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 施主别来无恙/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松开了她,目光有些怪异的看向她那两条腿紧绷夹着的下体,说:“那个……来了?”

“……有意见?”北冷冷的说,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明显在那边幸灾乐祸着的家伙,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就好了。你非要把它说出来,让人的面子往哪儿搁?

当下只觉得自己的那张脸火辣辣的,难堪,恼怒,羞涩却又莫名的有着几分甜蜜以及刺激,总之,心里有着诸多的以前几乎没有的情绪涌入。

李泽道强忍着笑意说道:“呃……没意见,没意见,放心吧,皮裤防……水,别人看不出来的……”

“你,禽兽……”北更想打人了,用咬的也行!

“赶紧先找一家酒店处理一下吧。”李泽道笑笑说。

北眼神冷漠的看着他,沉默。

所以,这就是默认了,于是李泽道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找到了最近的一家酒店,开了个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北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泽道冷冷说:“去帮我买裤子还有卫生巾。”

她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其实是鼓足勇气说的,好在心态跟气场够强大,所以说出来的时候仅仅只是耳根稍微红了下,表情跟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这样的要求早就在李泽道的预料之类的,而且这种事情李泽道干的次数也多了,加上脸皮够厚,所以压根就不存在尴尬什么的,当下点了点头笑道:“那你先自己烧点开水喝,我很快就回来。”

“嗯。”北点了点头,没多说啥。

酒店楼下就是自选商场,里面的物品一应俱全,吃的穿的用的以及各种奢侈品应有尽有,为客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李泽道先来到内衣区,身穿格子条纹制服的美女服务员立即走上来向李泽道问好,并殷勤的询问秦洛需要一些什么帮助。

“我要一条皮裤”李泽道说道。并且把裤子的腰码告诉了女服务员。

服务员立即帮推荐,皮裤快速挑选完毕,接下来是内裤……李泽道厚着脸皮朝着内衣区走了过去。

然后看着那个身材高跳气质出众的女服务员说道:“小姐,帮我挑选一块舒服一点的内裤,谢谢。”

李泽道是喜欢性感的,但是现在北那样,穿性感的不是那么合适,况且……以后有的是机会看她穿性感的……

售货小姐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一脸诡猥琐笑容的帅哥,小心翼翼的说:“先生,这里是女士内衣区,男士的向前左拐。”

“……我就是买女士的。”李泽道有些无奈的说,“帮我女朋友买的。”

“……啊,哦,实在抱歉,请稍等。”售货小姐不好意思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赶紧帮挑选了一款。

在之后,李泽道又挑选了一包卫生巾,这才来到柜台跟前,在服务员那显得很是诧异的眼神的注视下,付钱走人。

走出商场的时候,一道略显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无量天尊,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的对面不相逢,施主,咱们可是又见面了。”

“……”李泽道的整个人先是木了下,然后加快了步伐,当做没听到。

他实在不想搭理这位自称道号是清虚子的道士了,虽然他心里确实也有些好奇这个身手强悍的但是貌似脑子却又有问题的家伙又一次找上自己想做什么。

难道又是早上睡醒掐指一算什么的然后就过来了?

李泽道很想说我读书少你别想骗我。

身后传来了清虚子的呼喊声:“施主……”

你妹啊!李泽道不是加快步伐的问题了,而是直接用跑的,就好像身后有厉鬼在追逐他一般。

但是,清虚子的声音如同跗骨之蛆,继续很是清晰的在李泽道耳旁响起:“施主,你的东西掉了……”

“骗三岁小孩啊……”李泽道很是不爽的嘀咕道。

“哦,这好像是一个药瓶子?咦,里头还有一颗黑乎乎的药丸……”

“……”李泽道的脸色猛地一变的,下一秒身形更是硬生生的定住在那里,然后下意识的手伸了过去摸了摸兜,脸色更是难看了。

之前放在兜里的那老赵头给的那据说是陈抟留给狼将军的药罐子竟然不见了!

当下李泽道缓缓的回过身去,只见那神经病站在那里,一脸悲悯的笑容看着他,他手里还拿着那药罐子。

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了,所以,不小心掉在地上被他捡到了?李泽道很快的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毕竟兜没破,自己也没做什么剧烈的蹦跳运动什么的,药罐子不太可能从兜里掉出来。

况且,就算掉了,以他的那种注意力,是不可能察觉不到的。

所以,被这个神经病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掏走了?另外,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打开瓶子的盖子?

要知道,那瓶子的设计是极其特殊的,虽然锁着这药罐子的那天锁已经消失了,但想徒手打扣开那盖子,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不对,他好像没打开那盖子啊,既然没打开,他怎么知道里头有一颗黑乎乎的药丸?

“无量天尊,施主别来无恙。”清虚子笑呵呵的说道。

“……道长别来无恙。”李泽道有些艰难的说,指了指他手上的药罐子,“那个……是我掉的。”

如果这个神经病没想将这个药罐子还给他,李泽道还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无量天尊,贫道早上醒来,肚子饿了,便算了一卦,卦上显示,西方方位不仅有美食,还能遇见施主,所以贫道就过来了。”清虚子一副神棍模样。

“……”李泽道心里有几百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所以他这是又打算骗吃骗喝一顿?

更无耻的来了,只见这个神经病,指了指马路对面那家天津狗不理包子铺:“无量天尊,那店里包子的味道一定是不错的,施主,你觉得呢?”

李泽道那张脸已经抽得快没感觉了,当下很是艰难的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道长请。”

“施主,请。”清虚子客气了下。

“那个道长……那药罐子……”李泽道指了指他手里的那药罐子。

“哦,贫道跟这东西有缘,把玩一番之后,稍后自然还给施主。”清虚子笑笑说。

所以,就是并不打算还你了,至少现在不打算!

“……”李泽道不知道该说些啥了,心里更是满满的都是无力感,总不能直接动*吧?关键是,你抢不过这个神经病啊,甚至万一惹怒了他直接带着东西走了那不是操蛋了?要不……报警?

清虚子像是迫不及待的想吃到包子似的,率先朝着那包子铺走了过去,李泽道有些崩溃的跟在后面的同时,摸出手机给了北一个电话。

“东西买完了,不过我遇到了个……熟人,等我会儿。”李泽道说。

“好。”北说。并没有多问,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好奇心太重的女人,甚至,她也不想了解甚至是理会李泽道周边的那些莺莺燕燕,至少现在没想。

“我简单的处理了下,不着急。”北又说。

李泽道笑笑,这个女人竟然会开始会为人着想了……自己真他奶奶的魅力太大了!当下说:“一会儿给你带份骨髓包子上去。”

“还要一杯热豆浆。”北说。

“好。”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道跟着这个神经病走进了这家包子早餐店,直接要了个包厢,两人坐了下来。

之所以要包厢,那是因为李泽道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跟神经病在一起吃饭。

“无量天尊,施主,你来点餐吧,贫道对吃的向来都是不挑的,荤素不忌口……哦,帮贫道要三屉驴肉馅包子就行了,再来一碗小米粥就再好不过了,无量天尊。”

“……”李泽道想打人,不是不挑吗?

当下李泽道要了五屉,一屉打包,剩下的四屉直接端上桌。

清虚子眉开眼笑的拿起筷子,夹起那冒着热气的灌汤包了,也顾不上个烫的,直接往嘴里塞。

三五下包子下肚,一辆享受的说:“无量天尊,这包子的味道实在不错啊……施主,你也吃啊,不用跟贫道客气。”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抽,你说别跟你客气?说得好像你付钱似的?

“道长真是道士?”李泽道问道。问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这个问题问得貌似有些傻逼啊,就好像在问一个和尚说,高僧你是和尚吗?

“贫道清虚子。”问题很白痴,但是清虚子还是笑呵呵的很有耐心的再次回答道。

“那……道长是在哪座那个仙山上的哪所道观修行?”李泽道觉得自己好像也快成为神经病了。

“哦,最早在东岳岱庙,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清虚子笑笑说,“现在四处游历修行,居无定所,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李泽道在心里暗暗诽谤,是过着骗吃骗喝的生活吧?

他说是东岳,那不就是泰山?泰山上有岱庙,这李泽道还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这个神经病是不是随口胡诌的。

李泽道问出这样的问题自然是打算套出这个神经病的一点底子,现在看来,压根就没能得到有用的信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