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男人的尊严/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疼得差点就一个没忍住的一拳过去,打趴这个禽兽,摸就算了你难道不会轻一点?

当然了,她也知道,李泽道现在所谓的行为都是无意识了,他自己都已经不知道他需要什么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愈发的暴躁,到最后,后遗症将彻底的爆发,到时候,他将不再是他了,而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破坏力又极大的行尸走肉。

所以时间不多了,所以北知道,自己需要主动引导他。

所以……接下来就要进行传说中的……逆推!

脑子里出现这两个字之后,北更是面红耳赤的。

她是黄花大闺女,这是她的第一次,并且从小到大真没接受过这方面的教导……当然了,毕竟在中科院动物研究所任职,所以看过小动物们比如老鼠蛇啊什么的在那边那个的……但是这个不算啊。

所以,北之前没有任何的经验,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所以,在去找李泽道的路上她忍着肉皮发麻以及恶心的还有那种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心情的强迫自己看了会儿成人教育小电影……

之前,每次执行任务之前,北提前做一些准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是?所以看那小影片,也是任务前的准备……北准备着的功夫,脸色羞红异常的同时,又恨不得狠狠的暴揍李泽道一顿才能解气。

想着,北咬了咬牙,松开抱着李泽道身体的双手,开始去解李泽道的衣服。

动作很生涩,也不是不坚定,脑子更是有些晕乎的,手不知道是被李泽道身上地寒意给冰的,还是自己在紧张,哆嗦个不停。

最后,总算解开衣服了,北已然气喘吁吁的了,就好像跟好几个高手大战了一番似的,然后在李泽道不断地磨蹭下,北更是艰难的解开了李泽道的裤子,然后……眼睛下意识的就紧闭了下,咬了咬牙,又睁开了!

不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什么不能看了?

这是任务,必须完成的任务!还有,怎么可以让他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呢?

于是,北咬了咬牙,更加艰难地褪下了自己的裤子。

然后,又一咬牙的,猛地扣住李泽道的手,用力的把他从自己衣服里抽出来,然后猛地一用力的,把已然完全失去意识的李泽道推倒在地上,下一秒,很是干脆的把李泽道给压在身子底下。

然后,她用力的把李泽道那下意识又摸索过来的手给打掉,眼神冰冷的看着李泽道,冷漠的声音里却又透露一丝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柔情:“你救过我的命,就当我是还你的,以后,该杀你的时候,我还是会杀你的!”

然后,她很是艰难的手摸索了过去,旋即,像是触电了一样,猛地缩了回来。

“他需要你,他真的很需要你……”北在心里对自己说,心一下子就柔下来了,伴随着心疼。然后又狠狠的呼吸了下,就好像如同飞蛾扑火似的,手又一次摸索了过去。

这一次,还是如同被触电了一般,但是北硬是强迫自己没在缩回自己的手,而是学着电影那样摆好姿势,然后对准猛地做了下去。

“嘶……”北的眉头紧锁的倒抽凉气,差点叫出声来。

那撕裂般的疼痛感比起之前在狼村的时候臀部被爆裂开来杀伤力十足的石块击中的那种疼痛还要强烈,然后,她很是郁闷,电影里的那个女的不是很爽吗?当下,她咬着牙,学着电影里的女主那样,笨拙的艰难的扭动起身子来了……好像是那样扭的对吧?

女子本是至阴至柔之物,但是她们体内的处子精血更是极阳之物……至少黄文是这么跟她说的,这极阳之物对于身体已然被那种仿若不属于人间的阴寒给冻住了的李泽道来说了,确实可以帮他度过这次难关。

所以,随着身体的融合和一股至纯阳气的侵入,李泽道的体内的那股冰冷气息已然一点一点的被驱逐出来了。

在这个被夜色笼罩静谧的却又显得*的寺庙小院里,肉眼可见李泽道身体四周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当然,他们此时这种行为会不会亵渎到佛祖什么的,北压根想都没想过,况且,她现在也心思去想其她的了。

她清楚的感觉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撕裂般的疼痛感已然减轻了不少,与此同时,更是有着一种前所谓的感觉游遍了她全身,让她莫名的想开口发出一些让她面红耳赤的声音,所以,她只能咬牙紧闭双唇的。

然后像是本能的又或者是感觉到快感什么,仍旧没有意识的李泽道猛地一翻身,直接把北压在身子底下了。

已然冷得不行了,就觉得自己的脑子很混乱,没办法思考的北看着李泽道那依旧恐怖血红一片的眼睛,此时脑子恢复了啊那么一丁点思考能力了,所以……这是被推了?都这样了动作还怎么娴熟的?混蛋!禽兽!

当下闭上眼睛,死死的紧闭着嘴唇,呼吸急促的,任凭李泽道在自己身上乱来,然后,又忍不住的把眼睛睁开,看着这张脸,不由自主的,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抚摸了这张冷冰冰的脸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泽道像是从噩梦中醒来似的,脑子“轰隆!”了一下,已然清醒过来了。

当他那仍旧血红的眼睛看到躺在他身下皱着眉头紧咬着嘴唇的北后,表情一下子就懵了一下,等他清楚自己正在干的勾当之后,更是吓了一跳的直接光着屁股从北的身上爬起来。

“这……这是怎么了?”李泽道声音结巴的,表情凌乱异常。他只记得北问他说你是不是想杀了我报仇什么的,然后突然间觉得好冷好冷,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这情况,因为神丸的后遗症爆发了让自己失去知觉了?然后这个女人趁机把自己给上了?

李泽道委屈异常,我不是随便的男人好不好?

“趴下来,继续!”北看着那依旧血红的眼睛,语气冷酷的说,“你体内的寒气还没消除干净!”

当然了,心里想把这个王八蛋活活打死的心都有了,你那是什么表情?委屈?你竟然委屈?拜托,应该委屈的是我好不好?我是处女,但是你不是处男,怎么算都是我亏啊……这一刻,其实心里羞涩得不行了但是这些羞涩从她那张脸上是看不出来的北的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不少的怨念。

“呃……所以,她这是在帮自己……‘疗伤’?”李泽道不知道该说些啥,或者说该做些啥。

如果没有清醒过来的话,李泽道也就这么做下去了。可是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了,再这么和这个女人做下去……李泽道竟然觉得有些羞涩,当然,潜意识里也害怕这个女人会不会一个恼羞成怒的就把自己给阉了。

见那个家伙竟然在那边墨迹,恼羞成怒的北不耐烦了,起身,然后很是干脆的手猛地伸了过去,一把就勾住了李泽道的脖子,说:“我说,继续,否则,我杀了你!”

这时候,她的表现不羞涩,不扭捏了,甚至给人一种公事公办的冷酷的味道,但是她的心里……羞得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李泽道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冷酷的小脸,咽了咽口说:“你在这个要求……太合情合理了,让人无法拒绝。”

“那你还等什么?”北怒道,然后很是干脆却又生涩的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李泽道的嘴巴。

夜色下,两具躯体疯狂的交织在了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泽道闷哼了一声,终于停止了方才那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他的眼睛里的血丝也终于消退了恢复正常,黑白分明的看着北。

这时候,他觉得自己仿若踩在云朵上沐浴着那柔和的阳光一般,全身上下有着说不出都得舒坦。

看着脸色潮红,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浸湿了耳边一缕长发的,正轻喘着粗气的北,李泽道心里又是感激又是害怕的。

感激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愿意以这样一种方式救了自己,害怕的是,她一会儿会不会把自己给杀了?

“感激地话就不用说了,这是我的任务。”闭着眼睛的北冷冷的说,还是那种语气,李泽道感觉不到任何人类的温度。

“呃……”

“愧疚地话也不用说。”北还是那句没有任何情感的话,“这是我的任务。”

“那个……”李泽道有些受伤,即便你是随便的人,但是我不是啊。

“滚开!”北说。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光着屁股的李泽道赶紧从人家女孩子上爬了起来,然后手伸了过去,打算把地上的北拉起来。

北无视李泽道那伸过来的手,自行爬了起来,冷冷的说:“你还是先把你那点玩意儿收起来再说吧。”

“……”李泽道内心被几百万只草泥马狠狠的践踏了一番。

你没经过我的同意把我给上了,我可以假装不在乎,但是你说就那么点玩意儿……我能不在乎吗?

事关男人的尊严,所以,不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