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师妹太好看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下,李泽道夹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了,三两下吞下肚子,然后问道:“道长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岱庙的?有多久没回去了?”

李泽道心里的答案其实是,这个神经病如果没胡诌曾经真是岱庙的道士,那肯定是被扫地出门的。

“因为该离开了,所以就离开了。”清虚子吞下一个包子之后,笑呵呵的看着李泽道来了这么一句。

李泽道真想趴地膜拜啊,你听听,你听听,这话说的,给人感觉牛逼感觉高大上的同时又能让别人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至于多久没回去了……”清虚子想了想说,“有千年光景了。”

“噗……”正端着茶杯喝水的李泽道一个没忍住的喷了。

两次接触下来,李泽道知道这个道士很喜欢装犊子,但是没想到他喜欢到这种程度了,他这是想说他活了上千年了?开什么国际玩笑?

“道长,你的意思是,你已经一千多岁了?”李泽道说,语气里有着难以掩饰的嘲讽的味道。

清虚子一副神棍模样,放下筷子伸出了手,掐指算了算,然后说:“贫道是唐懿宗昭圣惠孝皇帝咸通十二年出生的,到现在,确实有一千多岁了。”

“……”

面对这么自然的就跟你装逼扯犊子的神经病,李泽道真并不知道该说些啥了。所以,他也不打算在说些啥了,只想赶紧拿回那个药罐子,然后赶紧拍拍屁股走人,再继续带下去的话他担心自己也变成了神经病。

再说了北还在等着自己送大姨妈巾回去呢,怎么可以让佳人久等?何况佳人此时还流着血……

“道长,那个药罐子……”李泽道表情僵硬一笑醒道。刚刚进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这个神经病把那个药罐字直接揣进他自己兜里了。

“无量天尊,这包子的味道实在不错啊,贫道在试试这个。”清虚子说着,端起他面前那碗小米粥,喝了一口之后,一脸享受,“无量天尊,这小米粥也是相当不错的。”

“……道长,那个药罐子……”李泽道强忍着心头的暴戾之气,再次陪着一张笑脸说。不忍着又能如何?这可是一个身手恐怕不再黄文之下的高手啊!

神经病看着李泽道,微微一笑说:“施主貌似不相信贫道所说的啊。”

“呃……相信,相信……我那个药罐子……”李泽道觉得没必要跟神经病计较些啥。

清虚子表情变得认真了,说:“施主,上回见面的时候,贫道就说你印堂发黑,那是招小人之兆,还算出了你体内的某股强烈的暴戾之气即将爆发……结果有没有遭小人?体内的某种阴冷暴戾气息有没有爆发?”

“……道士神机妙算,神机妙算……”李泽道快哭了,“我那个药罐子……”

“无量天尊,贫道这点微末道行还是有的。”被对方这么一夸,清虚子表示很高兴。

“……”李泽道的内心浩浩荡荡的狂奔而来一大群草泥马。

“所以,贫道所说句句属实,贫道确实是唐懿宗昭圣惠孝皇帝咸通十二年出生的,到现在,确实有一千多岁……”

“……是是是,道长已经一千多岁了,却跟三四十岁的人一样,太牛了,真的是太会保养了……我那药罐子……”

清虚子拿起筷子,继续一脸享受的夹着包子咬起来了。

李泽道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着,那紧握的拳头骨节已然泛白,额头上青筋直冒,呼吸都粗了起来了。

终究,李泽道没掀桌子一拳砸过去,因为……不是他的对手啊!

李泽道可没忘记之前自己一拳砸向这个神经病的时候,这个神经病轻而易举的就把自己的手给紧紧的抓住了。

所以,李泽道只能憋着,然后自己给憋出内伤出来。

最终,清虚子把自己要的三屉包子吃完,又喝下了一大碗小米粥,这才一脸享受的打了个饱嗝的说:“无量天尊,贫道吃饱了……施主,你怎么不吃?”

李泽道很是想说,吃你妹啊。

“我不饿。”他很是艰难的又一次说,“道长,我那个药罐子……”

“无量天尊,浪费食物是可耻的。”清虚子说,然后手伸了过去,把李泽道面前那屉只在其中一个包子上咬了一口的包子端到自己面前,然后表情么么哒的继续动着筷子咬了起来了。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啊抽的,身体摇摇欲坠,看起来都快要摔倒了,这个老王八蛋……竟然又吃他的口水了!

好不容易等他把那剩下的包子给啃个干净了,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长,我那药罐子,你是不是该还给我了?”

这回,他的声音里已然有着一股难以压制的火气了,他的忍耐程度当真已然到达极限了,这个神经病要是在继续耍他的话,李泽道真不介意直接掀桌子跟他大战三百回合……虽然,很有可能不到三回合就被打趴了。

谢天谢地,这个神经病总算从兜里掏出了那个药罐子了,却是没有还给李泽道,而是一脸淡淡的笑容说道:“天锁已经被开启了……也是,毕竟施主你可是有缘之人。”

“……你说什么?天锁……”李泽道表情瞬间僵了下,瞪大眼珠子看着这个神经病,“你知道……天锁?”

由不得李泽道不震惊,毕竟天锁本身就是一种极为神秘的东西,更别说压根就不是人人都看得到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个神经病竟然知道这个药罐子上有天锁……他到底是谁?

不会是……老赵头吧?

清虚子微微一笑说:“这药罐子里头的药丸是贫道放进去的,那把天锁也是贫道锁上去的,所以,贫道有什么理由不知道?”

李泽道目瞪口呆,突然间想到什么,语气结巴的,极为艰难的说:“你……你是……陈抟?”

清虚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那是我俗家姓名。”

李泽道很是干脆从椅子上滑落,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足足傻了好一会儿,李泽道才很是艰难的再次开口问道:“你……你真是陈抟?”他已然想起起来了,之前查询有关陈抟的资料的时候,得知,陈抟其实有好几个名字,比如“白云先生”、“希夷先生”、另外还有“清虚处士”……而这个神经病说他是清虚子!他还说他一千多岁了,在东岳岱庙修行,另外他那身恐怖的身手,他不仅知道天锁,还知道那药罐子曾经被天锁锁住,所以……他真是陈抟?

只是,陈抟不是已经被赵匡胤给“咔嚓!”了吗?

“施主信贫道是陈抟,贫道就是陈抟,施主不信,贫道也还是陈抟。”清虚子一脸淡淡的笑容说。

“……”李泽道只能拼命的咽口水了。

“贫道知道,你们将前往迷雾之地……也就是被你们称之为魔窟的地方,进入我师兄的坟墓里……”

“师兄……”李泽道的脑子又一次懵了下,他说……师兄?所以,端木卫庄是陈抟的……师兄?

清虚子打了个饱嗝之后,一声叹息的说:“是的,师兄!你们所说的那个一代鬼医端木卫庄,其实就是我的师兄,至于迷雾之地里的那个女人,她叫冰雪,是我们的师妹……无量天尊,冰雪师妹真是太好看了。”

“呃……”李泽道瞪大眼睛,觉得这个世界相当的荒谬!这种事情就像是一个胸大肤白的极品美女跑过来对他说李泽道你真丑我不喜欢你一样……这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清虚子说着,眼神已然流露出那种李泽道一见就懂的眼神,因为那样的眼神,李泽道也曾经有过……他爱她,她却不爱他,就这么简单。

然后,李泽道已然想起了师父杜撰出来的那个《陈抟跟端木卫庄的遗孀的故事》……要是让眼前这位……德高望重的道长看到了,他会不会气得立马出发跑到川藏高原去然后挖出师父的尸体开始鞭尸?

清虚子端起面前那杯茶,喝了一口,看着李泽道说道:“无量天尊,至于这个东西,是千年前贫道交给狼将军的,贫道推算天机,当有缘之人出现,也就意味着他要出来了。”

“他要出来了?他是?”李泽道很是努力的强迫自己那颗躁动的心平息一下,只不过面对这个竟然已经活了千年的……神仙,说出这种如此超乎你想象的言语,你想平静下来那当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我师兄,鬼医端木卫庄。”清虚子微微一声叹息说。

“他……要出来?”李泽道咽了咽口水,“他也没死?”

“肉身应该已然化为尘土,但是他魂魄仍在迷雾之地的那坟墓里游荡着,这是肯定的,一旦你们开启了那坟墓,他将重现于世。”清虚子表情凝重的说道。

“呃……重现于世?然后呢?”李泽道很是艰难的问,“会有什么后果?”

“无量天尊。”清虚子一脸的悲悯,“很多人会死,至少,那些道士,不管是真的道士还是路边替人算命骗人钱财的那些道士都会被屠杀得干干净净……师兄千年前就恨我入骨了,这仇恨积攒了千年,更是浓郁了,自然会直接把这笔账算在其他那些道士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