在他预料之内,但是打这电话的那个人是孙俊东,这倒是出乎了李泽道的意料。

李泽道这才知道,这程阳竟然是那天在长城脚下跟孙俊东的弟弟孙俊西一起装逼的那个程明的弟弟。

孙俊东的语气里带有说情的味道,毕竟两家的关系不赖:“李少,您看……”

“放心吧,只要那个李萍辞职了,然后程阳也别去李谷老师那里上课了,这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李泽道说,“至于请我吃饭当面道歉什么的就不必了。”

李泽道看了金素妍一眼说:“我没时间。”

“好的,李少。”孙俊东赶紧说道:“李少,您放心,她会主动向组织提出辞职的请求的。”

“另外,你之前送来的那辆车被程阳让人喷上油漆了,就在停在天空一号餐厅门口,你自己去处理下吧。”李泽道说。

“好的,李少,我这就送一部新的车过去给您?”孙俊东问。

“不用了,我也没什么事了,打的就行了。”李泽道说。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道回头,见金素妍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说道:“这回,没事了。”

金素妍一脸羞涩的,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李泽道跟前,小脑袋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口上,用近乎气声的声音说:“那……你开始欺负我吧,怎么欺负都可以……”

她把他的手拿起来,一只放在两人之间,另一只,放在她身后……然后,她整个人都在轻微的发抖。

炙热的鼻息喷在李泽道胸膛上,她的修长的脖颈如蛇一般自胸口缠绕而上,她仰着头,把殷红的双唇贴在他的耳垂旁边,说:“泽道哥哥,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哦,先洗澡在欺负……边洗澡边欺负也行……”

气息已然变粗了的李泽道,很是干脆将她横抱起来,朝着卫生间大步的走了过去。

……

深夜,富豪大酒店跟前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里,程阳那因为红肿而难以视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那大酒店看。

他那裂开的嘴角还叼着一支点燃的香烟,此时,嘴角的伤口已然裂开,渗透出血迹,不过他好像没感觉到疼痛似的,仍旧大口的吸着。

说到底,程阳不甘心,很不爽,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他又一次过来了!而且,这回,他是抱着跟对方同归于尽的想法过来的。

这是一个骄傲自负,有点脑子,并且从小到大都没吃过亏的人,这种人,一旦吃亏了,无论如何都咽不下那口气的,而且也很容易走极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