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鬼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卫庄笑笑,表情有些凝重了说:“最有可能的,应该是中了某种毒了,不过得检查一下尸体才能知道。”

虽然师父没教他修炼天地气息之术,也没教他窥视天机之术,但是最基本的鬼魂的确是存在但是压根就伤不了人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所以,最有可能的原因应该是这些村民都中了某种检查不出来的毒才对。

陈抟点了点头:“咱们师兄弟就跟着村民下山走一趟,查明一下原因吧。”

“我也去,我也去。”小师妹冰雪笑嘻嘻的看着端木卫庄说,眼里的那种雀跃以及暧昧毫不掩饰,然后粉拳更是握成了拳头,“哼,要是真有什么厉鬼,看我不狠狠的揍他!”

“好,你也去。”端木卫庄笑说。

“大师兄,你最好了。”冰雪一把抓住端木卫庄的袖子晃了晃。

一旁的陈抟看着,心里微微发酸的想,师妹,你二师兄也很好啊。

……

李泽道“咕噜”一声的,咽了一大口口水,瞪大眼睛看着清虚子,不是因为清虚子说的那些发生在千年前的事情让他觉得震惊愕然什么的……当然,这种情绪还是有的,只不过余震的次数多了,大家也就懒得跑了,惊讶的次数多了,李泽道也就懒得多说啥了。

反正这个神经病还有什么大招就一起发出来吧,李泽道权当是提前过年了……

他吃惊的是,这个神经病竟然又把一屉包子给吞下肚了,要知道,一屉包子里头有七个包子,而且包子不算太小,算上自己只咬了其中一个包子的一小口的那一屉,这货已然整整吃了五屉也就是三十五个包子了。

李泽道严重怀疑,他不会已经有一千年没吃东西了吧?

“无量天尊,这包子的味道实在不错啊,贫道不知不觉的贪嘴多吃了几个……无量天尊,让施主见笑了。”见李泽道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清虚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李泽道连最基本的吐槽都懒了,这叫贪嘴多吃了几个?是多吃了好几十个好不好?

当下问道:“所以,那些村民其实是死在你大师兄端木卫庄的手里的?”

清虚子打了一个饱嗝,李泽道赶紧屏住呼吸,这股浓郁的包子味,受不了啊。!

清虚子微微一声叹息点了点头说:“无量天尊,那些村民确实是被端木卫庄用某种压根就检查不出来的药物进行毒杀的,而大师兄毒杀他们,就是为了收集到他们的鬼魂,他打算用鬼魂炼制出某种奇药出来,那种药可以彻底的让一个人脱胎换骨,甚至,还能让人拥有长生不老之躯,武道一途直接突破返璞归真的境界……”

清虚子摇了摇头,表情有些自责:“等我发现大师兄的秘密,已然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这时候山脚下那几个村子,至少有百位村民死于他手了,甚至其实更早之前,他就已经借着下山为村民治病的名义,暗中谋害了不少村民了,但是那时候他直接下重手,而非用毒药,所以大家只当做是谋财害命。剩下的村民都以为有厉鬼作祟,连道士和尚都奈何不得,也都纷纷的搬走了,不敢在村里继续逗留。”

李泽道表情有些难看的点了点头,心想父亲还有黄文他们研究鬼丸的时候,随意剥夺他人性命收集到的鬼魂只怕更多吧?

“贫道还记得那天,东岳之巅,雪花纷飞。”清虚子陷入了回忆。

李泽道不得不佩服,这个道士的记忆力当真牛逼啊,一千多年前的事情竟然还记得……

……

“大师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出此种如此丧尽天良之事?”陈抟一脸煞气的看着这位在他眼里已然变得陌生的大师兄质问道,心里着实难受异常,师父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更让他难受的是,小师妹冰雪竟然站在他身边,跟着他一起和自己对峙着。

“想做就做了,还需要什么理由吗?”端木卫庄冷笑看陈抟,耸了耸肩膀,“好吧,既然师弟执意师兄时候给你一个理由的话,那师兄就给你一个!”

然后,端木卫庄的那张脸已然变得狰狞起来了:“师父向来都不喜欢我,总觉得我是心狠手辣之徒,不传授与我窥探天机之法,他日你一旦窥得天机,便能长生不老,甚至有机会接受渡劫,飞天升仙,位列仙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呢?就因为师父一昧的认为我是心狠手辣之徒,所以什么都不肯传授与我,这公平吗?公平吗?”

端木卫庄脸色狰狞异常咆哮着:“好啊,既然他不肯传授于我,那我就自己寻找长生不老之法,何错之有?况且,我要是不心狠手辣一下,那不是要推翻师父对我的那种看法?这可是大逆不道啊,师弟!”

一旁的小师妹眼睛微红看着端木卫庄,就是,师父他老人家太过分了,这么可以这样说师哥呢?师哥是很好的,真的很好。

“住口!”陈抟满脸杀气,喊道,“你做出如此残忍之事,我现在就要代替师父铲除你这个十恶不赦的叛逆!师妹,这不关你的事,你让开。”

“二师兄,你想杀大师兄,那就是我的仇人。”冰雪冷冰冰的说,昔日的师兄妹情分早就荡然无存……当然,平时两人关系也不怎样,更多的是,陈抟一厢情愿的给笑脸看,一厢情愿的试图跟这个小师妹多说几个字……是的,是几个字,而不是几句话!

“师妹,你……你别执迷不悟啊,你这是助纣为虐啊,别忘了昔日师父的教诲。”陈抟心里酸得不行了,你可以偏心,但是别偏得那么离谱啊,长得丑是我的错吗?再说了,一个人心灵美那才是真的美好不好?

“我只知道,大师兄必须好好的,其他人的死活关我什么事?”冰雪冷冷的回应。

“师妹,你……”陈抟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力感,果然民间流传的那句话是正确的,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

端木卫庄冷冷一笑,阴森森的说:“师弟,别以为师兄不知道,师父两年前离开,其实是接受渡劫去了对吧?渡劫成功,他位列仙班,渡劫失败,他永世不得超生,所以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他都不可能在回来了,所以,他离开之前,肯定就已经本门至宝五彩石以及轩辕夏禹剑交给你了吧?将它们交给师兄,看在师兄弟一场的份上,我饶你不死!”

“狂妄!”陈抟满脸暴戾之气。

“狂妄?”端木卫庄冷笑,“你一定不知道一件事情,师父教给师妹的,师妹在师父离开的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都在暗中教给我了,师弟你平时要学的东西太多太杂了,所以武道一途难免疏漏,所以你压根就不是醉心于武道一途的师妹的对手,更别说我现在跟师妹联手了!”

“而且,你知道为什么最后山脚下那几个村子最近一段时间接二连三的死人?”

端木卫庄阴测测的笑了起来了:“那是因为,我的炼制已经到最后阶段了,我需要大量的鬼魂!”

说着,端木卫庄仰头已然满脸的狞笑,一副傲世天下的架势:“而且我成功了,我亲爱的师弟,我成功!我还给他取了一个名字……鬼丸!不知道这个名字你喜不喜欢?只要我服用了那鬼丸,我的武道修为就能突破传说中的那层境界!到时别说是你,就是师父,我也不放在眼里!他能奈我何?”

“而且,恐怕,还有一件事情,让你听完之后会更加绝望,那就是,师父不教我窥视天道之法,我自己另辟蹊径!就算你现在把我给杀了,我也可以让自己的魂魄不受天地法则的控制,不需要去那应该去的地方,而是可以再次附着在其他人的躯体上……是不是很绝望?师弟。”

“那真要恭喜师兄了。”陈抟脸色很是难看的说道。他真没想到,师兄现在竟然已经可以做到这一步了,要知道,以他现在修为还没办法做到这一步呢,他现在若是死了,那就真的死了。

看来,师父之前的担心都成真了,他离开之前所作出的那些安排也将一一的派上用场。

陈抟知道,师父其实很不希望他的那些安排派上用场的。

说着端木卫庄在兜里掏了掏,脸色却是骤然一遍了,手更是快速的在浑身上下四处摸索起来了。

“师兄,怎么了?”见大师兄脸色变了,一旁的冰雪关心的问道。

端木卫庄没回答师妹的问题,而是眼神剧烈的闪烁了几下,然后猛地抬起头来,眼神死死的盯着陈抟看,恶声恶气的说,“师弟,师兄记得你跟我翻脸之前,说我身上的衣服有灰尘,还拍了几下。”

陈抟一笑冷冷的说道:“我确实无意间在师兄身上‘捡到’了一样东西,那是师父送给你的那用天外玄铁打造成的药罐子,药罐子里头还有一颗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的药丸……师兄可是在找此等东西?”

“把他还给我!”端木卫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看着陈抟跟看死人一样没啥区别。

与此同时,冰雪也满脸怒容的盯着陈抟看,更是拔出宝剑,打算冲过去劈死这个敢对偷自己亲爱的大师兄的东西的混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