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佛陀庙/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知道自己刚刚的犯贱貌似惹毛了这个女人了,当下摸了摸鼻子,怀着忐忑的心情拉开后座的车门钻了进去。

当然了,心里保持着警惕,一旦发现情况不对,立马下车先逃再说。

北没有立即启动车子,而是回过头来,眼神冷冰冰的盯着李泽道那双眼睛看,她很是清楚的看到,那双之前黑白分明的眼睛现在多了几条不易察觉的红血丝了。

所以,神丸的后遗症开始要爆发了。

“你……干么?”李泽道满脸的警惕,手更是放在车门上,做好随时逃离这辆车的准备。

当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纠结的,如果这个女人想杀了自己,那当然了想都不用想先逃再说,但是如果这个女人最终目的不是想杀自己,而是干点别的,比如有什么需求了找自己帮忙,如果自己就这样逃走了会不会……太不讲义气了?

好歹也是战斗伙伴啊,况且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问题总是要面对的嘛,这要是让她憋坏了那是不是不太好?

心里一这么想,李泽道更是纠结了,纠结着纠结着,却又觉得自己好像想多了,当然,他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想多了的。

“眼睛睁大一点。”北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那眼睛看,冷冷的说。

“呃……你到底想干么?”李泽道有些无奈,却是依言把自己的眼珠子瞪得老圆的,“这样行不行?”

然后,心里这个郁闷啊,为什么自己要按照她的要求去做呢?这样的举动会不会太没骨气了?

“白痴。”北盯着他那双眼睛看说。肉眼可见,他眼睛上的血丝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多,所以,时间不是那么充足了,得加快速度了。当下很是干脆利落的回过头去并且启动了车子。

李泽道这个无语啊,让我瞪大眼睛的人是你,等我睁大之后你却又骂我是白痴,有你在这么欺负人的吗?

“去哪里?”李泽道问。

北头也不回的,冷冷的说:“佛陀庙。”

此时,这辆豪车已然快速的行驶在马路上,而且北压根就不管什么红绿灯不红绿灯的,直接闯过去在说,这个女人压根就不怕交警回头找她麻烦。

“呃……什么地方?佛陀庙?”李泽道微微楞了下,“咱们这是要去一个寺庙?去寺庙做什么?你想还愿?还是想求姻缘签?难不成是……你想出家当尼姑?”

若真如此,李泽道觉得自己应该劝劝她啊,做什么不好非得做尼姑呢?

北这回连回答都懒了,完全把李泽道当做是空气了。

得不到这个女人的回应,李泽道有些纳闷,却也不恼,毕竟……习惯了。这个女人很奇怪,她不想说话的时候,无论你说什么她都不会接话,想说话的时候,哪怕你当做没听到了,她也会自顾自的一直说下去。

当下摸出香烟跟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然后舒服的靠在那柔软的真皮后座上,眼睛微眯的,静静的想着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

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当然是跟随着黄文进入那魔窟森林,然后“挖掘”端木卫庄的坟墓。

李泽道已经进入过魔窟森林一次,加上舌头已然融入五彩石黄色的部分,那毒气没办法对他产生任何的毒害,所以心里负担倒也不是太大。

至于魔窟森林里头的那个“女鬼”,李泽道也不是太担心,黄文既然说他有办法对付她,那他一定是真有办法,而不是在那边吹牛逼。

但是要进入那坟墓,压力还是挺大的,虽说通过师父留下的地图,他大概知道整个坟墓里头的构造,并且知道哪里有机关,应该怎样做才不会触发那些机关,但是心里终究有些发毛,谁知道里头藏有什么危险,藏有什么怪物的?

另外还让李泽道头疼的是,之后要如何彻底的摆脱黄文控制,或者说,如何摆脱fc组织甚至是fx这个神秘却又庞大的组织的控制。

李泽道没那么大的野心,他不想成为什么国之英雄,为国为民做出什么巨大的贡献,不想卷入派系之间的争斗,也不想为了研究什么可以提升军人战斗力的的什么药剂的然后随意去剥夺那些无故人都得性命之后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表示总要有人为此牺牲的什么的,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过着小日子,然后在他能力范围内尽量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尽量去打压那些恃强凌弱的家伙,还这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想摆脱炎黄的控制,最简单粗暴的做法其实是把他给杀的,又或者永远把他困在魔窟森林里。

想杀了他又或者是把他困在魔窟森林里,很难,但是却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李泽道通过师父交给影子的那地图,已然大概熟知端木卫庄那坟墓内部的构造,大概知道哪里有机关,到时候说不定的可以做一下手脚。

前提是,师父留下的那地图是真的并且影子那个有时很迷糊的小破妞没遗漏点啥,另外坟墓内部的机关没有因为年久失效什么的。

想着,李泽道睁开眼睛扫了表情冷漠开着车的北一眼,心里微微苦笑,若是最后真打算狠狠的坑黄文一下,这个女人阻拦了怎么办?总不能把她也坑了吧?

对于这种跟他有过暧昧有过纠缠的女人,李泽道总是莫名的心软。

“到时再说吧,说不定的,一进去就死了呢……”李泽道把这个让人心烦的问题先扔出了脑外,然后又想起在狼村的时候上的爷爷老赵头给他的那据说是陈抟交给他的祖上狼将军之后将其交给拥有伏羲骨以及双手断掌的有缘人的两样东西。

其中之一,是五彩石纯青色部分,李泽道已然将其融入了自己的眼睛,使得做自己有着超级强悍的精神能力。当然了,这种能力李泽道不敢用,至少不敢明目张胆的用,怕被黄文发现了什么端倪,说不定就有麻烦了。

另外还有不知道那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的药罐子,以及药罐子里的那颗类似鬼丸的东西……那到底是不是鬼丸?

总之,对那颗跟鬼丸很像但是却又知道那应该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种鬼丸的玩意儿,李泽道心里其实很纠结……纠结要不要吃!

就在李泽道思绪偏偏的时候,快速行驶着的车子一路连闯了不知知几个红灯了,离开了市区,来到了郊区,此时太阳也一点一点落山了,夜幕来临,周围开始昏暗。

李泽道忍不住问道:“那个,你到底想做什么?”

“去佛陀庙。”北冷冷回应,语气里有着一丝不耐烦。

谢天谢地,你总算开口说话了。李泽道在心里嘀咕同时继续问:“去做什么?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天已然暗下来了,却是驱车来到这荒凉的郊区前往李泽道听都没听过的什么佛陀庙,确实有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杀人灭口的嫌疑。

北回头扫了李泽道一眼,眼神跟跟看白痴似的没啥区别,冷冷的说:“你觉得我想杀你的话用得着找个偏僻的没人的地方?”

“……”李泽道想吐血,这话说得是在太嚣张一点了,但是李泽道却又不得不承认她这话是对的。

“那你到底想做什么?”李泽道问道,“总不能真是过来拜拜还愿什么的吧?那也应该大白天来啊。”

“我从来不求神拜佛。”北说,然后沉默,并且空出一只手出来,点燃了一支香烟,微弱的火光照耀在她那张冷漠的没有温度的脸。

李泽道有些崩溃,这答非所问的,真是要急死人啊。

“所以,你带我去哪里到底想做什么?”李泽道很是无语的问道。

“想知道?”

“想。”李泽道赶紧点头。

北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说:“承认你自己是白痴,我就告诉你。”

“……你别说了,我不想知道。”李泽道郁闷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北真没说了,继续一边开着车一边抽着香烟。

李泽道的心里就好像有猫爪子在那边挠痒痒似的,真是心痒痒得可以啊,他从来都没想到,原来自己是好奇心如此重的一个人,当下咬了咬牙,很是崩溃的说:“我是白痴……这下总行了吧?”

幽暗中,北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极为迷人的幅度,只不过,这样的幅度很快的就被她收敛起来了,然后冷冷的回应:“这种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就不需要再次强调了。”

“噗……”李泽道吐血三升的同时暗暗拿周炎的智商发誓,以后再也不跟这个女人说话了!

通过后视镜扫了李泽道一眼,见他一脸郁闷的表情,北莫名的觉得心里异常的舒坦,当下说道:“之所以去佛陀庙,那是因为那里是一座寺庙,还因为那里荒无人烟,闹的动静在大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动静大……北想到什么,耳根莫名的有些发烫。

“呃……你到底想做什么?”李泽道听着,莫名的有些头皮发麻了。

“是你想做什么,不是我想做什么。”北说。

李泽道一脸糊涂,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