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村子闹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虚子笑笑说:“谁说是我?”

“呃……”李泽道很想说,我听到的那些所谓的一代接着一代传下来的家族守护的秘密什么的,都证明那平安扣是你陈抟打磨出来的啊。

清虚子看着李泽道说:“无量天尊,施主还想不想继续往下听过下去?”

李泽道忙不佚的点头,是真是假先不说,至少这个有关五彩石的跟之前他所听到的那些版本完全不一样,况且进入魔窟森林在即,多了解一些情况也是好的。

“那就让服务员再送一屉包子一壶香茶过来吧。”清虚子一副神棍模样,“无量天尊,贫道难得说这么多话,现在又饿了。”

“……”

……

经过老道士的一番讲解,陈抟这才知道,师父之前出去这一个多月,是做了一些准备去了,当下老道士把他所做的那些准备以及安排一一的告诉陈抟,让他务必记住了,千万别忘记了。

“终究师徒一场,所以,希望为师的担心是多余的,之前的那一番推算是错误的,为师所布置下的这一番安排,永远别用上才好。”最后,老道士重重一声叹息说。

三天之后,道士离开了道观,三位徒弟直送到山脚下。

“都回去吧。”道士回头看着这三位天资聪颖的徒弟说,“别忘了为师平时的教诲。”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多看了陈抟一眼。

“一心向善,切莫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否则为师定然不饶!就算为师饶过你们,天也将不饶。”道士紧接着又说,说出这话的时候还多看了端木卫庄一眼,后者颔首,神态恭敬且不舍。

“是,师父,徒儿谨记于心。”三个徒弟齐声说道。

道士微微一笑,转身拂袖潇洒走人,不带走一片云彩。

“哎呦……”道士惨叫一声……他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了。

师父离开之后,三个徒弟接下来的生活其实跟平时没啥区别,早晚做功课,修习师父所传授的那些知识,偶尔会下山。

当然,陈抟自然也在暗中留意大师兄端木卫庄的一举一动,见他行为举止跟平时无异,师父离开之前,他做些什么,师父离开之后,他还是做那些事情,跟平时无异,或是研读医著,或是进入山里采集药材,每隔几天就会下山去,帮山下那些生病的村民解除病痛。

当下,陈抟却也稍微放心了下,心想或许是师父多虑了。

让陈抟心里酸酸的,天真浪漫师妹冰雪成天粘着大师兄,大师兄在那边研读医书的时候,她就在一旁托腮盯着他那张脸看;大师兄吃饭的时候,她就帮她夹菜;大师兄出去采药的时候,她也囔囔着要跟着出去,大师兄不让她就拽着他的袖子撒娇耍赖……

至于对于他这位二师兄,她总是恭恭敬敬的说,二师兄早,二师兄好,然后……没然后了,面对这位二师兄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多说一个字的。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陈抟不止一次盯着映照在铜镜里的自己那张脸看,最后很是心酸的得出了一个很残酷的结论:这其实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大师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更是将道袍穿出了几分风流倜傥的味道,与此同时,在山下更是有一个为人所传颂的称号:鬼医!

其原因是他的医术及其高超,怕是那个病人已然病入膏肓,鬼魂已然离开肉身,他也有办法将病人鬼魂再次送回那肉体。

陈抟还听说,山下村里的那些待嫁甚至已经嫁人的女孩子们都喜欢装病,就是想病了之后近距离一睹鬼医端木卫庄的风采,甚至,被他吃点豆腐……至于师妹每次都跟随着师兄前往,就是害怕师兄被山脚下村里的那群不知廉耻的女人给吃了!

而自己呢?则相貌平平,是如此的不起眼!

帅气君子,淑女好逑!所以师妹喜欢大师兄,在正常不过了,换做自己是师妹,也肯定喜欢大师兄……陈抟很想抽自己一巴掌,这么贱的贬低自己很好玩吗?

不过陈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羡慕嫉妒的心思都不敢有,更别说是恨了,很多时候,他都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着大师兄跟小师妹,也为他们感到庆幸,因为本门虽然是修道之士,但是除了掌门外,其他人是允许嫁娶的。

师父早就把陈抟当接班人在培养了,离开之前更是声明让陈抟执掌本教,管理好那道观,所以大师兄跟师妹是可以结婚的。

就这样,平静的单调的却又充实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最后,两年的光阴过去了,师父还是鸟无音讯,没在回到道观里来。

这两年以来,陈抟的窥探天道的修为更深了,某个夜里,他沐浴焚香,算了一卦,然后已然知道,师父离开是接受渡劫去了,永远不会回道观来了。

那天晚上,陈抟默默的流了一夜的眼泪。

某一天早上,就在陈抟跟师兄以及师妹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道童来报,说是山脚下那村子的村民上山求助,说是村里发生了厉鬼在村里杀人的事情,请求他们下山捉鬼去。

陈抟带着师兄以及师妹来到了大殿见到了那些前来求助的村民,当下他们莫要慌张,慢慢细说。

村民各个满脸恐慌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诉说起来了。

“是的,小道长,真闹鬼了……”

“是啊是啊,这几天莫名其妙的死了好几个人了都……”

“是啊是啊,张老三可是当着我的面死的啊,昨天下午我们一起喝酒,谁知道,他突然间就倒下了,呼吸都没了……”

最后,陈抟算是听明白了,这些天,山脚下那几个村子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命案,几个村加起来都已经死了十来号人了。

诡异的是,死者的情况几乎都一样,或是在吃饭或是走路睡觉什么的,莫名其妙呼吸就没了,人就这样死了,衙门也去人了,却是没能查明情况。

另外仵作检验尸体检验了半天了,愣是没能没能在尸体上找到任何死者的死因,最后只能很是艰难的表示,死者这是……自然死亡,也就是正终寿寝。

说出这样的结论之后,仵作的那张脸立马火辣辣的,就好像无形当中有一只手狠狠的抽了他好几下耳光子似的。

毕竟寿终正寝是什么意思?那是指人活到一定岁数了,按照自然规律,算是走到灭亡的那一步了,所以那些古稀之人寿终正寝了还好说,但是死的人当中可是有正值壮年的青年,甚至还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他们也寿终正寝?

所以,村民都知道,这压根就不是什么狗屁寿终正寝,而是非正常死亡!但是尸体上没有任何致命的甚至还最轻微的伤口都没有,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所以,唯一的可能性是……有鬼!他们肯定是被厉鬼所杀死的!

于是,有关厉鬼在山脚下这几个村夺人性命的谣言开始传开了,甚至越穿越是邪乎,甚至还有人说他半夜起来上茅房的时候看到有女鬼在那边吊着,吓得他最直尿裤里了,有的还说什么看到了百鬼夜行,那场面恐怖啊。

尽管衙门拍衙差到这村里来镇守着巡视着,防止有人在遇害,也禁止有关闹鬼的谣言继续散播,另外那些村民也很虔诚的对着家里的佛像上香跪拜什么的,但是仍还是有人以相同法子死去。

这着实闹得人心惶惶啊,百姓不得安宁,于是村民在也受不了的,赶紧相约到山上这道观来,想请求道长下山捉鬼去。

“大师兄,你怎么看?”陈抟听完村民的诉说之后,回头看向默不作声的大师兄端木卫庄问道。

至于有关厉鬼夺人性命的那种谣言陈抟自然是不信的,不是因为鬼魂不存在,而是因为师父曾经很是明确的跟他说过,鬼魂是存在的,只不过鬼魂没办法待在人间,鬼魂离开肉体之后,就自然而然的会前往他们应该前往的那个地方,也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一些阴气极重的东西,比如古剑招魂幡什么的,人的鬼魂可以附着在这一类东西上面,但是绝对没办法现身吓人更没办法对人类进行攻击。

还有一种例外,那就是他们这些修习天地之气的人,一旦窥得天机,是有办法延年益寿的,甚至长生不死,就算死于他人之手,也有办法让自己的鬼魂在人间停留,不受天地之力控制,前往他应该前往的地方,并且只要有合适的肉体,便可以再次重生。

所以,陈抟很是清楚的知道,不可能是什么厉鬼作祟!这次有关山脚下那几个村的村民非正常死亡事件,一定有其他原因,最有可能是毒杀!只不过那种毒一般仵作以及郎中都检查不出来罢了。

而师兄弟当中,端木卫庄的医术无疑是最精湛的,所以,陈抟询问他的意思。

端木卫庄显得有些腼腆笑笑说:“师父只教我歧黄之术,捉鬼画符的本事可没传授与我。”

陈抟笑笑:“师兄就喜欢开玩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