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师父跟徒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绝对不能开启那坟墓?否则就等于把那个端木卫庄给放出来了?”李泽道很是艰难的问道。

“无量天尊。”清虚子拍了拍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一副悲悯天人的莫模样,说:“施主错了。”

“错了?”李泽道一脸懵圈,哪里错了?

“恰恰相反,施主应该前往迷雾之地,开启那坟墓,然后把端木卫庄的魂魄给打散。”清虚子说道,“因为,就算你们不进去,师兄他离出来的日子也不远了,因为贫道只能困他一时,没办法困他一世……施主,你上哪去了?”

“哦,昨晚没睡,回去补个觉。”李泽道站起身来就想走。

让自己去把坟墓里那个千年老鬼的魂魄给打散?开什么国际玩笑,你也太看的起我了吧?难怪之前遇到的时候你会说什么“斩妖除魔,对抗邪恶力量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辛苦了……”这种屁话出来,原来是打这主意啊。

而且你说话逼格别这么高行不行?贫道只能困他一时……这都一千多年过去了那叫一时?

“无量天尊,天意如此,那就让端木卫庄重现于世,为非作歹吧……只是,唉,到时会有多少人命丧其手?”清虚子一副悲悯天人的样子,更是用袖子擦拭起眼角来了,当然,那里一颗眼泪都没有。

李泽道很是郁闷的回应:“神经……呃,不是,陈先生,你既然可以困他……一时,那肯定也可以又一次困他一时,所以,此等替天行道斩妖除魔的光荣伟大的任务陈先生您自己去做就行了,我这种小人物会默默的替你加油打气的。”

“无量天尊,贫道这是心有而力不足,否则贫道岂能容忍端木卫庄重活于世?”清虚子感慨说道,“先不说贫道大限已到,况且贫道现在也万万靠近不得迷雾之地,只要贫道的气息出现在周围,早已经是返璞归真境界的高手的师妹,一定会立即将贫道的头颅砍下来的,况且贫道舌头里没融入五彩石黄色部分,也没有特制的解药,自然是没办法进去那浓雾里。”

李泽道眼神怀疑的看着这个神经病,问道:“道长,您应该也是返璞归真的境界的高手吧?”

“无量天尊,贫道也就是一只脚踏入那层境界,武道一途,贫道的天赋终究不及师妹,又没得上天之眷顾,所以没能进入那层境界。”清虚子很是谦虚的说。

“是啊,连道长您这样的高手靠近都会被砍下头颅,我过去不得被碎尸万断?”李泽道很是无语的说道。他可没忘记当日从魔窟森林出来之前,那个女鬼跟他说在敢进去直接杀了你之类的话,李泽道可不认为那个女鬼这是在开玩笑。

清虚子微微一笑,很是肯定的说:“师妹不会杀你们的。”

然后已然又是一脸的发酸:“因为她知道你们进入开古墓是为了放她那心爱的师哥出来。”

“……”

“无量天尊,施主你且坐下,让服务员在送来点小菜茶水,容贫道好好跟你细说一番。”清虚子看着李泽道笑道。

像是受到什么蛊惑似的,已然站起身来的李泽道再次坐了回去,坐回去之后他才醒悟起来为什么自己不走呢?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当下,他边听清虚子在那边絮絮叨叨边掏出手机给北发了一条信息,表示遇到的这个熟人失恋了,自己得好好安慰他一下。

……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这么一位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的并且还身怀绝世神功的神秘的老道士,这位牛逼哄哄的道士有三个徒弟。

大徒弟叫端木卫庄,二徒弟叫陈抟,小徒弟是个女孩子,叫做冰雪,师徒四人平静的生活在东岳泰山上的某所道观里。

有一天,老道士心有所感掐指一算,表情已然凝重起来了,连连摇头说:“天意啊,天意啊,天意不可违啊。”

然后他跟自己的三个徒弟说,他要外出办事,让他们看好道观,不可懈怠。

一个月之后,道士风尘仆仆的回来了,用过晚膳之后,让小道童把二徒弟陈抟叫到起跟前。

“师父。”陈抟来到跟前,见师父闭目打坐,轻唤一声。

捞道士缓缓睁开眼睛,一脸慈祥的笑容看着自己这个徒儿,大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徒儿,为师这几天要出观一趟,恐怕很长时间都回不来了,甚至……”

道士想说,甚至你我师徒永无见面之日,但是他熟知他这个二徒弟的秉性,天性善良,自己若是这样一说的,他势必潸然泪下,之后恐怕是要哭一晚上的,于是改口说:“总之,为师离开之后,你务必勤加苦练为师教与你的那些,不可心存懈怠之心。”

“是,师父,徒儿记住了,徒儿一定会勤加练习,等师父回来。”陈抟很是认真的说。

道士很是满意的笑了笑说:“为师对你还是很放心的。”

然后表情凝重,一声长叹。

“师父为何长叹?徒儿愿意为师父分忧解难。”陈抟见师父表情如此,赶紧说。

“徒儿,你坐。”道士看着陈抟盘腿在自己面前坐下之后,继续说道,“为师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想起你我师徒可能得很久很久才能见面,为师心里就难受得紧,另外为师这一走,实在很放不下你大师兄。”

“大师兄?大师兄怎么了?”陈抟问道。

“徒儿,你知道为师为什么不肯教你大师兄窥视天道之术,甚至连最基本的武功之类的都不教他,而是只教他歧黄之术吗?”

陈抟微微楞了下,摇了摇头,总不能说师父偏心吧?

陈抟是真觉得师父偏心了,要知道,师父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甚至得到了窥视天道之法,修炼天地之气息,简单说,他现在可以算作是半神一般的存在了,活个几百年都是没什么问题的,甚至百年之后,其魂魄不受天地之力控制,前往他应该前往的地方,而是可以再生,换句肉体就行了。

陈抟从小就跟随在师父身边,接受他的精心指导,已然二十余载,天资聪慧的他也已然基本修习得窥视天道之术了。

但是这些,师父却是全部教给自己,并没有教给大师兄以及三师妹,他只教大师兄歧黄之术,至于三师妹,则教她强身健体之术。

道士微微一笑看了看陈抟说:“为师之知道,你觉得为师这是偏心了。”

陈抟看着师父,微微的点了点头。

“为师并非偏心,而是熟知你们师兄弟三人的秉性,你们三人皆天资聪颖,但是秉性却各不相同。”

“徒儿你秉性善良,就是不小心踩死一只蚂蚁,你都会为其伤心好久,同时,你能坚持自己的想法,不被他人左右,所以,你所习得的本事越高,越能造福万民。至于你师妹,秉性天真浪漫,这是好事,但是容易受他人蛊惑,这是她身上最大的缺点,我教她一身绝世武功,就是为了让她有自保能力,最重要的是,她是女子,女子不得修习我门之窥视天道之法,这是规矩。”

“至于你大师兄……”道士摇了摇头说:“为师看得出来,他其实是一个阴险狠辣之徒,所以,我只教他歧黄之术,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心怀仁者之心,但是……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师父,师兄是不是做了什么让您老人家不开心的事了?”陈抟问道。

道士哑然失笑:“你个臭小子,你以为为师是因为你师兄做了什么惹我不高兴的事情了为师才这样厌恶他?”

“徒儿不敢。”陈抟赶紧说,“徒儿就是觉得,师兄挺好的,尊师重教为人随和不拘小节。”

道士摆了摆手:“总之,你记住了,为师离开以后,你大师兄可能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到时候,为师希望你能够为代替为师,杀了你师兄,免得他做出更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

陈抟脸色大变:“师父……”

“徒儿,记住为师的话。”道士的表情已然变得有些严肃了,“为师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而是很认真的在跟你交代一些事情。”

“是,师父,徒儿谨记于心。”陈抟见师父生气了,不敢多说啥了。

“这个给你……”说着,道士从怀里掏出一个银袋子,递给了自己这个二徒弟。

陈抟接了过来,有些疑惑的问:“师父,这是……”总不能是师父离开之前打算给点钱让他们当生活费吧?

“打开看看。”道士说道。

陈抟打开一看,却是发现袋子里头竟然有一些五颜六色的小指大小形状不一的碎石头,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失声说道:“师父,这是……五彩石?怎么变成这样?”

“你没看错,这就是本门至宝五彩石,就是昔日女娲补天的时候剩余下来的那一块,只不过被为师按照颜色一分为五。”

“师父,这是为什么?”

“因为为师想按照颜色打磨成五枚平安扣,这是剩下的那些边角料。”道士说,“这些石头拥有逆天的神力,你好生收好了。”

……

李泽道瞪大眼睛看着清虚子,努力的咽了咽口水,然后发现自己口干舌燥的。

“等等……等等……”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然后端起面前那半杯饭店免费提供的茶水,一口喝干,这才看着清虚子:“所以,那用五彩石打磨成的五枚平安扣的人不是你,而是你师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