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轻车熟路/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诡异的是,寺庙虽然一点香火味都没有,却是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并不像李泽道来的路上所想象的那样荒草萋萋破败不堪屋顶上还有乌鸦在在呱呱叫什么的。

不过,很是幽静,很是冷清,没有人居住在此地的那种气息。

“所以,这里是黄文平时忏悔的地方?”站在这小庙那干净整齐有序的小院里的时候,看着那沐浴在夜色下显得有些*的小庙宇,李泽道问。

说着,李泽道眨了眨那已然布满了猩红血丝显得很恐怖的眼睛,虽然眼睛已然变成这样了,但是依旧感觉不到任何刺痛感什么的,身体其他地方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李泽道心里多少有些庆幸的,幸好北这个不讲理的女人把自己带走了,否则金素妍看到自己的眼睛变成这样,不得被吓到?

北看了一眼他那双显得很是陌生以及恐怖的眼睛一眼,冷冷的说:“不是。”

“哦……”李泽道玩味的说,“我还以为他自认为罪孽深重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地方时不时的过来假惺惺的向佛主忏悔一下呢。”

“这是当年号称杀手榜上排名第一的如来的曾经的住所。”北冷冷的说,无视李泽道的冷嘲热讽,他这样北觉得很幼稚,当然,也很好玩。

李泽道的脸色微微变了下,如来师叔?那个能做出那种极品烤鸡的如来师叔?一个一见面就把整个天使号都送给他的如来师叔?

自从在天使号上一别之后,李泽道就在也没有他的消息了,后来林森师叔死在魔窟森林里,师父也出事了,那些师娘无一例外的都死了,至于如来师叔落得怎样一个下场,李泽道就得不而知了。

他不是没问过黄文,但是黄文总是笑而不语,或者直接当做没听到,这让李泽道很是抓狂却又无可奈何。

“之后,他跟随了上帝之手之后,让人把这个小庙翻新了下,并且联系了一家家政公司,给了一大笔钱,让他们每隔几天就过来打扫一下,所以这里很干净,虽然他现在死了,但是跟家政公司的合同还没到期,所以每隔几天,还是会有人过来打扫这个小庙宇。”北冷冷的说。

李泽道的心脏猛地缩了下,表情难看异常,眼睛猩红就好像随时有血水要流下来似的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北那张冷漠的小脸看:“死了?你说他死了?”

北像是看白痴一样跟他对视着,冷冷的说:“很意外吗?”

李泽道的手已然握紧成拳头了,是啊,如来师叔的死有什么好意外的?这本来就是意料之内的事情。

师父出事了,他身边的那些心腹自然是死的死,投降的投降,这确实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他是除了上帝之手外最强的一个人,所以黄爷亲自出手解决了他。”北又说,“也算是看得起他了。”

“呵呵……”李泽道冷笑,心里暴戾之气沸腾,都把人给杀了叫做看得起他?这是哪门子歪理?

“林森呢?林森又是怎么回事?他是你们的人?他在你们的授意开车冲进魔窟?”李泽道深呼吸了下,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更是觉得知道周边的温度骤降了好几度似的,他莫名的觉得有些冷。

这是他能想到的一种较为合理的解释,当然,也是他很不想得到的解释。

北看了他一眼,说:“他不是我们的人,只不过他被我们控制起来了,失去了反抗能力了……其实那天车里还藏着一个人,换句说话,开车冲进魔窟森林里的人压根就不是林森,他只不过负责露脸一下罢了。最后车子即将驶入魔窟森林的时候,车子里的另外一个人从车上跳下来了,任凭车子最后驶入了那浓雾里,随后离开了现场。”

“原来是这样……车里隐藏着的那个人是……你?”李泽道那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北看,语气阴森冷酷,没有任何的人类的感情可言。

北看着他,干脆的点头:“是。”

“想杀我为他报仇?”她又问。

李泽道大口的呼吸着,没有回答,再然后,他突然间觉得身体很冷,冷得他不由自主得颤抖起来了。

要知道,现在初夏将至,燕京的天气开始躁热了,大街上随处可见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的美女。况且自从身体被神丸彻底的改造了一番,又在师父的教导下练出了内力,所以李泽道很长一段时间了都不知道冷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但是现在,他清楚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冷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置身在一个大冰窟里,那种冷气无孔不入地寒意侵袭着他的身体。

李泽道不知道的是,他的眼睛又一次变了,之前是红血丝密密麻麻的交织着包裹那眼球,现在则是血红一片,没有任何白的或者黑的,很是彻底的血红一片。

与此同时,站在李泽道旁边的北也已然清楚的感觉到从李泽道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冷气了,一抬头,便对上了李泽道那红得刺眼的眼睛。

若非她的胆子极大,并且早有心里准备,否则现在见到如此诡异恐怖的一幕,只怕要吓得大声尖叫起来了。

北那颗很少躁动的心此时开始不听使唤的躁动起来了,然后,她深呼吸了下,手伸了过去,猛地将因为寒冷而身体颤抖不止的李泽道给紧紧的楼包住,然后,她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了。

因为冷,还因为极度的紧张,不适应,不知所措……她很是清楚的记得,黄爷需要她做些什么。

北的性子冷,但是躯体却是火热的。

所以,已然失去意识的李泽道本能的感受到了怀里有温暖地物体存在。

仿佛是饥寒交迫的人突然间抱住了一个暖炉子似的,李泽道疯狂地搂紧怀里的女人,直勒得北的脸色紫红,呼吸都变地急促起来……这个禽兽,就不知道温柔一点?他对他的那些女人也是如此暴力……开什么玩笑?

随即想到这个已经失去意识了,芳心大乱极度不适应的北决定原谅他。

李泽道搂着北的身体,本能的就伸进了北的衣服里头,疯狂的摸索着。

当他那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温度的手手一触碰到自己的皮肤的时候,北就觉得肌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了,脑子里更是无端的冒出了这么四个字……轻车熟路!

这个混蛋!

瞬息之间,她想起了上午黄文把她叫到跟前,两人之间的那一番对话。

“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黄文说,语气跟神态都跟以往交代任务下来的一样,并没有区别。

“是,黄爷。”北颔首,一直以来,她对黄文的态度是,绝对的服从,绝对的忠心,所以,她知道的事情也比上他们多了不少,比如,有关fx组织以及fc组织,东他们了解的就没有她那么清楚了。

“我查看了那小子一下,那小子服用神丸的后遗症即将爆发,爆发之后,死到不至于,但是会变得血腥嗜杀,而且是毫无意识的那种嗜杀,说白了,那就是一具拥有极为强悍的身手但是没有灵魂的躯体,到时候唯有把他给杀的,否则谁也控制不住他。”黄爷端起面前那杯香茶喝了一口之后说。

语气平淡的异常,就如同再说豆芽一斤一块,豆腐一块五毛,就这么平常,就这么简单。

北眼神冷漠,默不作声,心脏却是猛地抽搐了几下,莫名的生疼得厉害,原来,自己已经如此在意他了。

“即将进入魔窟了,我需要他的力量,需要他的协助,所以,我需要你去帮他度过这一劫,你可以帮到他的。”黄文说。

“是,需要我如何做?”北颔首,干脆利落的问道,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同时,还有着一丝莫名的喜悦。

“根据记载,极阳的处子之血能化解那种阴气。”黄文这回没看北那张脸,低头喝着茶说,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

“……”北的脸色微微变了下……变得滚烫了,所以,黄爷的意思是,要她在李泽道后遗症爆发之后,把自己的身体给他?

她的确是处女,但是……这会不会太荒诞了?太开玩笑了?

她抬头看着黄文,表情一如既然,没有什么变化:“其她女人不行?”

毕竟,又不是只有她才是处女,花高价的话,总会有人愿意献身的,甚至直接掳走打晕了也不是不可以……想到这,北心里莫名的有些不爽。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北在黄文交代任务下来之后,第一次提出自己的想法,或者说下意识的反抗,很微弱的反抗,微弱得北都不觉得那是一种反抗,更像是在商量,商量更好的对策。

黄文拿起面前那杯香茶,一脸享受的闻了起来了,看都没看北一样,也没说话。

北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心里更是如同一面明镜似的,已然知道黄爷此举的用意,当下颔首:“我会办好的。”

……

所以,想让他度过这一劫就得把自己的处子之身给他,所以北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了,不仅仅是羞涩难堪,还因为李泽道的手很是暴力又很是轻车熟路的继续在她那衣服里头向上摸索,最后,已然抵达她那胸脯上了,还用力的揉捏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