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侧漏/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说是禽兽,李泽道也有些委屈,貌似到后面你也很配合啊,甚至比我还疯狂啊。当然了,这话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否则说不定的就要发生命案了,某个善良的帅气的阳光的祖国大好少年就要被谋杀了。

当下李泽道松开了北那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已然沁出温热的汗的小手,然后走到路中间的,对着前方那呼啸而来的那辆黑色的跑车挥手。

“滋……”跑车猛然在李泽道面前挺住,一个年轻的戴着耳钉的男子脑袋伸出窗外,那小眼睛很是不爽的看着李泽道骂道:“尼玛的,想死啊!要不是本少是无神论者知道这世界没鬼,早就当你是鬼然后把你给撞飞了!”

李泽道歉意笑笑,想跟他说,这个世界上其实有鬼的,但是害怕误会这个小年轻误会他就是鬼,然后就真撞过去了,当下说:“跟你一样,出来飙车,出了点意外,手机也没电了,所以搭个便车……”

“神经病啊,我凭什么让你上车?万一你是坏人怎么办?”男子说着,就要准备开车闪人。

“载我们一程。”北走到跟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有病……没有?”男人看到这么一个角色御姐站在自己面前,已然有些傻愣了,这长相,这表情,这打扮……他心目中的御姐不就是长这样的吗?

“载我们一程。”北又说,不是请求,而是命令,不容反抗的命令!

所以,男子果断的扛不住了,连连点头,边咽口水边说:“没问题……没问题,可是,我这车只能载一个人……”

李泽道心里暗暗鄙视这小子就是好色之徒的同时也有些头疼,你说这些人为什么要买什么跑车呢?浪费钱又不实用,连两个人都载不了,你看那面包车,那公交车,那土方车……

“你坐他怀里,我开车……他坐你怀里也行。”北看着那男子,又指了指李泽道,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同样的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直接下达命令了,这事情就这么定了。

“呃……”两个男人同时瞪大眼睛看向这张冷冰冰的小脸,那张脸都抽得有些厉害,然后像是约好了似的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浑身上下开始起鸡皮疙瘩。

“这个……不太好吧?”李泽道有些艰难的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北冷冷的说,“又或者你们两个走回去?那也是可以的,你们自己商量。”

“……”两个男人的那张脸抽得更是厉害了。

北的嘴角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幅度,让你那么禽兽?恶心死你!

“那个……要不我先走了?你们在等等……”男子小心翼翼的说,他是很想跟御姐多待一会儿,呼吸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个甜美诱人的气息啊,但是让他跟这个男的搂抱在一起,开什么玩笑?

一想起那场景,又是一身鸡皮疙瘩。让他走回去……这车好像是他的吧?

“她开玩笑的……”李泽道看着那男子干笑了下说,“其实,她的意思是……她坐我怀里就行了。”

李泽道看向北:“是不是这样?”

北没说啥,没说啥那就是默认了。

男子心里一阵郁闷啊,心想要是能跟这家伙互换角色那该多好啊,给他一百块钱,不知道他换不换?

当下,李泽道先上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北也不扭捏,直接上车紧靠在李泽道怀里,温香软玉入怀,两人的肌肤隔着层衣服紧紧贴在一起。

她的身体那么柔那么软那么轻薄芳香,靠在李泽道怀里,像是没有重量的花絮一般。

李泽道想起先前发生的那幕,莫名的有些扛不住了。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咯到她的大腿,北抬头,眼神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李泽道。

“禽兽!”她说。

“……”李泽道尴尬得死去活来的,拜托,有第三个人在,给我点面子行不行?多让人难为情啊。

好在司机只当这两人这是在打情骂俏,心里实在酸溜溜的,这年头上好的大白菜怎么都逃不过被猪拱的命运呢?

当下说:“坐好了,我要开车了……我是个赛车手,开车很快的,一会儿别被吓到。哦,对了,到了市区的时候,就有出租车了,到时候你们就下吧,否则让交警看到了,该找我麻烦了。”

李泽道想说你这种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的重色轻男的家伙,还怕交警?当下微微一笑说:“好的,谢谢。”

“我睡觉。”脑袋贴在李泽道怀里的北说,然后眼睛闭上。

呼吸很快均匀……秒睡!

“看来,她当真是累坏了啊,那场混战消耗了她太多体力了。”李泽道为自己的战斗力感到自豪的同时心想,“只是,她就不怕她睡着之后自己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一想起自己那张善良的老实面孔,李泽道又觉得这种事情确实不需要担心。

以李泽道这种专业的眼光来看,这个男子开车技术还算马虎过得去的,车子的速度也飞快,所以很快的,已然来到市区路口这里了。

李泽道并没有叫醒这个北,而是一种高难度的动作抱着她下了车,回头看着整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男子,微微一笑说:“谢谢。”

“兄弟,你牛!”男子目瞪口呆的说,虽然御姐不胖,但挺丰满的,体重至少在百斤左右吧?这家伙竟然能这样抱着她下车,对臂力,腰力,腿力的要求那都是相当高的。

男子觉得若是自己像他那样试图把御姐抱下车去,估计会干脆利落的直接把御姐仍下车吧?

李泽道想说,我更牛的一面你没看到呢,当下笑笑,再次表示感谢,然后抱着北动作轻柔的在那灯火通明的大街上漫步起来了。

李泽道并没有拦出租车,因为害怕吵醒怀里的这个他知道好不容易才睡熟了的女人,李泽道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很久很久没睡过一次好觉了……哦,在狼村的时候,被他弄晕了疗伤那次不算。

……

北睁开眼睛的时候,依稀看到天边已然露出了一丝鱼肚白,然后她的眼睛里出现了一双黑白分明的没有任何杂质的深邃的眼睛。

在之后,她已然发现,他们此时在路边的一张供人休息的椅子上,李泽道坐着,而自己正用一种颇为暧昧依赖的姿势被他抱着蜷缩在他的怀里。

“醒了?”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所以,他抱了自己一整个晚上?自己在他怀里睡了一整个晚上了?现在天都亮了?

“嗯。”北心里莫名甜蜜的却是冷漠的回应,然后挣扎了下,从他怀里坐起身来。她只觉得精神抖索的身体有着说不出的舒坦。

这二十多年以来,对她来说美美的睡上一觉俨然是很是奢侈的一件事情,要么睡不着,要么好不容易入睡了却是噩梦连连的然后惊醒。

但是现在,一整个晚上,破天荒的她竟然没做噩梦。

原来能美美的睡上一觉,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情。

“走吧。”她回头看着还坐在那里的李泽道,冷冷的说,“该回四合院了。”

李泽道心里又是一阵无奈的,这个女人卸磨杀驴的毛病又犯了,当下说:“时间还早呢,才早上六点不到,中午前过去就行了不是吗?所以我觉得咱们可以先找个地方吃下早餐,另外,我觉得我应该换件衣服,你觉得呢?”

说着,李泽道指了指自己衣服的胸口那里,那里有着肉眼可见的一大片水渍。

“那是……”北想到什么,耳根子莫名的有些发热,更是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果然,那里还有未干的液体,所以……北觉得要不杀人灭口得了。

接着,他眼神玩味的看着北,说道:“多大人了,睡觉还流口水……”

“……我杀了你!”北恼羞成怒的说,手已然握紧成拳头,朝着这张让人火大的脸砸了过去。

李泽道笑得很是暧昧的看着这个难得的脸红一下的女人,不躲不闪。

劲风拂面,拳头在离李泽道鼻子还不到一公分的距离的位置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躲?”北语气一如既往的冷,脸上却是多了好几分羞恼的气息,看起来极为诱人。

“你太好看了,我都看傻了,然后就忘了躲……”李泽道一脸深情的说,然后,一身鸡皮疙瘩。

北同样,嘴角扯了扯了,一身鸡皮疙瘩。

“白痴!”她说,收回拳头,转身就想走。

李泽道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其实,以北的感知能力,李泽道那样的出手速度是万万不可能抓到北的手腕的,但是北忘记反应了,或者说,没想反应,所以,一下子就被李泽道抓了个正着。

然后,李泽道微微一用力的,北那莫名的有些发软的身体很是干脆的就倒在了李泽道都得怀里。

她的身体一下子绷紧,本能的双手撑在李泽道的胸口,想要把身体给抬起来,但是偏偏的,使出来的力气却又软绵绵的。

李泽道的手按在她的后背上,在她耳边柔声说道:“一动都不敢动的抱你一晚上,累坏了,让我休息一会儿。”

北便不再动弹,等到她安静下来后突然间想道,他累了想休息和自己让他这样抱着有什么关系?

想再次挣扎起身,却又失去了那份心情,就这样被她静静的抱着。

几分钟之后,北的眉头皱了皱眉,冷冷的说:“放开我。”

“我累了。”李泽道耍赖。

“我……侧漏了。”北有些艰难的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