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卸磨杀驴/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李泽道又不好发作,也不能发作,只好在心里很是郁闷的说你这是卸磨杀驴,这是兔死狗烹,这是农夫与蛇的……我就不相信你能找到活比我好的……不对,除了我,你不能在找别人了!

骨子里传统的李泽道,此时心里果断的认为北就是他的女人了,只属于他,也只能属于他……虽然,他其实不太明白,不太确定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泽道不知道的是,其实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两人各自默默的收拾了一番之后,北一屁股在台阶上坐下,摸出香烟跟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神色冷漠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泽道一屁股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她那红晕犹存的笑脸,想了想说:“不说点啥?”别的男女在做完那种事情之后都会说点甜蜜的话什么的,这个女人倒好,直接提上裤子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太不负责任了。

北冷冷的说:“神丸的后遗症爆发,黄爷让我帮你,这是我的任务,就这么简单。”

心里又是一阵羞涩难耐的,混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李泽道苦笑,说:“所以……其她女人也可以帮我,还是只有你?”

“只要是处女都行。”北没想隐瞒什么,缓缓吐出一口烟雾之后,来了这么一句,“所以,你是禽兽。”

“呃……”李泽道明白她所指,她这是白责怪不懂怜香惜玉啊,她可是第一次啊自己还如此暴力的,当下有些尴尬的解释,“我失去意识了,所以……”

“后面你恢复意识了。”北不给李泽道任何反驳的机会,不给他摆脱禽兽这个头衔的机会!

“……”李泽道老脸火辣辣的,觉得自己确实很禽兽,只顾着自己爽忽略了她是一次了,当下很是不好意思的来了这么一句:“下次我会注意的。”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果然,北回过头来,像是看死人一眼看着他,语气里没有任何人类的温度:“你说……下次?”

“呃……今晚的月亮好圆啊,哈哈……咱们不回去吗?今晚在这里呆着?我去找点干柴生一堆火?顺便看能不能抓到野兔烤点野味?”李泽道打了个哈哈。

“白痴!”

一阵沉默之后,李泽道说:“别的女人可以,为什么黄文却是让你过来?”

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若非黄文要求,这个女人肯定不会下这种决心把自己给上了的……虽然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她在暗恋自己,说不定的早就想把自己这么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给吃了。

这种事情完全可以让别的女人来的,给足够钱的情况下,肯定会有女人愿意陪自己睡觉的,当然,就算没钱肯定也愿意,对于自己的长相还有魅力,李泽道向来都是相当自信的……好吧,他忘记了,或者他压根就不知道他之前的那种眼神有多恐怖,身体有多冷,换做一般女孩子,就算没被吓晕,估计也会被冷死的。

况且之后还得被他那一番毫不怜香惜玉禽兽一般的摧残的,身体素质不行的话说不定就那样挂了。

“我不好吗?”北瞥了他一眼,有了一种想活活把他给打死的冲动,这混蛋这是得便宜卖乖了?

“呃……你当然很好的,就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啊,所以你没必要折磨自己委屈自己的。”李泽道说。

明知道这家伙是在随口胡诌,但是北的心情却也莫名的好了不少,当下有些鄙夷的说:“黄爷在想什么,你会猜不到?”

李泽道又一次苦笑,他确实已然猜到了黄文的用途了。

黄文知道李泽道杀他之心不死,也担心李泽道进入魔窟森林里头之后不配合搞什么小动作的,所以他把北这个女人放到李泽道身边来了,两人现在更是突破了那层关系,所以,北这个女人彻底的成为了李泽道的软肋了,就跟如同李泽道的其她女人是他的软肋一样。

另一方面,黄文几乎百分百确定北不会背叛他,在这种情况下,李泽道想搞事的话更会碍手碍脚的,因为北的安全他不得不考虑。

想着,他看着北那侧脸问道:“你会背叛黄文吗?”

“不会。”北想都不想的,直接开口说道,语气毋庸置疑,“你永远无法想象,他在我心里头的分两个有多重。”

李泽道心里酸得死去活来的,拜托,你刚我把的身体给夺走了,你怎么可以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呢?当下说:“如果,我有机会杀掉他并且想杀他,你会怎样做?”

“先杀了我。”北扫他一眼,冷冷的说道。

“如果他要杀我呢?”李泽道又问。

这次,北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扫了李泽道一眼,这才冷冷的说:“先杀了我……”

“你救过我,我还你一条命,应该的。”像是为了掩饰什么,她紧接着又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此时北已然忘记了,她在李泽道失去意识的时候说的那话了,她说,你救过我的命,就当我是还你的,以后,该杀你的时候,我还是会杀你的……

所以,认真算起来,她其实已经报答过李泽道对她的救命之恩了,但是现在她忘了,或者说,故意没想起来。

李泽道看着她那俊俏的侧脸,说:“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喜欢我。”李泽道说。用的是开玩笑一般的语气,这样一来,就算被否定了,也不至于太丢脸。

“……你想多了。”北否认,冷漠的眼神里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慌乱。

李泽道感慨,那句话当真是真理啊,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喜欢做掩耳盗铃的事情。

然后李泽道开始头疼了,他本来打算进入魔窟里的时候搞事情的,特别是进入坟墓里的时候,在大概熟悉坟墓的构造以及各处机关的情况下,是完全有机会搞他的,但是现在……怎么搞?那个狡猾的老头!

“唉,我总是太多情了……”李泽道在心里感慨道。

北想了想又说:“况且,黄爷不会杀你的,因为除了在魔窟森林里头,在其他地方的任何时候,你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威胁。”

“……你这话太侮辱人了。”李泽道无奈。

“事实罢了。”北冷冷的说,“你的身手摆在那里,也没有什么野心,加上有太多人要顾及,名义上你又是他的曾孙子,况且,上面其实也在保护你……反正不管怎么说你对他来说一点威胁都没有,所以,他不屑杀你的。”

“……”李泽道觉得自己又一次被侮辱了。

北把手里的烟头弹掉,又点燃了一支。

李泽道一把接了过去,直接叼在嘴里,很是郁闷的说:“女孩子抽那么多烟干么?”

北像是看白痴一眼看了他一眼,也懒得跟这种幼稚的家伙计较,随即又点燃了一支,冷冷的说道:“很多事情,你不知道。”

“我怎么觉得,你语气里有那么几分忧国忧民的味道呢?”李泽道看着她那俊俏的俏脸问道。实在很难想象,他竟然跟这个女人突破那层关系了,更难想象的是,在突破那层关系之后,他竟然还没能把握住这个女人。

北没有回答,或者说懒得回答。

“说来听听?”李泽道说道,“反正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要做点别的也是可以商量的。”

北的耳根子莫名一烫的,用杀人般的眼神瞥了李泽道一眼,说:“华夏的神龙组织也就是明组,代表着华夏明面上最强的力量,其他国家,比如米国的神盾,鹰国的皇军也是明面上最强的……”

“你想说的是,明面上最强的都是给别人看的,真正最强的都藏匿于暗中不为人知?”李泽道问道。

北点了点头说:“如果神龙组织明组的那些人是最强的话,那么华夏早就遭殃了,整个神龙组织明组,除了炎黄是高手之外,其他的都不值一提。”

“那么你说,哪个组织是最强的?fx?fc?”李泽道问。对于北这话表示同意,现在想想,确实觉得工兵他们好像是挺弱的。

“暗组。”北说。

李泽道一愣:“神龙组织的暗组?”

“是。”北点了点头说,“虽然,名义上来说,明组跟暗组都属于神龙组织,但是实质上暗组早就不属于神龙组织了,而是属于fx,整个暗组的成员最弱的那一个身手也不在我之下,明组的人,都是暗组挑剩的然后被安排去明组的。”

“呃……炎黄也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不知道fx?也不知道fc?”李泽道有些愕然的问道。

“他不知道。”北说,“因为有关fx以及fc,虽然是存在的,但是却又不存在,它被官方很好的保护隐藏起来了,属于国家最高机密。”

“……”李泽道突然间觉得自己一下子就高大上起来了,因为他竟然得知了国家最高机密。

北抬头看着天上那轮明月,眼神有些深邃,语气幽冷:“其实,其他国家,也有类似这样的这种不为人知的但是却又极其庞大,势力极为强悍,默默的为这个国家发展以及安全服务着的组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