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禽兽/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看着李泽道说:“比如米国,这个对华夏向来都不友好的世界第一超级大国,我们经历了个各种危险,最后得到了一些重要的情报。”

“什么情报?”李泽道咽了咽口水问道。

“这个国家的某个组织这些年一直在暗中偷偷的进行某些有关基因方面的研究,他们打算‘制造’出我们所熟悉的超人,蜘蛛侠,蝙蝠侠,米国队长,绿巨人什么的……这种超出人类范畴的怪物的战斗力,已经可以称之为半神了,估计黄爷那样的高手对上他们了,也只有被杀的份……”

“呃……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李泽道瞠目结舌的,一副你在跟我开玩笑的表情。毕竟什么蜘蛛侠蝙蝠侠绿巨人什么的,都是虚构出来的英雄人物,现在竟然说他们即将被“制造”出来?这是在太难以想象了。

“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跟别人开玩笑的人?”北瞥了他一眼,反问。

“……”李泽道苦笑,这个女人确实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

“据悉,他们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了。最后一旦研制成功,彻底的对向来被他们视为最大威胁的华夏发动战争,他们倒是不敢,毕竟现在整个世界的主旋律是和平,米国在强大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是派出那些强大的超人在暗中对华夏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出来,在华夏制造个各种慌乱的那种胆子他们还是有的。”

“呃……”想到了某种惨烈的场景,李泽道脸色剧烈的变了下。

比如那蜘蛛侠,他不再是以与犯罪行为作战的超级英雄的形象存在,而是以屠杀无辜老百姓的形象存在的,那会是怎样一个场景?

北看向李泽道,冷冷的说:“到时候,谁来阻拦他们?你?黄爷那样的高手都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你觉得你可以?”

“……”

“到时候,你这种总是自以为是的喜欢先入为主的自以为很帅的白痴还能在那边快乐的泡着各种妞,带着你的妞逛街吃大餐买好看的衣服什么的?”北又说,与此同时,心里莫名酸了下,莫名的愤愤不平,这个禽兽!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怎么感觉好像被狠狠的损了好几下呢?

“所以,为什么明知道危险也一定要进入魔窟森林,进入端木卫庄里的坟墓里了吧?”北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

李泽道表情凌乱,很是艰难的说道:“说了半天,你其实就是想说为了华夏美好的明天,所以必须进入魔窟森林里,必须进入端木卫庄的坟墓里,必须得到坟墓里头的东西,得到端木卫庄的留下的那种可以让人直接突破返璞归真的境界药丸然后服用下成为了返璞归真的高手这样一来就可以抵挡得住米国那即将被制造出来的超人对不对?”

“是。”

李泽道的表情更是凌乱了,心里酸楚异常:“然后,你还想说,黄文其实是一个为国为民不惜牺牲自己的伟人?”

“他就是那样的人!”北说。

“……”李泽道心里已然满满的都是无力感了,是什么让你对那个手上也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的混蛋的“误解”那么深的?

难道为了一己私利谋害他人是对的?难道研究那种反人类的邪恶的鬼丸是对的?难道时不时的拿你身边的人威胁你是对的?

“他的确是那样的人。”北说,“这几十年来,他明面上跟国外的很多力量强大的家族以及组织合作,貌似是在做出对华夏不利的事情出来,实则通常在暗中狠狠的坑了他们一把!”

“比如二十多年前,岛国伊藤家族的伊藤真二,如同一颗彗星一样冉冉升起,黄爷害怕他之后更加强大了,因此把他忽悠到华夏来挑战上帝之手,甚至还在暗中偷偷的帮了上帝之手一把,最后,伊藤真二陨落!还比如,伊藤润二的侄子伊藤好武,也在黄爷刻意安排下,陨落在你手里……”

“行了……”李泽道打断了北的话,脸色难看异常,手已然握紧成了拳头了,他实在不想在听到任何人夸那个十恶不赦的老头了,特别是听到北夸她。

不管北愿不愿意的,李泽道其实都已经在心里当她是自己的女人了,自己的女人夸自己最想杀的那个人,李泽道说什么都接受不了。

更何况,那一次黄文坑的人何止是伊藤好武,还有他的父亲!与其说他父亲是惨死在伊藤好武的手里,不如说是死在黄文的手上了。

北撇了他一眼,把手里的烟头弹掉,冷冷的回应:“白痴。”

“是,我是白痴了,跟你们这种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伟人没办法比。”李泽道赌气般的冷嘲热讽的回应。

“幼稚!”北又一次冷冷的回应,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想笑,李泽道这样如此小孩子的一面好像……挺可爱的。

当下北站起身来,大步的前走去,打算离开了这个被夜色笼罩显得静谧异常的小寺庙的这小庭院。

“喂,你干么去?”李泽道问。

“干什么去需要跟你报备吗?”北头也不回的回应。

“尿尿?需不需要我陪你,外头挺黑的,我怕你害怕……要不你原地解决得了,我转过身去就是了。”李泽道说道。

“白痴,滚!”北回应。夜色下,那道靓丽的身影已然消失在李泽道面前了。

李泽道嘀咕:“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该干的事情都已经干完了……还是你主动的。”

直到听到外头传来了汽车马达的轰鸣声,还坐在那里的李泽道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压根就不是想尿尿啊,这个女人这是要把他扔在这鬼地方然后自己走啊。

当下赶紧起身朝外狂奔了出去。

“喂,我还没上车呢……”他喊道。

回应他的是车子发动机发出的那咆哮声。

李泽道看着那很快就消失在自己眼神的车屁股,欲哭无泪,这个女人,当真是典型的爽完之后直接提裤子不认人的最佳代表啊。

抬起手来,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腕表,晚上十点多一点,离天亮还早,总不能在这个佛陀庙待一晚上吧?自己又不是和尚!

于是李泽道决定走回去,只要往前走大概五十多公里,应该就有出租车了……五十多公里,开车的话正常速度行驶得四十分钟左右,用走的话都走多久?李泽道数学不好,算不出来。

他又一次想哭了。

算了,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走着回去就当做是打发时间了。

于是,李泽道开始晃晃悠悠的往前走,边走还边哼唱着五音不全的一首又一首的歌曲,如同鬼哭狼嚎一般。他不敢发挥自己应有的水平,怕把不干净的东西给吸引来,唱难听一点,反而可以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吓跑。

李泽道觉得自己真他妈的太机智了。

约莫走了快一个小时,李泽道突然间看到前面的那小路上赫然停着一辆很是熟悉的车子,当下赶紧屁颠屁颠的小跑到跟前,然后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看着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北,动情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

幽暗中,北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你想多了,车没油了。”

“呃……怎么就没油了?”李泽道表情有些精彩的看着北那张脸,试图发现些什么。

车子的确没油了,只不过,北是不会跟李泽道说的,她下午开车出来的时候,还特地把油给加满了,更不会告诉他说,几分钟之前,她用了一些法子把汽车油箱里的油给弄没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神经,一冲动的,就那么干了。

像是不想被李泽道看出点什么,北很是干脆的推开车门跳了下车,摸出香烟跟打火机,点燃,然后缓缓的朝前走了过去。

李泽道下车,看着夜色下那道靓丽迷人的身影,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幅度,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这个白痴女人,别以为我没闻到空气中那股汽油味道……”

“喂,等等我,我害怕……”他屁颠屁颠的追了过去。

“白痴!”北头也不回的回应。

李泽道看着她,故意禁了禁鼻:“你有没有闻到,好像有汽油的味道啊。”

“……闭嘴!”北冷漠的声音里有着一丝恼怒。

然后,她发现自己的手被一只暖和的大手给牵住了,刚想挣扎甚至是打人的时候,李泽道可怜兮兮的来了这么一句:“我害怕……”

“……”鬼使神差的,北信了,手就这样被他牵着,两人肩并肩的,步伐整齐却又缓慢的一步步朝前走去。

李泽道想开口说啥:“那个……”

“闭嘴。”北说,这种如此难得如此美好的宁静,她不想被破坏。

“哦……”

两人默默的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长距离,一道亮光从身后打来,紧接着马达的咆哮声响起。

听声音,这是一辆跑车,应该是富二代什么的大半夜闲着没事到这种鬼地方飙车来了吧。

“看能不能搭个便车?我担心你走太多路不是那么方便……”李泽道很隐晦的说。

北看着他,心已然暖暖的,她确实走路不是那么方便,这样走着,虽然心里莫名的很甜很舒坦很想永远别到目的地,但……

“禽兽!”她冷冷的说,却也点了点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