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李泽道的歉意/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素妍抬头看去,只见珊妮挽着她男朋友胡斌的手臂朝着着方向走过来了,指了指她手里的那条蓝色的连衣裙说。

手更是伸了过去,一把把那条裙子从金素妍的手里夺了过来,回头看着胡斌,将裙子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妩媚笑着说道:“老公,你觉得怎么样?”

“不错,很符合你的气质,你去试一下吧。”胡斌说道。

反应过来的金素妍小脸已然满满的都是怒容了,她善良脾气好不代表她好欺负,她可是在学校里拉过帮结过派抽过别人脸蛋课间的时候还偷偷观看那种小电影的女孩子啊。

“把裙子还给我。”她说。

“还你?”珊妮回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金素妍,“你的?你付款了?”

“我先挑的。”金素妍说道。

“我昨天就挑了。”珊妮说道。

“你……”

一旁的售货小姐有些尴尬,当下抱歉的看着珊妮说:“不好意思小姐,这衣服是这位小姐先挑选的……要不,您先看看其它的款式?等这位小姐试下不那么合适之后,我在拿过去让您挑?”

珊妮的眉头一挑的,直接跟售货小姐怼上了:“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她试了不要了给我?不要了我能要?你知不知道我是这里的贵宾客户?你知不知道我们家亲爱的跟你们店长是朋友?况且,你也不用为她忙活了,这条裙子标价两万呢,她的钱没存够的,买不起的,不过就是想要过来看看解解谗而已。”

胡斌满脸笑意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一种非常痛快的感觉。

珊妮确实是这里的常客,她说的也都是事实,所以售货小姐当真招惹不起这样的客户,于是满脸尴尬的看着金素妍说:“小姐,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下别的款式?”

这其实是不符合店里的规矩的,但是售货小姐却是不得不这样做……这终究是一个挑软柿子捏的世界。

“凭什么?”金素妍很是生气的看着珊妮,丝毫不相让,这可是泽道个哥哥帮她挑的第一件衣服呢,怎么可以让给她呢?

“凭什么?”珊妮冷笑,“就凭我这店的vip客户,就凭我老公跟这里的店长是好朋友,就凭你压根就买不起在这里装什么蒜,把人家衣服弄脏了怎么办?”

“哦,对了。”珊妮很是好心的提醒说,“谁都知道你是如何成为李谷老师的学生的,所以千万别让李谷老师知道你请假出来跟自己的男朋友约会啊,否则……说不定的会把你扫地出门的哦。”

“珊妮……”金素妍提高了音量喝道,这一次,她是真生气了,她怎么可以这样恶意的侮辱她跟李谷老师之间的那种纯洁跟雪花一样的师生关系呢?

“你有完没完?”

“什么叫有完没完?”珊妮看了一脸是笑非笑的表情的李泽道一眼,捂了下自己的嘴,恍然大悟的说,“哦,难不能你的男朋友不知道你给他戴绿帽了这事情吧?啊,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又是一脸小无辜的表情了:“可是,我又没说错啊……”

金素妍一言不发的,很是干脆的一巴掌就朝着珊妮那张脸抽了过去。

但是,金素妍这一巴掌终究没能抽在珊妮的那张脸上,因为她那手臂已然被一旁盯着的胡斌给握在手里了。

脸蛋逃过一劫的珊妮气急败坏的指着金素妍骂道:“你敢打我?”

“就是,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没家教呢?我们家珊妮不就说出实情了吗?怎么?敢做还不让说了?什么玩意儿?看你长得文文静静的,做出的事情竟然如此上不了台面的……典型的绿茶婊!”胡斌一边感受着金素妍手臂的那种柔嫩,一边道貌岸然的批评道。

“把你的手松开!”李泽道看着这个家伙,冷冷的说道,他刚刚出神了下,否则这个家伙的手怎么可能有机会扣住金素妍的手。

“呵,你是什么东西?”胡斌满脸不屑的看着李泽道,“贱得就跟条狗似的,自己的女朋友都跟别人睡了还心甘情愿的吃泡面死撑着到这地方来了……当真下贱得可以啊,不过,挺配的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李泽道咧嘴笑了起来了:“这话挺顺口的……”

说话的功夫,手已然过去,一把扣住了胡斌那还抓着金素妍那手腕的手,然后猛地用力。

“擦咔!”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啊……”胡斌脸色猛地一僵的,凄厉的惨叫声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然后李泽道又是一拳过去,直接砸在胡斌的鼻子上面,又是“咔嚓!”一声脆响的,一股猩红的热血已然从胡斌的鼻孔里喷了出来了,那鲜血很是干脆的喷在站在一旁有些傻愣的珊妮身上,甚至她手上拿着的那条价格不菲的裙子也溅了一些。

“啊……”珊妮跟售货小姐都是漂亮年轻的小姑娘,何曾经历过这样的阵仗?所以几乎同时尖叫,特别是珊妮,身上被溅了鲜血,更是吓得脸色煞白的了。

与此同时,胡斌已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了,他的右手手腕被硬生生的掐断了,他的鼻子也塌了,那种仿佛来自灵魂一般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快失去意识了。

“啊……老公……老公……你没事吧?”珊妮惨叫完之后,总算反应过来了,带着哭腔赶紧蹲下要把胡斌跟搀扶起来。

“你……尼玛的,别碰啊,断了断了……叫人啊……”胡斌惨叫连连的,要是疼得手都抬不起来了,早就一巴掌抽在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身上了。

边惨叫的边指着站在那边的李泽道以及金素妍骂道:“妈的,敢打我……我一定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还傻愣着干什么,报警啊……”

李泽道像是看傻逼一样看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眼,然后回头看着金素妍,有些无奈的说:“那条裙子算是毁了,可惜了,真的很适合你,你穿一定很好看。”

金素妍有些惋惜的点了点头:“是毁了呢。”她惋惜的是,不能穿给泽道哥哥看。

“一会儿带你去别的地方……”李泽道话还没说完的,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了,摸出一看,孙俊东来的电话。

由于那个家伙大喊大叫的是在太吵了,因此李泽道带着金素妍打算走到一旁在接这电话。

胡斌朝着动静赶过来的保安大喊:“这对狗男女要跑了,快拦住……”

李泽道眼神一冷的,很是干脆的大步走到跟前,然后很是干脆的一脚过去踹在胡斌的肚子上。

胡斌很是干脆的被踹飞了,没晕过去,但是因为太疼了,那张脸彻底的扭曲成一团了,疼得在也喊不出话来了,所以,耳旁清静了。

那售货美女,那赶过来的保安,还有珊妮,都瞪大眼睛看着李泽道,看着这个暴力男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将手里那耳机放到耳旁。

“喂……”

“李少,那个……程阳死了。”电话那头,孙俊东很是艰难的说道。

“……死了?怎么死的?”李泽道楞了下,总不能是害怕被自己报复所以自杀了吧?又或者是被他那脾气暴躁的老子给失手打死了?李泽道可是听说了,上次跟他装逼的那个程明可是被他老子程大刚打断了腿啊。

“酒驾,逆向行驶,然后跟土方车撞一起了。”孙俊东说。如果不是查明了车祸前一分多钟程阳跟他父母通话了并且被狠狠的骂了一顿,并且还从程阳的体内检测到酒精了,那被压扁的车里还有不少碎了或是没碎的酒瓶子,孙俊东都想怀疑说他是不是被李泽道给整死的。

“怀疑是我?”李泽道皱了皱眉。

“没有,李少,您误会了……”孙俊东吓了一条的赶紧说道,“已经查明了,是真酒驾,这都迷糊的逆向行驶了……”

“他的死,跟我没关系。”李泽道说。当然了,李泽道心里多少有些歉意的,如果他快刀斩乱麻的,干脆利落的把他的腿脚给打折了,把他给彻底的打怕了,他是不是就不用死了?想了想,觉得自己想多了,像程阳那样的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会成天想着要如何报复你,李泽道当然不怕被报复,但是他担心金素妍受到伤害,毕竟金素妍还得在燕京呆着,而他又不能待在她身边。

李泽道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但是此时此刻却是觉得,死了……挺好的。

当然了,有这样的想法,很没人性,很禽兽,所以,李泽道在心里狠狠的谴责了自己一番,谴责完之后,又一次觉得,死了,挺好的。

“我知道的,李少。”孙俊东说,心想就算有关系,我也不敢说啊。

“不过……”迟疑了下孙俊东小心翼翼的说,“那个李萍……”

李泽道打断了孙俊东的言语,说:“我知道,她一定会认为是我把她儿子给害死的,是我让她家破人亡的……我理解为人母的心情。当然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的确有责任,我应该痛快的把程阳的四肢都给打断了,甚至把他给打成植物人什么的,这样一来,也就没有早上的事情了,没有早上的事情他也就不会发生车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